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乱成一锅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34章 乱成一锅粥

幽暗的夜幕下,中岛刚雄正在查哨。

  直到现在为止,另外三个方向已经打成了一锅粥,而且从密集的枪声以及时不时的爆炸声,就可以判断出,巡捕营的攻势很猛,唯独由步兵第十九联队所把守的东边还没有任何动静,但是中岛刚雄却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中岛刚雄是一名真正的老兵,曾经参加过一二八上海抗战,知道中国军队喜欢在夜间进攻,所以夜间尤其需要提高警惕,来不得有一丝马虎。

  中岛中队作为石原大队前卫,守卫着第一道防线。

  中岛刚雄是个有经验的军官,做出的防御部署也很有一套,首先,他将步兵第一小队的三个步兵组撒了出去,前出一百米构筑第一道防线,由于三个步兵组之间拉得很开,互相之间的间隔很远,所以,中岛刚雄并不指望这三个步兵组能够挡住巡捕营的进攻,他只希望这三个步兵组能够起一个预警的作用,告诉后面部队,敌人来了!

  然后,在步兵第一小队的三个步兵小组的身后,是步兵第二小队的第二道防线,这道防线是中岛中队的核心,中岛中队仅有的一挺九二式重机枪及两具掷弹筒都摆在这里,在有必要的时候,甚至于还可以呼叫大队本部的炮火支援。

  最后,中岛刚雄还将步兵第三小队扣在手里,充当预备队。

  作为预备队,步兵第三小队随时都可以前出替换第一小队或者第二小队,或者,在必要的时候投入反攻,将突入阵地的中国军队赶出去,再夺回阵地!

  当然,在大多数时候,预备队可以躲在后面,蒙头睡大觉。

  比如说此刻,步兵第三小队的四十多个鬼子就在后面睡觉。

  但是,作为整个中队的指挥官,中岛刚雄却没有这个待遇,既便是已经很困了,但是中岛刚雄却还是得打起精神,拎着汽灯到阵地上去巡视那么几圈,一来是预防阵地上守夜的官兵睡懒觉,二来也是已经养成习惯,不到阵地上转几圈睡不着。

  巡视到步兵第二小队的阵地上,还真的发现了十几个偷偷睡懒觉的士兵,中岛刚雄自然不会客气,直接扇了每人一个耳光!巡视完了步兵第二小队的核心防御阵地,中岛刚雄又带着两个勤务兵开始巡视步兵第一小队的防御阵地。

  由于步兵第一小队的三个步兵小组是分开的,间隔比较远,所以,中岛刚雄这一圈走下来足足花了十几分钟时间,等到中岛刚雄巡视到土屋组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却很意外的发现,土屋组的阵地上静悄悄的,竟然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一开始的时候,中岛刚雄还以为土屋组的人是隐藏得太好。

  可是,很快中岛刚雄就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土屋组的人是不见了,但是他们的枪支却还是留在原地,甚至连架在篝火堆上烧的水,都还在往外滋滋冒着热气,显然,就在几分钟之前,这里应该还是有人在的。

  八嘎,这是怎么回事?中岛刚雄立刻警觉起来。

  中岛刚雄下意识的伸手去掏枪,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勤务兵也迅速举起三八大盖,伸手要拉动枪栓、推弹上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三个鬼魅般的黑影突然从附近暗处扑出,就跟苍鹰扑兔般,一下将中岛刚雄三人扑倒在地。

  中岛刚雄也算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身手绝对是过硬的,至少在白刃战中干翻三五个中国兵是不成问题的,但是非常不幸的是,这次偷袭他的并不是一般意义的中国兵,而是中国兵中精英中的精英——狼牙!

  而且,扑向中岛刚雄的还是狼牙大队的灵魂人物——徐锐!

  面对徐锐,中岛刚雄没一丝还手之力,徐锐只是一个滑步,便从藏身的暗处闪电般欺近到了中岛刚雄的面前,再一伸手就掐住了中岛刚雄的咽喉要害,然后右手稍稍发力,耳畔便听到喀嚓一声,再然后中岛刚雄的脑袋便立刻软软的耷拉下来。

  刚才这下,徐锐就已经将中岛刚雄的颈骨捏碎,中岛刚雄瞬间就丧失全部意识。

  几乎同时,冷铁锋和地瓜也干掉了中岛刚雄的两个勤务兵,地瓜的身手当然没法跟冷铁锋相比,更没法跟徐锐比,但是对付一般的鬼子兵却绰绰有余。

  瞬间干掉了三个鬼子,冷铁锋再一挥手,十几个狼牙组长便从黑暗中显出身影。

  冷铁锋冰寒似刀的目光从莫子辰、大兵、东北虎、钻山豹、余必灿、韩锋等十几个组长的脸上扫过去,低声说道:“小鬼子的口令是,日出东方,武运长久,都给我记住了,我最后再重审一遍,不留活口!记住了,不留活口!”

