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好戏开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1章 好戏开始

冷铁锋重重的一点头,奋然说道:“老徐,老兵归队竟然如此踊跃,是不是也意味着第二步行动可以提前开始了,好戏是不是该开始了?”

  “嗯。”徐锐点点头说,“我刚刚就在想这事,确实可以提前开始了。”

  徐锐原本以为,既便可以发动滞留上海的这些国民军老兵,但时间上怎么也要六七天甚至半个月以后,却没有想到,第一天就有三千多老兵前来归队,而且从傍晚的趋势看,明天前来归队的老兵只会更加多!

  也就是说,用不着三天,就会有上万老兵前来归队!

  有这么多身经百战的老兵作为倚仗,什么事做不成?区区第九师团又算个卵蛋啊?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虽说现在就发动第二步,稍嫌有些仓促,但问题不大。”

  “太好了!终于可以痛快淋漓的打一场了,我们狼牙大队早就盼着这天了!”冷铁锋嘿嘿一笑,又说道,“老徐,你相信不相信,要是再不开始行动,狼牙大队的那帮兔崽子肯定要骂娘!说不定,现在他们就已经在骂娘,嘿嘿。”

  徐锐的命令迅速传达下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第九师团的司令部。

  吉住良辅也在持续的跟进和关注,这老鬼子想要知道,在徐锐发表广播演讲之后,究竟会有多少滞留的国民军老兵前去归队。

  这个结果,无疑会极大的影响战事的进展。

  影佐祯昭更是长时间守在通讯处,不停的往外打电话。

  深夜十点,影佐祯昭终于打完了电话,从通讯处回到了作战室。

  正在研究作战地图的吉住良辅便问道:“影佐君,发现什么端倪没有?”

  “哈依。”影佐祯昭一顿首,神情凝重的回答道,“自从今天早上,徐锐发表广播演讲之后,卑职便立刻责成七十六号、百老汇大厦同时派出眼线监控巡捕营,除了七十六号和百老汇大厦外,卑职也让潜伏在公共租界的间谍对巡捕营驻地实施了监控。”

  吉住良辅摆了摆手,问道:“影佐君,只说重点,发现什么端倪没有?”

  “哈依。”影佐祯昭再一顿首,说道,“综合三方眼线的观察,可以发现,在徐锐发表广播演讲之后,前往巡捕营驻地要求归队的国民军老兵确实有增加,之前每天只有几十人,现在增加到了上百人,不过,既便是前往巡捕营要求归队的国民军老兵增加到每天上百人,对于当下之战局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哟西。”吉住良辅欣然点头,说,“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这之前,吉住良辅最为担心的,就是在徐锐发表广播演讲后,会有大量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归队,真要是这样,局面恐怕就真的棘手了。

  可现在,事实却证明,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当下吉住良辅招招手,示意影佐祯昭走到身边,然后指着地图说:“影佐君,你来,对于当下战局,我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如果皇军能够从这一点取得突破,那么或许不用等巡捕营弹尽粮绝,就可以将他们消灭掉……”

  然而吉住良辅一句话还没说完,第九师团参谋长中川广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师团长!”中川广顿首报告说,“前沿阵地刚刚报告,四行仓库方向的枪声骤然之间变得激烈了许多,巡捕营疑似有大动作!”

  “大动作?”吉住良辅神情一凛,沉声问道,“什么动作?”

  中川广说:“卑职有些担心,巡捕营是不是打算要突围了?”

  “突围?”吉住良辅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沉吟着说,“可现在才两天时间,巡捕营距离弹尽粮绝还早呢,他们这么早就放弃、突围,这似乎不符合徐锐的一贯作风哪?徐锐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就是不轻言放弃?”

  中川广蹙眉说:“如果不是想要突围,四行仓库的行动又怎么解释?”

  “我们就别在这里瞎猜了。”吉住良辅摇摇头,把目光转向影佐祯昭,说道,“影佐君,你立刻给百老汇大厦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索代斯。”中川广也恍然道,“四行仓库可还有百老汇大厦的部队。”

  “哈依!”影佐祯昭一顿首,刚要去隔壁通讯处打电话时,他的副官河本亮太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一看到河本亮太焦急的脸色,影佐祯昭心头就猛然一沉。

  “大佐阁下!”河本亮太顿首报告说,“刚刚接到百老汇大厦的急报,说是巡捕营突然调集了至少两个营的兵力,向四行仓库发起了强攻!巡捕营的攻势非常猛,百老汇大厦派去驻守四行仓库的部队已经顶不住了,请求紧急增援!”

