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开巡洋舰去兜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21章 开巡洋舰去兜风

这个时候,长谷川清终于忍不住转过身,皱着眉头问板垣盛:“板垣君,他们是谁?又是怎么进来的?”

  “对啊,你们怎么进来的?”板垣盛闻言也下意识的问了句。

  这里可是出云号巡洋舰舰桥,说是整艘军舰戒备最森严的重地也不为过,既便是没有战斗任务的时候,在舰桥、军械库、锅炉仓这种军事重要,也会有卫兵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守卫,梁武义他们又是怎么进来的?

  “我们怎么进来的?”徐锐微笑着说道,“就这样走进来的啊。”

  “就这样走进来的?”板垣盛满脸懵逼,直到这个时候他都还没有想过,梁武义居然会是共产党卧底,是敌人。

  长谷川清却是怒了,对着板垣盛大吼道:“板垣君,我命令你,立刻将这些个该死的支那人清理出去,这里是出云号巡洋舰的舰桥,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菜市场,快把他们清理出去,马上!”

  “哈依。”板垣盛重重顿首,又扭头喝道,“卫兵?!”

  然而喊了好几声,外面却还是没什么回应,板垣盛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妙。

  徐锐却微笑着说:“板垣君,你不用再喊了,外面走廊上已经没有卫兵了。”

  “外面走廊上已经没卫兵了?”板垣盛闻言心头一沉,右手下意识的就摸向腰间的南部式手枪枪套,嘴上却又接着说道,“他们去哪了?”

  徐锐装着没看见,笑着说道:“他们去地狱了。”

  “纳尼?”板垣盛的瞳孔顿时间急剧收缩,沉声说道,“去地狱了?”

  “索代斯奈。”徐锐微笑着说,“板垣君,你可还记得,刚才在会议室里,你是怎么跟我们说的么?你说,欢迎来到地狱!”顿了顿,徐锐又笑着说,“现在,我也想要对你说,欢迎来到地狱,不过,这次不再是什么绰号,而是真正的地狱!”

  两人说话间,板垣盛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南部式手枪套,再然后,趁着徐锐正侧对着他说话的时机,迅速打出枪套的翻盖,再伸手拔枪。

  然而,莫子辰早就看着他呢,不等板垣盛把手枪拔出,莫子辰的两枚金钱镖便已经闪电般打过来,短短不到十米的距离,那两枚金钱镖转瞬即至,一下洞穿了板垣盛的手腕,板坦盛立刻闷哼一声,刚刚掏出的南部式手枪光当一声掉地上。

  “八嘎牙鲁!”长谷川清的瞳孔瞬间急剧收缩,沉声问,“你们究竟是谁。”

  “大将阁下!”板垣盛用左手握着受伤的右腕,哼声说,“他就是梁武义。”

  “不不不,板垣君,你错了,其实,我并不是梁武义。”徐锐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现在请允许我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徐,单名一个锐字。”

  “纳纳尼,徐徐徐,徐徐锐?!”板垣盛的眼睛一下瞪大。

  长谷川清也是面露骇然之色,眼前这人就是帝国死敌徐锐?!

  然后,在长谷川清和板垣盛的注视之下,徐锐首先撕掉了嘴唇上面的两撇小胡子,然后将长长的鬃角也给撕下,最后在自己脸上揉了几下,等到徐锐的双手放下,整个人的形象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气质神态全都变了。

  看清楚徐锐长相后,长谷川清的眼睛也在霎那之间瞪大!

  对于绝大多数日军将士而言,徐锐的形象或许是个秘密,但是对像长谷川清这样的高级将领来说,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早在半年多以前,长谷川清就已经在内部文件上看到过徐锐的照片,所以他一眼就认出来,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徐锐!

  “徐锐!”长谷川清凛然道,“你真的是徐锐?真是徐锐!”

  哈依,我就是徐锐。“徐锐微笑说,“长谷川君,真是幸会。”

  板垣盛关心的却是另外一点,沉声说:“你真是徐锐,梁武义就是徐锐?”

  “这都让你发现了?”徐锐扭头看着板垣盛,微笑说,“板垣君,你真聪明。”

  “八嘎!”板垣盛受不了徐锐的这种明显的奚落,怒道,“请你不要把我当成猴子。”

  “然而,问题是……”徐锐摊了摊手,微笑着说,“你跟猴子有区别么?要不是有日本海军的帮忙,我们要想上舰还真挺困难的。”

  “上舰?”板坦盛这才猛然想到眼前的现实威胁,当下凛然喝道,“你们想干吗?”

