第1189章 顶不住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9章 顶不住了

“咻……”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尖啸,一发红色信号弹冉冉升空。

  石长庆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信号弹,然后从藏身的铁桥护栏后面站起身,回头看,只见身后黑压压的全是人头。

  行动正式开始之前,巡捕营破坏了租界北区的发电厂,同时切断了租界中区电路,导致四行仓库以及周边十几个街区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凭借着夜幕的掩护,一团的一千八百多号官兵悄悄的运动到了苏州河南岸的苏州路以及厦门路上,潜伏了下来,其中担纲主攻的敢死连两百多人,更是已经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运动到了新垃圾桥上。

  石长庆打仗一贯喜欢身先士卒,这次也不例外。

  石长庆狰狞的笑笑,然后厉声喝道:“弟兄们,跟我冲!”

  说完,石长庆便从旁边的警卫员手中接过美国造汤姆森冲锋枪,一边向着前方新垃圾桥的对岸猛烈开火,一边大踏步的往前走。

  警卫班的十几个战士见状,便立刻上前一步挡在石长庆的跟前。

  下一个霎那,早就埋伏在新垃圾桥上的两百多官兵便纷纷起身,又纷纷举起手中的美国造汤姆森冲锋枪,对着左前方的四行仓库猛烈开火,一百多枝冲锋枪同时猛烈开火,瞬间就交织成了一片密集火网,将四行仓库笼罩在了其中。

  在四行仓库的前方,紧挨着新垃圾桥的北桥头,百老汇大厦的特务其实也构筑了好几个环形街垒,而且也架起了好几挺重机枪,不过面对着一团敢死连的两百多枝冲锋枪,躲在环形街垒后面的百老汇特务头都抬不起来,怎么射击?

  “弟兄们,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这些狗曰的!”石长庆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大步流星往前走,看着手中的冲锋枪往外疯狂的喷吐着火焰,石长庆内心的这种畅快,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只能说,太******爽了!

  “给我打,狠狠打,给我狠狠的打!”石长庆大声咆哮。

  “咔!”一声脆响,一个弹夹已经打完,石长庆立刻换上一个弹夹,继续开火。

  石长庆当兵十几年,大大小小打了一百多次仗,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爽利过!这******才是真正的火力输出!当兵就该这样!说到火力,前面十几年兵真******白当了,回想起单发步枪弹都要省着用的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

  石长庆身后,敢死连的两百多官兵也兴奋得嗷嗷直叫。

  这批美国进口的汤姆森冲锋枪到手也已经有好几天了,但是还没有发过利市呢,今天就拿百老汇大厦的这些个二鬼子来祭枪吧!

  敢死队的这些官兵,甚至一团所有的官兵,都不知道,百老汇大厦其实是友军,除了团营级以上军官外,底下的官兵都不知道这个事,百老汇大厦视巡捕营的人为其死敌,巡捕营的人也同样视百老汇大厦为他们的死敌。

  所以,巡捕营的官兵发起飙来是毫不手软。

  “你们这些狗汉奸,给老子去死吧,去死!”

  “狗曰的汉奸,去死,给老子统统去死吧!”

  “哈哈哈,你们这些驴曰的货,你们死定了,死定了!”

  敢死连的两百多官兵一边咆哮一边猛烈开火,同时脚下也是片刻不停的往前冲,前后还不到二十秒钟,石长庆便已经率领着敢死连的两百多名官兵冲过了新垃圾桥,百老汇大厦构筑在新垃圾桥北桥头的环形街垒也全部落入到敢死连之手。

  突破北桥头的第一道防线之后,敢死连并未见好就好,而且继续往前冲。

  这个时候,一团的主力部队也如潮水般从新垃圾桥上冲过来,迅速接管了北桥头的防御工事,敢死连有了主力部队做后盾,顿时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冲杀得更加起劲,很快就突破了百老汇大厦的第二道防线,涌向四行仓库的大门!

  (分割线)

  这个时候,负责防守四行仓库的是百老汇大厦特务三大队的特别第四中队。

  这个特别第四中队,只听番号,就知道是徐锐事先准备好的炮灰部队,用来送死的。

  从一开始,徐锐就已经预见到,百老汇大厦跟巡捕营之间必定有大量的双簧戏要唱,所以早早的就让百老汇大厦和巡捕营准备好足够的炮灰部队,包括特别第四中队,百老汇大厦一共编成了有四个特别中队,差不多有三千多人。

  这三千多炮灰跟巡捕营那边的炮灰来源相同,都是青帮的流氓。

  青帮作为一个百年大帮,其帮众数以十万计,找个万儿八千炮灰易如反掌,不过略有区别的是,巡捕营是直接抓捕,等到要用的时候再放出来当敢死队用,但是百老汇大厦就不能这么干,所以要多费些手段,得把这些流氓招募进来编成特别部队。

  青帮的这些流氓或许罪不致死,但是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人渣,坏事做尽,所以徐锐消耗起来,也是一点不会心疼!

