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冲开血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5章 冲开血路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凌晨四点,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

  徐锐正在指挥部里图上作业时,忽然收到了冷铁锋的急电!

  在电报里,冷铁锋只向徐锐报告了一件事,说是他已经有了个更好、更有把握的偷袭日本海军的办法,不过需要徐锐配合。

  本来,按照徐锐的计划,巡捕营将会在百老汇大厦的配合之下,围绕着四川路桥、二白渡桥跟小鬼子打两天消耗战,然后发动四行仓库的伏兵,抄截鬼子身后,待鬼子撤退,再行出动所有归队的国民军老兵,正面碾压第九师团的防线。

  与此同时,冷铁锋将率领狼牙大队夺取出云号军舰,然后自沉在吴淞口的狭窄处,以堵塞黄浦江航道,阻止更多的鬼子军舰进入到黄浦江,支援日本陆军作战,可是,现在,随着冷铁锋的这封电报,计划却必须做出调整了。

  徐锐立刻让地瓜收拾好行李,动身离开。

  四行仓库外面虽然有鬼子的一个步兵中队负责封锁,但是,就凭鬼子的这个步兵中队要想困住徐锐,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徐锐和地瓜就借助飞索,从房顶上穿过了外围的鬼子封锁线,小鬼子虽然在地面上的每个路口设置了岗哨,但是对于头顶上方的空中,却根本没有设防,再加上又是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分,所以根本没发现。

  到了北苏州河路之后,那就没法再高来高去了,因为整个北苏州河路都变成了战场,到处都在打仗,到处都是人,就算是街道两侧的房顶,也都是中日两军潜伏起来的狙击手,所以根本就不具备飞索偷渡的条件。

  不过,这还是没难住徐锐和地瓜。

  不能从空中高来高去,还可以从地下钻来钻去。

  掀开下水道的阴井盖,徐锐和地瓜把口罩一戴,就兜头钻了进去。

  此时的上海,排水系统还不完善,涵洞不仅小,有时候还会中断,好在徐锐和地瓜早在之前就已经实地走过一遍,是的没错,徐锐和地瓜早就已经预选好线路,所以凭着记忆有惊无险的从地底下穿过了鬼子的封锁线。

  东方天际微微露出一丝鱼肚白时,徐锐终于赶到。

  徐锐赶到巡捕营一团的集结地后,便立刻将一团剩下的一千多官兵召集了起来,进行总攻前的最后动员,经过两昼夜的激战,一团已经减员了一多半,剩下的一千多人中,大多数也是身上带着伤,不过士气还是很高。

  因为徐锐的广播演讲,是面向整个上海的,不仅是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听了,正在战场上与鬼子殊死博杀的巡捕营官兵也都听到了,尤其是昨天傍晚梁一笑的那段广播,更是打动了几乎所有巡捕营官兵。

  正是因为这,巡捕营官兵的士气非常之高!

  既便眼下他们正被鬼子重重包围,既便局面十分不妙,他们也是依然士气高涨,依然对赢得最后的胜利充满信心!

  徐锐纵身跳上一辆卡车的引擎盖,一千多官兵便立刻聚集过来,一个个抬起头,用近乎狂热的眼神看着他们的司令员,在这些官兵中,有不少人其实还是第一次见到徐锐,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徐锐的崇拜。

  是的,崇拜,这些大兵狂热的崇拜着徐锐!

  自从巡捕营成立的那天起,巡捕营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他们感到无比振奋,在他们的印象中,还从来没一个长官,在面对洋人时,能够表现得像徐锐一样硬气、霸气!从来没一个长官,能让徐锐这样,激发他们的自豪感!

  总之一句话,跟着徐锐这样的长官,就把命搭上也值!

  徐锐叉着腰,迎着四周一双双狂热的眼神,大声说道:“弟兄们,你们听枪声,那是二团的弟兄正在跟鬼子殊死博杀,他们以胸膛顶着鬼子刺刀,却把整个后背留给我们,他们以不到半个团的人,却顶着鬼子一个师团,宁死也不肯后退,那是因为他们信任我们,信任我们一团一定能够冲开一条血路!”

  停顿了一下,徐锐大吼道:“弟兄们,二团的弟兄如此信任我们,那我们一团,能让他们失望吗?”

  “不能!”

  “不能!”

  “不能!”

  一千多官兵轰然回应,声浪直刺云霄。

  徐锐扬起右手,遥指前方的二白渡桥,声嘶力竭的喝道:“前面,看见那座桥没有,那座桥叫做二白渡桥,那里驻守了一伙鬼子,有没有信心干掉这伙鬼子,有没有信心拿下二白渡桥,有没有信心替二团的兄弟冲开一条撤退的血路?”