  “干吗?”徐锐仰天打了个哈哈,说,“我们不想干吗,只是闲着无聊,想要从你们手里接管出云号巡洋舰,然后开到太平洋上,去兜个风什么的。”

  说完了,徐锐又环顾莫子辰等人说道:“别人兜风开车,我们兜风开军舰,嘿嘿。”

  莫子辰、地瓜及十几个狼牙队员闻言,便立刻大笑起来,而且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司令员讲笑话,就算不好笑也得笑,不是么?

  “兜风?接管出云号巡洋舰?”长谷川清气得脸色铁青,旋即厉声喝道,“徐锐,别以为你们控制了舰桥,就控制了整艘出云号巡洋舰,我告诉你,出云号巡洋舰上的帝国海军官兵足足有七百多人,你们的图谋是绝不可得逞的。”

  “是么?”徐锐微笑着说道,“那可说不定哦。”

  对于夺取出云号巡洋舰,徐锐还是极有信心的,不仅因为出云号巡洋舰上的狼牙是由他和冷铁锋亲自带队,更因为有杜万林这海军老兵在!出云号巡洋舰是这次的主要目标,所以徐锐将最精锐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出云号巡洋舰上。

  所以说,夺取出云号巡洋舰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但是,除了出云号巡洋舰以外的军舰,那就只能碰运气了。

  长谷川清和板垣盛对此却是嗤之以鼻,他们可不认为徐锐真能控制出云号巡洋舰,因为军舰操作极其复杂,若徐锐以为操作军舰跟操作坦克差不多,那他一定会大失所望的,操作军舰可是复杂多了,光是那些按钮就能把他们搞晕。

  所以,听到徐锐的大言不惭之后,长谷川清和板垣盛只是不停的冷笑。

  不过,冷笑之余两人却也没有更好的脱困办法,徐锐虽然并未下令把长谷川清和板垣盛控制起来,但是长谷川清也非常清楚,如果他试图逃跑的话,一定会遭到中国人攻击,所以他明智的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只要求徐锐让人给板垣盛包扎手腕。

  徐锐答应了长谷川清的要求,让地瓜给板垣盛包扎手腕,板垣盛也没有趁机偷袭,不过得亏他没有这念头,不然地瓜分分钟就能教他做人。

  地瓜正给板垣盛包扎手腕时,舰桥外的走廊上再次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响,长谷川清和板垣盛的心便立刻悬了起来,然后转过头,眼巴巴的看着门外,他们多么希望看到,片刻之后能有几十个荷枪实弹的海军官兵冲进来!然后将徐锐和他的部下当场抓起来,如果做不到,当场击毙也是可以接受的。

  徐锐却笑着说:“你们就不用眼巴巴的盼着了,再不会有人来救你们了。”

  徐锐话音刚落,十几个身影便已经冲进了门内,只不过,让长谷川清和板垣盛感到无比失望的是,进来的并不是荷枪实弹的日本海军官兵,而是中国人,或者更加确切一点说,进来的都是徐锐的人。

  进来的人其实有两拨,一拨杜万林的海军老兵,一拨冷铁锋的狼牙队员。

  冷铁锋首先进来报告:“老徐,舰上的鬼子大部分已经被清理掉了,不过,由于军舰上的舱室实在是太多,我们的人手又不足,所以仍有许多舱室还没有检查,所以,不能排除有漏网之鱼,不过既便有漏网之鱼,也翻不起什么浪。”

  徐锐点了点头,又问杜万林:“老杜,你的人到位了吗?”

  “已经到位了!”杜万林点点头说道,“只要司令员你下令,随时可以开动!”

  “好!”徐锐点头道,“那就不要等了,立刻将出云号巡洋舰开到吴淞口去!”

  “是!”杜万林答应一声,然后走到指挥台前,先一把将长谷川清推开,然后抓起指挥台上的电话筒下令道,“动力舱注意,动力舱注意,立刻点火!水手组注意,水手组注意,立刻起锚!立刻起锚,舵手组注意,航向十八度。”

  看着杜万林煞有介事的在那里下达指令,长谷川清和板垣盛便有些紧张。

  然后,更令长谷川清和板垣盛紧张的是,片刻之后,他们便清楚的感到,脚底下的军舰地板居然真的开始颤动了起来,这只能说明,出云号巡洋舰真的已经发动了,再接着,两个老鬼子便感觉到舰身开始倾斜,这是在转弯。

  “八嘎!他们真的把出云号巡洋舰开起来了!”

  “八嘎牙鲁,他们真的控制了出云号巡洋舰!”

  看到这一幕,长谷川清和板垣盛顿时大惊失色。

  再然后,更令长谷川清和板垣盛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舷窗外面的夜幕下,突然间就爆起了一团团的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