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攻陷司令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13章 攻陷司令部

山本一郎回到出云号巡洋舰之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舰桥。

  “大将阁下!”山本一郎重重顿首,对长谷川清说道,“请您下令把百老汇大厦的残兵也接应上来吧,要不然他们会被杀光的。”

  长谷川清只是蹙着眉头看着窗外,沉声说:“山本君,你同情他们?”

  “哈依!”山本一郎重重顿首,又说道,“不管怎么样,百老汇大厦都是皇军最忠诚的朋友,这一次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圣战,他们已经拼尽了全力,现在他们被巡捕营围困在外滩公园,覆灭在即,我们若海见死不救,难免让人寒心。”

  停顿了下,山本一郎又接着说道:“我们不能不担心,这一消息传开之后,还会不会有人如百老汇大厦这般对帝国死心塌地?还有,这一事件是否会对南京的皇协军、乃至整个维新政府的官员,产生负面影响?”

  长谷川清忽然回头看着山本一郎,嘴角绽起一抹嘲弄之色。

  好半晌后,长谷川清才揶揄的说:“山本君,如果是不认识的,还以为你是海军大臣或者至少也是海军次长呢,而绝不会相信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作战参谋,你刚才所考虑的这些问题,似乎不是一个少佐应该考虑的呢?”

  “哈依。”山本一郎的脸立刻红了,顿首说,“卑职冒昧了。”

  “冒昧?山本君你言重了。”长谷川清哈哈一笑,似乎有替山本一郎开脱的意思,但是下一刻,却是话锋一转又说道,“你这又何止是冒昧?你这简直就是在教训,教训我这个舰队司令官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

  “大将阁下!”山本一郎的冷汗立刻下来了。

  长谷川清却闷哼一声,说:“滚下去休息吧!”

  “哈依!”山本一郎一顿首,灰溜溜的下去了。

  目送山本一郎的身影离开,长谷川清招招手,示意副官上前。

  待副官走到面前,长谷川清才问道:“北条君,立刻致电第九师团司令部,问他们还有没有逆转战局的可能?”

  “哈依!”

  (分割线)

  与此同时,第九师团司令部。

  巡捕营已经攻破了外围防线,突入到了大楼内部,正与第九师团司令部的警卫部队以及参谋的参谋人员们展开逐屋巷战,或者说的更确切些,第九师团司令部的残余人员已经被压缩在了以作战室为核心的几间互相打通了的房间之内,正在负隅顽抗。

  出现这样的结果一点不奇怪,要知道前来进攻鬼子司令部的巡捕营足有一个加强营,一千多个老兵,而且全都是经历过淞沪会战洗礼的老兵,巷战经验极其丰富!而守卫司令部的鬼子不仅只有一百多人,而且都是后备预或者预备役。

  更何况,石长庆还为鬼子司令部准备了两门战防炮!

  在用战防炮轰开鬼子司令部大楼的一楼侧墙之后,鬼子司令部的沦陷,也就无可避免的进入到了倒计时,剩下的唯一悬念就是鬼子能坚持多久?

  中川广已经意识到坚持不了太久了,所以这会正带人在烧毁文件。

  “赶紧把那边柜子里的文件拿过来,统统都烧掉,一份都不要留!”

  “还有那面天皇陛下御赐的旭日旗,也赶紧烧掉,哦不,把所有能够找到的旗帜全都收集起来,统统烧掉,全烧掉!”

  “你们几个蠢货在干吗,我让你们把文件搬过来,快点!”

  中川广正在心急火燎的带人烧文件,冷不丁一个身影闯了进不。

  “滚开,不要挡着我道!”中川广想也没想,伸手就想把人推开,不过手刚伸出去,才发现闯进来的居然是第九师团的师团长吉住良辅,当下手便僵在空中,有些意外的说道,“师团长,你怎么……又回来了?”

  中川广还以为吉住良辅已经跑了呢。

  吉住良辅的脸便立刻黑下来,他何尝想留下?问题是出不去啊!他带着副官和几个勤务兵都到了后门,眼看就要溜走了,可最后却还是让巡捕营赶回来了,而且他们几个缩回司令部时,巡捕营都已经突破了正门,正与司令部的警卫部队逐屋巷战,他们几个还是费了好大的波折才终于撤回到作战室这边。

  而且在撤退路上,副官也被打死了。

  八个勤务兵也被打死了六个,吉住良辅都差点中弹!

