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一出大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91章 一出大戏

汇山码头。

  出云号庞大的舰体斜靠着埠头,正随着江水的起伏轻轻摇晃。

  在出云号的身后,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几十艘军舰依次排开,蔚为壮观。

  长谷川清站在出云号的舰桥上,正透过舷窗眺望着前方街景,可惜的是,今夜的上海滩再不似往日那样的璀璨,既便是最繁华的外滩,此时也一片漆黑,反倒是黄浦江对岸的浦东有几盏夜灯零星的亮着,忽明忽灭,像是鬼火。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遂即一个扛着少将军衔的鬼子走了进来。

  “大将阁下!”鬼子少将向着长谷川清重重一顿首,然后报告说,“刚刚接到第九师团司令部发来的电报,请求我们海军派谴一艘驱逐舰抵近苏州河口,给予守在苏州河以南的百老汇大厦火力支援,您看,派谴哪艘军舰去合适?”

  淞沪会战时,长谷川清的军衔还只是个中将。

  可现在,长谷川清却已经从中将晋升大将了。

  长谷川清由海军中将晋升大将,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这是因为长谷川清指挥的海军第三舰队在淞沪会战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日本军界甚至有这么一种战法,淞沪会战与其说是陆军打赢的,倒不如说是海军打赢的,这话乍一听似乎对陆军太过苛刻,却是事实。

  因为淞沪会战如果没有日本海军的参与,结果就将变得截然不同。

  尤其是在淞沪会战的第二阶段,当第三师团和第十一师团登陆后,遭到了国民军几十个精锐师的顽强阻击,迟迟无法打开局面不说,在狮子林等局部战场甚至遭到反攻,眼看就要被国民军赶下海了!

  在这个节骨眼,长谷川清的海军第三舰队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眼看第十一师团就要被赶下海,长谷川清便果断出动几十艘军舰,沿狮子林外的长江一字摆开,一通昏天黑地的炮击下来,投入反击的国民党第一军就被炸得溃不成军,战事最惨烈之时,一个团上去不到十五分钟,就全没影了。

  第一军军长胡宗南心疼得不行,直接带着部队撤了。

  言归正传,长谷川清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这一战至关重要、不容有失,所以就不用再找别的舰只,就我们的出云号吧,无论火力、防护还是机动性都是最合适的。”停顿了一下,长谷川清又说道,“命令动力舱,立刻升炉。”

  “哈依。”鬼子少将一顿首,转身去了。

  片刻后,出云号的烟囱便喷吐出黑烟。

  (分割线)

  与此同时,吴寒的特务一大队以及陈柏西的特务二大队已经开始发动。

  按照计划,吴寒的特务一大队将会炸断新垃圾桥、老垃圾桥、老关桥、自来水桥以及天后宫桥,而只保留四川路桥以及以东的二白渡桥,炸断前面的这五座路桥,是为了截断被困在四行仓库的巡捕营主力的退路!

  而保留四川路桥及二白渡桥,则是为了源源不断的向驻守在苏州河南岸的百老汇大厦的主力提供给养,毕竟,苏州河南岸就是租界西区,百老汇大厦在那里属于客场作战,不可能得到物资补充,若要想长期坚守,就必须得有一条生命交通线!

  按照计划,吴寒的特务一大队负责炸桥,然后封锁苏州河,陈柏西的特务二大队则负责守住四川路桥、二白渡桥这两条生命交通线,当然了,特务二大队并不是孤军作战,到时候会有日本海军的一艘驱逐舰过来。

  夜幕之下,陈柏西正指挥部队构筑工事。

  “一中队,把前面那两栋大楼给我占了,一楼临墙的墙壁打通,修成机枪工事,二楼以上窗户全封死,留下射击孔就行,楼顶天台再给老子架两挺重机枪,注意一下射界,要确保锁死对面的河南路口,听见没有?”

  “二中队,把沙包都扛过来,沿街修三道工事!”

  “麻溜的,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呢?还他娘的中央军呢,狗屁!”

  “三中队,去把那边的电线杆全都给老子拔了,不要留下隐患。”

  “四中队,把路边的这些杂物都给老子清理掉,不把这些杂物清理掉,待会巡捕营一颗炸弹扔将过来,你们全******变成烤鸡。”

  “五中队,把前面这栋楼给我拆了,太******遮挡视线。”

  “六中队,你们别他娘的在那发愣,赶紧的给我找梯子,梯子!”

