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上海光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43章 上海光复

考虑了半天,闲院宫载仁勉为其难的说:“这事我来办。”

  “哈依,那就有劳亲王殿下了。”东条英机赶紧顿首致谢。

  这也是他不辞辛苦、连夜赶过来求见闲院宫载仁的主要目的,因为他委实害怕这个噩耗报上去之后,裕仁会被气出个好歹,可又不敢瞒着不把这消息报告给裕仁,所以想出了这么个折衷办法,先把这噩耗报告给身为陆军总参谋长的闲院宫载仁。

  而闲院宫载仁也果然没让东条英机失望,把这差事揽了过去。

  闲院宫载仁又问道:“不过东条君,第九师团被全歼之后,上海失守,周边几个县只怕也是守不住,这样一来,整个战局可就急转直下了,那么相应的,上海战役的作战方案是不是也应该做出相应调整?”

  “哈依!”东条英机顿首说,“正想跟殿下说呢。”

  顿了顿,东条英机又说道:“按照大本营的原定作战方案,是由第九师团残部将巡捕营牵制在虹口,然后第二十师团、第七师团赶到之后,从外围对巡捕营实施包围,然后再将之歼灭在虹口,但是现在随着第九师团被歼灭,这一构想已经落空……”

  闲院宫载仁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东条英机,说道:“东条君,直接说重点。”

  “哈依。”东条英机一顿首,又接着说道,“殿下,在接到这份战报之后,卑职就已经命大本营作战课紧急拟定了一个新的作战计划,按照这个计划,第二十师团及第七师团将分别从宝山县以及金山卫抢滩登陆,然后再南北夹击上海。”

  “从宝山县及金山卫登陆?”闲院宫载仁皱眉道,“为什么不直接从杨树浦登陆?明明有码头可用,为什么非得抢滩?”

  “纳尼?”东条英机瞠目结舌道,“殿下,你忘了吴淞口?”

  “我怎么把吴淞口给忘了。”闲院宫载仁一拍额头,这才想起来巡捕营偷袭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得手之后,把第三舰队的十几艘军舰开到吴淞口并炸沉,眼下已经成功的在吴淞口构筑了一道封锁线,千吨以上船只都无法通航了。

  叹息了一声,闲院宫载仁又说道:“这岂不是还得再打一次淞沪会战?”

  “那倒不用。”东条英机摇头说道,“徐锐虽然厉害,但是巡捕营的兵力,却远远没有国民军主力的规模,不要说上百万的部队,徐锐能凑起两万人的部队就不错了,所以,到不了会战的规模,充其量也就一次大型扫荡。”

  “东条君,千万不可大意。”闲院宫载仁却摆了摆手,说,“巡捕营的规模或许没办法跟淞沪会战时的国民军主力相比,但是其战斗力却是不遑多让,尤其是巡捕营的指挥,相比国民军主力却是强出太多太多了。”

  “哈依。”东条英机顿首说,“亲王殿下明鉴,徐锐此人的战术指挥能力,确实远非国民军的那些高级将领能比。”

  闲院宫载仁点头说:“所以,你们务必小心!”

  “哈依!”东条英机再次顿首,说,“卑职明白。”

  “去吧。”闲院宫载仁挥挥手,说,“有什么困难及时跟我说。”

  东条英机犹豫了下,小声说道:“亲王殿下,还真的有个困难,您能不能跟伏见宫博恭殿下说一声,让海军提供更多运力,将第七师团、第二十师团一次性运抵上海战场?否则的话,卑职担心分头到达,会被巡捕营打个时间差,各个击破。”

  闲院宫载仁闻言后,一张老脸上便立刻浮起一抹尴尬之色。

  伏见宫博恭利用海军舰船大搞走私,中饱私囊,这个事闲院宫载仁也是知道的,不过闲院宫载仁并未过多干预,因为他自己屁股也不干净,不过眼下上海的战况十分危急,却是必须得跟伏见宫博恭说了。

  当下闲院宫载仁说:“这事我也会跟伏见宫说。”

  “哈依,那可真的是太感谢殿下了。”东条英机闻言大喜,然后转身匆匆去了。

  一回到陆军部,东条英机便立刻给已经完成集结的第二十师团下了一道命令,让他们在仁川港再等待七天,等到第七师团也完成集结之后,再一并前往上海,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徐锐抓住机会打时间差。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上海。

  除了火车北站还在打枪,其余的各个巷战战场却已经恢复了平静,一队队的巡捕营官兵正端着冲锋枪,在打扫战场。

  到这时候,徐锐才敢说,上海之战的大局已定!