  “先不说这些了。”吉住良辅有些惊魂未定的摆摆手,喘息着问道,“司令部现在还剩下多少警卫人员?大概还能坚守多长时间?”

  中川广顿首答道:“算上参谋人员,大概还剩百余人,坚守两个……一个……坚守半个小时应该是没有问题,对,半个小时。”

  中川广原本还想说坚守两个小时,可是一想到刚才那么快大门口就失守了,就立刻改口变成了半个小时,事实上,他觉得半个小时都够呛,不出意外的话,一刻钟后,司令部就该失守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急着烧毁所有的文件。

  “八嘎牙鲁!”吉住良辅咒骂一声,满脸狰狞的问道,“就没一个联队回援?”

  中川广连记顿首答道:“师团长,步兵第三十五联队还有步兵第七联队都回援了,不过他们在回援路上遭到了巡捕营的伏击,损失惨重,所以又撤回去了。”

  吉住良辅的脸上便立刻流露出绝望之色,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里?

  这时候,影佐祯昭忽然匆匆进来,看到吉住良辅也在,赶紧顿首见礼。

  吉住良辅跟没看到影佐祯昭似的,只是盯着作战室墙上的那面还没来得及扯下来的旭日旗发愣,也不知道在脑子里想些什么。

  影佐祯昭便也不再理会吉住良辅,对中川说:“中川君,海军刚刚发来电报询问,还没有逆转战局的可能?”

  “还有没有逆转战局的可能?”中川广苦笑笑,反问道,“影佐君,不如你说说,战局还有没有逆转可能?”

  影佐祯昭哑然,因为这根本就是毫无疑问的。

  直到现在为止,日军方面甚至都还没有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四行仓库里的那几千巡捕营是怎么冒出来的,也不知道租界中区的那几千巡捕营是哪来的?他们甚至都不确定还会不会有更多的巡捕营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还怎么逆转战局?

  “明白了!”影佐祯昭叹息一声,转身去了。

  影佐祯昭刚刚离开,门外陡然响起轰的一声爆炸,遂即巨大的烟尘便从作战室的大门口猛烈的涌进来,跟着烟尘一起进来的,还有两具尸体,却是司令部的两名警卫,整个****还有面部都已经被手雷的破片炸成了花。

  吉住良辅、中川广还有作战室里的十几个参谋便立刻被烟尘呛得咳嗽起来。

  中川广再顾不上焚毁文件,反手拔出南部式手枪,点了几个作战参谋喝道:“你们几个跟我来,守住大门!你们几个,保护师团长!快快滴!”

  七八个作战参谋哈依一声,纷纷拔出南部式手枪,跟着中川广涌到大门口,剩下的几个作战参谋则冲上前,护在了吉住良辅的面前,这时候,作战室外面却突然之间极其反常的沉寂下来,不见枪声,也听不见爆炸声。

  然而越是这样,作战室的十几个鬼子却越是紧张。

  包括吉住良辅、中川广在内,十几个鬼子大气都不敢喘,死死的盯着门外。

  过了大约十秒,前方烟尘中忽然响起一阵骨碌碌的声响,紧接着,一颗正往外呲呲冒烟的手雷便滚了进来,而且正好停在了中川广的眼面前。

  中川广的瞳孔瞬间急剧收缩,喊了一声八嘎,翻身就想卧倒在地。

  却是来不及了,不等中川广卧倒,手雷便已经轰的炸了,紧接着,耀眼的红光就把整个作战室给完全充满,再接着就是爆炸产生的气浪席卷了一切,将中川广还有距离他最近的两个作战参谋掀翻在地上,中川广更是直接被炸死。

  剩下的七八个参谋受到了惊吓,本能的开枪,对着门外猛烈射击。

  但是门外却再一次恢复了死寂,七八个参谋也纷纷停止射击,只有一个年轻的参谋因为过度紧张,打完一个弹夹后还在那里连续扣扳机,枪机便连续发出壳壳壳的空仓声,旁边一个年长的作战参谋便立刻扇了他一个耳光,将他打懵在那里。

  又过了片刻,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而且说的是日语:“里边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继续顽抗只能是死路一条!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我们就保证你们安全,也一定保证你们的人权,绝不会羞辱你们!”

  剩下的七八个参谋面面相觑,神情狰狞。

  吉住良辅也是彻底的绝望了,当下反手拔出军刀,又以双手握住军刀中间位置,然后倒转过来拿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腹部,到这时候,吉住良辅也已经看明白了,再想逃出生天已经绝无可能,如果不想当俘虏的话,就只能切腹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