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求死不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50章 求死不能

生死关头,胁坂次郎不免有些迟疑。

  余必灿和钻山豹却没有一丝的迟疑,两人反握着刺刀,几乎是同时冲了过来,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两人的赌赛都还没分出胜负,余必灿杀了三十九人,钻山豹三十八人,两人的杀敌数仅仅只是相差一人。

  于是,最后剩下的这个老鬼子就成了关键。

  如果余必灿能杀了最后这个老鬼子,他就能赢得这场赌赛,但如果让钻山豹杀了最后这个老鬼子,双方就打平,就是不分胜负,钻山豹现在只求打平,余必灿却不愿意,眼看已经胜利在望,他岂肯甘心?

  “西内!”余必灿最先冲到了胁坂次郎这个老鬼子的面前,挺刀直刺。

  “八嘎!”胁坂次郎大怒,倏的横转手中军刀,去格挡余必灿的刺刀。

  胁板次郎原本以为,这一下必定可以格开对方手中的刺刀,却没想到,就在两刀即将交击的一霎那,那个中国兵倏的手腕一翻,锋利的刺刀便一下绕过他的军刀,然后从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猛刺了过来,目标却从咽喉改成了胁坂次郎的心脏。

  胁坂次郎瞬间石化,再想收刀格挡,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钻山豹慢了小半步,眼看最后剩下的这个老鬼子就要丧命在余必灿手里,立刻急了,当即脚下“很不小心”的绊了一脚,然后摔了个狗吃屎,并且正好一头撞在余必灿后腰上,余必灿冷不丁被撞了一下,手中刺刀的准头立刻就歪了。

  “呲!”余必灿的刺刀以毫厘之差,从胁坂次郎腑下穿过去。

  胁坂次郎这下终于反应过来,猛的一刀横斩,然后撤步后退。

  胁坂次郎的这一记横斩却把余必灿的后招给逼了回去,原本他还想给这个老鬼子来个剜心一刀的,但这一刀如果刺出去,他必定也会死在对方的军刀下,余必灿可不愿意跟眼前这个老鬼子同归于尽,便赶紧举刀挡了下。

  “叮!”一声轻响,余必灿跟胁板次郎同时后退了一步。

  胁坂次郎刚刚到鬼门关上走了一遭,顿时惊出一声冷汗。

  余必灿却是煮熟的鸭子飞了,当下就回头怒瞪着钻山豹,发火道:“豹子你玩阴的?”

  “我哪有,我刚才就是不小心绊了一跤,又不是存心的。”钻山豹说起瞎话来,却是脸不红来心不跳,脸上表情更无辜,不过脚下却是片刻不停留,瞬间就绕过了余必灿,恶狗扑食般扑向了两米开外的胁坂次郎。

  “你丫就是存心的!”余必灿又岂肯甘心到嘴的肥肉给钻山豹抢了,情急之下,反手一刀就照着钻山豹刺过来,一边气急败坏的道,“抢老子的战利品,做梦!”

  钻山豹可以无视鬼子的刺杀,却绝对不敢无视余必灿的刺杀,因为他们两个的身手原本就在伯仲之间,眼角余光看到余必灿反手一刀刺过来,钻山豹吓了一跳,当下也顾不上刺杀前面那老鬼子,一边闪身躲过了,一边怒道:“老鱼你疯了?”

  “老子没疯,只要你不抢老子的战利品,就嘛事没有。”余必灿闷哼一声,脚下一个滑步就绕过钻山豹,然后手起一刀照着胁坂次郎的胸口刺去。

  这下钻山豹又不干了,瞅准了时机就是一记沉肩侧撞,一下将余必灿撞歪,然后趁着余必灿身子歪在那里的间隙,一引刺刀也照着胁板次郎刺来,却没想到余必灿早有准备,在身体被撞歪的瞬间,伸出脚很隐蔽的一钩,猝不及防的钻山豹便立刻摔了个马趴。

  两个回合后,余必灿和钻山豹就都火了,顾不上杀胁坂次郎,自己就先打起来了。

  看着余必灿跟钻山豹在那打生打死,陈元贵、莫子辰等四名狼牙队员傻了,尾随狼牙身后过来的一百多名巡捕营老兵也都傻了,只不过,胁坂次郎却是彻底的懵逼了,八嘎,这是什么情况?两名中国兵自己先打起来了?

  胁坂次郎听不懂这两名中国兵嘴里在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表情还有动作,却很容易就能够猜到,两人分明是把他当成战利品在争夺呢!想到这,胁坂次郎的一张老脸瞬间就臊成猴子屁股,八嘎,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拼刺刀了?!

