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接应上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14章 接应上舰

作战室里,剩下的七八个作战参谋全都直勾勾的看着吉住良辅,没有一个有上前制止的意思。

  绝大多数小鬼子都已经被军国主义思想洗脑,而且军衔越低的鬼子越狂热,所以对于这些个从陆士甚至陆大出来的年轻鬼子而言,吉住良辅在这个时候选择切腹自杀,可以说是最完美不过的军人归宿。

  这些鬼子参谋全都狂热的认为,第九师团早就应该有将军玉碎在战场上了,这样才更能够体现出第九师团的勇略以及无畏,所以,剩下的七八个作战参谋非但不阻止,反而眼巴巴的等着吉住良辅切腹。

  可是吉住良辅拿刀尖对着腹部,却迟迟下不去手。

  前面说过,越是军衔低的鬼子,被洗脑越是彻底,就越是狂热,但是军衔越高的鬼子却越是清楚事物的本质,到了大佐这个级别,就基本上明白中日战争是怎么回事,就不会再傻到真的想要为国捐躯,为天皇玉碎。

  吉住良辅的军衔已经是中将了,在整个日军系统,可以说已经处于金字塔的顶端,美人还有权势,还有地位,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唾手可得,所以他只要活着,就能够享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都享受不到的美好事物。

  所以这种情形下,你让吉住良辅如何下得去这手?要知道这一刀下去,他的整个世界都将陷于一片枯寂之中,他的一切就都结束了,所有的一切,美人还有权势,还有地位,都将与他再没有任何关系。

  “师团长,你还在等什么?”

  看到吉住良辅迟迟没下手,有个参谋便忍不住催促了。

  吉住良辅从几个作战参谋的眼神中看出了嘲弄和失望,心下也是羞愤,当下一咬牙一闭眼就握紧军刀使劲的往里一带,然后腹部便感到一阵剧疼,再低头去看时,便看到一团殷红的血渍已经从呢子军装里渗出。

  看到血渍,吉住良辅那双原本充满力量的双臂便立刻又软了,军刀在刺进表皮大约一寸之后便顿住了,看到吉住良辅又停下来,最后剩下的七八作战参谋便纷纷摇头叹息,然后又纷纷拔出军刀,准备切腹自杀。

  这些年轻的小鬼子就比吉住良辅决绝多了,一旦打定了主意,就再也不会犹豫,只听噗噗噗几声轻响,那七八小鬼子便已经不约而同的将军刀刺进了自己的腹部,其中两个小鬼子甚至还咬着牙,使劲的绞了下,在自己腹部切开了一个十字图标。

  看着这血腥又无比残酷的一幕,吉住良辅又是羞愧又是沮丧。

  再然后,王嘉庚就带着十几个老兵冲进来,王嘉庚冲进来时,一眼就看到一个身穿中将军装的老鬼子跪在地上,双手紧握着军刀摆出了切腹自杀的姿势,在老鬼子的身边,七八个年轻鬼子已经歪倒在地,每个人的腹部都被自己的军刀给穿透了。

  王嘉庚看到老鬼子腹部的血渍,还道这老鬼子也已经切腹了,只是死而没有倒。

  就在王嘉庚准备转身离开之时,眼角余光却忽然发现老鬼子的眼皮似乎眨了下,当下便霍然转过身,拿枪口瞄准吉住良辅,吉住良辅的脸肌抽搐了两下,到最后还是对死亡的恐惧占据了上风,然后缓缓举起了双手。

  (分割线)

  这时候,在外滩公园。

  冷铁锋紧张得已经都快要窒息了。

  没办法不紧张,因为这时候距离鬼子海军的特谴队被接应上舰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可是在接应回去特谴队之后,军舰上的鬼子海军就再也没有了回应,任由他们在外滩公园跟巡捕营“殊死相博”,就是不肯派出救生艇来接应。

  这似乎说明,鬼子海军决定要袖手旁观了。

  真要是这样,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就都付诸东流了。

  这样的结果,却是冷铁锋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徐锐摇摇头,微笑说:“早知道,我应该趁刚才还能联络上影佐祯昭时,给他多发几封电报的,可现在,却是想找他帮忙都不可能了,若不出意外的话,一营肯定已经打下了鬼子司令部,影佐这老鬼子多半也被击毙。”

  “你怎么就敢肯定影佐这老鬼子被击毙了?”冷铁锋哂然说,“万一跑了呢?不管怎么说,这老鬼子也是个专业间谍,化妆、潜伏、伪装等保命手段那肯定也是一流的,没狼牙在场,被他跑掉是大概率的事情。”

