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举国欢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46章 举国欢腾

蒋委员长是在吃早餐时听到这个好消息的,当时蒋委员长刚刚拿勺子舀起一勺汤,刚送进嘴里,结果冷不丁从侍卫长王世和的嘴里听到这个消息,然后就噗的一声将嘴里的汤全喷了出来,结果不偏不倚,全射在了蒋夫人脸上。

  “达令,你做什么?”蒋夫人翻了记白眼,竖眉娇嗔。

  不过蒋委员长却已经完全顾不上安慰娇妻,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已经只剩下刚刚王世和告诉他的,那个天崩地裂的消息,是的是的,天崩地裂,真的要天崩地裂了呀,巡捕营居然光复上海,真的要天崩地裂了呀!

  但是下一刻,蒋委员长又觉得这消息太假。

  当下蒋委员长霍然站起身说道:“世和,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你也真是的,这种事也好拿来开玩笑的?会吓死人的你晓得伐啦?”

  王世和苦笑,说道:“委座,这是真的。”

  蒋委员长便立刻僵在了那里,好半天缓不过来。

  看到蒋委员长这样,吓得蒋夫人脸都顾不上擦,赶紧站起身来,绕到餐桌的这边给蒋委员长舒胸又拍背,忙碌了好一会,蒋委员长才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往后颓然坐回到了椅子上,低骂道:“娘希匹,这下麻烦大了。”

  (分割线)

  巡捕营光复上海,蒋委员长只看到麻烦,因为这意味着巡捕营在西方各国的媒体面前大大的露了一回脸,更意味着共产党极大得分,同时也意味着国民党严重失分,这对于未来争取西方的军事以及经济援助,是极为不利的。

  蒋委员长只看到消极面,但是全国同胞却不然。

  全国同胞听到这个消息,无不奔走相告、欢呼雀跃!

  为什么?这可是自从抗战爆发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光复大城市!上海都能光复,全国人民肯定会想,还有啥困难是我们战胜不了的?所以,我们也一定能够打跑日本鬼子,取得全民族抗战的伟大胜利!

  上海光复的消息传开后,上海租界、天津租界,还有重庆、成都、昆明等地学生纷纷走上街头,冒着有可能挨鬼子轰炸的危险,发起声势浩大的游行。

  上海租界的游行声势尤其浩大,不仅学生,许多难民都自发的参加祝捷游行,除了发动大规模的游行外,上海学生还自发组织募捐活动,号召广大市民、商人捐款捐物,支援巡捕营在上海的抗战,甚至动员青年直接参战巡捕营。

  (分割线)

  到中午时分,上海、天津等地的学生已经搞了半天的大游行,光复上海这个天大的好消息终于传到延安。

  延安离得有些远了,淞沪战地广播台的功率不够大,信号覆盖不到西北地区,所以不能通过广播第一时间接收到这个消息,重庆离上海的直线距离更远,但是军统有的是技术手段接收并且放大淞沪战地广播台信号。

  但是,延安方面还得通过电报。

  然而淞沪军分区又不能够越级、直接给延安发电报,得首先致电新四军军部,结果新四军军部收到捷报之后有些不敢相信,反复致电进行核实,直到确定消息确凿无疑,新四军军部才赶紧给延安发电报,所以晚了。

  收到这封电报之后,延安顿时欢声雷动。

  当时中央刚刚开完一个工作会,朱老总拉着周副主席来到毛主席的家里蹭中饭吃,三个人正在吃饭时,消息送到了,看完电报,毛主席一句话没说,只是将电报重重拍桌上,因为拍的过于用力,险些将坑上的小饭桌都给拍翻了。

  还是朱老总反应快,赶紧伸手给扶住了,然后说道:“润之,千万不要激动,就算这天塌下来了,也压不倒我们共产党人。”

  朱老总还道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呢。

  周副主席却看出毛主席并非生气,而是激动,当下从饭桌上抄起了那份电报,一目十行看完之后,周副主席便立刻难掩眉宇之间的喜色,说道:“好嘛,好嘛,好消息,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淞沪军分区居然把上海给光复了!”

  “说啥子?淞沪军分区光复上海?”朱老总一下瞪大了眼睛。

  “你看嘛。”周副主席便把手里的电报递过来,说道,“这电报上面都写着呢,新四军淞沪军分区于昨晚上全歼日军第九师团,并顺利光复上海!”