  “有!”

  “有!”

  “有!”

  一千多官兵再次大声回应。

  徐锐却犹嫌声音不够响亮,再次厉声喝问:“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一千多官兵便越发的大声怒吼起来,状如癫狂。

  徐锐停顿片刻,待一千多官兵的嚎叫声平息下来,然后把他就已经极其响亮的音量再一次的拔高,然后仰天大声咆哮:“弟兄们,给我冲上去,干掉那些小鬼子,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一千官兵跟着大声咆哮,气焰熏天。

  下一刻,徐锐从卡车前引擎盖跳下,从地瓜手中接过冲锋枪就往前冲。

  紧接着,一团的一千多官兵便紧跟在徐锐身后,嗷嗷叫着往二白渡桥方向猛冲过来,驻守在二白渡桥阵地的鬼子立刻紧张起来。

  (分割线)

  这时候,在第九师团司令部。

  “徐锐跑了?”吉住良辅皱眉道,“你们的眼线报告的?”

  就如影佐祯昭所说的,如果这次让徐锐给跑了,那么就算把巡捕营全歼了,也不能算是圆满,因为只要徐锐还在,巡捕营就随时都有可能死灰复燃,所以听到这话后,吉住良辅便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影佐祯昭摇了摇头说:“现在还不能肯定。”

  “不能肯定是什么意思?”中川广黑着脸问道。

  “中川君别急,是这样的。”影佐祯昭解释说,“我们中村机关、百老汇大厦甚至七十六号在巡捕营中都有潜伏的卧底,这些卧底虽然不能接触到核心机密,但是通过互相印证,推断徐锐的行踪还是可以办到的。”

  停顿了下,影佐祯昭又说:“综合三方眼线提供的线索,我们可以肯定,徐锐确实跟巡捕营的第一团、第二团在一起,也就是说,他人在苏州河北,而且他的司令部就在新疆路口附近的那一带,但是转移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传回。”

  吉住良辅说道:“这么说来,徐锐还真有可能提前逃走。”

  “这也正是我最为担心的。”影佐祯昭点了点头,又说,“徐锐此人不仅狡猾,而且还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的陪练教官,拥有远超常人的身手以及化妆、伪装、潜行等特战技能,如果他一个人逃跑的话,我们要想找到他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八嘎!”中川广狞声说,“难道就没有人能够收拾得了这家伙吗?”

  “当然是有的,小鹿原特战大队就是他们的天敌!”影佐祯昭沉声说道。

  “影佐君,你这说的不是废话么?”中川广没好气的说道,“小鹿原特战大队眼下正在远东战场配合关东军作战,就算插上翅膀也飞不过来。”

  “那就只能够寄希望于徐锐不会抛弃他的部队了。”影佐祯昭沉声说道,“不过,从徐锐的性格来判断,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不知道师团长还有中川君听说过没有?徐锐时常挂在嘴边的六个字,就是不抛弃,不放弃!”

  “报告!”影佐祯昭话音才刚落,副官河本亮太便匆匆进来。

  影佐祯昭挥了挥手,说:“河本君,什么事?”

  河本亮太哈依一声,说:“刚刚接到眼线急报,徐锐突然出现在北苏州河路阵地,并且给巡捕营一团做了热情洋溢的阵前演讲,眼下正率领巡捕营一团,向海军特谴队驻守的二白渡桥阵地发起猛攻,巡捕营的攻势很猛!”

  “纳尼?徐锐到了北苏州河路阵地?”

  “哟西,只要徐锐还没有逃跑就好,哈哈!”

  吉住良辅、影佐祯昭还有中川广闻言顿时大喜过望。

  吉住良辅又道:“中川君,传我命令,各步兵联队立刻发起总攻,山炮兵第九联队也不要再节省炮弹,立刻打完所有的储备炮弹!”说完之后停顿了下,吉住良辅又扭头对影佐祯昭说,“影佐君,请立刻转告百老汇大厦,让他们务必再坚持两小时,只要再坚持两小时,这一仗皇军就可以大获全胜了!”

  “哈依!”影佐祯昭和中川广同时顿首,然后转身去了。

  目送影佐祯昭和中川广两人的身影远去,吉住良辅嘿嘿一笑,又返身走到了作战地图之前,重新将目光落到地图上,地图上,两个作战参谋正根据战报,紧张的图上作业,将代表日军的红色箭头又往前推进了数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