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这不科学-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20章 这不科学

板垣盛这次专程来到会议室,就是冲着徐锐来的,或者说就是冲着梁武义来的。

  因为跟别的鬼子军官不一样,板垣盛这个家伙出身世家,而且非常热衷于际场,第三舰队每次停泊上海港,这个老鬼子都必定要去百乐门、大世界或者米高梅等娱乐场所,醉生梦死他个几天几夜,然后才肯返舰。

  所以,别的鬼子海军未必听说过梁武义的大名,但对来说板坦盛却是如雷贯耳!

  板垣盛早就听说过梁武义在上海滩的风云事迹,尤其是对梁武义公然派车将七十六号的两朵交际花接到百老汇大厦淫乐一事,十分的佩服,七十六号那两朵美艳的交际花,板垣盛也有幸见过几次,那真的是美到冒泡,板垣盛也早就想染指,却始终未能如愿,却没想到梁武义这家伙竟然会有如此之艳福。

  所以板垣盛特别想见梁武义一面,同时也是想找梁武义帮个小忙。

  当下板垣盛再次郑重的对徐锐说:“梁桑,我对你可真是闻名已久了。”

  徐锐装模作样听完莫子辰的转译,然后又转过身,对着板垣盛点头哈腰说:“大佐阁下言重了,大佐阁下言重了。”

  板垣盛摆摆手,说道:“梁桑不必如此拘谨。”

  “哈依。”徐锐答应着,心下却骂:拘谨你妹啊!老子这是麻痹战术好不好?

  板垣盛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把来意道出来,说道:“梁桑,我听说你跟七十六号的柳小姐还有钮小姐很熟?”

  听完转译之后,徐锐连连点头说:“熟,熟到不能再熟了。”

  这不是废话么,老子的那个替身估计把柳尼娜和钮美波的全身上下都舔遍了,要是这还不能算熟悉,那要怎么样才能算熟悉?

  “哟西。”板垣盛立刻眉花眼笑的说道,“梁桑,我对你是真的久闻大名了,这次咱们能够在出云号巡洋舰上相聚,更是缘份,所以我决定,待这一仗打完了,亲自前往百老汇大厦拜访你一趟,梁桑可千万不要拒绝哟。”

  徐锐便立刻心领神会,微笑着说:“大佐阁下能去我们百老汇大厦指导工作,那可是我们百老汇大厦的无上荣幸,我们当然是举双手欢迎,另外呢,到时候,我一定派专车将柳小姐还有钮小姐从七十六号接过来作陪。”

  听完莫子辰翻译之后,板垣便得意的微笑起来。

  此来的目的已经达成,板垣盛便也懒得再演戏,又跟冷铁锋等几个百老汇大厦的特务头目随便扯了几句闲篇,就转身离开了,在离开之前,板垣盛还特意叮嘱看守会议室大门的那十几个卫兵,一定要尽可能满足百老汇大厦的要求。

  在板垣盛还有山本一郎离开之后,那些鬼子卫兵果然是态度大变,不仅对百老汇大厦残兵提出的要求上厕所的要求有求必应,甚至还特意抬来了一大桶开水,徐锐试着向他们要几壶清酒来喝,鬼子卫兵居然真提供了。

  这却是再好不过,有了清酒酒壶,武器也有了。

  时间在枯燥的等待中缓慢的流逝,四个多小时,在狼牙队员和百老汇大厦的军官的感觉当中,就跟过了四个世纪般漫长难熬,不过再难熬也终于是熬过去了,时间终于是缓慢而又执着的走到了十一点。

  深夜十一点刚过,徐锐便立刻将冷铁锋、莫子辰、百老汇大厦的几个主官,还有海军小组的负责人杜万林召集到面前,开始了战前的准备会。

  徐锐首先问杜万林:“老杜,军械库的位置你能确定吗?”

  “能确定!”杜万林十分肯定的点点头,担心徐锐不信,又解释说,“其实,早在淞沪会战之前的五年,陈上将就已经肯定中日两国之间必有一战,从那时起,我们海军就已经开始在暗中准备了,其中就包括搜集日本海军的各艘主力舰只的情报资料。”

  停顿了下,杜万林又说道:“这其中,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又是搜集的重点,出云号巡洋舰作为日本海军第三舰队旗舰,则更是重中之重,毫不夸张的说,出云号巡洋舰的结构全图就在我脑子里,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

  “这就好。”徐锐点头说道,“待会解决了会议室外的卫兵后,你就立刻带百老汇大厦的人前去军械库。”

  “是!”杜万林重重的点头。

  徐锐扭头又对冷铁锋说道:“老兵,你带人控制鬼子的通信处。”

  第一时间控制通信处,这是题中应有之义,避免鬼子传递消息。

  说完,徐锐又对杜万林说:“老杜,你把通信处的方位跟老兵说一下。”

  “好的。”杜万林点了点头,拿手沾了茶水,在桌上画了幅结构草图,然后指着结构草图跟冷铁锋讲解起来。

  地瓜却小声问道:“司令员,那我们呢?”