  “特别一中队,你们这些个狗曰的,就知道吃吃吃,给我下河去挖沙,装沙包!”

  百老汇大厦的特务二大队名义上只是支特务部队,但其实,其兵员都是由清一色的国民军老兵所组成,而且还是淞沪会战后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这些老兵大多都是中央军出身,接受过良好的训练,军事素养不是吹的。

  不到片刻,六个中队便全都忙碌了起来,特别第一中队的八百多个青帮流氓也在枪口的威逼下下了河,跳进冰冷的苏州河水中挖沙,在装满沙包之后,又将湿嗒嗒的沙包送到四川路,交给二中队的老兵们堆砌街垒。

  所有人中,却有一队人坐在那里没有动,而且足有百来人。

  这些人虽然也穿着黑色的便衣,虽然也戴着宽檐的大礼帽,但是他们看人的眼神,还有身上流露出的气势,却明显更锐利!更为诡异的是,陈柏西虽然看到了这些人在偷懒,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示,竟装作没看见。

  这一幕,让其余老兵大为不忿。

  (分割线)

  这时候,四行仓库已经打成了一锅粥。

  王嘉庚透过门缝往外看,正好可以看到四行仓库斜前方的战场,看到巡捕营的进攻部队被百老汇大厦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王嘉庚一方面为巡捕营迟迟打不开局面感到焦虑,另一方面也为百老汇大厦的凶残火力暗感震惊。

  此外,王嘉庚心下还有些小小的困惑。

  刚才巡捕营的攻势那么猛,怎么突然就受挫了?

  过了几分钟,看到巡捕营还是没办法打开局面,王嘉庚便再也按捺不住,扭头对身边的吕德明说:“小明,要不然我们打他一家伙?”王嘉庚相信,如果有他们从内部配合,外面百老汇大厦的残余部队很容易消灭。

  然而,吕德有却摇了摇头,说:“不急。”

  “啥,不急?”王嘉庚脑门上立刻浮起两道黑线。

  战场的态势,瞬息万变,就是不懂军事的门外汉,都懂得兵贵神速的道理,四行仓库这边要是拖延太久,不仅百老汇大厦的主力有可能赶到,搞不好鬼子的宪兵部队,甚至驻上海的第九师团主力都可能赶到,那时就麻烦了!

  当下王嘉庚黑着脸说道:“小明,你是在开玩笑么?”

  吕德明笑笑,然后说道:“营座,我实话跟你说吧,巡捕营其实是故意的,他们要是愿意,早半个小时前就能全歼外面百老汇大厦的这些人渣。”

  “故意的?”王嘉庚瞠目结舌道,“故意等鬼子援军到来?”

  “没错。”吕德明点点头,回答说,“就为了等鬼子的援军。”

  “这么说,你们巡捕营已经设好了埋伏?”王嘉庚闻言目光一凛,但是很快又蹙紧了眉头,沉声说道,“但是我很怀疑,你们巡捕营有能力一口吃下第九师团么?这可是鬼子的一个野战师团,而且还是一个常设师团。”

  吕德明说:“凭我们巡捕营现有的实力,当然是吃不下第九师团。”

  停顿了下,吕德明又接着说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十天甚至半个月之后,我们还是吃不下第九师团!”

  王嘉庚皱眉道:“小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吕德明微笑说:“营座,我的意思是说,眼下我们巡捕营确实兵力不多,撑死了也就一个旅六千人,但是,再过十天半月,我们巡捕营的兵力却很可能会超过万人,甚至扩充到两万人也是不无可能。”

  “扩充到两万人?”王嘉庚神情一凝,他终于明白了。

  看起来,巡捕营是准备借这机会唱一出大戏给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看,以重新唤醒这些老兵的心,使他们重新扛起枪踏上战场,不过,任是王嘉庚脑洞再大,也绝想不到这竟是一出戏中戏,甚至连百老汇大厦都是友军。

  “所以。”吕德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营座,咱们还是接着睡觉,养足了体力才是正经,到最后,必定会有一场恶战。”说完了,吕德明又起身环顾左右说,“弟兄们,你们也别东想西想了,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的睡上一觉。”

  吕德明刚才说的话,整个囚室里所有的老兵都听到了。

  当下五十多个国民军老兵便纷纷倒头睡下,没一会儿,囚室里便鼾声四起,外面枪炮声震天响,可囚室里却是鼾声如雷,这就是老兵的本事,换成新兵蛋子,这种时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睡着,但是老兵就能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