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求生不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49章 求生不得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翻过铁栅栏往前不到两米,就是一处临时搭建的铁皮棚,余必灿之所以选在这里翻越铁栅栏,就是因为这!还不等小鬼子的机枪火力覆盖过来,余必灿就已经一个箭步冲进了铁皮棚下,然后身形一晃就消失了。

  小鬼子的机枪迅即追逐了过来,将铁皮棚整个打成筛子,片刻后,整个铁皮棚都轰的一声垮下来,可遗憾的是,余必灿却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其实这个时候,余必灿早已经从售票窗口翻进候车大厅。

  上海火车北站的候车大厅虽然没法跟后世的候车厅相比,但也是极其空旷,不过这会大厅里却是挤满了人,全是鬼子的伤员!还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还有消毒药水的气味。

  对着满大厅的鬼子伤员,余必灿无比狰狞的一笑,西内!

  下一刻,余必灿就像是一头狂暴的野牛,一头撞进羊群!

  “求你,不要杀我,我只是一个医生……”一个鬼子军医跪地试图求饶,却没能换来余必灿的怜悯,寒光一闪,余必灿手里的三八式军刺便已经从他的咽喉上划过,血光崩溅,鬼子军医的身体颤抖了下,再往前颓然倒地。

  看到余必灿迎面冲过来,一个女护士顿时吓得瘫坐在地。

  余必灿带着一阵狂风从女护士身边掠过,手中刺刀闪电般挥出,一下就从女护士的颈侧划过,那女护士便轻呃一声,缓缓瘫倒在地,余必灿接到的命令就是把火车站里的鬼子全部杀光,无论男女,一个不留!所以下手绝不留情!

  连杀了十几个鬼子伤员外加六个军医或护士,才终于有鬼子警卫冲进来。

  “八嘎牙鲁!”看着满地的尸体,为首的鬼子少尉勃然大怒,一下就拔出军刀,对着余必灿愤怒的咆哮,“撒丝改改……”

  “改你个头!”余必灿闷哼一声,右手一甩,手中刺刀便已经闪电射出,一下就飞越十几米的虚空,准确命中鬼子少尉咽喉,鬼子少尉的咆哮声便嘎然而止,手中军刀也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然后双手捂着自己咽喉,缓缓倒地。

  不过这时候,鬼子少尉身后的十几个鬼子终于举起三八大盖,连续开火。

  余必灿咒骂一声,一个蹬地空翻,人便往后窜进了站长室里,临进门前,顺势还用右脚尖钩了下门,原本开着的房门便在他窜进去之后,平的一声关上。

  只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在鬼子一挺歪把子外加十几枝三八大盖的火力蹂躏下,脆弱的办公室木门很快就支离破碎,紧接着,一个鬼子军曹便从腰间解下一颗手雷,先往钢盔上轻轻一磕,然后贴着地面骨碌碌滚过来。

  手雷呲呲冒着烟,打着转儿,从碎裂的门缺口中间滚了进去。

  这个鬼子军曹也是一个老兵,时间卡的很准,手雷几乎是刚滚进门板就炸了,只听轰的一声,站长室里便立刻腾起一团耀眼红光,接着,原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门板顷刻间被手雷爆炸产生的气浪瓦解成无数木屑。

  “停止射击!”扔出手雷的鬼子军曹扬起右手,身后的十几个鬼子便纷纷停止射击,空旷的候车大厅顷刻陷入一片沉寂,再然后,鬼子军曹指着一个二等兵,沉声说,“你的进去看看,那个中国人有没有被炸死?”

  那个二等兵哈依一声,端着刺刀就走进站长室。

  站长室里仍旧弥漫着淡淡的硝烟,所以看不清里边是个什么情形,不过很诡异的是,那个二等兵走进站长室之后,就再没有从里边走出来。

  “清水君?清水君?!”鬼子军曹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任何回应。

  “八嘎牙鲁!”鬼子军曹咒骂一声,当即又命两个鬼子兵解下手雷,磕响之后又扔进了站长室,只听轰轰两声,两颗手雷便同时爆炸开来,再然后,鬼子军曹便带着三个鬼子端着刺刀站进站长室,剩下的鬼子留在外面,随时提供火力支援。

  刚一进房门,鬼子军曹便立刻发现,清水二等兵俯趴在一张办公桌上,之前逃进来的那个中国兵却是踪影全无,鬼子军曹喊了两声,发现清水二等兵还是没反应,便立刻上前将清水二等兵的身体翻过来,结果,却立刻瞪大了眼睛。

  因为清水二等兵的身体下,霍然还隐藏着一颗压发诡雷!

