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开始总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39章 开始总攻

昆山花园,第九师团临时指挥部。

  作战室里,井书宣时双手撑着桌子边缘,正对着桌子上的地图陷入沉思,地图已经被参谋部的几个作战参谋做好详尽的标识,因而可以清楚的看得到,环绕着昆山花园的四周有三个红色的圆圈,这三个红圈的圆圈代表着第九师团的三道防线。

  在最外围也是最大的那个红圈外,是三个巨大的蓝色箭头,分别从北、西、南三个方向笔直指向红圈中心的昆山花园,显然,巡捕营的侦察兵也已经发现第九师团的临时指挥部就设在昆山花园,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然而,更令井书宣时愁眉不展的,还是一直到这个时候,都还是没有确切消息传回师团部的东线,井书宣时已连续给步兵第十九联队发去三封电报,但是,人见秀三却始终没有回复师团部,所以直到这个时候,井书宣时都还不知道东线怎么样了。

  不过井书宣时有理由相信,东线的战况既便不怎么乐观,却也不至于崩坏,因为东线如果崩坏了,人见秀三不可能隐瞒不报,因为这么做不仅仅只是渎职,更是犯罪,只是故意隐瞒敌情这一条,就足以将人见秀三送上军事法庭。

  但是,井书宣时还是很担心东线,既便明知道东线的战况不至于彻底崩坏,他也还是莫名的担心东线,尤其是人见秀三之前发回的电报上说,东线的局面非常的被动,究竟怎么个被动法呢?人见秀三这个蠢货,回头非得教训他一下!

  井书宣时决定不再干等了,他决定派通信兵直接去监师路战场。

  井书宣时心想,步兵第十九联队指挥部的电话打不通,发电报也没有回复,但是我直接派骑兵通信员过去,你个狗曰的人见秀三总不能不理会吧?老子必须得弄明白,步兵第十九联队那边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当下井书宣时把副官叫进来,说道:“黑田君,你立刻派两个骑兵通信员,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步兵第十九联队的指挥部,然后让人见秀三这个蠢货立刻给我打个电话,我要亲自与他对话,八嘎牙鲁,真是头蠢猪!”

  黑田副官哈依一声转身去了。

  (分割线)

  进书宣时这老鬼子,并不知道这个时候人见秀三已经被杀了。

  事实上不仅仅只是人见秀三,整个步兵第十九联队两千多人,已经被狼牙大队杀掉了至少一千五百人,整个监师路战场,已经只剩下不到三百个小鬼子还在负隅顽抗,就这,也不是因为剩下的鬼子有多么的厉害,而是狼牙大队根本顾不上搜索。

  狼牙大队在不到两个小时内,就干掉了一千五百多个鬼子兵,看起来很多,但是分摊到每个狼牙队员的头上,其实不多,平均下来每个狼牙队员也就干掉十五个鬼子,这对于狼牙大队的队员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

  不过还是要说明,这一仗狼牙大队并没有硬拼,其实是智取。

  在端掉鬼子的前哨阵地之后,狼牙大队便立刻以三个人为一个战斗小组,分成三十多个战斗小组迅速分头渗透,然后从三十多个点同时向小鬼子的步兵第十九联队发起攻击,正因为狼牙大队的多点进攻,导致步兵第十九联队的指挥体系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为什么会陷入混乱?你想啊,在前哨阵地毫无反应的前提下,一小撮“友军”突然从暗中窜出来,向日军发起突然袭击,日军心里怎么想?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哗变,是不是某个步兵组或者步兵小队的预备役军人因为太过思念家乡,所以哗变了?

  有人则怀疑是巡捕营的特工,如果是少数持工,借助空中的缆索通道或地下通道,是完全有可能绕过日军的前哨阵地的,但是既然是特工,那就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区区几十个甚至十几个特工,构不成太大威胁。

  所以在遭受袭击的第一时间,底下的许多步兵小队甚至都没有报告上级,或者既便有步兵小队上报了,也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太过渲染,但是汇总到联队部之后,却是有十几个步兵小队或者步兵小组遭到袭击,这就有些严重了。

  正因为这,人见秀三才会向井书宣时发去电报,说他们的局面非常被动,因为当时步兵第十九联队同时遭受到了十几股敌人的袭击,防区内到处都在打枪,局面确实非常被动,但要说有多严重,人见秀三却又实在说不上来。

