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为了战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96章 为了战友

与此同时,在巡捕营司令部。

  “老徐,事实又一次证明了,你的直觉是正确的,小鬼子果然也经不起长时间的剧烈消耗,选择了长期围困。”冷铁锋神情复杂的看着徐锐,又说道,“有时候,我真想扒开你的脑袋,看看你的脑子究竟怎么长的?”

  徐锐得意的说道:“那还用讲,也不看看我是谁?”

  “嘁,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冷铁锋嘁了一声,又说,“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进入第二阶段,发动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了?”

  徐锐之所以要唱这么一出大戏,目的还是为了国民军老兵。

  滞留上海的这数万国民军老兵,先是遭受身体以及心理上的双重创伤,接着又惨遭第三战区长官部抛弃,由此彻底对国民政府寒了心,仅靠一般的办法,已经不可能重新唤醒他们冰冷的心,所以,徐锐才想到了这么一个大招!

  到现在为止,小鬼子还算配合,局面正朝着徐锐预期的方向顺利发展,接下来,就应该向这些国民军老兵打出徐锐蓄谋已久的感情牌!徐锐有理由相信,打出感情牌之后,滞留在上海的绝大多数国民军老兵都会重新燃起斗志。

  “嗯。”当下徐锐重重的一点头,扭头吩咐地瓜说,“地瓜,立刻给三团发电报,让三团按原定计划行事。”

  “是!”地瓜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很快,徐锐的电令就到了巡捕营的司令部。

  留守司令部的谢元、杨瑞在接到电报之后,没有一丝耽搁,立刻让三团长丁文豹带着部队上街去,在各个主要路口安装广播,几乎是一夜之间,租界西区、租界中区及法租界的各个主要路口就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广播。

  甚至连日本人控制的虹口、杨树浦等区也突然之间出现了大量来历不明的广播,只不过这些广播,并没有引起日本人的注意,因为公共广播在上海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早在上个世纪末,上海租界就有了公共广播。

  (分割线)

  杜万林一早起来,匆匆洗漱完了,便出门到公寓楼下的早点摊上要了一份豆浆、油条再加一大饼,时间很紧,他必须在十五分钟之内吃完早餐,然后乘坐电车赶去十六铺码头的调度室上班,他的工作是调换灯光信号引导船只进港停泊。

  杜万林原本是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少尉,轮机手。

  杜万林曾经也是一名热血的军人,也曾经以保家卫国为己任。

  淞沪会战时,国民军陆军在上海近郊跟日本陆军打成一锅粥,日本海军第三舰队一边在黄浦江和长江口耀武扬威,一边近距离给予日本海军以火力支援,而这个时候,中国海军却始终缩在江阴要塞不敢出来。

  当然了,这并非中国海军畏敌怯战。

  事实上,海军将士无一不企盼着能够跟鬼子海军干一仗,哪怕明知必败,哪怕明知必死无疑,广大海军官兵也仍然愿意与强敌一战!然而遗憾的是,国民军统帅部始终不允许海军出战,哪怕连一艘一百吨的炮艇都不许出战。

  包括杜万林在内,广大海军官兵无法坐视陆军跟鬼子浴血拼杀,他们海军却始终在一边旁观,便纷纷上血书,既然统帅部不允许舰艇也战,那就不要舰艇,他们只求海军司令部将他们编成海军陆战队,投入到淞沪战场上去。

  因为广大海军官兵求战心切,海军司令部最终同意了这个请求。

  于是,包括杜万林在内的五千多名海军官兵被编成海军陆战队,投身到了惨烈的淞沪战场,但是,由于缺乏重武器保护,再加上战场又选择在上海的近郊,鬼子的大口径舰炮可以给予近距离火力支援,所以海军陆战队一上来就被打了个七零八落。

  杜万林也被破片剌开了腹部,肠子都溢了出来,因为缺乏足够的战地救护人员,最后还是杜万林自己把肠子塞进肚子里,所幸肠子没有破,因此十分侥幸的没有发生感染,但是既便是这样,杜万林也至少要在医院躺两个月。

  但是,仅仅过了不到半个月,淞沪会战就败了。

  因为蒋委员长心存侥幸,导致丧失了最后的撤退时机,包括杜万林在内,数以十万计的国民军伤员遭到无情的抛弃,杜万林也被扔在了青浦的一家战地医院,要不是因为一群学生正好路过,把他抬回到租界,他早已经尸冷多时了。

  从那一刻开始,杜万林的心就冷了,彻底冷了!

