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全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40章 全歼

信号弹升空之前,谢元正背着手,站在西华德路跟监师路的交叉路口踱步。

  谢元的身后不远,就是西华德路,西华德路是一条横跨了虹河、贯穿虹口、杨树浦两个区域的一条主干大街,西华德路,是以美国第一任驻华总领事的名字而命名的,这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但是此刻,西华德路的两侧,却坐满了誓为祖国而战的中国兵。

  谢元回头,因为整条西华德路的路灯线路都已经被切断了,所以一片漆黑,超出五米外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但既便看不见,谢元也仍然能够感觉到,感觉到整条西华德路两侧的路基之上,坐满了巡捕营的官兵。

  梁一笑的战地广播仍在持续播出,直到现在为止,都不断有老兵前来归队,这些归队的老兵都被谢元临归编成了三个团,分别是四团、五团以及六团,当然这里的团或者旅,仅仅只是内部的编制,不仅军部不会承认,国民政府更不可能承认,在国民军的建制表上,淞沪军分区顶了天了,也就一个团级建制。

  不过对于谢元他们来说,什么建制不重要,人数和准备水准才更加重要!

  到现在为止,不算之前被百老汇大厦抓进四行仓库的三千多国民军老兵,前来租界中区找巡捕营归队的国民军老兵已经超过了七千人,这七千多人中,在之前“围歼”百老汇大厦残部的战斗中损失了数百人,现在还剩六千多。

  在入夜之初,这六千多老兵就已经悄然进入到了西华德路。

  现在,这六千多国民军老兵就挎着冲锋枪,静静的盘坐在西华德路两侧的路基上,只等谢元下令,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站起身,端着美国制造成的冲锋枪,越过以美国人名字命名的西华德路,再沿着监师路向第九师团发起总攻。

  先由狼牙大队拔掉监师路沿线的鬼子据点,扫清进攻的障碍,然后再投入巡捕营的三个主力团发起总攻,这是徐锐和谢元一开始就确定好了的作战计划,现在就只等狼牙大队的捷报了,狼牙大队的捷报一到,总攻立刻就开始!

  不过说真的,谢元的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

  为什么忐忑?当然是不看好狼牙的战斗力!

  谢元并没有跟狼牙并肩战斗过,也没有亲眼见识过狼牙在顾全的恐怖战斗力,但是他跟鬼子却是交过手,而且是殊死博杀,对于鬼子有多厉害、多难缠,谢元是知道的,所以他才对狼牙有些担心,担心狼牙大队无法胜任这艰巨的任务。

  要知道,狼牙大队总共也才一百零九人,加上徐锐和他的警卫员地瓜,也才一百一十一个人,而对面的鬼子却足足有一个步兵联队,而且还是第九师团中战斗力最强的步兵第十九联队,从谢元的立场来判断,双方实力实在太过悬殊了。

  狼牙队员就浑身都是铁,又能打几颗钉?一百人对鬼子三千多人,悬!

  就算步兵第十九联队在之前几天的战斗中有所伤亡,此刻的兵力也不会少于两千人,那也是狼牙大队的二十倍之多!谢元无法想象,兵力相差如此悬殊,这仗还怎么打?至少,谢元自谓他自己是打不赢这仗。

  在谢元的忐忑不安之中,时间在一点点的往前走着。

  某一刻,当谢元再一次停下脚步,抬头往前张望时,前方夜空下忽然间有耀眼的红色轨迹腾空而起,看着夜空之中拉出的这道耀眼的红色轨迹,谢元先是有着刹那呆滞,老天,狼牙大队真把步兵第十九大队给干掉了?

  下一刻,谢元脸上的错愕之色就被巨大的震惊替代。

  老天爷!狼牙大队居然真把步兵第十九联队干掉了!

  再接着,谢元脸上的震惊之色又被狂喜之色所掩盖,既然狼牙大队已经得手,也就意味着进攻的障碍已经扫清,可以开始总攻了!

  当下谢元便掏出枪,对着头顶夜空就是叭的一枪。

  再然后,夜空下响起谢元响亮的怒吼:“跟我冲!”

  说完了,谢元就转过身,顺着监师路大步流星的往前飞奔。

  在谢元的身后,原本端坐在西华德路两侧路基上休整的巡捕营官兵,便纷纷起身,然后就如决了堤的洪水,越过西华德路跟监师路的路口,汹涌向前,这时候,汹涌的人潮中也亮起了星星点点的手电筒光束,照亮了那汹涌的兵潮。

  总攻开始了!对第九师团的最后一击,开始了!