  “他跑不了。”徐锐嘿然说,“围攻鬼子司令部的可是一个加强营,足有千人,而鬼子司令部的警卫部队却只有一个步兵中队,而且这次的袭击又是事发突然,如果这样都能让影佐祯昭和吉住良辅给跑了,那石长庆真该自杀了。”

  话音才刚落,地瓜就匆匆跑过来,报告说:“司令员,一营报告,他们已经占领了鬼子司令部,驻守司令部的鬼子大多被击毙或自杀,影佐祯昭趁乱跑掉了,没能抓到,不过第九师团的师团长吉住良辅却被他们抓了。”

  冷铁锋便立刻说道:“我刚说什么来着?影佐祯昭果然还是跑了。”

  “跑了那就跑了吧。”徐锐却微微一笑,又说道,“影佐祯昭跑了,对于我们来说未必就是坏事,没准他会继续给鬼子海军施加压力,促使鬼子海军接应我们。”

  冷铁锋却摇头说道:“我可不敢有这奢望。”

  (分割线)

  影佐祯昭还真跑了。

  影佐祯昭这老鬼子也确实厉害,悄悄在楼道里伏击了一个落单的巡捕营老兵,然后迅速换上了那个老兵的军装,因为当时整栋大楼都处于混战之中,并没有老兵意识到会有鬼子冒充成为自己人,所以一个不察就让他给溜走了。

  不过正如徐锐所说,这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而事实上,影佐祯昭在脱险后,在安全逃回中村机关后,甚至来不及向中村俊复命,就第一时间冲进中村机关的通讯处里,让通讯处的女报务员给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发了封急电,电报的内容就一条:派军舰接应百老汇大厦!

  上海之战打到现在,影佐祯昭已经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来,单凭第九师团一师团之力,只怕不可能歼灭巡捕营了,随着司令部的被摧毁,第九师团下属的各个联队甚至于还有可能反过来被巡捕营分割包围。

  直觉告诉影佐祯昭,这种可能性是极高的!

  因为从徐锐的以往的战绩就可以看得出来,此人不动则已,动则必然谋求一击致命,几乎没有给对手留下反击余地的先例!这次的上海之战也是如此,日军方面完全没有料到徐锐竟然事先埋伏好了,这么一支数量庞大的伏兵!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徐锐是极其危险的,这次一个不慎,上海极有可能全面失守!

  这种时候,保住百老汇大厦这支中国武装,就十分必要了,不仅是因为梁武义对日军忠心耿耿,更因为百老汇大厦在这次上海之战中,表现出了十分强悍的战斗力,这使得影佐祯昭觉得,百老汇大厦是支值得重视的武装力量。

  因为一旦上海失守了,等到第七师团跟第二十师团到上海,再展开反扑,届时,有百老汇大厦跟没有百老汇大厦,将会变得截然不同!如果没有百老汇大厦的帮助,巡捕营就可以拿租界做基地,与日军持久作战。

  但如果有百老汇大厦,他们就可以在租界肆无忌惮搞破坏,而且日本政府也完全不必对此负责,顶多等到国际压力大了,再把百老汇大厦推出来当替罪关,关键是,有百老汇大厦在租界搞破坏,日军才会有胜算。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影佐祯昭才会在逃回到中村机关之后的第一时间,就给长谷川清发电报,求海军救援百老汇大厦。

  (分割线)

  这时候,外滩公园的战局也到了最后时刻。

  在巡捕营的三面猛攻之下,百老汇大厦已经开始明显的不支,尽管日本海军舰队的十几艘军舰已经尽可能的给予火力支援,但是由于射程和射角的缘故,大口径舰炮甚至绝大多数速射炮都无法发挥作用,所以并未能扭转局面。

  以长谷川清的估计,最多再有一两个小时,外滩公园就一定会失守,而被围困在外滩公园的百老汇大厦残部也将会被全歼。

  板垣盛走到了长谷川清的身后,小声问道:“大将阁下,真的不救?”

  长谷川清不置可否,反问板垣盛:“板垣君,影佐祯昭是怎么说的?”

  板垣盛一顿首说道:“影佐君再三拜托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救下百老汇大厦的残部,还说百老汇大厦,尤其是梁武义对皇军非常的重要。”

  “好吧。”长谷川清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点头说,“命令各舰,立刻放下救生艇将百老汇大厦的残部接应上舰,不过有一点,百老汇大厦的人在上舰之后,必须立刻解除武装,接受我们监管,胆敢违抗者,包括那个梁武义在内,一律格杀勿论!”

  “哈依!”板垣盛重重顿首,遂即命令通信兵打出灯光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