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薄弱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92章 薄弱点

被羁押在四行仓库内的国民军老兵开始养精蓄锐,而与此同时,日军第九师团的两个步兵联队以及海军陆战队的两个步兵大队则从三个方向、向着四行仓库猛扑过来,准备将跨过苏州河进入租界北区来救人的巡捕营一举全歼!

  不过,没等三路鬼子挺进到四行仓库附近,便与巡捕营的第二团迎面相撞。

  日军获得的情报并不正确,从阿拉白斯脱路回援的巡捕营二团,并未加入四行仓库的战场,而是环绕着四行仓库的北、西、东三个方向构筑了环形防御圈,从形势看,巡捕营二团是想挡住来援鬼子,给围攻四行仓库的一团争取时间。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战场的局势就变得犬牙交错、十分复杂了。

  在北西藏路跟新疆路的路口,有一栋六层的钢筋混凝结构大楼,这栋大楼原本是一个华商的产业,淞沪会战后上海沦陷,这栋大楼就成了日伪政府的资产,现在巡捕营大举进入到租界北区,徐锐直接就把他的司令部设在了这栋大楼内。

  作战室里,第一旅的十几个作战参谋正在图上作业。

  从地图看,巡捕营和鬼子已经形成内外三个包围圈。

  位于包围圈中心的是百老汇大厦所把守的四行仓库,四行仓库除了南边紧挨着苏州河以外,北、西、东三面都被巡捕营第一团给包围了,巡捕营第一团的三个营,分别占据了四行仓库的北边、东边以及西边,正在猛攻四行仓库。

  在巡捕营第一团的外面,则是巡捕营二团形成的第二个更大的包围圈。

  只不过,巡捕营二团的这个包围圈并不是用来包围四行仓库的,而是为了挡住从外围三个方向猛扑过来的鬼子援军。

  在巡捕营二团的再外面,则又是一个包围圈。

  这个包围圈由日军第九师团的步兵第十九联队、步兵第三十六联队以及海军陆战队的两个步兵大队构成,三路鬼子,形成了三个巨大的蓝色箭头,笔直的指向了巡捕营第二团临时构筑的防线,相比之下,巡捕营第二团的防线显的很单薄。

  这其中,从北边火车北站方向扑过来的是第九师团的步兵第十九联队,而挡在步兵第十九联队面前的是巡捕营第二团的三营。

  徐锐指了指标注着步兵第十九联队的蓝色箭头,说道:“据我所知,步兵第十九联队的编成地在敦贺县,敦贺县土地贫瘠,居民大多以打鱼为生,生活很清贫,所以战斗力还是很强的,相比之下,步兵第三十六联队的战斗力就要差一些,因为步兵第三十六联队的编成地在富山县,富山县的商业十分发达,老百姓还是很富足的。”

  二团长吴亮和冷铁锋轻轻颔首,生活富足,一般就会比较贪生惜命。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所以,战场的薄弱点一定在北边。”

  这一次战斗,百老汇大厦跟巡捕营之间的战斗都是戏,但是巡捕营跟小鬼子之间的厮杀却是真正的厮杀,来不得半点虚假,所以当时冷铁锋才说,徐锐是在冒险,因为一旦二团顶不住鬼子的进攻,那么巡捕营一团、二团就都得交待在这,那么这次出击,也就成了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

  冷铁锋说道:“老徐,我去北边。”

  “你不能去。”徐锐断然摇头道,“你得指挥狼牙作战。”

  吴亮便说道:“司令员,我带着团部的警卫连去北边吧!”

  “好!”徐锐点头说道,“吴团长,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

  吴亮便啪的收脚立正,昂然说道:“请司令员训示!”

  徐锐直视着吴亮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人在阵地在!”

  “是!”吴亮向着徐锐啪的敬了一记军礼,昂然回应道,“司令员放心,只要三营和警卫连还有一个人在,阵地就绝对不会丢!如果阵地真失守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们三营还有警卫连已经全员战死!”

  徐锐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回了一记军礼。

  礼毕,吴亮便转过身,急匆匆出了作战室。

  目送吴亮的身影远去,冷铁锋幽幽的说道:“老徐,你真这么信任他?你想过没有,如果三营没能顶住,二团的整个防线立刻就会崩溃,到时候既便你发动隐藏在四行仓库内的三千多伏兵,也不过只是给鬼子多送一些战功罢了。”

  冷铁锋的言下之意是,徐锐跟巡捕营或者说孤军营的接触还是太少了。

  像石长庆、吴亮这些孤军营出身的军官,品格怎么样?意志是否足够顽强?是否可以担当大任?这些都没有经受过实战考验,而且,吴亮此前不过只是个小小的连长!现在骤然之间要独挡一面,这就难免会让人担心。

  徐锐却很干脆的说道:“我相信他!”

