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火箭逞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36章 火箭逞威

与此同时,巡捕营主力也正从三个方向朝第九师团发起猛攻。

  河南路跟伯顿路的交叉路口,有一栋六层的钢筋混凝土大楼,虽然没有四行仓库大,但是强度也极高,除了大口径炮弹,一般的小口径平射炮根本对它构成了不了太大的威胁,鬼子步兵第七联队在这里派驻了一个中队,形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

  巡捕营二团一营猛攻将近两个小时,伤亡了一百多人,却连外围的火力点都没拔掉。

  看到出击的部队又一次的败退下来,一营长马长宇立刻火了,摘下钢盔往地上一掼,伸手喝道:“把枪给我!”

  旁边的警卫员立刻把冲锋枪递过来。

  马长宇接过冲锋枪,转身就往前冲,竟是亲自带队冲锋。

  马长宇打出了真火,因为眼前的这一幕让他回想起了淞沪会战的第一阶段,在淞沪会战的第一阶段,他们第八十八师也是这样,在攻击过程中屡屡受到鬼子顽强阻击,往往需要付出很大牺牲才能取得很小的进展。

  有时候,甚至付出很大牺牲都未必会有进展。

  眼前的激战情形,勾起了这段不怎么愉快的记忆,也激起了马长宇的凶性,当年淞沪会战第一阶段,他们第八十八师打得不好是因为上头有人瞎指挥,乱了他们阵脚,可现在,却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如果还是打不好,那就是他们自己的能力问题了!

  马长宇端着汤姆森冲锋枪,亲自带着一个连百余人嗷嗷叫着往前冲。

  往前突进不到五十米距离,前方夜幕下便骤然绽起十几道耀眼火舌,这十几道耀火舌分别从十几个不同的方位扫过来,顷刻间交织成一张密集的火网,冲在马长宇前面的两名警卫顷刻间被打成了筛子。

  马长宇还算命大,正好脚下绊了一脚,一跤摔倒。

  马长宇因为这一跤而躲过一劫,不然,既便不死也必定会身受重伤。

  跟在马长宇身后的官兵也被摞倒了十几个,剩下的便赶紧卧倒在地,马长宇想要从藏身的废墟探头,然而才刚探出半颗脑袋,耀眼的火舌便立刻扫过来,马长宇赶紧又缩头,灼热的子弹打在废墟沿上,火星四下飞溅。

  该死的,马长宇恨恨的咒骂一声,却毫无办法。

  鬼子的火力太猛了,而且有坚固的重机枪工事。

  如果不能首先摧毁鬼子的重机枪,根本连鬼子的外围工事都扫不清,更不要提对鬼子藏身的大楼直接发起进攻,每当这时候,马长宇就格外的希望有几门重炮,要是能够有一门大口径的重炮,只需一发,就能把这栋大楼给炸平了!

  马长宇正想着打炮,结果炮就真来了,火箭炮!

  “营长,炮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兵扛着一具火箭筒匆匆过来,这个老兵绰号叫老炮,是八十八师炮兵营的一个老炮兵,因为炮打得准,大家都叫他老炮,久而久之,本名反而不为人知,甚至连他自己都快忘了。

  在老炮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老兵,肩上还扛着一口长条形的木板箱。

  “老炮,小心!”等老炮冲到近前,马长宇便赶紧拉着老炮卧倒在地,又叮嘱说,“小鬼子的重机枪火力猛得很,可别给咬着了。”

  老炮顺势卧倒在地,喘息说:“营长,火箭炮来了。”

  巡捕营的火箭筒是半个月前刚装备的,由于缺乏足够的钢材,大梅山兵工厂火箭筒车间的产能一直上不去,再加上生产的火箭筒很大部分要装备各军区,所以原定划拟给巡捕营的火箭筒半个月前才到位,而且只有五百具。

  火箭筒能有五百具,其实勉强也够用,但是火箭弹数量更少,仅仅只有一千发!

  军部首长虽然曾答应过徐锐,只要徐锐将精细化工厂的设备搬到大梅山根据地,今后火箭弹就敞开了供应给淞沪军分区,问题是,现在精细化工厂还没有来得及建设起来,就是这一千发火箭弹还是军部首长想办法借调的。

  马长宇却兜头给老炮浇了一大盆冷水,说:“这玩意能管用么?”

  由于火箭弹太金贵,火箭筒自从装备巡捕营之后,从未打过靶,所以绝大多数巡捕营官兵都不太相信它的威力,但老炮作为一名拥有丰富打炮经验的炮兵,却一眼就看出了火箭筒的不凡之处,用这玩意儿打固定火力点简直就是神器!