  “八嘎牙鲁!”胁坂次郎暴喝一声,一个跳步,然后高举着军刀猛劈下来。

  然而,那两名中国兵却直接无视了他的这一刀,只是脚下一个滑步,两个人便以毫厘之差躲过了这一刀,胁坂次郎不信邪,再次举起军刀,再次暴喝一声斩了下来,这次,胁坂次郎学乖了,改直劈为斜斩,这下你们不能再躲了吧?

  却没有卵用,不能躲,两名中国兵直接不躲了,两人一边互相角力,一边却同时出刀将胁坂次郎的军刀挡了开去,临了还用日语骂了一句:“老实在那边呆着,等我们打完再过来取你狗命!听着,哪儿都不许去啊!”

  胁坂次郎蹭蹭蹭往后退下三步,心下一片黯然,老鬼子已经看出来,他的身手跟这两名中国兵比,差的还真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差得很远!差距太大,拼死一搏已经毫无意义,当下胁坂次郎一咬牙一狼心,反转军刀就照着自己腹部猛刺下去。

  然而,不等军刀刺下,两点寒芒便立刻飞过来,霎那之间,这两点寒星便同时撞击在军刀的刀身,只听叮的一声,一股巨力便从握刀的手中倒卷而回,胁坂次郎便再握刀不住,手中军刀脱手飞出几米开外。

  有些茫然的回头看时,却是那两名中国兵拿刺刀当作暗器,撞飞了他的军刀。

  胁坂次郎欲哭无泪了,这可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天照大神啊,你快降下神迹救救我吧,或者杀了我吧!

  兴许是胁坂次郎的祈祷真的应验了,他心里刚刚还在默念,不远处便响起叭的一声,紧接着一发7.92mm口径的毛瑟弹头便高速旋转着飞过来,一下就射穿了胁坂次郎的脑袋,胁坂次郎矮壮的身体晃了晃,然后往后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胁坂次郎突然被击毙,余必灿和钻山豹被搞了个措手不及。

  片刻错愕之后,余必灿便大笑起来:“豹子你输了,你输了!”

  钻山豹却是气得破口大骂:“谁干的?是哪个王八蛋开的枪?”

  “你在骂谁呢?”钻山豹话音才刚落,一个冷嗖嗖的声音便从不远处响起,紧接着,冷铁锋的身影便从人群后走出来,接着说道,“刚才是我开的枪,怎么,你不乐意?”

  “大队长?!”钻山豹吓了一跳,赶紧辩解说,“没有的事,乐意,我很乐意!”

  “你瞧瞧你们,像什么样?”冷铁锋走到两人面前,训道,“给你们刀还有枪,是让你们用来杀小鬼子的,不是让你们用来打杀自己人的!”

  “是是是,杀鬼子。”钻山豹和余必灿连连点头。

  目的达到,冷铁锋便也不再训斥,闷哼了一声,又对钻山豹和莫子辰两个说道:“你们两个拾掇一下,车站外有人要见你们。”

  “有人要见我们?谁?”莫子辰闻言有些茫然。

  “筱雅!肯定是筱雅!”钻山豹却一下反应过来,转身就车站外跑。

  “嘉仪,你是说嘉仪?”莫子辰眨巴眨巴眼,也跟着往外跑,一边挥手高喊,“豹子你娘的等等我,别跑那么快,你个狗曰的!”

  转眼间,钻山豹和莫子辰便跑得只剩个背影。

  却留下余必灿他们几个满脸艳羡的站在原地。

  不过余必灿还是没有忘了刚才的赌赛,喊道:“豹子,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赛!”

  不过让余必灿感到有些郁闷的是,就这一会,钻山豹就已经跑得看不见身影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的这声喊。

  回头再说钻山豹和莫子辰。

  两人才刚一跑出车站大门,迎面便看到了一群漂亮的女大学生!为什么说她们是女大学生,而不说是中学生?因为她们身上穿着制式的蓝底白花短袖袄还有黑色的百褶裙,再加上白色长筒袜和黑布鞋,很好认。

  “筱雅!”钻山豹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徐筱雅,立刻大吼一声。

  几乎是同一时间,徐筱雅也看到了钻山豹,便欣喜得连连挥手:“豹子哥!”

  看到一个年轻英挺的后生大步流星的飞奔过来,跟在徐筱雅身后的何美丽、罗芳娇脸上立刻露出了艳羡之色,因为家境富裕,她们常出入百乐门、大世界等风月场所,因此懂得远比别的女学生要更多,在她们的眼里,钻山豹简直就是一头行走的雄性荷尔蒙。

  当下何美丽便凑到徐筱雅的身边,悄声说:“筱雅,你可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忘不了。”徐筱雅刚刚应了一声,钻山豹便已经冲到了她面前,然后探臂一把将徐筱雅的娇躯抱起,徐筱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人便已经来到了空中,出于本能,徐筱雅一下就伸手搂住了钻山豹那粗壮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