  “我们?”徐锐微微一笑,然后满脸狰狞的说,“我们去会会长谷川清,还有板垣盛这两个老鬼子,嘿嘿嘿。”

  (分割线)

  出云号巡洋舰舰桥。

  板垣盛忽然张开嘴,很没形象的打了一个呵欠。

  正站在舷窗后面眺望虹口、杨树浦方向的长谷川清闻声回头,淡然说道:“板垣君,你要是感到困,就先回去休息吧。”

  “不困。”板垣盛赶紧摇头说,“我一点都不困。”

  “八嘎,你撒谎都不经过脑子的么?”长谷川清便笑着骂道,“你的睡意,都已经写在你的脸上了,还说不困。”

  板垣盛嘿嘿一笑说:“大将阁下你都不困,我又怎么能够犯困?”

  长谷川清微笑了笑,不再理会板垣盛,转过头去继续眺望杨树浦。

  板垣盛搓了搓眼睛,起身走到长谷川清的身边,一边跟着往杨树浦方向看,一边则又皱着眉头说道:“第九师团的这群废物真不知道在干吗?一个常设师团两万多人,居然被巡捕营不到一万人给包围了,而且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码头都不得安生。”

  顿了顿,板垣盛又气呼呼的说道:“要不是这样,也用不着让百老汇大厦的残部留在我们的军舰上,这些肮脏的支那人,一天就只知道吃喝拉撒,把我们的军舰都给弄得是臭气熏天,我真想把他们踹进黄浦江里喂鱼。”

  “板垣君,忍忍吧。”长谷川清摆摆手说,“反正也就一个晚上,如果天亮之前,第九师团还是不能确保杨树浦的安全,我们就把百老汇大厦残部送到浦东,或者吴淞镇去,让他们从浦东或者吴淞镇上岸。”

  “大将阁下,我觉得够呛。”坂垣盛说道。

  长谷川清轻嗯了声,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巡捕营的兵力虽然不多,满打满算也只有不到一万人,但是,这一万人却基本是参加过淞沪会战的老兵,经验丰富,战术素养极高,而且现在巡捕营的装备也是今非昔比了。”

  “是啊。”板垣盛点点头说,“开战之前,徐锐这家伙可是刚从美国订购了价值好几千万美元的军火,更令人气愤的是,当帝国外交省出面质问美国政府时,美国外交部却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说,说巡捕营乃是租界的武装力量,所以,美国政府与租界工部局做生竟,并没有违背与日本政府间签订的协议。”

  “坂垣君,你难道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看清楚西方人的嘴脸吗?”长谷川清摆摆手,又说道,“西方人时常挂在嘴边的所谓契约精神,根本就是一坨****,他们真要信奉什么契约精神,早一百年前就应该跟东方人规规矩矩做生意,而不是凭借着坚船利炮的保护,往东方大陆贩卖鸦片、以抹平跟东方人做生意的贸易逆差。”

  “哈依。”板垣盛顿首说道,“大将阁下此言,可谓是一针见血。”

  两个老鬼子正在探讨人生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

  长谷川清自恃身份,没有回头察看,坂垣盛却是第一时间回头看,然后就看到了令人无比错愕的一幕,但只见,十几个身穿日本海军制服的士兵大步走进来,而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士兵,却分明是梁武义,这是怎么回事?

  板垣盛的脑子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茫然说:“梁桑,你怎么到这来了?”

  下一霎那,板垣盛便立刻反应过来,厉声说:“梁桑,这里是军事重地,可不是你一个中国人能够随便入内的,请你立刻出去!”

  “板垣君,你何必如此紧张呢?”徐锐非但没有出去,却反而缓步上前,站到了板垣盛的面前,又微笑着说道,“我不过就是想来参观一下。”

  “八嘎,参什么观。”板垣盛怒骂了一句,又道,“咦,你竟然会说日语?”

  板垣盛直到这时候,才猛然发现梁武义自从进来之后,一直说的是日语,而且是十分地道的京都腔,这下板垣盛真有些傻眼了,怎么会这样?梁武义怎么会说日语?而且说的还如此流利?这不科学,这完全不符合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