  “八嘎……”鬼子军曹才刚刚骂出半声,这颗用手雷改装的压发诡雷便轰的炸了,鬼子军曹和身后跟进的三个鬼子躲避不及,顷刻间被炸死当场。

  守在门外的七八个鬼子面面相觑,正不知道怎么办时,四颗手雷便呲呲冒着烟,从站长室里边骨碌碌的滚出来,看到这一幕,那七八个鬼子兵便立刻发一声喊,四散而逃,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才刚转身,四颗手雷便轰的一声爆炸了开来。

  片刻后,等钻山豹他们终于解决掉外面的鬼子冲进来,却只看到了一地的尸体。

  “我艹!”钻山豹的双眼立刻瞪大,这他娘的得多少个?这一票老子可是输大了!

  余必灿却嘿嘿一笑,拿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狞笑着说道,“豹子,现在已经是二十九比十二了!”

  “放屁!”钻山豹闻言勃然大怒道,“二十九比二十六!”

  刚才外面的战斗中,钻山豹又杀了十四个鬼子,原本以为肯定已经遥遥领先了,却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余必灿居然杀了二十九个。

  “行吧,二十六就二十六。”余必灿笑道,“反正你输定了。”

  “那可不一定。”钻山豹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战斗还没结束呢!”

  两人正斗嘴呢,车站后边一栋小楼忽然传来枪声,还有鬼子在负隅顽抗!

  两人发一声喊,当即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候车大厅,直扑后边的小楼而来。

  (分割线)

  躲在火车后面这栋小楼里的是胁坂次郎的联队部!

  到了这个时候,胁坂次郎也意识到,步兵第三十六联队的集体玉碎,已经不可避免,再想求生已经是没有可能了。

  不过既便到这个时候,胁坂次郎这老鬼子也仍不愿意轻言放弃,不得不说,这真是个极其顽强的老鬼子,这一点,跟徐锐倒是挺像的。

  尽管大半个火车站已经失守,甚至连站务大楼也已失守,就只剩下联队本部所在的这栋独立的小档还在日军的控制之下,不过,胁坂次郎却仍旧显得十分镇定,将联队本部的几十个通信兵、勤务兵全都组织起来,准备发起最后的决死冲锋。

  很快,小楼外便响起杂乱的脚步声,一听这沉重的步伐,胁坂次郎就知道,过来的一定是巡捕营,而不是他手下的士兵,因为步兵第三十六联队的日本兵穿的胶底鞋,而巡捕营官兵穿的是板牛皮鞋,脚步声异常的沉重。

  最后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吗?胁坂次郎紧了紧手中军刀,再回过头,以冷浚的目光从身后几十个通信兵还有勤务兵的脸上扫过,下一刻,胁坂次郎便转身回头,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声,然后端着军刀从大门冲出去。

  门外,钻山豹、余必灿各带两名队员冲过来,他们身后,则是巡捕营的一百多名老兵端着冲锋枪汹涌跟进,看到胁坂次郎端着一把军刀,带着几十个鬼子从小楼冲出来,钻山豹和余必灿脸上便立刻掠过一抹狞笑,想玩白刃战么?求之不得!

  “这个是我的!”钻山豹迅速下好刺刀,然后手起一刀刺杀了一个鬼子上等兵。

  “这个归我了!”余必灿也是不甘落后,右手反握着刺刀,一闪身躲过面前鬼子一记凶狠的直刺,同时右手顺势再一抹,割断了那个鬼子军曹的喉管,然后对钻山豹说道,“三十比二十七,还是我领先!”

  钻山豹立刻就急了,又一记跨步突刺干掉一个鬼子二等兵,再拔下那二等兵的刺刀顺势一记背刺,又将另一个试图从背后偷袭的鬼子军曹长刺杀当场,然后扭头对余必灿说,“现在是二十九比三十,就只差一个!”

  “艹,阿贵你别跟我抢,三十一比二十九!”

  “滚,老莫你给我滚一边去,三十比三十一!”

  “你个狗曰的,还想偷袭我,简直就是做梦,三十二比三十!”

  “吵吵啥吵吵,显得你的嗓门大还是怎么的?三十一比三十二!”

  余必灿和钻山豹已经进入杀人比赛的节奏,陈元贵、莫子辰他们便索性停下来,看着两个杀人王在那里比赛着杀鬼子,那些鬼子也是相当配合,一个个前赴后继往钻山豹、余必灿两个煞星的面前凑,转眼之间,便只剩下了一个老鬼子。

  胁坂次郎举着军刀,迟迟不敢跨出这一步,因为他发现,面前这********兵的刺杀技术厉害得超乎他想象,胁板次郎本人拥有剑道六段的造诣,这在军中已经是十分罕见,可跟眼前这********兵比,却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