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扩大战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44章 扩大战果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几乎所有与会的干部都下去睡觉了。

  从围攻四行仓库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四个昼夜了,大伙几乎就没怎么合过眼!就是钢涛铁铸的也是吃不消,何况血肉之躯?事实上,在围歼第九师团的战斗战结束之后,许多官兵打扫战场时,扫着扫着就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也就是最后参加的那六千多老兵精力还算充沛,火车北站也是他们在围攻。

  石长庆等十几个部队长都下去睡觉了,但是冷铁锋、谢元、杨瑞、王沪生、柳眉还有江南几人却留了下来,因为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议,上海虽然已经基本光复了,但是战事并未彻底结束,接下来巡捕营肯定要乘胜追击、扩大战果。

  尤其是上海周围的宝山、青浦、松江以及嘉定四县,必须得拿下!这不仅是为了获得周边诸县的人员物资,更是为了扩大防御纵深,为接下来的上海保卫战做好准备,要不然等小鬼子的第七师团、第二十师团一到,就再没有时间了。

  所以,下面的指挥员可以尽情的睡觉,他们不行。

  待那些个团长、营长走远了,王沪生首先埋怨说:“老徐,你也未免太苛刻了,第九师团虽然说今非昔比,可好歹番号还是常设师团,现在我们歼灭了小鬼子的第九师团,怎么也该夸几句,可你倒好,上来就一顿贬。”

  冷铁锋也附和说:“老徐,你不常说好兵是夸出来的么?”

  徐锐摇了摇头说:“没错,好兵是夸出来的,但是好的指挥员光夸是不行的,你得时不时的给他们浇点冷水,要不然他们的尾巴能够翘到天上去,早晚给你闯出大祸来,我这也是未雨绸缪、早做预防。”

  “反正怎么说都是你在理。”王沪生摇摇头,又问道,“下面怎么办?”

  徐锐想了想说道:“接下来,最主要有两条,一是分兵攻打上海周边的宝山、青浦、松江以及嘉定这几个县,一是为了扩大军分区的控制区域,以获取更多的人员物资、同时扩大防御纵深,第二就是公开打出淞沪军分区旗号。”

  “也确实该打出淞沪军分区的公开旗号了,要不然,工作不好开展,常言道,名不正则言不顺嘛,我们只有公开了身份,才可以有效发动群众。”王沪生点点头,又说道,“不过有一点老徐你想过没有?”

  “啥?”徐锐问道。

  王沪生说道:“如果我们公开打出淞沪军分区旗号,就不能再赖在公共租界了,我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哈,我们挂着租界巡捕营的头衔,好比是被蒋委员长收编的地方军阀,虽然从根本上是独立的,但至少名义要听蒋委员长的,可现在,我们公开打出军分区旗号,就等同于直接宣布独立,名义上都不听蒋委员长的了,蒋委员长能答应?公共租界能答应?英国还有美国也能答应?”

  旁边冷铁锋、江南、柳眉、谢元、杨瑞等人也下意识的点头。

  租界巡捕营的身份,不值得稀罕,可是不管怎么说,都可以给他们提供一定的掩护,但是在亮明淞沪军分区的身份后,出于脸面考虑,公共租界就不可能再让他们留在租界了,这也意味着他们从此无法再得到公共租界的庇护。

  面对这个绕不开的难题,徐锐却嗤之以鼻。

  徐锐说道:“我说老王啊,你的脑子就不能拐个弯?”

  “拐个弯?”王沪生很茫然的道,“怎么拐?往哪拐?”

  冷铁锋却马上就反应过来,说道:“老徐你的意思是说,弄两套人马?”

  “聪明。”徐锐赞许的点点头,又笑着说道,“不过你说的也并不全对,我们并没有两套人马,所以这应该叫做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王沪生也终于反应过来了,瞪大眼睛说道,“你是说,保留巡捕营这片牌子,然后再竖一块新四军淞沪军分区的牌子?对内一套人马,但是对外,则宣称说是两套人马?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徐锐笑道,“这一来,公共租界的面子保住了,我们的里子也有了,不是两全齐美么?当然小日本大概是不会乐意的,不过他们就算想要表达意见,也得等他们再次打下上海之后了,那至少也是两年后的事了。”

