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诀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41章 诀别

整栋花园洋房已经完全被瓦斯充满,既便用毛巾捂住口鼻也是没有任何用处,因为这不是芥子毒气,而是催泪瓦斯,井书宣时用毛巾捂着自己的脸,正弯腰剧烈的咳嗽,咳到撕心裂肺,甚至连枪都拿不住了。

  片刻后,终于有一个女兵忍受不住,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然而不幸的是,那个女兵才刚刚冲出大门,花园外便立刻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借着曳光弹以及远处的火光,井书宣时清楚看到,通信处的那个女兵瞬间就被打成了筛子,像风中的残荷来回摆了两下,然后颓然摔倒在地。

  这些该死的中国佬,竟然连女人都不放过!

  不过,女兵的死亡,没能够阻止更多人的往外冲,因为再呆在房子里就必须忍受催泪瓦斯的蹂躏,有时候,有些东西真的比死亡更加的可怕!于是,一个接一个的鬼子嚎叫着、不顾一切的冲出大门,向中国人发起绝望的冲锋。

  但是结果跟刚才的那个女兵没有任何两样,几乎是在这些鬼子刚冲出大门的一瞬间,密集的弹雨顷刻扫射过来,将绝望冲锋的鬼子摞倒在地,不到片刻,花园洋房大门口的台阶下便已经滚满了鬼子尸体,少说也有上百具之多。

  最后时刻,副官黑田向井书宣时猛一顿首,然后也挺着军刀,转身冲出了一楼大门,外面遂即又响起一阵枪声,然后就再也没有声息,不过,不用多想,井书宣时也能够猜到,他的副官黑田一男也肯定已经被打成筛子。

  叹息一声,井书宣时松开手,任由蒙在脸上的毛巾滑落在地,然后反手抽出了军刀,也跟黑田一个样,嗷嗷叫着往外冲,冲出大门的一瞬间,无所不在的瓦斯毒烟终于不见了,井书宣时立刻贪婪的嗅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下一霎那,前方夜幕下却骤然绽放一簇耀眼红光,耳畔也隐隐听到一阵激烈的枪响,再下一刻,井书宣时便感觉****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顷刻窒息,肺部便再也无法呼吸,恍惚之间,感到整个世界都开始剧烈翻转。

  片刻之后,世界呈九十度静止下来。

  井书宣时丧失了行动能力,但是意识却仍然保持着清醒,静寂之中,他看到一双板牛皮鞋喀喀的走过来,站在他眼前,井书宣时很想抬头看看这双皮鞋的主人,他很想看看打败他的这个男人是谁,可遗憾的是,始终未能如愿。

  终于,井书宣时感觉到了一阵蚀骨的冰寒。

  然后,井书宣时的灵魂便堕入了无边黑暗。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

  板垣征四郎从睡梦中惊醒,猛然坐起身来。

  刚才在睡梦中,板垣征四郎做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梦中,他坠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莽荒世界,脚下是半人厚的枯枝败叶,头顶则是密不透风的大树,他走啊走,走啊走,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多远,才终于看到天空。

  然而,还没有等他喘口气,一头巨大的怪兽突然降临。

  板垣征四郎无法形容那是一头什么样的怪兽,似人类,直立,却非人类,因为那头怪兽的身上长满了长毛,给板垣征四郎印象最深的是怪兽的那双眼睛,冰冷阴寒,不带一丝的感情色彩,与它对视,犹如堕入冰窟一般冰冷刺骨。

  然后那头怪兽便探出巨大的巴掌,猛拍过来,板垣征四郎就一下惊醒了。

  深吸了一口气,板垣征四郎再没有一丝睡意,当下推门而出,卧房门外,副官东乡浩太早已经被板垣征四郎在睡梦中发出的尖叫声惊醒,已经穿戴整齐,看到板垣征四郎推门走出来,立刻顿首致意:“司令官阁下!”

  板垣征四郎轻轻颔首,沉声说:“去参谋部。”

  两人来到第十二军的参谋部时,看到了外出倒水的青木重诚。

  几乎是同时,青木重诚也看到了板垣征四郎,当下顿首问道:“司令官阁下,你怎么来了?”

  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板垣征四郎又不值班,所以青木重诚才会有这么一问。

  板垣征四郎却摆摆手,沉声说:“我放心不下,第九师团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作为第十二军司令官,板垣征四郎当然关心上海的战局发展,因为上海是第十二军的防区,如果第九师团打得不好或者被巡捕营给歼灭了,板垣征四郎既便不用承担责任,也是脸上无光,更重要的是,上海还有板垣的死敌,徐锐!

