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长谷川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3章 长谷川清

“命令!”吉住良辅一拳砸在桌上,满脸狰狞的说,“海军陆战队之步兵第一、第二大队立刻让开正面,任由巡捕营往东突围,步兵第十九联队、步兵第三十六联队则加强攻势,给我紧紧咬住巡捕营,不要让他们远离!”

  “哈依!”中川广重重顿首,走进通讯处传达命令去了。

  片刻后,中川广便传达完了命令,重新回到了作战室里。

  又过了片刻,第九师团下属各个步兵联队及海军陆战队的战报就纷纷送到了。

  “报告,海军陆战队步兵第一大队、步兵第二大队已经让开,巡捕营正穿过阿拉白斯脱路向东突围!另,有巡捕营的零星小部队正从阿拉白斯脱路左右两侧的小巷渗透,海军陆战队岛田少佐请示,是否需要予以阻击?”

  “回复岛田少佐,不用去管他们!”

  “报告,巡捕营留守租界之部队已经倾巢而出,正向四川路桥以及二白渡桥两个方向发起连续猛攻,百老汇大厦报告,他们的压力非常大。”

  “告诉梁武义,不惜一切代价坚守住四川路桥以及二白渡桥,只要守住了桥头阵地,等这一战结束,我将会亲自出面替他向天皇陛下请功!我甚至于愿意亲自出面替他作担保,使他成为大日本帝国的正式公民!”

  “报告,海军特谴队山本少佐报告,二白渡桥阵地战事激烈,巡捕营出动了至少一个营的精锐部队,而且还有少量炮兵,不过,巡捕营之炮兵很快就遭到出云号巡洋舰之舰炮的压制,二白渡桥阵地没有什么问题。”

  “电告山本少佐,继续监控!”

  “报告,步兵第十九联队攻击受阻,巡捕营在占领四行仓库之后,迅速于四行仓库构筑了阻击阵地,并且以强劲的火力封锁了附近的街口,步兵第十九联队连续发动数次强攻,全都无功而返,反而伤亡了三百多名勇士。”

  “蠢货,简直就是蠢货!留守四行仓库的不过只是巡捕营的小股部队,其目的无非是为了拖延皇军,给巡捕营主力突围争取时间,电告人见秀三,让他不要理会四行仓库之敌,立刻率部绕过四行仓库,继续追击!”

  “报告,步兵第三十六联队在崇明路口遭到顽强阻击,进展不顺利!”

  “八嘎,电告胁坂次郎,不要与留守崇明路口之小股敌人过多纠缠,让他立刻率领部队绕过崇明路,从北侧继续对巡捕营保持压迫的态势!至少也要确保巡捕营不能投入全部兵力向四川路桥或二白渡桥发起进攻!”

  “报告,步兵第七联队报告,他们的前哨已经发现敌人,是否出击?”

  “不行!电告步兵第七联队,给我稳住,现在还不到他们出击的时候!”

  第九师团司令部的作战室内,这样的场面正在反复上演,吉住良辅不愧是从日本陆军大学里走出来的高材生,处变不惊,下达的命令更是条理清晰,招招直指巡捕营的要害,到了凌晨四点多,整个战局便完全落入到了吉住良辅的掌控之中。

  (分割线)

  问题是,事情真是这样的吗?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四行仓库底层的作战室里,徐锐也在不断下指令。

  早在行动开始前,徐锐就已经把他的司令部从新疆路口搬到四行仓库,吉住良辅和影佐祯昭不知道,被他们视为巡捕营“弃子”的四行仓库,事实上才是巡捕营的真正杀招,甚至于就连徐锐这个帝国死敌,也是隐藏在四行仓库之内!

  “报告,巡捕营三团正向四川路桥、二白渡桥持续发起进攻。”

  “报告,巡捕营一团已经退至北四川路,正从北边猛攻四川路桥。”

  “报告,巡捕营二团已经退至河南路口,现正沿着北苏州路往东推进。”

  “报告,从昨夜傍晚到今天凌晨二点钟,又有两千多名老兵前来归队!”

  “报告,百老汇大厦一大队已放弃新垃圾桥废墟,退守四川路口、二白渡路阵地与百老汇大厦二大队汇合。”

  “报告,百老汇大厦三大队已全体出动!”

  “报告,整个虹口区除交战区域外,其余各主要路口皆已处在百老汇大厦特务第三大队的控制之下!”

  各个部队的战报一条条的报上来,然后化为了地图上的一个个的标记。

  到了凌晨四时,徐锐再低头看去,只见地图上的形势已经变得很明朗,日军第九师团已经完全踏入了陷阱,即将要成为淞沪军分区砧板上的一块肥肉,可笑的是,吉住良辅和整个第九师团所有的鬼子,对此都还是懵然不知。

  徐锐掠了眼地图,扭头问石长庆:“外面的鬼子可有最新动静?”

