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并肩作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7章 并肩作战

“杀!”山本一郎一声断喝,手起一刀刺向一名“巡捕营”士兵的腹部,锋利的刀刃瞬间剖开巡捕营士兵的皮肤以及薄薄的肌肉,然后穿透整个腹腔,最后从巡捕营士兵的背后透出,有殷红的血珠顺着刀尖滴落。

  “呃……啊!”巡捕营士兵便立刻惨烈的哀嚎起来。

  “西……内!”山本一郎却狰狞的一笑,双手发力猛然一绞。

  巡捕营士兵便越发惨烈的哀嚎起来,因为剧烈的疼爱,脸上的肌肉都变形了。

  但是下一刻,那个巡捕营官兵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一抹狰狞之色,然后双手抓着锋利的刀刃用力往里一带,山本一郎的军刀便大半把刺入他的身体,这一下,巡捕营官兵便跟山本一郎来了个面对面。

  山本一郎面露骇然之色,这个该死的中国人可真顽强!

  下一个霎那,那个巡捕营士兵又猛的探出双手,用力抱住了山本一郎的双臂,而且,这个巡捕营士兵抱的如此用力,就像是一道大铁箍,死死的箍住了山本一郎的双臂,山本一郎使劲的挣扎了下,竟然没能挣脱。

  紧接着,又一个巡捕营士兵冲到近前。

  “去死!”发现有机可趁,那个巡捕营士兵便立刻端着刺刀往山本一郎捅过来,山本一郎猛一侧身,勉强躲过这一刀,但是那巡捕营士兵明显打惯了乱战,一刀刺空之后,反手就是一枪托砸在山本一郎的脸上。

  山本一郎顷刻之间被砸了个七荤八素。

  片刻后,等到山本一郎再次回过神来,发现抱住他的那个巡捕营士兵仍未咽气,另一个巡捕营士兵却已经调整好姿势,又是一刀照着他的心窝猛刺了过来,而且,等山本一郎发现这个的时候,刺刀都快要捅到他的胸口了。

  山本一郎心下便立刻哀叹一声,完了。

  这一刀,正常情况下也未必能够躲开。

  更何况,他现在身上还挂着一个人哪!

  然而,就在山本一郎自忖必死的时候,耳畔却忽然响起当的一声轻响,急定睛看时,却看到一截刺刀忽然从斜刺里伸过来,一下就挡开了那个巡捕营士兵的刺刀,再扭头看时,山本一郎便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特务。

  那个百老汇大厦的特务只一刀,便挡开了巡捕营士的必杀一刀,再反手刺出第二刀,就把那个巡捕营士兵刺杀当场,看到这一幕,山本一郎兀自有些恍忽,他虽然也是个老兵,但却是海军,参加这样的白刃战还是第一次。

  死里逃生,山本一郎忽然感到双腿有些发软,然后噗嗵一声跌坐在地。

  坐地之后,山本一郎只感觉整个人都软软的,腿软、手软、身体也软,浑身上下一点劲儿都使不上来,甚至就连站起来也做不到,真是丢脸哪。

  那个百老汇大厦的特务赶紧蹲下身来,冲山本一郎说了句什么。

  山本一郎没听懂,只是茫然的看着他,不过这时候,一个穿着浸会大学学生制服的年轻人忽然间出现,及时的将那个特务的话转译过来:“太君,长官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山本一郎摆了摆手,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然而才刚坐起一半,便又腿一软颓然摔跌在地,一张脸便立刻臊红了。

  不过,让山本一郎稍感安慰的是,那个百老汇大厦的特务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糗态,而是端着刺刀,扑向了另一个巡捕营士兵,山本一朗便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百老汇大厦特务,以精湛的刺杀技术连续刺杀了好几个巡捕营士兵。

  不用多说,这个百老汇大厦的特务肯定就是冷铁锋了。

  冷铁锋早知道眼前的“巡捕营”官兵并非真正的巡捕营官兵,而只是青帮的流氓,这些流氓作恶多端,原本就是死有余辜,所以冷铁锋下起杀手来也是毫不手软,转眼之间,冷铁锋便已经连续捅死七八个青帮流氓。

  剩下的青帮流氓也被冷铁锋带来的狼牙队员给杀光了。

  为了灭口,三百多个青帮流氓,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这个时候,山本一郎终于是恢复过来了,上前问冷铁锋道:“你叫什么名字?”

