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 全线出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8章 全线出击

“一个小时?”吉住良辅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指向上午十时,当下扭头对影佐祯昭说道,“影佐君,请你转告梁武义,让他们百老汇大厦无论如何也要守住二白渡桥及四川路桥至少两个小时!”

  影佐祯昭有些为难的说:“师团长,你之前要求百老汇大厦的人坚守两小时,可是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在四川路桥和二白渡坚守了将近四个小时,现在,你却又要他们再坚守至少两个小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这话……”

  吉住良辅闻言老脸一红,低声说:“影佐君,拜托了!”

  说完了,吉住良辅还真的向着影佐祯昭深深鞠了一躬。

  “好吧。”影佐祯昭无奈,只能顿首说,“卑职会尽量跟梁桑说明利害,卑职也相信梁桑一定会全力照办,不过师团长,这恐怕是最后一次延时了。”

  “影佐君放心。”吉住良辅信誓旦旦的说,“绝不会有第三次了!”

  “哈依!”影佐祯昭向着吉住良辅重重一顿首,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目送影佐祯昭的身影离去,吉住良辅的脸色顷刻之间就阴沉下来,对耷拉着脑袋站在身边的中川广说道:“中川君,你立刻动身去天通路,亲自坐镇指挥步兵第十九联队,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突破巡捕营防线,否则就让人见秀三那个蠢货切腹以谢吧。”

  “哈依!”中川广重重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分割线)

  武昌路,巷战战场。

  隔着中间的一条街,躲在对面的教堂塔楼上的地瓜连续向这边的徐锐和小桃红,打出一连串的手语:从底下大街上过来的鬼子有四十八人,两挺歪把子机枪,两门掷弹筒,还有一挺九二式重机枪,此外还有一门82mm口径迫击炮。

  徐锐回过头,用手语快速的给小桃红下达命令:你负责压制机枪!

  小桃红立刻冲徐锐比了下大拇指,意思是说她已经收到,下一刻,徐锐便一个转身从藏身的洋楼天台倒翻下去,来到了地面。

  来到墙角的拐角后,徐锐并没有贸然探头去看,而是从挎包里摸出一面小镜子,小镜子上带有一块磁铁,往刺刀刀尖上一搭,便牢牢吸住,然后徐锐才拿刺刀挑着小镜子,从墙角的拐角后面探出,去观察对面的鬼子。

  观察了片刻,徐锐记住了前面几个鬼子的走位,然后将刺刀收回。

  下一个霎那,徐锐便一个箭步从拐角后面跳出,几乎是在跳出拐角的第一时间,徐锐便已经扣下了扳机,手中端着的汤姆森冲锋枪便立刻猛烈开火,一下将走在前面的几个鬼子摞倒在地,五十米的距离,冲锋枪命中率完全有保证。

  徐锐在空中停留的时间也就一秒,等到后面的鬼子反应过来,举起枪准备射击,徐锐早已经一头摔进一条水沟,然后顺着水沟顺势再一滚,整个身影便立刻隐入了街边一栋已经被炸塌了一半的小楼里边。

  这时候,后面跟进的四十多个鬼子才刚刚举枪,再后面跟进的两挺歪把子机枪,还有那挺九二式重机枪也迅速的架设了起来,刚准备射击,大街右侧那栋三层洋房的天台上便显出了小桃红的倩影,只听叭叭两声枪响,两个鬼子机枪手便已经毙命当场,而且两人全部都是眉心部位中弹,一枪爆头。

  剩下的鬼子听到枪声,本能的抬头举枪去找小桃红。

  然而还没等他们找到,躲在大街左侧的地瓜也从藏身的天台上面站起身,端起冲锋枪对着下面毫无防备的小鬼子就是一个长点射,一转眼之间,又有六七个鬼子倒在血泊中,剩下的小鬼子被打得有些发懵,却还是在本能的驱使下转身,寻找目标。

  再下一刻,事先藏身在街道两侧民房以及废墟中的二十多个老兵便纷纷跳起身来,二十多枝冲锋枪和两挺勃朗宁轻机枪猛烈开火,顷刻之间将密集的弹雨倾泄到了鬼子身上,剩下的三十多个鬼子便立刻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相比野战,巷战更加考验双方将士的单兵战斗力以及各自指挥官的战术指挥能力,火力以及兵力的因素却反而不是那么重要,而在单兵战斗力以及指挥官的战术指挥能力上,徐锐和国民军老兵足可以秒杀对面的鬼子。

  前后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鬼子的一个步兵小队就已经报销了。

  “打扫战场!”徐锐一挥手,二十多个老兵便立刻反手拔出刺刀,然后虎狼般扑向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鬼子,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不由分说先照着心窝子就是一刺刀,偶尔也有几个装死的鬼子,却无一例外都让巡捕营老兵给干掉了。

  地瓜走过来,邀功似的说:“司令员,又干掉一个小队!”

