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岿然不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94章 岿然不动

“纳纳纳尼?!怎怎么会这样?!”看到前方夜幕下骤然绽放出的耀眼火舌,石原慎也的眼睛瞬间瞪得比牛眼都大。

  石原慎也是步兵第十九联队所属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不过,跟人见秀三不同,石原慎也不仅出身在东京名门石原家族,而且还是正儿八经从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才生,所以与人见秀三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

  因为私底下,石原慎也经常嘲笑人见秀三。

  也正因为这,人见秀三才派石原慎也来甘肃路,为的就是要把最硬的骨头留给石原慎也这个名门子弟外加陆大高才生来啃,你们名门子弟不是一贯就看不起贫家子弟么?你们这些陆大生不是一贯就看不起士官生么?

  好啊,那就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甘肃路给我打穿,把对面的中国人给我打垮了,让我们见识一下你们这些个名门子弟外加陆大高才生的本事。

  对于人见秀三的这点小心思,石原慎也也是心知肚明。

  但既便知道,石原慎也也是不太在意,因为他压根就没把对面的中国人放在眼里。

  因为根据可靠的情报,对面的中国守军是淞沪会战之后滞留在上海的国民军溃兵,这些中国兵原本就是他们的手下败将,既然大日本皇军可以打败他们一次,那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打败他们第二次,所以对这一战,石原慎也丝毫都不担心。

  石原慎也虽看不起人见秀三,但是对人见秀三提出的,一上来就发动大规模进攻的战法却是十分的赞同,也正是因为这,步兵第十九联队的另外两个大队长并没有怎么上心,但是石原慎也却对此十分上心,真的是上来就发动了决死进攻。

  石原慎也原本还以为,投入进攻的步兵第一中队将会像潮水般漫过中国人的防线,然后一路冲杀到四行仓库附近,但是,前方夜幕下突然绽放的、这些密集如网的耀眼火舌,却一下粉碎了石原慎也的幻想。

  “哒哒哒哒……”

  “噗噗噗噗……”

  伴随着密集的枪声,是子弹击打在水泥或者木头建筑上的噗噗声。

  就在石原慎也目瞪口呆的片刻,好几条火舌已经向着他横扫过来,石原慎也的副官便赶紧上前一步,将石原慎也撞倒在地,但是他的副官却瞬间就被两条耀眼的火舌扫中,矮壮的身躯剧烈的颤抖了两下,颓然倒地。

  石原慎也失魂落魄的从地上爬起,再抬头往前看时,却发现刚才投入进攻的步兵第一中队已经完全被打残,投入进攻的两百五十多人,最终只逃回来不到七十人,其中还包括两个火力支援小组,而且逃回来的这些人大多还带着伤。

  “大队长!中国人的火力太猛了!”

  “大队长,中国人装备了好多冲锋枪!”

  “特高课是干什么吃的,这么重要的情报为什么不事先报告?”

  手下的几个中队长立刻围了上来,尤其是刚从战场上逃回来的步兵第一中队的中队长中岛刚雄,更是气得脸都绿了。

  被中岛刚雄这么一嚷嚷,石原慎也才突然想起来,人见秀三召集他们几个大队长开战前会议时,好像提过一嘴,说是中国守军装备了冲锋枪,不过石原慎也并没有当回事,因为淞沪会战之时,国民军也装备了少量花机关。

  但是实战证明,少量的花机关并不能发挥出作用。

  事实上,人见秀三也没有怎么当回事,只是传达了一下而已。

  但现在,石原慎也才终于明白被他忽略的这条情报有多重要!

  但是作为长官,石原慎也是绝不可能在中岛刚雄面前认错的。

  “八嘎!”当下石原慎也劈手扇了中岛刚雄一记耳光,再骂道,“败了就是败了,永远别给自己找什么理由,无论你找再多的理由,也永远掩盖不了你指挥无方的残酷事实,现在我再给你最后的机会,把甘肃路给我拿下来!”