  “行吧,那这个问题就算是解决了。”王沪生又说道,“不过现在又有一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徐锐问道,一抬头,却发现王沪生在给他使眼色,当下心领神会,起身对冷铁锋等人说,“那啥,天也不早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知道徐锐和王沪生有机密事要商量,众人便纷纷起身告辞。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王沪生才说道:“是这样的,刚刚我接到了影子的加急电报,中村机关所在的江湾已经遭到了一团的攻击,他请示我们,是否亮明身份,参加反战同盟?可我觉得,影子并没有暴露,就这样放弃潜伏,太可惜了。”

  徐锐闻言一拍脑门,说道:“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徐锐这才猛然想起,不仅中村俊的潜伏是个问题,还有梁武义的身份也是个问题,眼下上海发生了这么大变故,中村俊是不是还要继续潜伏?梁武义这个身份是否还要使用?也的确应该认真的权衡一下了。

  直接放弃确实太可惜,中村俊就不说了,梁武义也是名义上的上海市长,如果留着这个身份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但问题是,在这次光复上海的作战行动中,很难说就不会留下半点蛛丝马迹,一旦让小鬼子发现破绽,那就极有可能把小命都搭进去。

  徐锐说:“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先让一团停下,别急着进攻江湾了。”

  “也行。”王沪生点了点头,又说,“对了老徐,还有个事我得跟你说声,军部刚刚发下了一份公文,要对辖下的部队以及管辖的根据地,进行一次统一的整理整顿,当然了,主要是为了应付国民政府那边,但是我们恐怕得做一些工作。”

  “怎么个意思?”徐锐皱眉说道,“能不能说明白些?”

  王沪生苦笑说:“我就直说了吧,由于我们共产党拉队伍的速度太快了,已经引起了蒋委员长的警觉,所以国民政府要求我们共产党将部队的明确数量给呈报上去,这个我们肯定不能答应,傻瓜才会跟他们亮明家底。”

  “这肯定不行。”徐锐说,“他们又不发军饷,凭什么把家底亮明给他们?”

  王沪生又说道:“但为了让国民政府的面上说得过去,我们的级别就得明确一下,比如说我们淞沪军分区,理论上就是一个团级建制,支队也才是旅级,我们顶多就是团级,所以部队编成方面,旅、团两级建制就暂时别用了,最多营级。”

  “就这事?”徐锐哂然说,“不就是一个称谓么,多大点事。”

  这确实也就是个称谓的事,新四军先不说,这时候的八路军,早就已经暗中发展到了四十多万人,许多军分区司令员级别上只是团级,但过的早已经是旅长甚至师长的日子,有些二级军区的司令员,更是比集团军总司令都阔!

  比如冀中军区,理论上只是一个二级军区,旅级,可实际上,冀中军区的部队早已经扩充到了将近十万人,而国民军一个乙种集团军的兵力也就五万人,吕正操司令员过的日子可不比许多集团军的总司令都阔?

  “事不大,但若处理不好,也会留下隐患。”王沪生摇头说。

  “老王哪,这个就靠你了。”徐锐拍拍王沪生的肩膀,笑道,“你是政委,做思想政治工作原本就是你份内之事,是吧?”

  王沪生说:“底下的人我来,但谢元和杨瑞两位同志的工作,还得你做。”

  “可以。”徐锐爽快的说道,“谢元和杨瑞的思想工作我来说,不就是个称谓么,我就不信他们那么想要当旅长。”

  王沪生点点头又说:“还有影子的事情,你得抓紧想一个辙,部队总不能一直围着不打中村机关吧?那样的话反而会引起鬼子怀疑,就算现在应付过去,将来也会被有心的鬼子揪出来,到时候反而害了影子,所以你得抓紧。”

  “知道了。”徐锐挥挥手,顾自回了房间。

  徐锐回到自己房间,却发现江南正准备走。

  徐锐立刻拦住问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你说去哪?”江南一把拍开徐锐的魔爪,嗔道,“我得去广播站。”

  江南现在是淞沪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兼情报处长,所以淞沪军分区战地广播台在播出节目前,稿子得先交给江南审核一遍,确定没有政治问题并且不会泄密,稿子才能再交给梁一笑的广播台播出,这个工作别人还真就干不来。

  徐锐的脸便立刻垮了下来,只能目送着江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