  “纳尼?巡捕营正在强攻四行仓库?!”中川广难以置信的道,“这,难道不应该是佯攻吗?怎么会是正面强攻?”中川广完全无法理解,巡捕营如果想要突围,那对四行仓库的攻击就应该只是虚张声势,又怎么可能真的强攻呢?

  除非,巡捕营并不打算突围,而是另有企图!

  想到这一层,中川广不由得激泠泠打个冷颤,徐锐这家伙可是一贯诡计多端!

  当下中川广对吉住良辅说道:“师团长,巡捕营应该不是想要突围,而是另有企图!”

  “八嘎,中川君你想太多了。”这个时候吉住良辅却反而认可了中川广之前的判断,狞笑着说道,“巡捕营就是想突围,徐锐就是要突围!”

  “可是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呀。”中川广皱眉说,“如果巡捕营真打算突围的话,不是应该将至少一半以上的兵力以及火力集中到突破口上么?又怎么可以将大部分兵力投入到对四行仓库的强攻上?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这确实不太符合逻辑,除非巡捕营不打算突围。

  道理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巡捕营真打算突围,那当然得把主要的兵力、火力集中到突围的方向,以便于集中全力打开缺口,但是,现在,巡捕营却在突围之前集中全力强攻四行仓库,这就会提前消耗掉巡捕营的兵力火力,然后,在接下来的突围行动中,巡捕营将变得攻击乏力,突围也很可能以失败告终。

  所以,中川广怀疑巡捕营的真实意图不是突围。

  但是,吉住良辅却明显已经认定巡捕营将要突围。

  “不符合逻辑就对了,徐锐什么时候符合逻辑过?”吉住良辅闷哼一声,又对影佐祯昭说道,“影佐君,你说,徐锐行事什么时候符合过逻辑?”

  影佐祯昭顿首说道:“卑职对徐锐也不是非常了解,不过从有限的战报资料分析,此人行事确实很少遵循常规,而且经常会有出人意料之举措。”

  “徐锐行事虽然很少遵循常规,而且经常会有出人意料之举,但是这次他之所以突然决定强攻四行仓库,我却大约可以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吉住良辅轻哼两声,接着说道,“徐锐行事除了不遵循常规外,为人也是极度的睚眦必报!”

  “睚眦必报?”中川广神情微动,似乎有些明白了。

  吉住良辅接着说道:“显然,徐锐虽然嘴上说早就知道四行仓库是个陷阱,但是他仍对四行仓库之败耿耿于怀,所以既便决定突围,他也要在突围之前拿下四行仓库,救出四行仓库中羁押的全部国民军,籍以证明他的能力!”

  “索代斯奈。”中川广说道,“师团长真是一语中的。”

  影佐祯昭轻轻颔首,同样对吉住良辅的判断深以为然。

  狰狞的笑笑,吉住良辅说道:“我不仅可以猜到徐锐强攻四行仓库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更可以猜到他大概会选择什么方向突围!”

  停顿了一下,吉住良辅又说道:“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徐锐一定会选择四川路桥或者二白渡桥作为突破口!”

  “四川路桥?二白渡桥?”中川广讶然道,“那可是强点!”

  影佐祯昭也不以为然道:“中川君所言极是,四川路桥还有二白桥桥原本就是作为百老汇大厦的交通生命线而存在,为了守护这条生命线,梁桑特意把一整个特务二大队都摆在了这个方向,再加上又有出云号巡洋舰的近距离炮火支持,哦对,长谷川阁下刚刚又调了一个海军特谴队进入到二白渡桥,卑职实在想象不出,徐锐该会有多盲目、多自大,才会选择四川路桥以二白渡桥为突破口?”

  “盲目?自大?”吉住良辅狞笑说,“你们太小看徐锐了。”

  “难道不是吗?”中川广皱眉说道,“只要徐锐稍有判断力,就绝不会将四川路桥和二白渡桥作为突破口,因为这根本就是在自投死路!”

  吉住良辅摇头,沉声说:“我只说一点,就足以徐锐做出这个决定!”

  稍稍停顿了下,吉住良辅又接着说道:“孙子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谁都不认为巡捕营会从四川路桥和二白渡桥方向突围,那么巡捕营就已经具备了孙子兵法上所讲的这两个必要条件!也就已经有了五分成功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