  “哈依!”中岛刚雄神情惨然,却只能够顿首领命。

  片刻后,中岛中队便再次发起了进攻,不过石原慎也终究没有做得太过分,而是把手里握的一个补充中队补充进了步兵第一中队,使得步兵第一中队的兵力不降反增,史无前例的膨胀到了三百余人,这甚至已经超出加强中队的范畴了。

  这一次,中岛中队的进攻就谨慎多了,小鬼子毕竟也不傻,吃了一次大亏之后,怎么也能长点记性,所以再接下来的战事就要比刚才残酷得多,三营一连的伤亡开始增加,小鬼子毕竟也不是吃素的,人家毕竟是常设师团。

  但是既便如此,小鬼子也没占着便宜。

  激战到了天亮,石原大队终于占据了大半条甘肃路,但是最后不到五十米街区,无论石原大队再怎么努力,都始终无法再进一步,第二团的三营一连就跟钉子似的钉在那,无论鬼子如何猛攻,他们都是岿然不动。

  意识到无法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之后,石原慎也只能够灰溜溜的来到火车北站,向人见秀三来复命,石原慎也走进火车站大厅时,一眼就看到另外两个步兵大队的大队长,就像两根柱子似的站在人见秀三的跟前,在挨训。

  “废物,一群废物!”

  “蠢猪,简直就是蠢猪!”

  “打了一晚上,居然连一条街都拿不下!”

  “皇军不仅占据着绝对的兵力优势,更拥有绝对优势的火炮,可你们打了一晚,却愣是拿不下区区两条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人见秀三在那里大声咆哮,两个大队长只是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直到石原慎也挎着军刀低着头走进来,那两个大队长才终于得以解脱。

  人见秀三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了石原慎也身上,问道:“石原君,你的步兵第一大队兵力最多,装备最好,甚至还有一个山炮兵中队助战,而甘肃路的地形也是易攻难守,所以你一定已经取得突破,你带给我的一定会是个好消息,是吗?”

  石原慎也的表情便猛的一僵,那样子,就跟吃了一坨翔。

  看到石原慎也这个样子,人见秀三的表情便立刻冷下来,语气也骤然转为阴冷:“石原君,你可别跟我说,你们步兵第一大队也没能够突破甘肃路?”

  “哈依。”石原慎也苦着脸说,“虽然我不想说,但是,事实如此。”

  “八嘎!”人见秀三突然间就炸了,把脸凑到石原慎也面前,张开血盘大嘴,一边大声怒骂,一边不停的冲石原慎也喷吐口水,“你也是个废物,蠢货,蠢猪,猪都比你聪明,猪都比你能干,猪都比你会打仗!你简直,猪狗不如!”

  石原慎也只能强忍着恶心,任由人见秀三不停的把口水喷在他脸上,没办法,谁让人见秀三是大佐,而他只是个少佐?也就他出身东京的石原家族,而且还是个陆大生,要是换成别的出身不好或者没上过陆大的大队长,早已经挨了不知道多少耳光了。

  人见秀三对着石原慎也脸,足足狂喷了好几分钟的口水,终于消停。

  喝完水,人见秀三终于没有接着喷,而是让石原慎也和另外两个步兵大队长先回去整顿部队,准备白天新一轮的进攻,因为晚上的时候无法获得航空兵的支援,现在到白天了,陆军航空兵还有海军航空兵就可以助战了。

  (分割线)

  人见秀三觉得,有了航空兵的参与,情况或许会不一样。

  只不过,中川广还有手下的作战参谋们却并不这样认为。

  昨晚上的突袭,就像是两个不明底细的高手之间的过招,其中一个武力值稍微高一点的一上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猛攻,指望着通过这三板斧的猛攻,直接将对方摞倒,但是遗憾的是现在并没有摞倒,所以局面就不可避免的要陷入僵持阶段。

  第九师团参谋长中川广叹息一声说:“师团长,事实证明,滞留上海的这些国民军老兵并没有退化,他们虽然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训练,也没有上过战场,但是他们的战斗技能以及战术素养却并没有任何退化。”

  “索嘎。”吉住良辅点头说道,“这一点,我们确实失算了。”

  “不过,局面并未完全失控。”中川广说,“只不过,想要速胜却是不可能了,接下来恐怕只能采取长期围困的战术,只要百老汇大厦能够钉死在苏州河南岸,不让来自租界的一粒粮食和一颗子弹越过苏州河,巡捕营就必败!”

  吉往良辅说道:“但是我担心,百老汇大厦顶不住啊。”

  中川广闻言愣了一下,又问道:“那师团长的意思是?”

  “还是再努力一次吧,毕竟现在天亮了,步兵第十九联队还有步兵第三十六联队都能够得到航空兵的支持,海军陆战队那边也能得到海军航空兵的火力支援,所以呢,或许能够有意想不到的突破也未可知。”

  中川广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