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 徐锐入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2章 徐锐入榖

中川广和影佐祯昭闻言凛然,五分成功把握已经很高了!因为,如果再加上徐锐的临场战术指挥能力,突围的成功概率就又要增加至少两分,这也就是说,如果巡捕营真从四川路桥或二白渡桥方向突围,成功破围就是大概率的事件!

  不过,吉住良辅却狞狞一笑,说道:“不过,既然让我猜到了,那么巡捕营再从四川路桥和二白渡桥方向突围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中川广和影佐祯昭闻言顿时精神一振,终于要决战了么?

  吉住良辅嘿嘿一笑,陡然转身大喝道:“中川君,命令步兵第七联队、步兵第三十五联队分别进入武昌路、天通路埋伏!”

  在淮阴之战中,第九师团所属步兵第六旅团几乎被全歼,所以现在的步兵第七联队、步兵第三十五联队都是之后重建的,除了骨干军官是从别的部队抽调之外,兵员都是从国内征调的后备预甚至预备役,而且人数也不足。

  但既便是这样,这也终究是两个联队!

  可以想象一下,当巡捕营正全力突围,正向四川路桥、二白渡桥方向展开猛攻之时,正当他们快要成功时,却突然从武昌路、天通路方向杀出来两个日军联队,只是那种绝望,就足可以将巡捕营将士的斗志摧毁殆尽。

  “哈依!”中川广重重顿首,领命去了。

  目送中川广的身影转身离去,吉住良辅微微一笑,然后用双手撑着桌子边缘,不无得意的对影佐祯昭说道:“影佐君,今天晚上之后,徐锐这个帝国死敌就不复存在了!天皇陛下也不必再为了此人,而伤神了。”

  “哈依。”影佐祯昭顿首。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四行仓库。

  特别第四中队已经顶不住了。

  是真的顶不住了,巡捕营一认真,这些青帮流氓立刻就怂了。

  本来也是,这些青帮出身的流氓,欺负一下老百姓还行,让他们去硬怼从死人堆爬出来的国民军老兵,那可不是为难他们么?

  这哪是这些青帮流氓干得了的活?

  高鑫宝再次来到刘一鸣面前,大声哀求:“大队长,顶不住了,弟兄们顶不住了,请求增援,赶快请求皇军前来增援哪……”

  “你说啥?”刘一鸣掏了掏耳朵,问道,“高队长,你说啥?”

  高鑫宝便凑到刘一鸣的面前,大声说道:“大队长,我说……”

  说到这里,高鑫宝的声音便嘎然而止了,然后用直勾勾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刘一鸣,眼神之中充满了难以置信,还有茫然,高鑫宝很想问刘一鸣,为什么?可惜的是,高鑫宝已经永远发不出声音,因为他的声带连同喉管,还有颈总动脉,已经被刘一鸣割断。

  借着高鑫宝凑身过来的机会,刘一鸣只是反手一刀,便将高鑫宝的喉管整个切开,然后轻巧的一转身,便避过了从高鑫宝喉部****出来的血箭,再伸手轻轻的一带,高鑫宝的尸体便往前颓然倒在地上。

  看到这突兀的一幕,附近高鑫宝的几个心腹手下顷刻间石化。

  可怜的炮灰,直到这个时候,都还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更不幸的是,这些炮灰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弄明白事情的真相,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刘一鸣身后的几个老兵就已连续开火,将高鑫宝的几个手下射杀当场。

  几乎是同时,巡捕营的官兵也端着黑洞洞的冲锋枪冲了进来。

  刘一鸣和几个警卫毫不在意,只是侧过身,拿绑着白毛巾的左胳膊面向冲杀进来的巡捕营官兵,看到刘一鸣和几个警卫胳膊上绑的白毛巾,冲杀进来的巡捕营官兵停都没停,就又端着冲锋枪继续往前冲,有个很倒霉的青帮流氓正好挡在前路上,顷刻间就被十几个巡捕营官兵打射成筛子。

  又过了片刻,石长庆才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石长庆和刘一鸣已经在淞沪军分区的第一次全会上见过一面,所以认识,而且在内心深处,两人还有些互相别苗头的意思。

  “刘团长。”

  “石团长。”

  两人笑着互相打过招呼。

  刘一鸣说道:“石团长这仗打得漂亮。”

  石长庆笑道:“还得感谢刘团长配合。”

  刘一鸣摇了摇头,笑道:“我们就别在这里互相吹捧了,赶紧办正事吧。”

  “也行。”石长庆点头说,“我这就带人打扫战场,确保没有一条漏网之鱼,你还是赶紧去给影佐那个老鬼子发电报,唱悲歌吧。”

  “告辞。”刘一鸣敬了记军礼,转身走了。

  石长庆回过军礼,又回头喝道:“弟兄们,都把眼睛给我放亮了,仔细打扫战场,确保不放过一个流氓汉奸,必须得给我杀干净了!”