  青木重诚回答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但是巡捕营的攻势就没停过。”

  对于这次的上海战役,板垣征四郎、青木重诚跟日军大本营的判断基本上一致,都认为第九师团固守半个多月的时间绰绰有余,眼下才只过去三天时间,绝不会出现意外,徐锐再会打仗,也不可能违背战争的客观规律。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板垣征四郎才有心情睡觉,要不然,他也不会只留青木重诚一个人在作战室值班,早就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留在作战室,甚至于,直接跑到上海前线,从井书宣时手中接过指挥权限也是不无可能的。

  青木重诚又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上海战役基本就这样了,第九师团固守有余,但要想反攻却也是力有不逮,反过来,巡捕营要想在短时间内打垮第九师团却也不太可能,所以现在,只能等待第七师团和第二十师团早日到来了。”

  “索代斯奈。”板垣征四郎点了点头,又问道,“青木君,第七师团和第二十师团什么时候能够赶到上海?”

  青木重诚说:“第二十师团应该快了,傍晚之前刚刚接到了内田君的电报,说是第二十师团的四个步兵联队已经全部完成了集结,所有的技术装备也已经运到了仁川,随时可以登船起运,若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就能到上海!”

  “哟西。”板垣征四郎闻言顿时精神一振,说,“第二十师团的动作很快嘛,我原以为他们最快也要再过七天才能到上海,却没想到三天之内就能够到上海了!牛岛君真不愧是工兵出身的,时间观念就是比别人强!”

  顿了顿,板垣征四郎又问道:“第七师团呢?”

  青木重诚说:“第七师团可能需要晚上几天,因为许多官兵休假未归,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官兵未能归队,而且眼下海军的运输舰正在全力保障关东军的物资输送,抽调给我们的运输力量一次只能够运输一个师团。”

  “八嘎!”板垣征四郎大怒道,“远东战役重要,难道上海战役就不重要了?海军部的那些官僚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一次只能送一个师团,这岂不成了添油战术?如果对手换成别人也就罢了,可现在对手是徐锐!”

  青木重诚冷笑说道:“司令官阁下,运力不足,其实只是海军部的托词,据我所知,海军方面其实有相当数量的运力被用于鸦片、药品等各种物资的走私,往来于仁川、大阪、旅顺以及青岛等各条航线,正在忙着赚钱呢。”

  板坦征四郎闻言,一对浓眉便立刻蹙紧了一团。

  跟世界上所有帝制国家一样,此时的日本也是腐败横行,尤其皇室更是腐败透顶!

  这里说的日本皇室并非专指裕仁天皇,事实上,裕仁这小鬼子还算得上清廉,甚至还曾经效法他的爷爷睦仁,节省皇室用度用于购买军舰,但是日本皇室并不只有天皇,还有数量众多的亲王,比如说闲院宫载仁、伏见宫恭博两人。

  闲院宫载仁是陆军总参谋长,伏见宫恭博是海军军令部长,两人分别掌握着日本陆军以及海军的最高指挥权!但是同时,这两人也是日本陆军及海军腐败势力的总后台,将陆军及海军的力量公器私用,大赚其钱,并不是什么新闻。

  板垣征四郎说道:“有些人的吃相实在太难堪了,这事必须得禀明天皇陛下!”

  青木重诚却劝道:“司令官阁下慎重,得罪皇室极不明智,卑职以为还是算了。”

  两人正说话之间,一个通信兵忽然匆匆走进来,顿首报告:“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刚刚接到第九师团临时指挥部通讯参谋、山下少尉的诀别电报。”

  “纳尼,第九师团临时指挥部?!”

  “山下少尉的诀别电报?!”

  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闻言顿时大吃一惊,当下再顾不上讨论军中的腐败问题,青木重诚更是劈手夺过电报,展开来念道:“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暨司令部一众同僚:我师团于昨夜遭巡捕营突袭……坚守监师路之步兵第十九联队作战不力,以至于防线洞开,敌主力趁胜进击,今已包围我师团司令部,旅团长井书阁下及司令部一众同僚皆玉碎殉国,职在发完电报后,亦将玉碎,昭和十四年五月,第九师团通讯处少尉官,山下英次,诀别,大日本帝国板载,天皇陛下,板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