  石长庆走到窗前往外观察了片刻,然后走回来说道:“火力比刚才又单薄了一些,看样子又有一部分小鬼子被调到别处去了,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四行仓库外面的鬼子兵,最多也就一个步兵中队了,甚至可能更少!”

  顿了顿,石长庆满怀希冀的问道:“司令员,是不是要反攻了?”

  “反攻,还早呢!”徐锐摇了摇头,又对旁边的冷铁锋使个眼色。

  冷铁锋心领神会,当即跟着徐锐走到了一边,石长庆很识趣的没有跟过去。

  走到无人僻静处,徐锐对冷铁锋说道:“老兵,你现在可以回去跟狼牙大队会合了,你千万记住了,一定要完好无损的夺取出云号巡洋舰,然后将出云号巡洋舰开到吴淞口最狭窄处给炸沉了,确保堵住吴淞口,确保不让吴淞外海的鬼子军舰开进来!”

  “知道。”冷铁锋点点头,又说道,“夺取军舰绝对没问题,我保证完成任务,不过要在几十条鬼子军舰的围追堵截下,将出云号巡洋舰开到吴淞口然后自沉,我怕够呛,毕竟,我们狼牙大队也没人会开军舰啊?”

  “嘿嘿,这个我早想到了。”徐锐嘿嘿一笑,又说,“我替你准备好了会开军舰的人,整整三百多个国民军海军的老兵,各个岗位都有,上了舰就能发挥作用,他们现在已经混入百老汇大厦特务三大队,所以你们只管夺舰便是!”

  冷铁锋狞笑着说:“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说完再敬了记礼,冷铁锋转身去了。

  (分割线)

  出云号巡洋舰上,长谷川清忽然从睡梦中被惊醒。

  就刚才,长谷川清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掉进海里,双腿被水草缠住,怎么挣扎都挣扎不脱,伸手摸向腰间想要拔刀时,却发现居然只剩刀鞘,军刀掉进了海底,然后长谷川清就感开始觉感到窒息,没办法呼吸。

  再然后,长谷川清就被死亡的恐惧绝猛然惊醒了。

  醒来后,长谷川清看了一眼墙上挂的时钟,时钟堪堪指向凌晨四点。

  船舱外,枪声以及爆炸声响成一片,显然,百老汇大厦的人和巡捕营的人仍然还在四川路桥及二白渡桥附近厮杀,这地可怜的中国人,居然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圣战大业,在他们自己的国土上自相残杀,真不知道应该感叹他们愚蠢呢,还是应该赞叹他们识时务?

  想到这,长谷川清便再也没有睡意,当下穿上军装戴上军帽,来到了舰桥上。

  舰桥上,值夜的几个鬼子军官看到长谷川清进来,便纷纷顿首见礼:“大将阁下!”

  长谷川清回过礼,然后径直走到了舷窗前,透过舷窗往下看,二白渡桥就在面前,巡捕营和百老汇大厦殊死争夺的战场也在附近不远。

  “大将阁下,请喝杯咖啡吧。”一个少佐以最快的速度冲泡了一杯咖啡并端过来。

  日本人其实很少喝咖啡,而喜欢喝茶,至少这个年代的日本人是这样,但是长谷川清是个例外,这老鬼子曾经在日本驻美大使馆当了三年驻外武官,在美国期间,他深深的迷上了咖啡这玩意,然后把这一风气带到了第三舰队。

  “哟西。”长谷川清欣然接过咖啡,轻呷了一口。

  “真是香哪。”长谷川清赞叹一声,又对刚才那个奉上咖啡的少佐说道,“板垣君,你可知道西方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喝咖啡吗?”

  名叫板垣的少佐答道:“因为咖啡味涩而苦,但是苦中又带着些许醇香,喝完之后还能够提神醒脑,使人长时间的保持专注力。”停顿了下,板垣少佐又说,“不过,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咖啡中含有******,能使人上瘾。”

  “索代斯奈。”长谷川清拍拍板垣少佐肩膀,笑着说道,“板垣君,看来你对咖啡已经很在研究了,不过你说的并不全面,事实上,咖啡一词来源于希腊语,意思是力量与热情,西方人崇尚力量与热情,所以才喜欢喝咖啡。”

  “索代斯。”板垣少佐点头说,“相比咖啡,茶饮就是谦谦君子。”

  “所以我们必须学着喝咖啡,因为咖啡终有一日将会取代茶饮。”长谷川清凝视着舷窗外璀璨的战场,又道,“正如西方文明终将取代东方文明,我们大日本帝国如果不能及早向西方文明看齐,也终将会被这个大时代所淘汰。”

  长谷川清侃侃而谈时,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人给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