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劳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47章 劳军

浸会大学校园里,两个漂亮的女大学生,正围坐在长凳上促膝读报。

  今天上午,上海租界的各家报纸又迅速加印了加刊,将巡捕营全歼第九师团、光复上海的捷报,第一时间公诸于众。

  一个女学生说道:“娇娇,你怎么不去参加游行?”

  “不去,乱糟糟的,挤死人。”另一个女生皱了皱俏鼻。

  之前说话的女生说:“不过说真的,巡捕营还真是带劲,我原以为中国的爷们都已经死绝了,如今看起来却是我错了呢。”

  “谁说不是?”另一个女学生使劲头头,脸红红的说道,“巡捕营的爷们太厉害了,我好喜欢他们,他们比我们学校的男生强多了。”

  “娇娇,要不然,你找个巡捕营军官嫁了吧?”

  “我倒是想,可我也不认识巡捕营的军官呀?”后说话的女生还真的有这个意思。

  “我听说筱雅的男朋友就是巡捕营的,还有嘉仪的哥哥,不久前也加入了巡捕营,要不然我们去找她们?让她们介绍几个军官给我们认识?”

  “那敢情好,丽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她们吧。”

  当下两个女生便手牵着手,出了浸会大学的校门。

  在浸会大学校门口不远处,就是本校学生设立的募捐处,这时候,游行已经结束,王嘉仪、徐筱雅她们已经回到学校,正在沿街劝捐。

  “这位先生,支持一下祖国的抗战大业吧。”

  “这位大爷,您省下一天的烟钱,就够巡捕营的将士购买上百发子弹,有了这上百发子弹,可以杀死至少几十个鬼子!”

  “这位大嫂,一天不吃饭饿不死人的,但若不赶走日本鬼子,我们中国可真要亡国灭种了,为了祖国的抗战,为了民族的存亡,请您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各位叔叔伯伯、上海的父老乡亲,巡捕营已经在上海连续打了两个大胜仗,不仅重创了鬼子第九师团,更全歼了鬼子的海军第三舰队,但是他们也付出了很大的牺牲,急需各种军需物资,尤其是急需药品,但是他们没有钱买。”

  “我们能忍心看着英勇的巡捕营将士因为没有药品而死去吗?”

  “不能,我们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伸出你们的援手吧,为祖国的抗战大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在一群女生的劝说之下,过往行人大多会或多或少捐一点钱。

  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此时留在租界的中国人大多是难民,他们连养活自己以及家人都十分费劲,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拿来捐给国家,至于那些富人,除了极少数人肯于慷慨解囊之外,多数人对巡捕营的抗战都显得十分冷漠。

  所以忙碌半天,徐筱雅她们也没募到多少钱。

  “才这么点钱,还不够买一盒磺胺粉的钱呢,这可怎么办呀。”王嘉仪撅着小嘴对徐筱雅说道。

  徐筱雅便说道:“剩下的钱我出,怎么也要凑够一箱碘胺粉。”

  “那怎么可以。”王嘉仪蹙眉说,“怎么可以每次都是你出钱?”

  浸会大学已经组织了好几次****,不过每次****,购买物资所需的经费大多都是徐筱雅提供的,徐筱雅的家境虽然好,却也架不住这么折腾。

  两人正说话间,一个声音忽然插进来:“筱雅,我们也捐一箱磺胺粉。”

  徐筱雅和王嘉仪闻声回头,便看到两个漂亮女生走了过来,却是她们的同学罗芳娇还有何美丽,罗芳姣和何美丽都是商贾人家的千金小姐,平素跟王嘉仪和徐筱雅关系很一般,今天却不知道咋回事,居然主动找她们来了。

  王嘉仪不着痕迹的给徐筱雅使了个眼色,事出反常即为妖,这两位千金大小姐,平素都是不拿正眼瞧人的,今天却主动跑来找她们,肯定是别有所图。

  徐筱雅侧头给王嘉仪回了个安心的眼神,她跟罗芳娇、何美丽的关系虽然一般,却也知道这两位千金小姐只是脾气有些傲娇,心地却不坏,比如说有哪个同学生活拮据了,她们一般也会主动捐点钱物什么的。

  当下徐筱雅微笑着问道:“娇娇、丽丽,你们怎么来了?”

  “这话说的,募捐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能不来吗?”何美丽白了徐筱雅一眼,又接着说道,“筱雅,我和娇娇也捐一箱磺胺粉,不过你得帮我们一个忙。”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好心,原来是别有所图啊。”徐筱雅翻了翻白眼,又说,“不过,看在你们捐出一箱磺胺粉的份上,我愿意帮你们这个忙,说吧,什么事儿?”

