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烽火爱情(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51章 烽火爱情(求月票)

钻山豹抱着徐筱雅在那转圈欢呼,莫子辰也是笑嘻嘻的来到了王嘉仪的面前。

  作为曾经的关中风流刀客,莫子辰的字典里可没有矜持这两个字,尽管跟王嘉仪不是很熟,两人总共也才见过两次面,说过的话总共也不超过三句,而且全都是毫无营养的你好之类,但是这对莫子辰丝毫不构成障碍。

  “嘉仪。”莫子辰走到距离王嘉仪很近的距离,然后盯着王嘉仪的俏脸说,“你又变漂亮了,比上次见面时更加漂亮了。”

  王嘉仪白了莫子辰一眼,小腰一扭转向了别处,只不过,她的脸却红了。

  说真的,王嘉仪此刻的内心犹如小鹿乱撞,说不高兴肯定是假的,但是,她毕竟是个传统的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却还是有的。

  莫子辰可是个花丛老手,只看王嘉仪表情,就知道她的芳心乱了,有戏,莫子辰嘴角立刻勾起一抹笑意,紧跟着又绕到王嘉仪的面前,然后煞有介事的说道:“啊呀,你的头发上有只小蜜蜂,可别让它咬了,快让我帮你捉了。”

  “真的?”王嘉仪毕竟还是嫩了,当即信以为真,站着没敢乱动。

  莫子辰便立刻装出捉蜜蜂的样子,把脑袋探过来,然后,趁着王嘉仪全神贯注等着他捉蜜蜂的机会,突然一低头就亲在王嘉仪的脸上。

  王嘉仪便立刻懵在那里,莫子辰却哈哈一笑,转身就走。

  直到走出去足有十多米,莫子辰才转身回头,向着仍旧愣在那里的王嘉仪挥挥手,然后微笑着说道:“嘉仪,等到这一仗打完,如果我还有命活着,一定上你家向你哥提亲,把你娶回家做婆姨,一定等着我。”

  王嘉仪便立刻羞得用手捂住了俏脸,说真的,她对这种单刀直入的示爱方式真的是毫无心理准备,但同时,也真的缺乏抵抗力。

  而在另外一边,钻山豹已经把徐筱雅放下来。

  徐筱雅就比王嘉仪开放多了,当着众人的面,都敢跟钻山豹搂着亲吻,都让浸会大学的西洋教师给带坏了。

  徐筱雅附着钻山豹耳朵说道:“豹子哥,求你个事呗。”

  “你说。”钻山豹紧搂着徐筱雅的纤腰,便感觉拥有了整个世界,要不是因为徐锐那里没办法交待,良心上也过意不去,他真想就这样带着徐筱雅远离战场,找一个没人的世外桃源隐居起来,或者干脆移民到国外去也可以。

  古人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还真不是瞎说。

  徐筱雅捂嘴嘻嘻的一笑,说:“我有两个女同学,非常漂亮,就是我身后这两个,想让你给她们介绍两个狼牙当男朋友,她们两个的要求是,身材高大,还要强壮、有力量,长相没关系,你能不能介绍两个?”

  “身材高大,强壮,有力量?不要求长相?”钻山豹眼前便立刻浮现出两尊铁塔,当下满口答应了下来,“没问题,不要说区区两个了,二十个都没问题!”顿了顿,钻山豹又问徐筱雅道,“她们要求什么时候见面?”

  徐筱雅说道:“最好是现在,不过如果为难就算了。”

  “不为难,一点不为难。”钻山豹却连连摆手,不要说这根本不是难事,就算是上天去摘月亮,只要徐筱雅开了口,钻山豹也一定会全力去办,钻山豹跟徐筱雅说了声稍等,便转身匆匆跑开了,找东北虎还有大兵去了。

  身材高大,强壮,有力量,不要求长相,这可不就是为东北虎和大兵量身订做的?

  刚才出来的时候,钻山豹看到冷铁锋把整个狼牙大队都带来了,一百多号人就在候车大厅里边休息呢,估计是马上就要出什么任务,看来还得抓紧时间了。

  钻山豹匆匆冲进候车大厅,一眼就看到了东北虎还有大兵两人。

  这两个家伙的块头实在是太大了,就蹲着都比一般人站着还高,那胳膊比一般人的大腿都粗,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防风氏巨人!

  “大兵,虎子,你们两个跟我走!”钻山豹招手喊道,“赶紧的。”

  听到喊叫声,大兵和东北虎同时转过头,东北虎问道:“豹子你喊啥呀?眼瞅着就要出任务了,还到处瞎跑啥呀,跑?”一边说话,东北虎一边还拍了一下搁在脚边的手提式加特林机枪,机枪的转轮便立刻呼啦啦转动起来。

  “好事,有妹子相中你了。”钻山豹叫道,“赶紧跟我走。”

  “妹子啥啊妹子,老子现在哪里有这心思。”东北虎干脆的拒绝。

  大兵却有些心动,起身问:“妹子,妹子在哪呢?妹子在哪里呢?”