  顾不上喘口气,徐锐又立刻将军分区的高层都召集到百老汇大厦。

  在大会议室里,王沪生当着几十个指挥员的面,拿出一封电报说:“这是军部首长刚刚发来的嘉奖电,祝贺我们在上海战役中的空前胜利。”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拿出另一封电报,哂然说:“这一封,是蒋委员长的嘉奖令,嘉奖我们在对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作战行动中,所取得的重大胜利。”说完,王沪生又把蒋委员长的嘉奖令从头到尾读了遍。

  蒋委员长现在还不知道第九师团已经被全歼了,上海也已经光复了。

  在王沪生读蒋委员长的嘉奖令时,徐锐特意观察了一下在座一干高级军官的表情,发现绝大多数人的表情都很冷漠,甚至连谢元、杨瑞等孤军营的军官也表现得非常的冷淡,显而易见,在场这么多高级军官,几乎没一个人对蒋委员长有好感。

  不过这也正常,谁让蒋委员长曾经在战场上抛弃过他们呢?

  读完了电报,王沪生又朗声说道:“同志们,尽管火车北站的鬼子仍在负隅顽抗,但是这次的上海战役,我们已经是赢定了,现在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大家,明天天一亮,整个上海就能光复了,沦陷将近两年之后,上海将又一次的回到祖国的怀抱!”

  王沪生激昂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里便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不少军官一边鼓掌,一边甚至流下了热泪,因为这里的绝大多数军官都曾参加过淞沪会战,当时拼了三个多月,上海最终还是失守了,他们原以为这将成为他们毕生洗刷不掉的耻辱!

  却没有想到,今天,这个耻辱居然被他们洗掉了,上海竟然光复了!

  而更令这些淞沪老兵无法抑制胸中激动情绪的是,上海,还是从他们手里光复的!再没有比这更美妙的结果了!

  这些淞沪老兵忘情的欢呼,忘情的鼓掌,甚至手掌都拍肿了。

  王沪生连连的示意,示意大家安静一下,可这些情绪已经接近完全失控的淞沪老兵却是毫无察觉,依然在那忘情欢呼、忘情的鼓掌,更有人在嚎啕大哭,在心中默默的告慰两年前战死在上海的战友:上海,已经光复了!

  最后,还是徐锐起身示意大伙肃静,才终于把吵杂声给压下去。

  接着,与会的军官便纷纷向徐锐投去热烈的目光,在今天之前,其实仍然有不少军官暗中对徐锐抱有怀疑,抱着耳闻为虚、眼见为实的心态,他们本能的认为徐锐此前大梅山所取得的战绩都是虚的,都是吹出来的。

  但是,今天,他们却都服气了,徐锐是真有本事!

  别的先不说,就说上海这一仗,无论换谁来指挥,都不可能有这样的结果!

  又是全歼鬼子的海军第三舰队,又是全歼鬼子的陆军第九师团,他们就是做梦,也从不敢想这样的战果,可现在,这两者却全都变成了现实!单凭这一点,徐锐就配得上“帝国死敌”这么个绰号,他也确实已经成为小日本的死敌了!

  等到会议室安静下来,王沪生也回过头用热烈的眼神看着徐锐,说道:“老徐,讲两句吧?”

  “司令员,讲几句吧。”

  “司令员,你也讲几句。”

  “是啊,司令员,你也夸我们几句呗。”

  “就是,蒋委员长都夸我们了,你也该夸夸我们。”

  王沪生起了个头,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越发的热烈。

  “夸你们?看把你们给得瑟的,不就歼灭了小鬼子的一个野鸡师团么,值得你们高兴成这样?”徐锐却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徐锐觉得这些家伙有些过于膨胀了,得提前给他们浇浇冷水,以免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犯错。

  立刻就有人不乐意了,叫嚷说:“司令员,这可是鬼子的第九师团!在明治时期编练成军的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

  “狗屁常设师团!”徐锐哂然说,“在淮南、淮阴连续吃了两次败仗,能打仗的老兵几乎死了个精光,后面补充进来的大多都是后备役,甚至还有退伍多年的预备役,那战斗力甚至连专事防御的独立混成旅团都不如。”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所以,千万不要因为吃掉了鬼子第九师团,尾巴就翘天上,至于歼灭鬼子海军第三舰队,那更是跟你们没任何关系,那是狼牙大队的功劳,甚至就连这次能够这么快全歼第九师团,也是多亏狼牙大队。”

  听到这,与会的军官便纷纷耷拉下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