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裕仁吐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26章 裕仁吐血

米内光政快要气疯了。

  一夜之间,正在上海配合陆军第九师团作战的整个第三舰队,居然全军覆没了,接到报告后的一瞬间,米内光政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他还以为是英国皇军海军打过来了,放眼整个世界,恐怕也只有英国皇家海军有这个实力!

  这真不是米内光政自负,因为当今世界三大海军强国,美国的海军总吨位虽然和英国一样庞大,处于世界第一梯队,日本的海军总吨位相比美英两国要稍逊一筹,但是要是说到综合实力,日本海军却能甩下美国海军几条大街!

  说白了吧,日本海军可是在血火中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对马海战就是日本海军的血与火的洗礼,而美国海军自从成军的那天起就几乎没有打过仗,对于海军来说,有没有经历过实战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一年陆军,十年空军,百年才能够建成海军,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所以,放眼当今世界,也只有英国皇家海军,才有能力在一夜之间就将驻扎在上海的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给全歼了。

  所以,米内光政一下就怀疑到英国海军头上。

  不过,下一霎那,米内光政就立刻又推翻了这个推测。

  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日本海军部的情报机关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不仅往香港、新加坡派了间谍,甚至在英国本土都有日本海军的眼线,不敢说英国皇家海军的一举一动,都在日本海军部的监视之下,但是英国政府要想出动一支大规模的远洋舰队前来上海远征,却是无论如何也瞒不过日本海军部的情报人员的。

  然而,情报人员并没有关于英国皇家海军远征的情报。

  所以,英国皇家海军的嫌疑可以排除,这绝不是英国人干的!

  那么,这事就十分奚跷了,第三舰队究竟是遭受了谁的袭击?

  然后,更详细的报告就传到了海军部,这份报告是加贺号航母的司令官藤森清一郎在加贺号沉没之前发出的,藤森清一郎在电报里边将他所知道的情况原原本本的都说了,包括首先接到了夕照号等好几艘军舰的呼救信号。

  包括夕照号在内的好几艘军舰,在遭到百老汇大厦袭击之后都发出了求救信号。

  然后,正当他们准备出动航空兵前往黄浦江上救援时,却又接到了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的指令,命令加贺号留在吴淞外海待命,长谷川清可是第三舰队的司令官,他的命令,谁又敢不听?所以加贺号航母就没有派舰载航空兵前往支援。

  再然后就是出云号巡洋舰携球磨号、天龙号轻巡洋舰突然出现在加贺号航母的附近,并且对加贺号发动突然袭击。

  加贺号航母反应不及,被鱼雷所命中,船身断裂沉没。

  停泊在甲板上面的六十架飞机,除了一架值班的侦察机及时升空逃逸之外,其余五十九架战斗机、轰炸机或者战斗侦察机,全部跟随加贺号航母,沉入到了吴淞外海。

  不过,藤森清一郎在电报中向海军部提出了他的怀疑,他认为第三舰队停泊在黄浦江上的舰只很有可能是被百老汇大厦的残部给劫持了!要不然,很难解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只有战舰被劫持了,一切才解释得通!

  接到藤森清一郎的电报之后,米内光政简直快气疯了。

  第三舰队虽然不是海军主力,可是再怎么说那也是一个舰队啊!

  出云号巡洋舰虽然已经老旧,但是加贺号却是海军的主力航母!

  将来如果与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或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开战,包括加贺号航母在内的十艘航空母舰将成为海军的中坚!

  可现在,加贺号却沉没在了吴淞外海!

  一夜间,日本海军就损失了十分之一的航母!

  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海军第三舰队没有沉没于海战,却竟然栽在了百老汇大厦的一伙叛徒手中?更令米内光政气到快发疯的是,百老汇大厦的这伙残兵是在陆军再三要求下才接应上舰的,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百老汇大厦没问题?

  尽管这还只是藤森清一郎的推测之辞,但是米内光政却是信了,他认为这就是事实!

