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加贺沉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24章 加贺沉没

加贺号航空母舰的原始设计其实并不是航空母舰,而是战列舰。

  1920年7月,由神户川崎造船厂建造,1921年11月合拢下水,不过次年,美英日法意五国签订了《华盛顿海军条约》,按照约定,美英日法意的海军总吨位比约定为10:10:6:3.5:3.5,按照这份条约,日本海军总吨位已经超限了。

  所以,尚未完工的加贺号航空母舰便停止了建造,并准备分解。

  不过,1923年日本发生了关东大地震,正在船厂改装的天城号航母因为龙骨被扭曲而惨遭报废,日本海军部遂将原本准备分解的加贺号战列舰改造为航空母舰,并接替天城号报废后形成的空缺,这才有了加贺号航空母舰。

  加贺号航空母舰满载排水量四万三千吨,载机六十架,编为四个中队!

  由于是战时,加贺号航空母舰正在支援第九师团作战,所以,全部六十架战斗机都陈列在甲板上,而且都已经加注满了燃油,同时也挂载好弹药,不过,除了有两架侦察机的飞行员留在驾驶舱里睡觉外,其余的飞行员都在卧舱里边休息。

  刺耳的警报响起后,那两架侦察机便在第一时间升空。

  这两架鬼子侦察机,也是仅有的两架从加贺号航空母舰逃出来的飞机。

  因为,就在这两架鬼子侦察机升空之后,出云号巡洋舰的203mm口径主炮所发射的一发炮弹正好落在加贺号航母的甲板上,炮弹瞬间猛烈爆炸,不仅在平整的甲板上炸开一个巨大的坑洞,爆炸产生的气浪还将附近的一架轰炸机给掀飞。

  那一架轰炸机与甲板猛烈的撞击,导致一侧油箱开裂,然后,从油箱中渗漏出来的航空燃油又被机翼与甲板摩擦产生的火花所引燃,几乎是一霎那之间,这架轰炸机就化为了一团巨大火球,大火最终又导致油箱爆炸,油箱爆炸又导致机腹下挂载的航弹的殉爆,然后又波及到甲板上停泊的更多的战斗机以及轰炸机。

  然后,加贺号的甲板就化为了一片火海!

  当三井贞三气喘吁吁的冲上甲板,呈现在他面前的就是一片滔天的火海。

  看着几乎将整个甲板都给吞噬掉的大火,三井贞三便噗嗵一声跪倒在地。

  “八嘎,八嘎牙鲁!”三井贞三有些木然的看着正在大火中熊熊燃烧的飞机,整个人顷刻呆若木鸡,甚至于连一架轰炸机在很近的距离爆炸,一块破片高速旋转着,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颊滑过,三井贞三也是毫无反应。

  因为,损失了这么多的作战飞机,三井贞三作为加贺号航母上的航空战队的司令官,必定会受到极严厉的责罚,他如果不想被送上军事法庭,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用武士的方式挽回自己的荣誉,也就是、切腹自杀!

  所以,三井贞三已经完全不在意死活了。

  “轰!”又一架轰炸机在距离三井贞三不到二十米远处发生殉爆。

  “司令官阁下,危险!”一个卫兵扑过来,将三井贞三扑倒在地。

  “八嘎,滚开!”三井贞三却一把将卫兵掀翻,然后起身冲向附近一架正在大火中燃烧的九六舰攻,然而,不等三井贞三冲到近前,那架九六式舰载攻击机便轰的一声炸了,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就将三井贞三撕成了两截。

  相比失魂落魄,选择了自杀的三井贞三,藤森清一郎还算是镇定。

  因为藤森清一郎是加贺号航母的司令官,他并不需要对航母舰载机的损失负责,他只需要对航母本身负责。

  对于藤森清一郎来说,只要能够带着加贺号航母突围,哪怕是飞行甲板遭到彻底破坏也没什么关系,因为只要加贺号航母主体还在,修复甲板并非什么难事,相比造价高达五百万日元的航母的主体,区区甲板实在不算什么。

  所以直到现在,藤森清一郎都还算镇定。

  然而,藤森清一郎的镇定并未能够挽救加贺号的命运。

  “司令官阁下,鱼雷,有鱼雷!”一个观察兵忽然惊恐的叫起来,“十点钟方位!距离一千码,距离一千码!按现在的航速以及航向,将肯定命中!”

  “十点钟方位?距离一千码?!”藤森清一郎闻言顿时心头一凛,相比舰炮,鱼雷对于军舰的威胁更致命,如果是舰炮,既便是超过300mm口径的大口径,只要不被直接命中弹药库,顶多也就是在舰体上炸开几个大窟窿。

  但如果是鱼贯,挨上一发就足可以将加贺号炸成两截!