  “管用,肯定管用!”面对马长宇的质疑,老炮信誓旦旦的说道。

  马长宇也不多废话,直接指着前方的一个正在断断续续喷吐火力的火力点说:“管用就好,你把这挺狗曰的重机枪给我打了!”

  “好嘞。”老炮答应一声,然后挪动魁梧的身板爬向旁边,借着曳光弹的光亮,老炮很快发现一处极好的炮位,那是一堵被炸塌大半的石墙,中间有个开口,正好当炮位,当下老炮就撅着屁股爬到了断墙后面。

  马长宇也因为好奇,跟着爬到了断墙后边。

  跟着老炮的两个老兵也爬了过来,又将肩上扛的长木板箱搁地上,其中一个老兵还打开了木板箱子,马长宇探头一看,借着曳光弹飞行时产生的光亮,可以看清楚,木板箱里装着三枚火箭弹,马长宇立刻骂道:“他娘的才三发?能有个卵用?”

  马长宇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将火箭筒当成了国造迫击炮,在他的印象中,三发迫击炮弹能够端掉鬼子一个机枪火力点,就已经是烧了高香了,总共也就六发火箭弹,充其量也就打掉鬼子两个机枪火力点,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老炮却只是嘿嘿一笑,没有多说,示意一个老兵装填火箭弹。

  等老兵装填好火箭弹,老炮便立刻扛起了火箭筒,半蹲在那堵断墙后面,火箭筒炮口正好对着缺口,透过瞄准孔,老炮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挺正连续开火的鬼子机枪,子弹的曳光在夜幕下拖带一道道耀眼的轨迹,非常容易定位。

  锁定目标之后,老炮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狞笑,去死吧,小鬼子!

  紧接着,老炮便轻轻的扣下了扳机,下一刻,火箭筒的尾部便猛的喷出一股烈焰,而且喷射出去足有好几米远,那猛烈的强光,却把近在咫尺的马长宇吓了一大跳,他还道是火箭筒炸膛了呢,怪叫一声,抱头就趴地上。

  马长宇趴在了地上,所以没有看见,可跟着老炮的两个老兵却愣在那里,因而有幸看到火箭弹的凶威,但只见,就在火箭筒尾部喷射出烈焰的同时,一团红光也从火箭筒的炮口猛烈的喷射出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拖拽着长长的尾焰猛烈的射向前方。

  火箭弹射速看着不快,其实是错觉,仅用时不到一秒钟,拖拽着尾焰的火箭弹便已经飞越了百米虚空,准确命中前方那挺正猛烈开火的鬼子重机枪,其实既便没有准确命中,但是只要误差不超五米以上,也没什么问题!

  (分割线)

  麻生小次郎是第九师团步兵第七联队步兵第三大队直属重机枪中队的一名机枪手,早在淞沪会战之前,这小鬼子就已经退役了,已经回到家乡金泽县当了个农夫,但是随着中日战争的不断深入,日军的兵力越来越紧张。

  当第九师团在淮南战场、淮阴战场两次遭受到重创之后,像麻生小次郎这样的退役军人也被重新征召,然后在家人的送别之后,远渡得洋来到中国,麻生小次郎来到中国后,还没有真正打过仗,跟巡捕营的交锋,是他重新入伍后的第一战。

  最开始时,麻生小次郎还有些紧张,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每当有中国人发起进攻,麻生小次郎都会拿出新婚妻子的照片亲一下,然后收起照片再摁下射击按钮,猛烈的开火,短短数天,死在麻生小次郎手里的中国兵已经不下百人,这小鬼子现在真是两的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战斗间隙,麻生小次郎再次从上衣口袋掏出新婚妻子的照片亲了一下,心里默念:亲爱的芳子,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活着回到金泽县,一定会活着回到你的身边,从此之后,再也不会与你分开,每天晚上都拥着你的娇躯入睡。

  默念完了,麻生小次郎又收起妻子的照片,重新将手指摁在了按钮上,猛烈开火。

  然而这次,麻生小次郎正打得高兴,左前方的黑暗中却骤然绽起一团耀眼的红光,并迅速的飞向这边,麻生小次郎浑身的汗毛顷刻之间竖起来,他本能的想要躲,却是晚了,几乎是一眨眼之间,那团红光就已经飞到他的近前,然后轰的一声炸裂了开来。

  一霎那间,麻生小次郎便感到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轻飘飘的,眼前也忽然间出现了一幅熟悉的画面,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油菜花开得正绚烂,田间地头,一个身穿和服的少妇正在吃力的挑水,等离得近了才发现,竟是他的爱妻芳子。

  我这是,回到家乡了吗?麻生小次郎心头一阵茫然。

  下一刻,无尽的黑暗彻底吞噬了麻生小次郎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