  “是!”十几个组长低低的应道,目光狰狞。

  冷铁锋再扬起右手往前轻轻一切,十几个组长便带着各自的战斗小组,四散开来,并迅速隐入无边无际的夜幕之中。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步兵第十九联队指挥部。

  人见秀三正召集手下的三个步兵大队长开会,石原慎也等三个步兵大队长都是陆大毕业生,石原慎也甚至还是军刀组的成员之一,但是,人见秀三却是无天组,所以人见秀三不信什么军事理论,他只相信自己的战斗经验。

  “八嘎,什么围三阙一,那都是假的。”面对手下三个大队长的质疑,人见秀三闷哼一声说道,“书本上的知识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只相信一点,能够将敌人打败的战术就是好的战术,如果我是徐锐,就会来个声东击西。”

  “声东击西?”石原慎也等三个大队长闻言,面面相觑。

  这话乍一听,似乎毫无逻辑,但是仔细一想,却又似乎有些道理。

  巡捕营如果真的利用日军的这种心理,在北、西、东三面实施牵制性的攻击,然后投入重兵从东边突破,这岂不就是孙子兵法上所说的,声东击西?而且这么做,也是完美的符合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战略思想。

  看到石原慎也三人不再吭声,人见秀三便不免有些得意。

  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又如何?没有实战经验,理论再扎实也只是纸上谈兵,只有实打实的战斗经验才是王道!

  停顿了一下,人见秀三又道:“所以,别以为另外三个方向打得热闹,我们联队这边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你们真的这么认为,等将来事实就会给你们一个残酷教训,但是,今天在这里,我却不会允许你们犯这个错误。”

  “哈依。”石原慎也三人闻言重重顿首。

  人见秀三接着说道:“你们现在就回去,回去之后一定记得加强警戒,中国人素来就擅长夜战,而徐锐这家伙,就尤其擅长夜战!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

  人见秀三话音未落,指挥部外却忽然响起一声很突兀的枪声:“叭!”

  “嗯?”人见秀三轻嗯一声,当即冲出指挥部喝问头顶的观察哨,“哪打枪?”

  “联队长!”趴在观察哨上瞭望的哨兵立刻回答道,“在步兵第一大队的阵地。”

  说话之间,前方夜空下便又传来了几声隐隐的枪声,人见秀三便立刻骂了声八嘎,然后扭头对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石原慎也说:“石原君,你赶紧回阵地吧,但愿这一次不是巡捕营大举来袭,要不然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哈依!”石原慎也重重顿首,转身就走。

  石原慎也也希望不是巡捕营大举来袭,但是他的幻想很快就被残酷的事实给击碎,等他匆匆赶到回步兵第一大队的阵地时,却发现整个阵地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石原大队驻守的两个街区,到处都在打枪,枪声爆炸声已经交织成了一片。

  但是让石原慎也感到困惑的是,只听见日军的枪声,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机枪还有三八大盖的枪声响成一片,但是巡捕营的汤姆森冲锋枪、毛瑟步枪的枪声,卡宾枪枪声,勃朗宁机枪的枪声一概不见,这个就十分诡异了。

  “八嘎牙鲁!”石原慎也怒骂一声,拦住身边跑过的一个军曹喝问道,“你的站住!”

  那个军曹原本正准备躲进街边一间民房,跑到一半却被人揪住了衣襟,正待发怒,回头一看是大队长石原慎也,便赶紧立正顿首说:“大队长!”

  “这又是怎么回事?”石原慎也怒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报告大队长,我也不知道。”那鬼子军曹苦着脸回答说,“反正就是,突然之间就打起来了,突然之间就乱成了一锅粥,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纳尼?突然间就打起来了?”石原慎也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这他娘的叫个什么事?遂即又厉声喝问,“通信兵!”

  一个通信兵便立刻上前,立正顿首说:“大队长!”

  石原慎也闷哼一声说:“让中岛刚雄立刻来见我!”

  “哈依!”通信兵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PS:昨天回老家扫墓去了,今天中午才回,所以今天只有两章,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