  共产党人也是血肉之躯,一样有七情六欲,大兵是老红军出身这没有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喜欢妹子,事实上,大兵做梦都想着能找个媳妇,他爹、他娘还有他爷、他奶没死之前,最惦记的事情就是他的亲事。

  要不是王义那王八蛋杀了他全家,他现在早就娶了媳妇,娃都生一堆了,不过真要是这样的话,他也就不会参加革命,也就没机会认识现在的战友,但是父母双亲临终前的遗愿大兵始终记着,更何况,徐锐从来就没有禁止部队官兵谈恋爱。

  徐锐的观念就是,爱情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为什么要禁止官兵谈恋爱?

  至于说官兵谈恋爱会削弱战斗力,那更是无稽之谈,一个男人,有了心爱的女人,他才会更加懂得生命的意义,才会更加懂得责任两字的含义,打起仗来,也会更加的勇敢,因为在这世界上,他又多了一个需要拿命去守护的至亲之人。

  “走走,快跟我走。”钻山豹拉起大兵的手就往外跑。

  刚出门,正好遇到冷铁锋带着余必灿他们几个回来,钻山豹便立刻想起不久前跟余必灿之间的赌赛,这赌赛确实是他输了,当下对余必灿说道:“老鱼,你也跟我来,你不是让我家筱雅给你介绍女大学生么,有了,所以赶紧跟我走吧。”

  “真的!”余必灿闻言顿时大喜,当即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

  冷铁锋皱了下眉头,有心想要阻止,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回过头再说钻山豹,带着大兵还有余必灿很快就回到了火车站的大门口。

  徐筱雅一扭头看到钻山豹带了这么一尊铁塔般的大家伙出来,便立刻捂住小嘴,噗哧一声乐了,徐筱雅觉得罗芳娇和何美丽一定看不上铁塔般的大家伙,旁边那个模样还算周正的老兵或许还有一点机会。

  不过徐筱雅这次却是想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几乎是在看到大兵的第一眼,罗芳娇跟何美丽的美目里便立刻泛起异样的热意,刚才她们觉得,徐筱雅的男朋友就是行走的雄性荷尔蒙,可是在看到大兵之后她们才知道,什么才是真真正正的行走的雄性荷尔蒙!

  想象一下被那双强壮的胳膊搂在怀里的情景,两人立刻醒了。

  这两位千金大小姐,风月场所去得多了,可谓见惯了世面的。

  所以那些小白脸式的公子哥,根本就入不了她们的眼,但是大兵,却一下激起了她们心底最原始的欲望,好吧,若按照世俗的眼光,这两位大小姐本就不是什么正经女子,虽然还是在校的大学生,可是所言所行却根本与交际花没啥两样。

  不过话又说回来,民国年间沪上风气开放,许多没有见识的土豪羡慕西方文化,都拿自家的宝贝女儿当成交际花来培养,比如林徽因、陆小曼、唐瑛其实都是沪上交际花,所谓交际花,简单说就是只要看对眼了,直接可以上床的女人。

  罗芳娇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走到了大兵的面前,仰起娇靥问道:“那个,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胸肌吗?”

  “嘎?”大兵便立刻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

  罗芳娇却当大兵是答应她了,当即伸出小手去摸大兵胸肌。

  何美丽也走了过来,仰起娇靥对大兵说道:“你真的好强壮,能抱一下我么?”

  “啊?”大兵便越发的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看到何美丽的娇躯依偎过来,脚下便立刻本能的往后退了一半。

  “哟,你躲什么呀?”

  “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罗芳娇跟何美丽便立刻吃吃的笑起来。

  面对着这风情万种、狐媚冶荡的两个漂亮女人,大兵的一张黑脸便立刻羞臊成了猴子屁股,然后嗷的叫了一声,转过身就往回跑,吓着了,他是真被这两个女人吓着了,女人哪有这样式的?这肯定不是什么正经女人,离她们远些。

  余必灿却站着没动,甚至还特意往前走了两步。

  可惜,罗芳娇跟何美丽眼里只有大兵,甚至都没有往余必灿的身上打上一眼。

  对此,钻山豹也只能爱莫能助的摊手,他刚才已经把余必灿的名字介绍过了,不过人家理都没理,已然是这样,他也就没办法了,余必灿又试着跟罗芳娇和何美丽搭话,人家却还是没理会,便只好灰溜溜的回到了火车站。

  PS:月初了,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