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陷入僵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95章 陷入僵持

新疆路口,巡捕营司令部。

  看着汇总上来的一叠战报,徐锐的脸色有些凝重。

  晚夜一战,鬼子从三个方向朝巡捕营二团的防线发动了不下十次猛攻,其中二团三营驻守的北部防线,更是遭受了鬼子二十多次的猛烈进攻,经过一夜激战之后,二团的伤亡数字已经十分可观,尤其是第三营,甚至已经伤亡过半了。

  要不是徐锐提前让吴亮带着警卫连过去,北部防线没准早已经失守了。

  尽管徐锐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他真的看到这些冷冰冰的数字后,心脏却还是莫名的一紧,这还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今天白天,情况只怕会比昨晚还要糟糕,因为天亮之后小鬼子的航空兵也可以投入战斗了。

  此时此刻,徐锐真的感受到了莫大压力。

  既便如此,巡捕营还有徐锐也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一仗必须打下去。

  情势如此,三个方向,只要有一个方向被突破,二团的防线立刻就全线崩溃。

  二团的防线一旦崩溃,这出精心准备的大戏也就没办法再唱下去了,到时候为了不让一团、二团四千多官兵外加四行仓库的三千多国民军老兵枉死,就只能提前打出百老汇大厦这张底牌了,这样一来就势必会影响到再后面的战斗。

  如果没有了百老汇大厦的这张底牌,后面的仗就不好打了。

  毕竟最多再过半个月,小鬼子的第七师团和第二十师团就到上海了。

  就以眼下上海的局面,淞沪军分区要想扛住小鬼子两个齐整满员的常设师团的攻击,简直是痴心妄想,这里可毕竟不是大梅山,而是上海,上海毕竟是沦限区,群众基础跟大梅山根据地是完全无法相比的。

  所以说,这一仗必须得继续打下去。

  冷铁锋坐在旁边擦枪,看到徐锐脸上这副表情,便提议说:“老徐,要不然从狼牙调一个小队过来吧,我敢保证不会暴露形迹。”

  如果能有一个狼牙小队充实北部防线,那就绝对没问题了。

  狼牙在丛林地形或者城市地形的威力,那是绝对不用怀疑的。

  徐锐却是断然摇头说:“不行,狼牙大队是王牌,不到最后不能轻动!更何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你们,所以绝对不行!”

  冷铁锋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仅凭二团一个团,要想顶住鬼子两个步兵联队,外加海军陆战队两个步兵大队的联合进攻,根本是痴心妄想!昨天晚上因为天黑,鬼子的航空兵没法参战,所以还能够坚持,今天白天却肯定顶不住了。”

  冷铁锋说的也是实情,既便二团官兵都是从淞沪会战中打出来的老兵,既便徐锐通过大卫军火贸易公司从美国订购了价值五千万美元的军火,但是二团毕竟只有两千多人,而对面的鬼子却足足有一万多人。

  而且,到了白天之后,小鬼子的飞机也将会参战,局面就更加的糟糕。

  徐锐想了一下后说道:“实在不行,就让一团留下一个营监视四行仓库,然后将另外两个营充实到二团的防线上。”

  若加上一团的两个营,巡捕营的兵力就有五个营,差不多就有四千人!这样相比鬼子虽然仍处于绝对的兵力劣势,但是至少差距没那么大了,再考虑到这是巷战,小鬼子的重型装备受制于狭窄的巷道地形,施展不开,这仗就有得打。

  毕竟,徐锐并不要求一团、二团能打败第九师团,只需顶住几天即可!

  冷铁锋却摇摇头说道:“可是这才只是第一天而已,仅仅只是第一天,你就要从一团投调兵力去充实二团的防线,后面你又怎么办?”

  “先不管,先把第一天撑过去再说。”徐锐沉声说,“总之无论如何也要顶住小鬼子的前三板斧,我的直觉告诉我,只要顶住小鬼子的前三板斧,转入相持就会是大概率事件,毕竟小鬼子也不可能维持这样高烈度的消耗。”

  “那行吧。”冷铁锋便不再多说什么。

  徐锐当即派地瓜给一团长石长庆下了一道紧急命令,命令一团立刻抽调两个主力营前往二团协同防御,石长庆虽然心下有些不爽,作为一个部队主官,没人愿意自己手底下的兵被调到别的部队,不过石长庆还是坚决的执行了命令。

  上午六时,天色才刚刚放亮,华中派谴军所属第三飞行兵团的两个轰炸机中队以及从加贺号航母上起飞的海军航空兵的两个轰炸机中队先后飞临虹口,只不过,受制于虹口复杂的城市地形,鬼子航空兵未能发起俯冲轰炸,而只能够水平轰炸。