  (分割线)

  半个小时后,昆山花园洋房。

  井书宣时颓然跌坐在椅子上,然后咒骂了一声。

  只可惜,这时候就是咒骂天照大神也不可能再扭转战局了!

  窗户外,已经隐隐可以听到中国兵发出的排山倒海的呐喊!

  不用看,井书宣时就能够想象出那可怕的画面,纷飞的弹雨以及炮火中,成千上万的中国兵正端着美国造汤姆森冲锋枪,沿着监师路朝第九师团的指挥部发起冲锋,挡在中国兵前方的日本兵,就跟潮水冲刷下的土堤坝,顷刻之间便土崩瓦解。

  井书宣时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在看到那红色信号弹升空之后的第一时间,井书宣时迅速将师团部的非战斗人员组织起来,前出监师路构筑起三道防线,可遗憾的是,这些匆促之间构筑起来的防线,根本就顶不住中国兵的决死冲锋。

  不到一刻钟,临时构筑的三道防线就全部崩溃。

  接到副官的报告后,井书宣时就知道大势已去。

  因为这时候,除了步兵第十九联队以外的那三个步兵联队,都已经跟北、西、南三个方向的敌人纠缠在了一起,根本就是想撤都撤不下来,井书宣时的手里边原本还扣着一个步兵大队作为预备队,可就在巡捕营发起最后总攻之前,却因为西边的局势吃紧,把这最后的一个步兵大队调到了西边。

  也正因为这,到了最后时刻,井书宣时只能组织师团部非战斗人员参战,但是师团部的这些非战斗人员,终究不是步兵,战斗力相对孱弱,在中国兵的排山倒海般的猛攻之下,由非战斗人员构筑的前后三道防线,很快就土崩瓦解。

  这三道防线崩溃后,井书宣时手中再无兵可用!

  完了,完了,完了!井书宣时颓然坐回椅子上,仰天哀叹。

  副官黑田抢上前来,急声说:“将军阁下,请赶紧撤离这里!”

  撤离?井书宣时苦笑了一声,撤到哪儿去?如果整个第九师团都被全歼,他就成功的逃出了上海,又能怎么样?最后免不了被送上军事法庭,或者切腹!左右都是个死,那还不如索性战死,好歹还能博一个英名,将来也有机会被供奉靖国神社。

  想到这里,井书宣时立刻又强打起精神来,一边抽出军刀一边厉声大吼:“命令,师团部所有人员都拿起武器,誓死战斗至最后一人!”

  “哈依!”黑田重重顿首,将井书宣时的命令大声重复了一遍。

  听到黑田的命令后,留守师团部的作战参谋、传令兵、医务兵便纷纷被武装起来,甚至连通信处的女兵也被武装起来,每个女兵分到了一颗手雷,井书宣时还特意挨个叮嘱,让她们在最后时刻打响手雷,与来犯中国兵同归于尽。

  “大日本帝国板载,天皇陛下板载!板载!”

  最后时刻,疯狂的口号声响彻整栋花园洋房。

  (分割线)

  谢元率领三个主力团赶到昆山花园,正好听到一阵阵狂热的口号声,从坐落在东北角的那栋三层的花园洋房里传出来,很显然,这栋三层的花园洋房就是第九师团的师团部,并且师团部里的鬼子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

  想要玉石俱焚?做梦!谢元狰狞的一笑,转身喝道:“把那两门八零迫击炮搬过来!”

  谢元一声令下,当即便有四个老兵抬着两门八零迫击炮一溜小跑过来,又迅速将炮给架了起来,这两门八零迫击炮是在冲锋路上从鬼子那里缴获的,除了两门炮,还有高爆弹、催泪弹各两箱炮弹,正当弹药手准备装填普通高爆弹时,却被谢元给制止了。

  “用催泪弹!”谢元闷哼一声,狞笑着说,“把这些狗曰的给我熏出来!”

  两名弹药手便立刻更换了炮弹,将催泪弹装填进了炮膛,伴随着嗵嗵两声,两发八零口径的催泪弹便准确的落进了前方那栋洋房的一楼窗户,操炮的这两个老兵也曾经是炮兵,打炮还是很有一手,将炮弹打进巨大的窗户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就这还没完,见谢元没有制止,两名老兵当即将剩下的催泪弹全打完。

  不到三分钟,两箱八发催泪弹便全部打进前方那栋三层楼的花园洋房,洋房的一楼、二楼很快就被浓烈充满,甚至还有烟雾从窗户汹涌溢出,看到这一幕,围在小楼外的巡捕营官兵便纷纷举起冲锋枪,准备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