  所以最后,人见秀三只能发去一封奇怪的电报。

  发完电报,人见秀三又决定到前沿阵地去看看,结果把老命都搭了进去,自然也就不可能再给井书宣时回电话或者电报。

  话说回来,这种混乱的情形,也是狼牙刻意营造的。

  黑夜再加上复杂狭窄的巷道,使得狼牙大队的特战技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再加上狼牙会日语,狼牙又化妆成了日军,使得日军步兵第十九联队陷入最大程度的混乱,直接导致胜利的天平向狼牙大队急剧倾斜。

  所以,出现如此夸张的战果,一点不奇怪。

  短短还不到两个小时,步兵第十九联队一千八百多官兵就被杀得只剩三百多,甚至连联队长人见秀三也被干掉了,狼牙大队却仅只有两人阵亡,另有一人重伤两人轻伤,这样悬殊的伤亡比,恐怕也是史无前例了。

  不过,比较搞笑的是,徐锐就是轻伤的两个人之一。

  而且,更加搞笑的是,徐锐并不是被小鬼子打伤的,而是被徒弟地瓜打伤的,其实是默契度不够,导致配合失误,好在伤势并不严重,只是大腿内侧被子弹擦破一点皮,擦点碘酒再包扎好,也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下次看清楚手语再扣扳机!”冷铁锋语气不善的说道,地瓜并不是狼牙大队成员,冷铁锋不好直接处罚他,但是训斥几句却是免不了的,又说道,“这动作是叫你侧翼包抄,不是叫你侧翼火力掩护,两者虽然差别不大,但还是有差别的。”

  “哦,我知道了。”地瓜耷拉着小脑袋,神色间有些忐忑,刚才真的好悬,若角度再往上一点点,司令员的命根子还有俩蛋就完了,真要是这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想到有可能因此引发的严重后果,地瓜不由打了个冷颤。

  地瓜的担心并非多余,小桃红在给徐锐包扎好了伤势之后,就回眸恶狠狠的瞪了地瓜一眼,美目里尽是警告之色,下次给我注点意!地瓜小脸上赶紧堆起讨好的笑意,笑嘻嘻的对小桃红说:“小红姐,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小桃红轻哼一声,美目里的神色却是缓和了下来。

  徐锐活动了一下受伤的右腿,又扭头问冷铁锋道:“老兵,情况怎么样了?”

  “基本上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冷铁锋端着一杆三八大盖,杀气腾腾的说,“最多也就三四百鬼子在负隅顽抗,要不要现在就肃清?”

  “不用理他们了,就剩下三四百鬼子,而且已成惊弓之鸟,没什么威胁了,你马上发出信号,通知老谢可以开始总攻了!”徐锐摆摆手,又接着说道,“总攻开始之后,你们就可以回去歇着了,接下来没你们狼牙什么事了。”

  冷铁锋皱眉说道:“老徐,这才哪到哪?”

  冷铁锋的言下之意就是,狼牙还没有打过瘾呢,不肯收兵。

  “这是命令。”徐锐却不容置疑的说道,“别跟我讨价还价。”

  在徐锐看来,狼牙大队是一支战略级别的部队,用来对付小鬼子的区区一个步兵联队就已经够浪费的了,如果还让狼牙大队留下来,参加后面的总攻,那就是不叫浪费,而叫犯罪了,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兵王,徐锐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徐锐不允许,冷铁锋也没办法,只能服从命令,然后就从挎包里取出一发事先备好的红色信号弹,装填进勃朗宁手枪,打到了天上,伴随着咻的一声尖啸,一发红色信号弹便已经呼啸升空,在空中拉出一道十分耀眼的轨迹。

  (分割线)

  同时,在昆山花园。

  刚才,井书宣时让副官黑田派出通信兵前往东线的监师路战场,结果通信兵才刚刚骑上战马离开,一发红色信号弹就带着一阵尖啸从监师路方向冉冉升空,看着空中拉出的凄艳的血色轨迹,井书宣时的菊花顿时莫名的一紧。

  不好!这是巡捕营发射的信号弹?他们想要干什么?!

  井书宣时并不知道巡捕营发射信号弹究竟想要干吗,但是有一点他却可以确定,那就是这对第九师团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最大的可能,是巡捕营准备发起总攻了,不得不说,井书宣时这老鬼子还是有点儿判断力的。

  井书宣时的目光再次落在地图上,刚刚他在监师路的方向标了一个巨大的问号,看着这个大问号,井书宣时心头的那股不安的情绪,忽然变得越发的强烈!不好,巡捕营如果真要发起总攻,监师路多半会成为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