  而且,小鬼子投下的大多是二十公斤级的航弹,破坏力也十分有限。

  不过,小鬼子航空兵的出现,还是对战场态势造成十分严重的影响,尤其对中国守军的士气造成了极大的削弱。

  战场态势开始向着鬼子急剧的倾斜。

  上午十时,步兵第十九联队所属的石原大队甚至一度突破二团三营的防线,眼看就要凿穿甘肃路防线。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一团的援军赶到了。

  赶到甘肃增援的是一团的一营,在一团一营投入战斗之后,甘肃路的局势立刻再次发生了逆转,已经筋疲力尽的石原大队,在一团一营的反突击面前,很快败下阵来,不仅丢掉了刚到手的阵地,甚至连昨天晚上吃进的都吐了出来。

  一团一营乘胜追击,一度把战线推进到火车北站附近,逼的人见秀三赶紧命令步兵第十九联队的另外两个步兵大队往后收缩,才终于迫使一团一营后撤,不过这样一来,步兵第十九联队便丢失了之前所夺取到的阵地。

  这也就是说,白忙活了一个昼夜,战线又恢复到了开战之前。

  在另外的两个方向,也是差不多,在一团的援军赶到战场后,步兵第三十六联队和海军陆战队的两个步兵大队都没有能够取得突破性进展。

  所以,在天黑之后,第九师团的师团部便下达了新的作战令,作战目标由全力进攻转为有限进攻、对巡捕营保持高压的态势,显然吉住良辅已经意识到,要想一口吞掉被围困的巡捕营主力已经不太可能,或者说代价大到无法接受!

  所以,吉住良辅果断的将战术改为长期围困了。

  徐锐的直觉是对的,小鬼子果然也经不起长时间的剧烈消耗!

  于是,在北西藏路、热河路、甘肃路、新疆路等各个路口就出现了中日两军将士都在那里拼命修建工事的奇观,在有些地方,双方的距离甚至只有不到五十米远,却很默契的没有开枪射击,而是等工事修建好再开打。

  (分割线)

  深夜,第九师团司令部。

  影佐祯昭打完电话,匆匆返回作战室。

  影佐祯昭刚刚到隔壁的通讯处里跟百老汇大厦通话去了。

  在第九师团跟巡捕营主力大打出手时,进入租界的百老汇大厦也跟留在租界内的巡捕营交上手了,显然,留守租界的巡捕营是想重新打通新垃圾桥,就算新垃圾桥被炸断,他们也必须控制住断桥,然后才有可能修复桥梁。

  只有将桥梁修复了,才有可能把困在苏州河北岸的主力部队给接应回来。

  影佐祯昭从电话中得知,巡捕营留守部队对百老汇大厦的攻击非常猛烈,不过老鬼子不知道的是,巡捕营投入进攻的其实只是炮灰部队,只不过是因为有巡捕营的官兵在身后架起了重机枪,所以那些炮灰只能死命往前冲。

  那些炮灰其实也想投降来着,但对面的百老汇大厦根本不让,在最初投降的一部分炮灰被毙之后,剩下的炮灰就绝望了,开始“不要命”的一批批的往前冲,所以从场面看,这些炮灰的攻击真的很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

  这些,就是影佐祯昭通过暗中布设的眼线所得到的消息。

  吉住良辅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大地图上,头也不抬的问道:“影佐君,百老汇大厦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影佐祯昭顿首说,“四行仓库以及苏州河对岸的几个街区,仍然还牢牢的掌握在百老汇大厦的手里,此外四川路桥和二白渡桥这两条生命线也始终畅通无阻,巡捕营虽然先后发动了几次攻击,但是并没能占到任何便宜。”

  “哟西。”吉住良辅欣然点头,“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哈依。”影佐祯昭顿首说道,“只要苏州河南岸的几个街区不失守,北岸的巡捕营就得不到来自租界的一粒米、一颗子弹!反之,只要西川路桥和二白渡桥还保持畅通,我们的物资却可以源源不断的送到百老汇大厦手里。”

  “还有四行仓库的守军。”吉住良辅又对影佐祯昭说道,“影佐君,你一定要跟海军接洽好,让海军出动炮艇从苏州河向坚守在四行仓库的部队提供足够给养,他们已经在四行仓库坚守了一天,消耗想必很大。”

  “哈依。”影佐祯昭重重顿首说,“卑职这就联络海军。”

  “去吧。”吉住良辅挥了挥手,目光便再次落到地图上,开始研究作战态势,影佐祯昭便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