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目瞪口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29章 目瞪口呆

“吴淞口被堵了?”史蒂夫皱眉说,“这是怎么回事?”

  威尔逊说道:“我刚才不说了么,昨天晚上在袭击完日本海军第三舰队之后,巡捕营又从十六铺码头租了十几艘拖船,将受损丧失动力的十几艘舰艇拖到吴淞口自沉了,球磨号和天龙号巡洋舰在拆除舰炮之后,也被炸沉在了吴淞口,利用这十几艘军舰的残骸,巡捕营已经把吴淞口的航道给堵了。”

  “吴淞口的航道被堵?”史蒂夫说,“那岂不是说,无法通航了?”

  “是的。”威尔逊苦笑说道,“我有可靠的消息来源,千吨以上的船只恐怕是无法通过吴淞口了,千吨以下的船只也需要巡捕营的引导才行。”

  “可恶!”乔纳森道,“这岂不是说,上海的贸易要大受影响?”

  作为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总董事,事实上的上海租界总督,乔纳森最关心的当然还是上海的繁荣,吴淞口航道被堵,对上海的贸易影响是十分巨大的,贸易受损,则势必会影响到金融等各个层面,甚至有可能导致上海的大萧条。

  “这倒是也没有什么,反正现在上海的贸易量已经大幅萎缩,就算吴淞口不能通航千吨以上的货轮也没什么要紧。”威尔逊摆了摆手,又说道,“只不过,这样一来,你们英国的温莎公爵号还有我们美国的辛辛那提号轻巡洋舰,就只能困在上海。”

  “巡捕营这事做得太过分,必须提出抗议。”史蒂夫蹙眉说道。

  “问题是,抗议能有用吗?”威尔逊说道,“巡捕营根本就不承认是中国的武装,而只说自己是公共租界的武装力量,所以从法理上,国民政府根本就管不着他们。”

  “不管有用没用,都必须向国民政府提出抗议。”史蒂夫说道,“我们得向日本人摆出这样的姿态,如若不然,日本人又该说是我们在暗中纵容巡捕营了,最多十天,日本的第七师团及第二十师团就要到上海了,这时候千万不要给他们进入公共租界的借口。”

  “男爵阁下明鉴。”威尔逊说道,“那就一起向重庆的国民政府抗议吧。”

  史蒂夫点了点头,吩咐秘书说:“立刻起草公函。”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重庆。

  蒋委员长正召集几大幕僚开会,议题是随枣会战。

  随枣会战,是东久迩宫捻彦在半个多月前发起的,其战略目标是为了拓展武汉周边的防御纵深,同时挤压国民军的生存空间。

  从兵力上,参与随枣会战的国民军兵力几乎是日军的十倍,蒋委员长原本以为,随枣会战既便不能胜,至少也可以打个平手,但是残酷的事实却证明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几乎是会战刚一开始,国民军就兵败如山倒。

  其实,出现这种局面一点不奇怪。

  因为在连续经历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以及武汉会战等大型会战的惨败之后,国民军的老兵早已消耗殆尽,现在的国民军规模虽然庞大,兵力虽然众多,却都是临时抓的壮丁,不仅装备差,更缺乏训练!

  现在,国民军的战斗力跟日军已经拉开了。

  淞沪会战,一个最精锐的德械师可以在上海近郊、迎着日本海军的大口径舰炮以及航空兵的狂轰滥炸跟日军一个联队打平手,但现在,既便是在后方,国民军一个师甚至都打不过日军一个大队,简直可说是一触即溃。

  现在,蒋委员长开始为他当初的错误决策而买单。

  面对如此困难局面,三个心腹幕僚也是一筹莫展,没办法,现在国民政府手里就只剩下一把烂牌,再能打都不可能打出花来,眼下或许也只有薛岳的第一兵团还有胡宗南的第十七军团勉强还行,但是却由于弹药不足,也是无力驰援。

  蒋委员长的心情已经够糟糕的了,结果还有更让他糟心的。

  会议刚进行到一半,侍卫长王世和就匆匆走进来,附耳说:“委座,刚刚接到王天木发来的急电,在昨天晚上,巡捕营奇袭了黄浦江上的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并一举全歼之,甚至连停泊在吴淞外海的加贺号航母也没能幸免于难。”