  正在打扫战场的巡捕营官兵轰然回应。

  (分割线)

  第九师团司令部。

  吉住良辅团着双臂站在作战地图旁边,低头看,可以清楚的看到参谋部的两个作战参谋已经在地图上标出了两个巨大的红色箭头,这两个红色箭头分别代表着步兵第七联队、步兵第三十五联队,一个指向天通路,一个指向武昌路。

  参谋长中川广站在旁边解说:“师团长,最多再过半小时,步兵第七联队以及步兵第三十五联队就可以到达指定区域了,另外就是,骑兵第九联队也已经坐火车到达松江了,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上海了,应该也能赶得上参加这一战。”

  “哟西。”吉住良辅欣然点头,又道,“有了骑兵联队,胜算就更大了。”

  说话间,影佐祯昭从隔壁通讯室打完电话匆匆走回来,然后顿首报告:“师团长,百老汇大厦派去驻守四行仓库的部队发来电报,四行仓库已经失守,驻守四行仓库的百老汇大厦特务三大队特别第四中队八百余人,全部战死,无一生还!”

  “纳尼?”吉住良辅闻言顿时表情一僵,然后缓缓脱下军帽。

  中川广和作战室里的几个作战参谋见状,也赶紧跟着脱军帽。

  吉住良辅微微转身,面向四行仓库方向,严肃的说道:“诸君,让我们给这些勇士鞠一个躬吧,他们虽然是中国人,却也算得勇士!”

  说完,吉住良辅便遥向着四行仓库深深鞠了一躬。

  中川广、影佐祯昭还有几个参谋也跟着深深鞠躬。

  鞠躬完了起身,吉住良辅又道:“影佐君,百老汇大厦的留守部队在全员战死之前,可曾把羁押在四行仓库内的国民军老兵给处决掉?”

  “师团长放心。”影佐祯昭顿首说,“已经全部处决了。”

  第九师团长参谋长中川广不太放心,又问了一句:“影佐君,不会出差错吧?”

  “绝对不会。”影佐祯昭摆了摆手,笃定的说道,“留守四行仓库的部队,除了特务三大队的特别四中队,我们中村机关也派了一个宪兵小组,这个宪兵小组既是为了监督百老汇大厦的特务三大队,同时也是为了担负起通信联络任务。”

  事实上,往特务机关派驻宪兵小组,是日本人的一贯做法。

  不仅是百老汇大厦有日本人的宪兵,在七十六号也一样有。

  影佐祯昭的言下之意,羁押四行仓库的国民军老兵遭到处决的消息,是中村机关派去四行仓库的宪兵小组发回的,所以消息绝对可靠,因为宪兵小组不可能被收买!既便是徐锐也不可能迫使宪兵小组发出假消息。

  只可惜,影佐祯昭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

  徐锐确实不可能迫使宪兵小组发出假消息,但是他有影子这个王牌卧底!早在影佐祯昭往四行仓库派出监视宪兵小组之后的第一时间,影子就已把宪兵小组的代号、密电码泄露给了徐锐知道,所以刘一鸣在到达四行仓库之后,就立刻把影佐祯昭派去的宪兵联络小组给杀掉了,之后冒充宪兵小组在跟影佐祯昭联络的,却是徐锐的人。

  听到影佐祯昭这么肯定的答复后,中川广也就彻底放心了。

  “哟西!”吉住良辅更是得意洋洋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时此刻,徐锐一定正对着四行仓库内,那满地的尸体在骂娘吧”

  中川广、影佐祯昭还有几个参谋便很凑趣的大笑起来。

  吉住良辅又说:“再接下来,巡捕营就应该向四川路方向突围了。”

  尽管吉住良辅说的信誓旦旦,表情也是十分笃定,但其实,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没别的,这次的对手可是徐锐啊,徐锐此人一贯就以诡计多端而著称,几乎没人能够猜到他的心思,如果这次被他给猜到了,那可真是开了先河了。

  单凭这,就足够吉住良辅在同僚面前吹嘘几年了,当然,如果能够逮着机会,一举将徐锐击杀在四川路桥,那就足够吉住良辅在同僚面前吹嘘一生!此外,帝国陆军大学的战术教科书上,也必定会浓墨重彩的写下,关于他吉住良辅的一笔。

  吉住良辅正忐忑不安时,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进来报告:“师团长,参谋长,前沿观察哨报告,巡捕营已经开始向东突围!”

  “哟西!”吉住良辅闻言用力握拳。

  “板载!”中川广和几个参谋更是大声欢呼起来。

  影佐祯昭也是兴奋的说:“徐锐终于还是入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