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乱战高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35章 乱战高手

通信兵哈依一声,刚要转身离开之时,一个身影忽然慌里慌张的跑过来。

  看到这,石原慎也当即就大怒,喝道:“八嘎,慌什么?跑什么?站住!”

  作为长官,最讨厌的就是手下的士兵惊慌失措,因为这是长官无能的最直接表现。

  “哈依!”那个身影气喘吁吁的跑到石原慎也面前,连连顿首说,“长官,有奸细,我们大队有奸细,好多中国奸细……”

  “八嘎。”石原慎也怒道,“哪有什么奸细,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长官,奸细恐怕真的有。”那个身影却忽然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石原慎也,语气幽幽的说道。

  “纳尼?”石原慎也闻言不由得皱了下眉,他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士兵竟然很面生,石原慎也记忆力远超常人,本大队一千多号人,他不敢说每个人都能将姓名跟面相对上号,但是记住几乎所有士兵的长相却是没什么问题。

  但是眼前这个士兵却让石原慎也感到陌生。

  难道是刚补充进来的士兵?石原慎也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你是哪一个中队的?”

  可怜的石原慎也,压根就没想过竟然会有中国兵冒充日军,渗透到日军的阵地上,主要是这么做的难度极大,首先中日两国语言不通,会说日语的中国兵极少,再一个无论日军还是国民军,军中口令都是常换,所以很难渗透。

  但是,石原大队这次遇到的恰恰是一支特别的部队,狼牙!

  狼牙大队的队员不仅会说日语,而且很容易就能获得口令。

  “哪个中队的?”那个身影对着石原慎也咧嘴一笑,答道,“死亡中队!”

  “八嘎!”石原慎也闻言,浑身的汗毛顷刻倒竖起来,他就是再是迟钝,这会也意识到眼前站着的这个士兵是个奸细,更何况石原慎也原本就是陆军大学的高才生,反应极快,当下伸手摸向腰间掏枪,只可惜,他的对手反应比他还要快。

  事实上,凑巧跑到石原慎也面前的这个“日本兵”不是别人,就是徐锐。

  不等石原慎也打开王八盒子的翻盖,徐锐右手猛一抹,反握手中的匕首便已经从石原慎也的脖子上轻轻抹过,只一刀,就将石原慎也的脖子整个给切开,气管、食道连同颈侧总动脉全被切断,滚烫的鲜血顷刻间一股股的飙射出来。

  石原慎也只感觉喉间一凉,然后就感觉到身体完全不听使唤,霎那之间,石原慎也就知道自己完了,他拼命想抬起手,想要堵住咽喉部位的伤口,甚至幻想着止血,然而,他的双手却再没办法举起来,只有耳畔仍能清晰的听到鲜血飙射时发出的噗噗声响。

  片刻后,石原慎也便头一歪往前栽倒在地,倒地之后,石原慎也的双手还有双脚仍还在本能的抽搐,那模样,像极了一只被割开脖子,扔在地上,正使劲扑腾的鸡。

  石原慎也的副官、勤务兵和传令兵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一下反应不过来。

  事实上,徐锐也不可能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一刀抹了石原慎也之后,徐锐便如一阵轻风从剩下的几个鬼子面前刮过去,反握的两把匕首寒光闪过,那几个鬼子的脖子眨眼间也被徐锐给割断了,然后跟着他们的长官倒在血泊中,不停抽搐。

  杀人后,徐锐犹嫌不过瘾,一边还高喊道:“有奸细,有奸细混进来了……”

  “在哪,八嘎,奸细在哪?”一个鬼子少尉不知就里,端着王八盒子抢到徐锐面前,厉声喝问道,“八嘎牙鲁,奸细在哪?”

  因为距离还有些远,徐锐便随手往鬼子少尉身后一指,说:“奸细在那!”

  可怜的鬼子少尉不知就里,下意识的就转身回头去看,却看到身后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奸细?鬼子少尉大怒,回过头来就要冲徐锐大吼,然而,他才刚一回头便看到眼前有一阵光掠过,再然后便感觉到喉间一凉,然后思维就陷入凝滞。

  徐锐又一刀抹了鬼子少尉,一边继续往前渗透,一边大吼:“大家小心,有奸细,有中国奸细渗透进来了,要小心啊!”

  “八嘎,他就是奸细,他就是!”有个鬼子发现了刚才徐锐偷袭鬼子少尉的一幕,一边端起三八大盖试图将徐锐射杀,一边大吼,“他就是奸细,那个混蛋是奸细,小心啊,千万别让他靠近,大家要小心……”

  说话间,那个鬼子兵已经连开了五枪,可是遗憾的是,那个中国奸细实在太灵活,怎么也无法锁定,打完了五发子弹,三八大盖的弹仓已经空了,那鬼子兵便赶紧拉开枪栓,再拿出一个桥夹试图往弹仓里填压。

  只可惜,已经没有时间了。

  不等那鬼子兵将装有五发子弹的桥夹装填进弹仓,那个中国奸细便已经冲到面前,寒光一闪,那个鬼子兵便已经扔掉了三八大盖,捂着自己的脖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徐锐一刀割断鬼子的咽喉,耳畔忽然听到一声隐约的喀嚓声响,有埋伏!

