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欢迎归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0章 欢迎归队

杜万林久久的看着那位老母亲,沉寂已久的心潮再次开始澎湃起来。

  这个国家,终究没有睡死过去,不是么?至少这个母亲还没有沉睡!

  这个民族,终究还保留着血性,不是么?至少这个老兵的血还未冷!既便是遭受了诸多委屈,既便是被长官无情的抛弃在了战场上,这个老兵的热血也仍未冷,当国家和民族再一次发出召唤时,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上!

  既然这样,那他还有什么理由当缩头乌龟?

  是,没错,他们确实被长官抛弃过一次,可那又怎样?更多的战友依然还记着他们,更多的兄弟依然还在等着他们!

  杜万林忽然间发现,他身上的血也未冷,他为祖国、为民族而炽热的那颗心,仍然还在胸腔里边跳动!

  等着兄弟,你们并不孤单,我很快就会来加入你们!

  如果战死,我陪你们一起,如果上海注定要沦陷,我也与你们同在!

  深吸了一口气,杜万林转过身,毅然决然的大步走向巡捕营的驻地。

  不过,让杜万林没有想到的是,在距离巡捕营驻地还有两个街区时,他却忽然被一群戴着红袖标的巡捕营官兵给拦了下来。

  为首的排长看着杜万林不说声,突然啪的敬了记军礼。

  杜万林便条件反射般挺身立正,也啪的回了一记军礼。

  看到杜万林回礼,那个排长脸上便立刻绽起一抹笑意,然后笑容很快就隐去,以严肃的语气说道:“欢迎归队,老兵!”

  杜万林点点头说:“给我一杆枪,我跟你们一块打鬼子。”

  那个排长不说话,只是带着杜万林进了附近的一条小巷,杜万林也没有多想,跟着排长就往里走,穿过幽深的小巷子,最后在巷尾走进了一扇小门,门后却是别有洞天,竟然是一个大院子,在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不下一百名老兵。

  看到杜万林走进来,那百多名老兵便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然后,杜万林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走了过来,伸出手。

  杜万林条件反射般敬了礼,然后伸手与走过来的人握手:“您是谢营长?哦,不对,现在应该称呼您谢旅长了。”

  四行仓库保卫战时,谢元曾经上过报纸,所以杜万林一眼就把他认出来。

  至于杜万林知道谢元现在是巡捕营旅长,也一点不稀奇,杜万林虽然好几次拒绝了巡捕营的招揽,但是他对巡捕营还是十分关心的,巡捕营最近在租界所做的事,每一件杜万林都能够如数家珍般说出来。

  老实说,杜万林对巡捕营最近所做的事,同样感到十分的解气。

  走过来的人确实就是谢元,谢元微笑说:“不错,我就是孤军营长谢元。”

  杜万林便再一次挺身立正,昂然报告说:“报告谢旅长,中国海军轮机手杜万林向您报到,请您……训示!”

  “老兵杜万林,欢迎归队。”谢元回过礼,又说,“你是海军轮机手?”

  “报告谢旅长,是!”杜万林昂然回答道,“参加淞沪会战之前,我是‘自强号’轻巡洋舰上的一名轮机手,军龄三年!”

  “太好了!”谢元欣然点头,“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海军!”

  杜万林闻言便猛的愣了一下,什么意思?最缺的就是海军?

  不过杜万林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然后又说道:“谢旅长,我倒是知道有不少海军老兵滞留在上海,长官如果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出面叫他们归队!”

  “那敢情是好。”谢元连忙说道,“你这简直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那我这就去找他们。”杜万林说完转身就要走,不过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问,“谢旅长,我找到他们后,是来这里还是直接去巡捕营驻地?”

  “当然来这里。”谢元回答道,“不要去巡捕营驻地。”

  杜万林其实很想问,为什么不能直接去巡捕营驻地,而要偷偷摸摸来这里?

  但是作为一名老兵,杜万林更知道部队的纪律,该你知道的上级一定会告诉你,不该你知道的,最好就不要问!

