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危在旦夕-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09章 危在旦夕

几乎同时,租界中区。

  谢元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座临时征用的仓库里,这座仓库原本是满清政府时,上海海关的粮仓,所以占地面积极广,后来租界一再的拓展,把这一带圈占进去,这座仓库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租界当局的产业。

  不过现在,这座仓库却又被巡捕营给征用了。

  巡捕营之所以租借这座仓库,是用来藏兵的。

  自从徐锐发表广播演讲之后,尤其是在梁一笑播出老兵王狗剩的访谈之后,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深受感染,他们的那颗原本已经冰冷的心再次变得炽热,然后就如雨丝汇入大河般从租界的各个角落赶过来归队。

  到了现在,归队的国民军老兵已经超过了六千人!

  跟四行仓库不同,隐藏在这个仓库里的老兵在归队之后就迅速完成了整编,到现在已经编成了三个团,也就是说,继一团、二团及三团之后,淞沪军分区的第一旅又有了四团、五团以及六团了,说是个旅,其实已经是一个甲种师了!

  而谢元现在名义上还是个旅长,实际上过的却是师长的日子了!

  走进仓库大门后,谢元便让叶铭吹响了集结哨声,哨子声一响,正在各间库房里休息待命的老兵便立刻蜂拥而出。

  这时候,正好有一架日本海军的侦察机从仓库上空掠过。

  驾驶侦察机的鬼子飞行员无意中低头往下一扫,然后整个人就愣在那里!

  底下原本是个大仓库,这个鬼子飞行是知道的,因为他从这里飞过已经不只一次了,但以往的时候,这个仓库是空的,但是今天,他却突然间发现,从底下那一排排、一间间的仓房里居然涌出了黑压压的人流!

  那情形,就像是外出觅食的蚂蚁,先是几只汇聚成一群,然后集聚成一束,再然后汇聚成为一大片,等到鬼子侦察机绕个圈,降低飞行高认并且再次飞行仓库上空时,却发现仓库前方的空地上已经插满了人影,而且,这些人赫然都是军人!

  “八嘎!”鬼子飞行员的眼睛立刻瞪大,哪来这么多军人?

  (分割线)

  在四行仓库。

  五分钟之后,三千老兵迅速完成了整顿,王嘉庚、吕德明还有傅德生各自委任了手下连长、排长、班长,这些连长、排长、班长在到任之后,又第一时间给自己找了个副手,基层的班长和班副又迅速记住本班每个老兵的名字及形象。

  这样一来效率就大大的提升了,因为营长只需要记住连长,连长只需要记住排长,排长只需要记住班长,班长也只需要记住手下的十几个人。

  所以五分钟不到,三千多老兵就迅速完成了整顿。

  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这种整顿是十分粗糙的,仅能勉强实现有效的战术指挥,若要想达到如臂使指的那种程度,那是不可能的!好在这都是老兵,只要实现了有效指挥,战斗力就至少可以发挥出六七成!

  既便只有六七成战斗力,那也是足够了!

  因为外面的鬼子,已经跟巡捕营的一团、二团恶战了将近两个昼夜,但是这三千多个老兵却一直在养精蓄锐,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觉,而且被关在囚笼里好几天,一个个不仅精力充沛,而且全都憋坏了,早就想找个地方撒欢!

  王嘉庚三个营长跑步回到石长庆的面前。

  “报告团长,四营集合完毕,请您训示!”

  “报告团长,五营集合完毕,请您训示!”

  “报告团长,六营集合完毕,请您训示!”

  编制全乱了,淞沪军分区的一旅有了六个团,石长庆的一团更有了六个营,这他娘的哪还是一个团,根本就是一个旅了!

  石长庆没说半句多余的废话,举起手中的汤姆森冲锋,咔嚓一声拉上枪栓,然后扯开嗓子声嘶力竭的仰天长嗥:“弟兄们,跟我捅小鬼子腚眼去,杀!”

  说完了,石长庆兜头就往外冲,空地上完成集结的三千多老兵便纷纷转身,就如决了堤的涛涛洪流,跟在石长庆身后杀向了外面的鬼子,四行仓库外,留下来监视四行仓库的那个鬼子中队原本就已经被一团一营打得快招架不住,这时候,石长庆带着三个加强营三千多老兵一加进来,鬼子立刻兵败如山倒!