  听完莫子辰的转译之后,冷铁锋继续装出汉奸的嘴脸,说:“回太君,我叫梁钢。”

  “原来是梁桑。”山本一郎拍了拍冷铁锋的肩膀,笑着说道,“这次多亏了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及时的赶到,阵地就失守了。”

  冷铁锋谄声说:“为皇军办差是应该的。”

  “哟西,你的忠诚大大的。”山本一郎听完转译,心情大好,言语间不仅对冷铁锋客气了许多,而且也比之前更尊重,显然,并肩作战的特殊经历,再加上刚才的救命之恩,已经使得山本一郎对冷铁锋另眼相看了。

  趁着巡捕营没有立刻发起进攻,山本一郎一边重新部署防御,一边对冷铁锋说道:“梁桑,你的刺杀技术不错,似乎练过?”

  “那是。”冷铁锋便不无得意的道,“我跟我们二少一块练的。”

  “二少?”山本一郎听完转译之后,满脸茫然,表示没听说过这人。

  冷铁锋便说道:“太君,我们二少就是梁武义,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

  “索嘎!”山本一郎闻言恍然大悟,接着说道,“我倒是忘了,你也姓梁。”

  几句闲聊下来,两人就熟络了许多,趁着搬沙包的间隙,冷铁知对着冒充浸会大学学生的莫子辰使个眼色。

  莫子辰心领神会,当即对山本说道:“太君,我们的兵力已经严重不足,如不及时补充兵力、增强实力的话,怕是很难挡住巡捕营的下一波进攻了,所以长官问你,是不是再从特务二大队调些人过来?”

  山本一郎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冷铁锋当即哈依一声,让钻山豹回去把由三百多个海军老兵组成的队伍拉了过来,到了这个时候,冷铁锋对出云号巡洋舰、乃至整个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袭击计划,已经圆满的进入到了最后一个环节,现在就只差临门一哆嗦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第九师团司令部。

  吉住良辅此刻却正在大发雷霆,因为第九师团各个联队的进攻非常不顺!

  明明巡捕营主力已经被压缩在了苏州河北的一小片区域内,第九师团的攻击箭头只要再往前推进少许,最多再推进五百米,就能将巡捕营主力歼灭了,但就是这最后五百米,却怎么也推不进去,第九师团的四个步兵联队,猛攻了两个多小时,竟不得寸进!

  而更令吉住良辅无比恼火的是,步兵第三十五联队甚至还被打了个反击!

  “八嘎牙鲁,一群蠢猪,蠢猪,简直就是一群蠢猪!”吉住良辅挥舞着胳膊,发出阵阵声东击西的咆哮,“四个步兵联队,整整四个步兵联队,就算步兵第七联队和步兵第三十五联队没满员,那也至少有十个步兵大队吧!”

  顿了顿,吉住良辅又愤怒的大声咆哮:“整整十个步兵大队,兵力几乎五倍于被围困的巡捕营残部,而且巡捕营已经连续作战超过了两个昼夜,就这样,整整两个小时,不能往前进半步不说,居然还被人家打了一个反击!丢人,简直丢死个人!大日本皇军的脸面都被我们给丢尽了!”

  中川广说道:“师团长,这毕竟是巷战,兵力优势难以发挥……”

  中川广说的是事实,巷战跟野战不一样,兵力优势并不是绝对的。

  但是吉住良辅根本不认可,大声咆哮道:“不要给自己找什么理由,大日本皇军什么时候沦到要为自己的无能找理由?不管怎么说,第九师团都是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绝不能无耻到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而去找什么理由!”

  “哈依!”中川广重重顿闭,乖乖闭上了嘴巴。

  吉住良辅的目光重新回到了作战地图上,从地图上看,苏州河北代表日军的四个红色的箭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往前推进,但是在苏州河南,代表巡捕营的四个蓝色箭头却仍在不停的往前推进,就刚才,两个作战参谋又用蓝色铅笔在地图重新画了四个蓝色箭头,相比之前的四个箭头,这四个箭头又往前推进了至少一厘米。

  尤其是绘制在二白渡桥南北两侧的那两个蓝色箭头,都已经快要顶在一起了!

  这也意味着,正从南北两个方向朝二白渡桥发起攻击的巡捕营部队,就快要会合了,一旦他们胜利会合,也就意味着二白渡桥这条生命交通线已被巡捕营打通,也就意味着第九师团已经输掉这次战役。

  所以说,无论如何也要抢在二白渡桥失守之前,歼灭苏州河北的巡捕营主力!

  当下吉住良辅把目光转向影佐祯昭,沉声问道:“影佐君,请您再次确认一下,百老汇大厦在二白渡桥最多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师团长,卑职刚才已经确认过了。”影佐祯昭不假思索的回答说,“百老汇大厦在二白渡桥最多还能坚持一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