  下一刻,徐锐猛的一矮身,然后就是叭的一声响,一发灼热的子弹几乎是擦着徐锐的头皮飞掠过去,子弹撕裂空气所形成的气浪,一下就将徐锐头上戴的帽子掀飞,仅仅只是毫厘之差,徐锐就险些被一枪爆头!

  这就是战争,这就是战场!

  管你是兵王,还是普通兵,管你身手有多么厉害,可是在乱战之中,却仍旧存在被敌人冷枪打死的风险!刚才要不是徐锐听力好,反应也快,那么此刻,他就已经躺在地上成为一具死尸了,而且死得十分难看。

  打冷枪的鬼子兵距离不远,距离徐锐也就十几米,但是躲在一栋民房的二楼。

  徐锐现在兴趣上楼去追杀,而且时间上也不允许,只一扬手,右手所持匕首便已经飞射出去,躲在民房二楼阳台上的那个鬼子立刻轻呃一声,然后一头从二楼倒栽而下,徐锐刚才这记飞刀,已经准确的射穿这鬼子的咽喉。

  不过,到这里徐锐的危险并没有解除。

  就在徐锐飞刀射杀躲在二楼的那个鬼子兵的同时,附近的那个黑洞洞的窗户后面骤然间绽放出一道耀眼的火舌,敢情有一挺歪把子埋伏在那,霎那之间,歪把子轻机枪便绽放出耀眼的火舌,就像死神手中挥舞的火焰长鞭,猛的向着徐锐抽过来。

  我艹!徐锐咒骂一声,猛的一个前扑,堪堪将身体缩进一堆瓦砾之后。

  耀眼的火舌追逐而至,将瓦砾堆打得火星四溅,这时,四周更多的鬼子已经听到动静,纷纷举起三八大盖对着徐锐藏身的瓦砾堆猛烈开火,还有鬼子大呼小叫着试图从两侧迂回,绕到瓦砾堆的侧后去射击,这样的话徐锐就危险了!

  不过,徐锐就是徐锐,兵王的称号不是白给的!

  间不容发之际,徐锐只是凭着感觉猛的一扬手,在没有瞄准,甚至没有探身的前提下,左手所持匕首就化为飞刀,瞬间穿越十多米的虚空,准确命中躲藏在二楼窗户后面的那个鬼子机枪手,刚刚还在猛烈喷吐火力的歪把子轻机枪便立刻歇菜了。

  尽管,鬼子的副射手很快就替上,机枪很快就又重新响起来,但是,就在这极其短暂的一霎那间,徐锐却已经一个侧扑再加一个团身滚翻,人就已经躲进了街边一栋民房,鬼子机枪很快就追逐而至,却只能在墙壁上打得火星四溅。

  不过,好不容易才发现目标人物的鬼子却没有那么轻易放弃。

  几乎是徐锐前脚刚刚躲进民房,两个鬼子后脚就追到了,这两个鬼子也是老兵,冲到民房门口之后,先不急着往里边冲,而是从腰间解下两颗手雷,在钢盔上磕了一下然后往门槛下轻轻一扔,便骨碌碌的滚进去。

  三秒后,手雷轰的一声炸开,不等爆炸产生的硝烟散开,两个鬼子便猛的起身,端着三八大盖对着屋子里连续开枪射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却如夜鸟一般,从民房屋檐下从天而降,落到两个鬼子身后,再摁住两顶钢盔轻轻一带,便只听喀崩一声,两顶钢盔便猛然撞一起,一下就同时凹下去。

  却原来,徐锐刚刚从大门口躲进民房之后,又悄无声息的从窗户翻了出来,提前埋伏在了房檐之下,两个鬼子毫无防备,一下着了道。

  跟着钢盔同时凹陷下去的,还有那两个倒霉鬼子的脑袋,连吭都没吭一声,两个小鬼子便一命呜呼,徐锐再顺手一捞,接住了一个鬼子的三八大盖,然后又翻进民房,翻进民房之后,徐锐抬手又是一枪,斜对面的一个鬼子便应声栽倒在地。

  不仅是徐锐,几乎是同时,已经悄无声息的渗透进鬼子防御阵地的一百多个狼牙也同时发动了袭击,于是同样的场景在监师路的各个区域反复上演,狼牙虽然人不多,却个个都是乱战的高手,杀得小鬼子鬼哭狼嚎、晕头转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