  于是,米内光政一面急令第四舰队从台湾紧急驰援上海,一面驱车直奔皇居而来,他要先于陆军部的人到裕仁面前告一状,如若不然,若让先让陆军部的人到了裕仁的面前,没准还会倒打一耙,将脏水泼到海军的头上。

  无论如何,第三舰队全军覆没都不是小事!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损失了这么多的军舰,尤其是还损失了一条宝贵的航空母舰,这对于日本海军乃至整个日本都是不可承受的损失!这么重大的损失,是必须要有高官站出来为此负责的,米内光政可不希望板子打在他身上。

  毕竟,这件事的根源还是出在陆军的身上。

  所以,米内光政第一时间就驱车前来皇居。

  米内光政怕陆军部的人告他们海军的刁状。

  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也怕海军告他们刁状。

  结果在皇居的大门口,三个人竟然撞了一个正着。

  日本海军跟陆军不和,这在整个日本军界已是公开的秘密,但若是平常的时候,作为同僚,见面之后怎么也会互相之间打个招呼,但是这会,无论是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还是米内光政,都懒得再做表面文章了,互相之间瞪了一眼,三人抢着进了皇居。

  (分割线)

  米内光政他们三个人到来时,裕仁才刚起床不久。

  昨天裕仁突然晕厥,好在御医及时赶到并且施救,终是没有大碍,然后又经过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昏睡之后,精神就恢复了许多,在今天凌晨六点多睡醒之后,裕仁就再没有一丝睡意,便索性起了床。

  接到侍卫报告,说是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和陆军大臣寺内寿一及陆军次长东条英机同时求见,裕仁有些纳闷,今天他没有下令召开御前会议啊,海军大臣怎么和陆军大臣还有陆军次长一起到皇居来了?难道又出什么事了?

  想到这里,裕仁的脸色立刻阴下来,让侍卫召三人到他的御书记。

  片刻之后,米内光政、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便鱼贯走进了御书房。

  裕仁搁下手中的毛笔,淡淡的说道:“海军大臣、陆军大臣还有陆军次长同时莅临朕的御书房,这还真是罕见哪,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米内光政便抢着说道:“陛下,因为陆军太过无能,连累了我们海军,导致第三舰队遭受重创,加贺号航空母舰也是被击沉了。”

  “纳尼?”裕仁闻言立刻愣在那里。

  海军第三舰队遭重创,加贺号被击沉?!

  骤然间听到这个消息,裕仁忽然间感觉到心头闷闷的,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连气都快不过来了,这消息可是比第九师团遭受重创、师团长吉住良辅被俘虏要严重多了,因为一个陆军师团的份量,远远无法跟一个舰队相比!

  听到米内光政这么说,东条英机便立刻跳了起来。

  “米内君,饭可以乱吃,饭可不能乱说!”东条英机厉声反驳道,“海军第三舰队遭受重创,跟我们陆军有什么关系?”

  寺内寿一也大声附和说:“东条君所言极是,这事跟我们陆军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米内光政厉声说道,“要不是你们陆军再三请求,我们海军第三舰队又怎么会把百老汇大厦残部接应到军舰上,百老汇大厦的残部要是没有上舰,又怎么可能对第三舰队的军舰构成威胁?所以我说,这事就赖你们陆军!”

  “八嘎!”寺内寿一怒道,“我们陆军什么时候提出过要求,要求你们把百老汇大厦的残部接应上舰?你这就是污蔑,是污蔑!”

  米内光政挥舞着胳膊,大声咆哮:“提出将百老汇大厦残部接应上舰的请求的,是影佐祯昭,影佐祯昭是中村机关副机关长,中村机关是不是你们陆军的单位?影佐祯昭算不算你们陆军的人?还敢说这事跟陆军无关?”

  寺内寿一立刻就哑了,因为影佐祯昭真是陆军的人。

  东条英机却冷然说道:“这只是你们海军的一面之辞,你可有证据?”

  “证据?当然有证据!”米内光政说着就把藤森清一郎在临沉没之前发出的电报从公文包里拿出来,拍在御案上,然后说道,“这是加贺号航母司令官藤森清一郎在玉碎之前发出的诀别电报,上面有详细的事件经过。”

  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刚想要伸手去抢电报,却被另外一双手抢了先。

  裕仁一把就从御案上拿起了电报,匆匆看完之后,一张原本还显得有些苍白的俊脸,顷刻变得晕红,对于裕仁来说,海军第三舰队遭受重创,是海军的责任或者是陆军的责任,这些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第三舰队已经全军覆灭!

  “八嘎,朕的第三舰队!”裕仁哀鸣一声,仰天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