  朱老总赶紧伸手接过电报,匆匆看完后也是大喜过望。

  “徐锐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到哪都不肯消停。”朱老总大喜道,“我原本以为,他这次被调去上海,怎么也该消停一阵,毕竟他没把部队带去上海,单枪匹马势单力孤嘛,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不到三个月,又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徐锐这次的胜利,可不比以往。”毛主席忽然间插进话来说,“从战术层面,这次歼灭的日军第九师团仅仅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常设师团,事实上绝大多数兵员都是临时补充的后备役甚至预备役,战斗力就连独立混成旅团都不如,更别说跟之前被徐锐歼灭的第十师团这样的真正的常设师团相比。”

  “这倒是。”周副主席轻轻颔首。

  毛主席点了一颗烟,又接着说道:“但是从战略层面,这次第九师团的覆灭,以及上海的光复,却证明了一个极重大的发现!或者说历史性发现!这个重大的发现就是,游击战并非只能在山沟沟里开展,在大中城市也一样可以!”

  说到这里,毛主席还用力的挥了一下手,以加重语气。

  “说的好。”朱老总深以为然的道,“这次上海的光复,确实是充分的证明了,游击战不光在山区可以,在大中城市也一样可以!”

  “但游击战终归是游击战,不是阵地战,所以有必要电告徐锐,告诫他千万不要因为光复了上海就背负上包袱。”这到这停顿了下,毛主席又道,“我们哪,绝不学蒋委员长,绝不死守一城一地,该到放弃之时,还是得放弃。”

  (分割线)

  与此同时,上海的盛大游行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美联社驻中国战地记者海伦娜全程参与了大游行,据她估计,参与这次祝捷大游行的中国人至少有一百万,所以发回给美联社的这篇通讯稿,海伦娜取了一个极具鼓动力、同时也极具震撼力的标题——百万大游行!

  在文章的最后,海伦娜这样写道:从四川路到西藏路,再从北京路到公馆马路,乌泱乌泱的全都是中国人,仿佛全中国的人都聚集到了这里,他们高喊着口号,因为巡捕营刚刚取得的胜利欢欣鼓舞,从他们的欢呼声,或者怒吼声中,我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个古老民族的发自灵魂深处的力量,是的,这是一个不可轻侮的民族!日本人将会因为他们的愚蠢、贪婪和狂妄付出血的代价,对这我无比坚信。

  海伦娜的文章写好后,很快就转化为摩尔斯电码,跨越宽阔的太平洋传回美国,不过在文章被正式刊印前,却必须首先送交联邦调查局审核,然后,海伦娜的这篇文章便呈送到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案头上。

  秘书将海伦娜的这篇文章送来时,罗斯福正在跟国务卿赫尔讨论未来国策走向。

  欧洲局势越发的紧张,德国的军事扩张倾向已十分明显,这时候,美国的光荣孤立政策就显得不合时宜了,所以,美国政府必须有所取舍了,是继续坚持两不偏帮的政策,同时跟所有国家做生意呢?还是倾向某一方?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将海伦娜的文章送到了罗斯福案头。

  罗斯福跟赫尔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就翻开文章看了起来。

  看完文章之后,罗斯福的嘴角忽然绽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扭头对国务卿赫尔说:“记得驻华武官史迪威上校回国述职时,曾经对我说过,说是国民政府已经腐败到骨子里,根本就是烂泥巴扶不上墙,而共产党则是股新生的力量,未来中国的希望在共产党,并且建议美国政府全力援助中共,赫尔你好像是反对的,是吧?”

  “是的,先生。”赫尔毫不犹豫的说道,“但这并非我的观点,我只是陈述美国驻华大使詹森的观点,对于这件事情,我不持立场。”

  “那你最好看看这文章。”罗斯福说着,把手里的文章递过来。

  赫尔接过文章很快看完,耸了耸肩说道:“先生,这并不足以说明问题,共产党的部队能收复上海,仅仅只是侥幸,还有这个徐锐,打仗确实非常的厉害,但是他一个人厉害,并不意味着共产党的人都厉害。”

  “但是至少,援助中共可以作为一个备用选项,不是吗?”罗斯福用手指下意识的敲了敲办公桌面,又接着说了句,“如果租界法案得以通过的话,可以适当考虑,给予中共一部份军事援助,分散投资还可以降低政治风险,赫尔你说呢?”

  “好吧,我没有意见。”赫尔耸耸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