  徐锐确实很信任吴亮,或者说是信任孤军营这个群体。

  孤军营这个群体的战斗力不用多说,四行仓库这一战,已经足够证明他们的能力,他们的意志以及忠诚更没话说,在他们被羁押在孤军营的两年,日伪特务可是从来没停止过对他们的分化瓦解,甚至连租界当局也试图在暗中瓦解孤军营。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整整一年半,孤军营四百多官兵竟然没有一人叛国!如果这样一个部队都不值得信任,如果这样一个部队都不值重用的话,那还有哪个部队值得信任,又还有哪个部队值得重用?

  “我信他,还有他们!”徐锐说完,目光投向四周十几个作战参谋,又道,“我信任孤军营的所有弟兄,我信任曾经参加过淞沪会战的每一名将士,因为在祖国最艰难的时候,他们没有放弃抗争,到了现在,他们就更没有理由放弃!”

  听到这话,十几个作战参谋便不约而同挺起胸膛。

  (分割线)

  火车北站,日军步兵第十九联队指挥部就设在这。

  步兵第十九联队的联队长人见秀三身高只有一米五刚出头,可以说很矮,事实上,这个时代的日本男子身高普遍都很矮,但是跟大多数日本男人一样,人见秀三虽然身高矮,但是长得十分精壮,尤其是脖子很粗,给人一种掐都掐不死的感觉。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人见秀三只上过陆军士官学校,而没有上过陆军大学。

  在日本军界,像人见秀三这样的军官拥有一个别称,这个别称就是无天组!

  因为陆大毕业的军官都会得到一枚菊花与星的徽章,因为这枚徽章与天保通宝钱币十分相似,所以又称天保钱,也正因此,陆军大学毕业的军官生被戏称为天保钱组,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无天组,意指没有天保钱。

  人见秀三是一个标准的无天组,在第九师团一直受到同僚以及上司的耻笑,人见秀三虽然心中十分忿恨,却也是毫无办法,因为日军等级森严,资历和出身更是鸿沟,他一个出身于农家的士官生,根本没办法跟那些陆大军官生相抗衡。

  不过在内心,人见秀三却始终憋着一口恶气,他一直想要证明,既便没有上过陆大,也一样可以带好兵、打好仗,也一样不会做的比陆大生差!只是可惜,在第九师团之前所参加的几次战斗之中,人见秀三的表现一直都不太好。

  所以,对于这次战斗,人见秀三寄予了厚望。

  部队进入指定区域后,人见秀三就迫不及待的将手下的三个步兵大队长召集到一起,开始部署攻击行动。

  人见秀三命副官将地图摆到桌上,然后拿出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三个箭头,再然后对三个步兵大队长说道:“只要攻击命令一下,你们三个步兵大队就立刻从热河路、甘肃路以及北西藏路三个方向,同时向南发起攻击。”

  三个步兵大队长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联队长这是要跟人拼命的节奏啊!这样一来,如果顺利的话还好,就有很大的机会抢在步兵第三十六联队之前率先打开局面,但是如果攻击不顺的话,就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这也就是说,这就是一次赌博,我就赌三板斧,如果三板斧能够砸死你,你就死了,但如果三板斧砸不死你,那局面立刻就会陷入到胶着,而且如果没有援军赶到并参战的话,步兵第十九联队基本就不可能破局了。

  一个大队长劝道:“联队长,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

  另一个大队长说:“是啊,联队长,卑职也以为还是一点点给巡捕营增加压力的好,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调动他们,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效果,一旦巡捕营出现脱节,再以主力发起总攻不迟,无非就是稍微多耗一点时间。”

  “不!”人见秀三却断然说道,“就这么决定了!”

  三个步兵大队长便立刻乖乖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这个时候,一个通信兵忽然闯进来报告:“联队长,师团部急电,百老汇大厦已经炸毁新垃圾桥等五座路桥,巡捕营的退路已经被彻底切断!”

  “哟西。”人见秀三欣然说道,“命令,开始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