  必须要说明的是,百老汇大厦的这三千流氓,也是不在编制内,也就是说,百老汇大厦的六千多特务,并不包括四个特别中队三千多人,如果再加上这四个特别中队,百老汇大厦的人员规模已经超过了万人。

  这也是吉住良辅敢让百老汇大厦封堵四行仓库南线的底气所在。

  青帮的这些流氓混混当然是无法跟久经沙场的国民军老兵相比,仅只片刻,特别第四中队就被石长庆亲自率领的敢死连打得溃不成军,接连丢了两条防线,眼看着巡捕营就要打到最后一道防线,也就是四行仓库的大门口来了。

  特别第四中队的中队长高鑫宝哭爹喊娘的跑到了刘一鸣的面前。

  高鑫宝原本是杜月笙手底下六大金刚之一,杜月笙被张啸林逼得出走香港之后,他的那些手下也跟着倒了霉,高鑫宝控制的几条街最后全让张啸林给抢了,手下五百多人,最后也跑得只剩下十几个人,就连相好的也跟人跑了。

  后来梁武义空降到上海,在百乐门以雷霆万钧之势杀了张啸林,消息传开之后,震动了整个青帮,高鑫宝便直接带着人投奔了梁武义,所以高鑫宝也是最早投奔百老汇大厦的流氓头子之一,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在徐锐的观念里,高鑫宝仍旧是个恶贯满盈的大流氓,必须死!或早或迟而已。

  “大队长,大队长,顶不住了,顶不住了!”高鑫宝气喘吁吁跑到刘一鸣跟前,哭爹喊娘的叫道,“顶不住了,弟兄们真的顶不住了,赶紧撤吧,大队长,赶紧下令撤吧,要是再不撤的话,弟兄们就全交待在这了。”

  “撤?”刘一鸣心中冷笑,你们这些死有余辜的流氓,还想撤?不过在表面上,刘一鸣却装出无比焦急之色,厉声说,“不许撤,二少有令,绝不许后撤,谁要是敢后撤,老子手里的枪子可是不认人,给我顶住,给我顶住喽!”

  “啥,不许后撤?”高鑫宝闻言便有些傻眼。

  不过,这老流氓也是有急智,片刻后提议说:“大队长,这样的话必须得想辙,巡捕营明显是为了四行仓库里关着的国民军老兵而来的,要不然,咱们就把这些个国民军老兵从里边押出来,拿他们当肉盾,巡捕营就不敢开火了!”

  刘一鸣心头冷笑不止,就你能?司令员早防着这手了!

  不过,表面上刘一鸣却装出大喜过望的神色,连声说:“这个主意好,高队长,你赶紧带人去把一楼十几个囚室里边的囚犯全都押出来,快,快,快去啊!”

  “是!”高鑫宝答应一声,扶着头上的宽檐礼帽仓皇失措的去了。

  不过,仅只片刻之后,高鑫宝便又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而且胳膊上还挂彩了。

  “大队长,不成了,不成了!”高鑫宝惨叫道,“我们百老汇大厦里有内奸,有巡捕营的内奸,他们偷偷的运了武器进去,现在各楼的每个囚室都有持枪的老兵守着门,弟兄们施展不开,根本就冲不进去,更不可能把人给押出来啊。”

  “废物,全是废物。”刘一鸣破口大骂“一点小事都干不好。”

  高鑫宝便旧话重提:“大队长,快撤吧,再不撤就要被包围了!”

  刘一鸣看了眼周围,发现巡捕营官兵确实已经从四行仓库的北边迂回过来,最多再过五分钟,就要对四行仓库形成合围,刘一鸣不着痕迹的将一块白毛巾绑在左臂上,然后再恶狠狠的对着高鑫宝大吼道:“不行,不许后撤!”

  特别第四中队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后撤,如果在这时候后撤,那么这个部队作为炮灰部队的本质就会暴露无疑!那还怎么欺骗鬼子?所以,特别第四中队必须得顶住,必须得让巡捕营全歼了,然后徐锐才能在鬼子面前说,特别第四中队死战不退,全员牺牲,只有这样,这出双簧好戏才能接着再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