  “娘希匹,你说什么?”蒋委员长闻言霍然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王世和。

  旁边陈诚、何应钦还有白崇禧这三个心腹幕僚也纷纷扭头看了过来,用十分讶异的目光看着蒋委员长,凭心而论,蒋委员长的养气功夫其实是不错的,当年东征陈炯明时,叛军甚至都已经打到了他眼面前,可他愣是面不改色,颇有些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意思。

  当然,蒋委员长的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并未能改变战争的结果,最终黄埔学生军的那次东征还是输了,要不是陈赓大将冒着炮火把他背出来,中国的近代史直接就改写了,但既便是这样,蒋委员长的镇定功夫还是可以的。

  但是,近段时间,蒋委员长的镇定功夫却明显差了。

  不过,蒋委员长的镇定功夫之所以变差,却也是事出有因,实在是因为徐锐这个妖孽的表现一再突破了他的想象极限,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破。

  你说巡捕营端了日军第九师团的指挥部,活捉了第九师团的师团长吉住良辅,这也就罢了,老实说蒋委员长也麻木了,他都记不清这是落徐锐手里的第几个鬼子将官了,但巡捕营居然全歼了日本海军第三舰队,这是什么鬼?

  如果他没有记忆错乱的话,巡捕营应该是支陆军吧?

  你说你一支陆军不在陆地上好好的打仗,跑到黄浦江上还有吴淞外海做什么?

  好吧,你去就去吧,可是你他娘的居然还把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给全歼了!这叫个什么事儿?当年的江阴大海战,国民政府拼上全部海军家当,也才击沉了小鬼子的两艘炮艇,你倒好,不声不响就全歼了鬼子的海军第三舰队!

  这是真正要要羞死个人哪!

  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当委员长了?!

  好半晌后,蒋委员长才又回过神来,又挥手示意王世和将消息告诉三个幕僚。

  听王世和道出王天木从上海发回来的消息之后,陈诚、何应钦还有白崇禧三人也瞬间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完全无法想象,徐锐究竟是怎么做成这件大事的?这可是小日本的一个舰队,这可是一个舰队!而且还俘获了一艘巡洋舰!

  “娘希匹。”蒋委员长拿拐棍顿了顿地,郁闷的说道,“这可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哪,咱们一百多个师、七八十万正规军,却让小日本打得疲于应付,可是人家,一个巡捕营不足万人却连战连捷,重创鬼子的陆军师团也就罢了,今天更是打出了新境内,居然把鬼子的海军第三舰队也给全歼了,羞死个人,羞死个人哪。”

  旁边的三个心腹幕僚闻言,全都羞愧的耷拉下了脑袋,徐锐的表现如此惊艳,不仅是在打蒋委员长脸,更是在打他们脸哪,毕竟,蒋委员长不是一线指挥员,可是他们三个人中的两个却都兼着战区总司令的长官哪。

  轻哼一声,蒋委员长忽然说道:“世和,你跟中央通讯社说一声,发个公告,让他们代表国民政府对巡捕营通电嘉奖一次。”

  无论如何,巡捕营全歼了日本海军第三舰队都是事实,这更是次空前的大捷,消息传开之后,定然是举国振奋,连带着大后方的军民百姓也会变得士气高涨,这对整个国家的抗战大局都是有利的,所以,国民政府必须有所表示。

  桌面底下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但是桌面上,该做的文章必须做,王世和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蒋委员长舒了口气,又对三个心腹幕僚说道:“你们说,接下来,徐锐是不是应该发起围歼日军第九师团的战役了?原本,我压根就不相信徐锐能够打败日军第九师团,更不相信他能够光复上海,可是现在,我却是有些怀疑了。”

  陈诚听出来蒋委员长不是怀疑,而是在担心,担心徐锐真会收复上海。

  徐锐如果真收复了上海,后果无疑是极其严重的,因为两相对比,就会越发的显现出共产党的朝气蓬勃以及国民党的无能,你不承认也不行,共产党如果不是朝气蓬勃,像徐锐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投了共产党?

  当下陈诚信誓旦旦的说:“委座,徐锐想收复上海是绝无可能的。”

  “卑职也觉得绝无可能。”何应钦也笃定的说道,“卑职不知道徐锐究竟是怎么全歼的日本海军第三舰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徐锐绝对不是通过海战,光明正大的全歼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也就是说,他运用了阴谋诡计!”

  停顿了一下,何应钦又接着说道:“但是接下来对日军第九师团的围歼战,却是堂堂正正的巷战,任何诡计都将派不上用场,所以卑职断言,徐锐绝无可能打败日军第九师团,更不可能光复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