  杜万林不怕死,也愿意为国家为民族牺牲自己,但是,他绝不容忍这样的抛弃,杜万林始终认为,身为一名军人,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民族利益,可以随时随地被牺牲掉,因为这不仅是他们的职责,更是他们的神圣使命。

  但是,身为长官,绝对不应该抛弃自己的部下!

  抛弃,甚至比背叛更加让人心寒,从那一刻起,杜万林的心就已经彻底的冷了,所以在伤愈之后,从就留在上海,并在十六铺码头找了个领航员的差事,一干就是一年多,他就从来没有想过重新归队,重新投入到祖国的抗战大业。

  昨晚、前晚还有昨天,四行仓库那边枪声就没有停过,据说是徐锐领导的新四军淞沪军分区的部队正跟鬼子厮杀,但是杜万林却连深入了解下的兴趣都没有,还是那句话,他的心已经冷了,他已经不再关心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了。

  一张大饼吃完了,豆浆却只喝了半碗,杜万林犹豫了一下,又向早饭摊老板要了一张大饼加半根油条,心想今天就能够发薪水了,就当提前奢侈一下。

  老板很快就将大饼油条送了上来,正当杜万林享用早点时,就安装在早餐摊点附近那根电线杆上的广播忽然响起一阵呲呲声,紧接着一个声音响起来。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新疆路口那栋大楼的地下室里。

  徐锐已经坐到广播设备前,对着麦克风说道:“广大上海的同胞们,大家早上好,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锐,想必大家也不会陌生,对,我就是那个大梅山分区司令员,杀了挺多鬼子那个,不过现在,我已经平调到了上海,担任淞沪分区司令员。”

  “昨天一天还有前天晚上,四行仓库附近的枪声已经响了一天两夜,大家一定很想知道具体什么情况,那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上海抗战已经打响了,这也是我们新四军淞沪军分区成立之后的第一仗。”

  “不过呢,我不想骗大家,我们的形势很不乐观!”

  “我们的两个主力团已经被鬼子第九师团围困在了四行仓库附近,还有我们的退路也已经被百老汇大厦的狗汉奸给切断了,眼下我们的弹药及干粮还能勉强维持,但是最多不出五天,我们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

  (分割线)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那个早餐摊。

  广播里,徐锐的声音显得很平静,就像朋友之间拉家常。

  只不过,聚集到电线杆下方的上海市民却是越来越多了,几乎所有人都翘首脑袋看着电线杆上的广播喇叭,耳朵也都竖起来,生怕会遗漏了一个字,只有杜万林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的舀着豆浆喝,对广播里正在播送的内容显得漠不关心。

  广播里,徐锐的讲话还在继续,语气也一如之前的平静。

  “老实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到淞沪军分区后的首战,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但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个陷阱,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百老汇大厦其实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尤其是他们还把抓捕的国民军老兵关押在四行仓库,这就更使得他们的阴微意图昭然若揭,是的,他们这么做得目的就是为了逼迫我们去营救!”

  “就刚才,我的一个老部下说,明知道这是个陷阱还要往里钻,这不是傻么?”

  “或许你们也觉得这么做很傻,但是我要说,这么做一点不傻,这是因为我们有必须得这么做的理由!”

  “林则徐曾说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只要是对国家有利的,就是牺牲生命也是心甘情愿,又岂能因为会给个人带来危害就不做?”

  听到这里,杜万林嘴角不由绽露出一抹嘲讽。

  又是这套,又是拿国家利益、民族大义来当说辞,就不能来点儿新鲜的么?国家利益至高无上,民族大义更是不容亵渎,但是他杜万林已经为国家还有民族牺牲过了,他们已经为国家、为民族牺牲过一次,不能再对他们苛求更多了。

  广播里,徐锐的演讲仍然在继续,语气依然平静。

  “但是,在这里我想把国家两个字改一下,改成战友,我想说,苟利战友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只要是对战友有利的事,就是牺牲生命也是心甘情愿,怎能因为会给个人带来危险就不做?我们的战友已经被抛弃过了一次,我们绝不会再抛弃他们第二次!”

  杜万林端起海碗刚准备喝完最后一口豆浆,听到这话,人便立刻僵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