  (分割线)

  新疆路口,巡捕营司令部。

  徐锐眉头紧锁,正对着作战地图陷入长考。

  忽然之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不用回头,徐锐便知道一定是冷铁锋回来了。

  苏州河北的四行仓库战场虽然陷入到了沉寂,但是战斗却并没有结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战斗甚至变得更加艰难了,因为之前强攻时,鬼子往往会不惜代价的发起猛攻,杀伤鬼子就相对容易,但是现在鬼子放弃了大规模进攻,转而采取长期围困为主,局部进攻为辅的战术之后,鬼子的进攻顿时之间就变得老辣起来。

  于是,在围绕着四行仓库的三个方向,巡捕营官兵与小鬼子展开了残酷的巷战,每一条街每一条小巷,每一栋房屋甚至每个房间,都成为了中日两军反复争夺的血腥战场,中日两军官兵流下的鲜血,几乎染红了每寸土地。

  巷战爆发之后,冷铁锋就再也坐不住,扛着一把狙击步枪就上了战场。

  冷铁锋一走进作战室,便直奔摆在桌角上的凉水壶,然后抓起水壶喝了个干净,末了才心满意足的擦拭了下嘴角,说:“真过瘾哪。”

  却不知道,冷铁锋说的过瘾是喝的过瘾,还是之前在战场上杀小鬼子杀得过瘾。

  不过徐锐却是没有问,仍然是蹙着眉头凝视着地图,见徐锐没有问的意思,冷铁锋便忍不住说道:“老徐,你就不想知道我干掉了多少个鬼子?”

  徐锐蹙着眉头,随口问了句:“你干掉了多少鬼子?”

  冷铁锋立刻嘿嘿一笑,说道:“告诉你,至少一个加强中队!”

  听到冷铁锋一个人就干掉了鬼子一个加强中队,司令部的参谋立刻面露骇然之色。

  一个加强中队足有两百五十多个鬼子兵,冷副司令员一个人只花了一天就干掉了?

  “一个加强中队也好意思在我面前显摆?”徐锐嘿然说道,“七星湖之战,你可是亲身经历了的,我一个人一条枪就干掉了鬼子两个步兵大队!”

  听到这话之后,司令部的那些作战参谋瞬间就石化了。

  冷副司令员一个人一条枪一天时间干掉鬼子一个加强中队,虽然令人吃惊,却是至少还可以想象,但是徐司令员一个人一条枪就干掉了鬼子两个大队,这个就简直是,让人想象都没法想象,说真的,司令员真的还是人类么?

  冷铁锋立刻说:“那不同,你那又不是亲手杀的,你是靠着大雾还有诡计,让鬼子自相残杀才杀了那么多,要真靠你亲手杀,你根本就杀不过来,两个大队的小鬼子,那可是足足两千多人,就是两千多头猪你一天也杀不完。”

  “这我不管。”徐锐笑道,“反正你不要在我面前显摆。”

  “真是没劲。”冷铁锋吃了个瘪,又说道,“对了,你的广播演讲有效果没?”

  徐锐没回答,只是对旁边站着的地瓜说道:“地瓜,你跟你们冷副司令员汇报下今天的收编成果。”

  “是!”地瓜答应一声,又向着冷铁锋啪的立正,昂然说道,“报告副司令员,今天一天我们淞沪军分区总共有三千六百五十九名老兵归队!”停顿了下,地瓜接着说道,“尤其是王狗剩同志的访谈播出之后,前来归队的老兵更多了!”

  “啥?”冷铁锋讶然,“已经有三千多老兵前来归队了?”

  “这还只是第一天呢。”徐锐嘿然说,“明天前来归队的老兵会更多!”

  “可以呀!”冷铁锋闻言顿时神情一振,奋然说,“这样的话,说不定这次在上海,还真有机会跟小鬼子大干一场!”

  说到这里,冷铁锋还恶狠狠挥了下拳头。

  时至今日,冷铁锋犹能记起当初撤离上海时的一幕幕,当初,他们八国银行税警总团全体撤离上海时,几乎所有的官兵都痛哭流涕,因为跟别的部队不同的是,税警总团的官兵绝大多数都是京沪杭本地人。

  冷铁锋至今无法忘记,有个上海籍的士兵临撤退之前,死死的抱着路边一颗柳树,怎么也不肯撒开手,最后还是好几个人一起使劲,才终于掰开那个兵的双手,很遗憾的是,那个兵最终还是战死在了无锡,终究还是没能回到他深深热爱的故乡。

  而冷铁锋最遗憾的是,没能够兑现承诺,与上海誓死共存亡!

  可是现在,老天爷却似乎要给他一个弥补的机会,这敢情好!

  徐锐却摇摇头,笑道:“什么叫做说不定会有机会?合着你从来就没相信过我们会有机会在上海跟鬼子大战一场?”

  冷铁锋嘿然说:“老徐,我说了你别生气,我还真没什么信心。”

  徐锐喟然说道:“其实,何止是老兵你,我其实也一样没信心。”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不过,今天的事实却足以说明,我们终究还是小觑了这些老兵,这些老兵的血,仍然还是滚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