  深吸了一口气,藤森清一郎陡然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右满舵,动力关停,关停所有锅炉,快关掉锅炉!”

  藤森清一郎的指令迅速下达,下一霎那,加贺号航母那庞大而又笨重的舰身,便猛的向着左侧倾斜了过来,那倾斜幅度,真让人担心会就此倾覆!不过好在,这时候航母的动力关停了,就在加贺号将将倾斜到临界点的时候,开始了回正。

  仅仅毫厘之差,鱼雷擦着加贺号航母的舰艏呼啸掠过。

  然而,还没等藤森清一郎和指挥室里的鬼子兵松口气,刚才发出警告的那个观察兵便再次惊恐的大叫起来:“又发现鱼雷,二发齐射,十点钟方位,二发齐射!距离八百码,距离八百码,哦不,不,是三发齐射,十一点方位还有一发鱼雷……”

  “八嘎牙鲁!”藤森清一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厉声喝问道,“距离多少?”

  “距离?”观察兵犹豫了一下,因为跑离实在太近,已经无法用观测器具观测,而只能凭经验估计,当下又厉声大叫起来,“距离不足一百码……”

  “纳尼?”藤森清一郎的眼睛霎那间瞪大,不足一百码?

  你娘嘞,这么近的距离,还规避个毛线啊,这次死球了。

  片刻后,才刚刚回正的加贺号航母便剧烈的颤动了一下,然后,才是一声隐隐的爆炸声从航母底部传导上来,只是感受这声爆炸烈度,藤森清一郎的脸色就顷刻变得煞白,因为根据他的经验,应该是动力航被命中,动力舱一旦被命中,光是殉爆就足可以将加贺号航母给撕扯成两截,完蛋了,这次真完了!

  藤森清一郎的担心很快就化为残酷的事实,连续不断的殉爆后,从加贺号的船舱内部便传出了一阵阵刺耳的金属断裂声响,片刻之后,加贺号那庞大的舰身就从中间断开,小半截舰尾很快就沉入水底,大半截舰艏却高高浮起。

  随着大半截舰艏的浮起,整个舰桥便几乎呈九十度角倾斜过来,藤森清一郎还有指挥室里的十几个海军参谋立刻滚倒一地,顺着地板滑向指挥室的下隔墙,藤森清一郎反应快,一伸手就抓住了仪表台,再低头一看,却发现脚下已经完全的悬空了,这一下要是摔下去,既便不死也非重伤不可。

  叹息了一声,藤森清一郎颓然松开手。

  然而下一刻,原本几乎垂直竖起的舰身却又忽然间回正,藤森清一郎的自杀企图也就没能实现,又稳稳的落在了地板上,只不过,加贺号剩下的大半截舰艏的回正,仅只是沉没前的最后挣扎罢了,很快,加贺号便又开始缓缓下沉。

  (分割线)

  不到千米外,徐锐就站在出云号的舰桥上,看着加号贺沉没在波涛之下。

  杜万林就站在徐锐的左首边,也同样亲眼目睹了加贺号航空母舰的沉落。

  直到加贺号航母完全沉没了,杜万林才轻叹了一声说道:“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艘鬼子万吨军舰的沉落,也算是不枉此生了,更不枉曾是一名海军!”

  江阴海战中,像杜万林这样的海军老兵做梦都想要击沉一艘鬼子的万吨级军舰,以证明中国海军的名声,可是日本海军却并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江阴海战打完,中国海军近乎全军覆灭,日本海军却仅仅只损失了两艘炮艇。

  所以,能够看到四万吨的加贺号航母沉没,杜万林心中的激动也就可想而知了。

  徐锐却拍了拍杜万林的肩膀,微笑着说道:“老杜,这才哪到哪?才只是干掉了小鬼子的一艘航母而已,小鬼子可是足足拥有十艘航空母舰,等哪天把小鬼子的十艘航空母舰全部都干掉了,那才真他娘的叫过瘾。”

  杜万林闻言只是笑笑,干掉鬼子十艘航母?你还真敢想。

  不过,杜万林很快又想起刚才想说的事来,对徐部说道:“司令员,这三艘巡洋舰能不能留下来?然后给咱们军分区组建一支分舰队?”

  “啥,舰队?”徐锐摇头说,“想都别想,将舰上的火炮拆了之后,立刻将这三艘巡洋舰炸沉在吴淞口,一艘都不许留!”

  并不是徐锐不想要一支海军,实在是没这个能力。

  因为只要天一亮,鬼子的轰炸机群就会闻风而至,这三艘巡洋舰除非找个要塞躲起来,否则就一定会被炸沉,可是问题是,哪来的海防要塞?

  所以,只能趁天亮之前,将三艘巡洋舰开到吴淞口炸沉。

  否则,等到天亮,你就是想要开到吴淞口去都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