  (分割线)

  在虹口,顺着西藏路一直往北,就是第九师团司令部。

  这时候,鬼子第九师团的师团长吉住良辅,正在司令部等着前线传回捷报。

  尽管第九师团的进攻非常不顺,但是吉住良辅并没有丧失信心,对于胜利,这老鬼子仍然充满信心,得承认,吉住良辅并非盲目乐观,而是确实有底气的,因为被困在苏州河北岸的巡捕营主力已经激战了两个昼夜,到现在已经筋疲力尽。

  第九师团虽然也打了两个昼夜,但是胜在兵多,可以轮流休息,所以从体力以及精力上第九师团占据着优势,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两个昼夜激战下来,巡捕营的弹药储备已经所剩无几了,这一点,可以从巡捕营逐渐稀疏的火力可以判断出来。

  正是基于以上这几天迹象,吉住良辅才敢肯定巡捕营绝对撑不过两小时!

  此时,距离吉住良辅下达总攻命令已经过去半小时,算算时间,中川广这会应该已经赶到武昌路,想必也已经把他的命令亲口转述给人见秀三,人见秀三这个蠢货,如果不想切腹自尽的话,就必须得得拼命了。

  毕竟,同样是死,切腹自尽跟战死沙场也是不同的。

  切腹自尽仅仅只能够保住作为一名军人的基本声誉,而战死沙场却是可以获得帝国烈士的称号的,当然,如果最后没能突破巡捕营防线,并且也不肯切腹自尽的话,那么等着人见秀三的只能是被送上军事法庭。

  所以,吉住良辅非常确信,人见秀三一定会拼命的。

  所以,吉住良辅非常确信,很快就会有捷报传回来。

  时间,在等待中悄然流逝,抬头看看墙上挂的时钟,时针已经堪堪指向十一点。

  再有半个小时就吃中饭了,最好能在中饭之前有捷报传回来,吉住良辅心想道。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影佐祯昭却忽然铁青着脸走进来,顿首报告说:“师团长,海军航空兵报告,他们在租界中区的一处废弃粮仓发现有大量中国兵正在集结!既便是保守估计,中国兵的数量也肯定超过一个旅,六千人!”

  “纳尼?租界中区?大量中国兵?至少一个旅六千人?”吉住良辅闻言,目光瞬间变得呆滞,满脸的难以置信。

  “哈依!”影佐祯昭重重顿首说,“至少一个旅六千人!”

  “八嘎!”好半晌后,吉住良辅才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然后打了一个冷颤,迅速转身走到了摸拟沙盘边,头也不回的问影佐祯昭,“影佐君,这个粮仓在在什么位置?”

  “就在租界中区跟西区的交界处。”影佐祯昭大步过来,迅速从地图上找到粮仓,并指给吉住良辅,吉住良辅看清楚了这处废弃粮仓的方位之后,一颗心便立刻开始往下沉,因为从这处废弃粮仓到四川路桥、二白渡桥只有不到两公里远!

  两公里,争行军也就是八九分钟,可以说是转眼即至!

  “完了!”吉住良辅踉跄了一下,颓然说道,“再想歼灭巡捕营主力怕是不可能了。”

  确实不可能了,因为这群突然间冒出来的中国兵可以在一刻钟之内赶到二白渡桥,有了这一个旅六千多中国兵加入,原本就已经筋疲力尽的百老汇大厦就绝无可能继续得住,溃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百老汇大厦一溃败,四川路桥和二白渡桥一旦被打通,被困在苏州河北岸的巡捕营主力也就可以顺利撤往南岸。

  想到大好局面毁于一旦,吉住良辅便感到无边无际的愤怒!

  “影佐君!”吉住良辅霍然转身,恶狠狠的瞪着影佐祯昭,厉声问道,“你们中村机关还有七十六号又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巡捕营偷偷在废弃仓库集结了六千多军队,你们却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你们这群白痴,你们这群蠢猪,蠢猪!”

  “哈依!”影佐祯昭满脸的羞愧,一句辩解的话都不敢说。

  这件事,确实是他们中村机关失职,而且是极其严重的失职。

  影佐祯昭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只派人监控住了巡捕营的驻地,却没有对整个租界实施全面监控!正因为他的疏忽,才给了对方上演瞒天过海好戏的机会,可惜,这时候后悔却是来不及了。

  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手,但这话没法说。

  “影佐,你们中村机关必须为这次战役的失利负全责!”

  吉住良辅挥舞着胳膊,声嘶力竭的冲着影佐祯昭大声咆哮。

  可怜的吉住良辅,都到了这个时候,都还在为无法全歼巡捕营的主力而感到遗憾,却是不知道,他的整个第九师团、甚至就连他自己都已经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