  罗芳娇走过来挽着徐筱雅胳膊说:“你介绍两个巡捕营军官跟我们认识一下,不过,得事先说好了,得长得英俊一些,还得是两个大高个儿。”

  “就这?”徐筱雅笑着说,“这事简单,巡捕营几乎啥都缺,就是模样周正、牛高马大的男人不缺,别说是区区两个,就两百个都找得出来。”顿了顿,徐筱雅又说道,“我看也不用等改天了,干脆今天你们跟我们一块去火车站****。”

  “****?”何美丽连忙问道,“你们要去火车站****?”

  王嘉仪嗯了声,回答说:“我们用募捐来的钱买了一些毛巾、香烟、饼干、罐头还有药品啥的,今天约好了送到火车站,交给前线的巡捕营将士,虽然这些物资不多,但好歹也算是我们浸会大学学生的一点心意。”

  “我要去,我要去,一块去!”

  “走走走,快些走,快走啊。”

  一听这话,何美丽和罗芳娇立刻雀跃起来。

  “着啥急?”徐筱雅白了急不可耐的两人一眼,嗔道,“你们俩说好的磺胺粉呢?先把磺胺粉交上来,要药品,不要钱。”

  罗芳姣两人便赶紧去买药品。

  (分割线)

  火车北站,战斗已经进入尾声。

  胁坂次郎的步兵第三十六联队,还是足够顽强,自从昨天晚上退到火车北站之后,便迅速凭借火车北站的建筑物以及车皮,构筑起了两道临时防线,然后凭借这两道临时防线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当然了,天亮之后,也得到了航空兵的支援。

  如若不然,胁坂次郎的步兵第三十六联队也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

  不过,既便有航空兵赶来支援,步兵第三十六联队的覆灭,也已经进入倒计时了,因为狼牙大队来了。

  徐锐原本是不打算再次动用狼牙大队的,但是火车北站的战斗已经拖了太长时间,如果不能尽快解决火车北站的鬼子残部,就会严重影响到接下来对上海周边四个县的攻略,所以说不得只能再辛苦一下狼牙大队了。

  当然,也用不着整个狼牙大队,冷铁锋只派来了两个小组。

  钻山豹的狙击小组,还有余必灿的突击小组,冷铁锋就是故意的,他知道钻山豹跟余必灿不怎么对付,所以有意识的要给两人制造配合的机会,让他们在战斗中慢慢的磨合,战友情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那是在血与火中慢慢熬出来的。

  余必灿闷哼了一声,用挑衅的目光斜睨着钻山豹说:“豹子,敢不敢再跟我赌一把?”

  钻山豹怀抱着刚刚到手没多长时间的勃朗宁狙击枪,淡淡的说道:“你想要赌点什么?”

  “赌谁干掉的鬼子更多!”余必灿伸出右手,极其霸气的指了指前方火车站,仿佛坚守在火车站里的数百鬼子,都不过只是待宰的羔羊,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收割这些日本鬼子的生命。

  “好啊。”钻山豹点点头,又道,“赌注怎么算?”

  余必灿便臊红了脸,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启口,还是身后陈元贵插进话来说道:“如果豹子哥你输了,就得给鱼哥介绍一个漂亮的女学生。”

  余必灿在狼牙的代号是老鱼,所以陈元贵叫他鱼哥。

  陈元贵说完,钻山豹愣了下,然后回头跟莫子辰相对大笑起来。

  莫子辰是死皮癞脸跟过来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钻山豹的手下。

  莫子辰也是大笑,因为一听余必灿这话,就知道他也起心思了,想找婆姨了。

  余必灿被两人笑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恶狠狠的瞪了陈元贵一眼,你他娘的就不能说得委婉些?艺术一些?

  陈元贵便很无辜的伸手挠头,合着我又说错了?

  但是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余必灿也就不再遮掩,直截了当的对钻山豹说:“豹子你就给一句痛快话,赌还是不赌吧?”

  “赌,为什么不赌?我输了,一定给你介绍一个漂亮的女学生。”钻山豹大笑,遂即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介绍你们认识没问题,但是老鱼你能不能够跟那女生学好上,我可是不打保票的啊。”

  “废什么话,这事还用得着你操心?”余必灿哂然说,“老鱼我打鬼子不含糊,抢美人也一样不会含糊,至少不会输给你小子。”

  “哈哈,行。”钻山豹笑道,“不过,要是你赌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