  徐锐没理会地瓜,只是闭着眼睛将六识开到最大,全神贯注的聆听对面动静。

  蓦然之间,徐锐睁开眼睛,沉声说道:“小鬼子正在大规模集结,看样子要总攻!”

  “小鬼子要总攻?”地瓜闻言顿时神情一凝,沉声说,“那咱们可得早些做好准备。”

  “不用了!”徐锐却摆摆手,回头对小桃红说,“小桃红,立刻给各部队发报,命令各部立刻全线出击,是时候给小鬼子致命一击了!”

  (分割线)

  四行仓库。

  “吃饭了,吃饭了。”两个伙夫挑着两大桶热腾腾的稀饭,还有两大箩筐大肉包子,兴冲冲的走进零一号囚室。

  囚室里的五十多个老兵便立刻围了上来。

  吕德明冲过来一把就抓起四个大肉包子,撩起衣服兜住了,又伸手往箩筐里再抓了三个大肉包子,旁边的伙夫便立刻笑着说:“不急,不急,包子有的是,管够!”

  吕德明却根本没理,将三个肉包子扔进衣服下摆翻起的衣兜里,然后又往箩筐里抓了两个大包子,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角落,坐下来慢慢吃。

  王嘉庚就比吕德明要斯文得多了,只拿了两个包子在那慢慢吃。

  “你小子,饿死鬼投胎啊?”王嘉庚笑骂了一句,事实上,自从他们被关进四行仓库之后,伙食方面一直没有被亏待,基本上每顿都能吃饱,偶尔也会有肉包子甚至猪肉白菜炖粉条子这样的好吃食,可吕德明却还是本性难改。

  事实上,当兵的大多都是这德性,都是在部队里练出来的。

  在部队,手快有,手慢无,你要是手不快,汤都捞不着喝。

  吕德明咧嘴一笑,继续专心吃他的肉包子,就这一会功夫,五个包子已经下去,一对铜铃似的牛眼,却再次瞟向那边装肉包子的箩筐,不过遗憾的是,那两只大箩筐早已经是空空如也,一只包子都没有剩下了。

  吕德明吃得正欢,外面却突然响起急促的哨声,是集结哨。

  听到集结哨声后,正在吃饭的老兵们便条件反射般站起身,再然后却有些迟疑,因为他们之前接到的命令是,安心在囚室里蒙头睡觉,所以不确定是否应该到外面去集结,要知道外面可是有鬼子围着,出去集结会不会暴露了?

  这时候,巡捕营的一个老兵忽然间冲进来,扯开嗓子怒吼:“******还吃包子,赶紧的出去领枪、领子弹,然后集合,集合了!”

  王嘉庚、吕德明还有五十多个老兵这才如梦方醒。

  下一刻,王嘉庚、吕德明和五十多个老兵便立刻往外面冲,一出大门,他们便看到四行仓库外面的空地上已经堆满了武器装备,一色的汤姆森冲锋枪,还有弹夹,看到这么多冲锋枪还有弹夹,这些国民军老兵的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

  “我的!”

  “这是我的!”

  “我的冲锋枪!”

  “谁都不许跟我抢!”

  王嘉庚、吕德明还有五十多个老兵便一拥而上,迅速捡起一枝冲锋枪,又拿起一件插满六个弹夹的弹衣,以最快的速度穿身上,几乎同时,一楼另外十几间囚室里的老兵也争先恐后的冲出来,拿枪拿弹夹,再然后集结。

  紧接着,被关在二楼的老兵也下来。

  再然后,是三楼还有四楼、五楼、六楼的老兵。

  老兵就是老兵,训练有素,前后还不到五分钟,三千多个老兵已经全部领取到了武器弹药并且完成了集结。

  部队集结完成,坐在旁边的石长庆才从警卫员手中接过钢盔扣在头上,然后起身走到了三千老兵的队列前,这三千老兵虽然不认识石长庆,但是也大约能够猜到,这个人必然就是他们的最高长官了,当下齐刷刷收脚,立正。

  石长庆冷浚的目光从队列前掠过,喝道:“王嘉庚、吕德明、傅德生!”

  王嘉庚、吕德明还有另外一个被叫到名字的老兵便上前一步,大声应有。

  石长庆的目光落在三人脸上,沉声喝道:“我现在,正式委任你们三个为营长,我只给你们五分钟,五分钟之内将这里的所有老兵给我整顿好,编成三个加强营。”

  “是!”王嘉庚、吕德明和傅德生轰然应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