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阻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1章 阻击



“噗。 ”冷铁锋把嘴里的半片树叶吐出来,又将沾在身上的枯枝、树叶拍掉,然后扭头恨声说道,“他娘的,老徐你刚才看到有几挺机枪?”

“不知道。”徐锐摇摇头,说道,“抬出来一挺,林子里还有两挺,至于后面还有没有更多的野鸡脖子,那就不知道了。”

“三挺野鸡脖子。”冷铁锋道,“这下麻烦了。”

徐锐说道:“野鸡脖子不算啥,小鬼子的掷弹筒才真叫头痛,待会你就知道了。”

丛林地形,榴弹撞上树梢之后基本上都是凌空爆炸,你就是想躲都找不着地儿,那才真叫一个苦。

说话之间,身后忽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回头一看,却是王长福他们也折了回来。

“你们怎么来了?”徐锐皱眉说道,“不是让你们歇着呢吗?”

“营座,都打起来了,还歇啥歇呀。”王长福道,“怎么着吧,在这跟鬼子干了?”

“干什么干?”徐锐瞪了王长福一眼,却也不忍心苛责于他,当下又道,“赶紧走,鬼子说话就要到了,赶紧走!”

话还没说完,徐锐转身就走。

冷铁锋、王长福等一干残兵赶紧跟上。

不走不行了,以2连现在的体能储备,一旦让小鬼子给缠上,就是想甩都甩不脱了。

到那个时候,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小鬼子就会成为套在他们脖子上的绞索,越收越紧越收越紧,直到把咱们绞死。

不过,既便是立刻就走,局面也仍旧不容乐观。

因为2连残兵的体能已经严重透支,而鬼子却是体能充沛。

往前走了大约两公里,徐锐再次释放他的感知,发现鬼子已经从之前的八百米接近到了五百米内,也就是在丛林,这要是在平原开阔地形。鬼子的炮兵以及掷弹筒已经可以对他们实施袭扰射击了。

但既便是在丛林地形,这样下去肯定也是不行。

再这样下去,最多再过半个小时鬼子就会追上。

徐锐便把冷铁锋、王长福叫到跟前,沉声道:“老兵,阿福,这样下去恐怕不行,分兵吧。我带1排往左走,阿福你带2排往右走。老兵你带着3排往右边走,目标分散了,鬼子的兵力也会跟着分散,这样一来,局面就会改观。”

“行!”

“是!”

冷铁锋和王长福都表示同意。

一百五十多号残兵当即分成了三股,王长福带着其中的五十多个残兵往前走了不到五百米远,却忽然停下了。

有个残兵便问道:“排长,咋不走了?”

王长福摆了摆手,并没有回答那个残兵。

过了大概有几秒。王长福脸上忽然掠过一丝决然之色,然后挥手将五十多个残兵都叫到跟前,说道:“弟兄们,咱们2连担负的是个什么样的任务,想必你们也是清楚的,我就直说了,咱就是来送死的。就是要拿咱们2连一百多弟兄的命,去换1连、3连还有4连四百多弟兄的命,咱们不死,全营的人都得完蛋。”

五十几个残兵神情黯淡,沉默着没有做声。

王长福又道:“但既便做诱饵,既便送死。也用不着全死。”

这下残兵终于有反应了,纷纷叫道:排长,你说怎么的吧?

王长福说道:“我是这样想的,咱们分兵,鬼子也一样可以分兵,单只是分兵,未必就能躲过鬼子追杀。但如果咱们2排留下打阻击,1排还有3排就能够跑得更远一些,鬼子要想追上他们就得花更多时间,只要拖到了天黑,以营座还有副营座的本事,就极有可能把剩下的弟兄带出去,这样的话,咱们2连至少还能留下一多半人!”

听到这话后,五十多号残兵再一次沉默了,这是个艰难的决定。

徐锐决定由2连充当诱饵,此举虽然凶险,2连的绝大多数残兵也会为此送命,但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多了不敢说,活下十几二十多人还是很有可能的,大家伙全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对于这一点那是再清楚不过。

可是如果现在留下打阻击,那绝对是十死无生!

换一句话说,如果他们选择留下,就必死无疑!

没人愿意死,蝼蚁尚且知道贪生,何况是人呢?

看到没人吭声,王长福脸上掠过一丝黯淡之色,又道:“我这条命是营座从死人堆救回来的,要不是营座,我早已经死在无锡城的废墟中,今天却是我报答营座的时候了,我决定留下,不过我不会勉强大家,愿意留的就跟我留下。”

摞下了这番话,王长福便端着三八大盖大步折返回去。

看到王长福大步往回走,五十多号残兵脸上便立刻流露出惨然之色。

在王长福走出十步之后,终于有一个残兵咬着后牙槽,默不作声的紧跟了上去,有人带了头,便有人效仿,不片刻,大多数残兵都纷纷折返回来,剩下的那十几个残兵互相对视了一眼,也终于黑着脸折回来。

王长福转身回头,看到全排弟兄都跟了上来,心中又是自豪又是伤感,自豪的是2排就没一个孬种,全都是好样的,可伤感的是,今天这一战之后,全排五十多个弟兄只怕是没一个能够活着踏出这七星湖了。

也罢,这七星湖好山好水,却是顶好的埋骨之地!

“弟兄们,你们全都是好样的!我王长福没有看错你们!”王长福眼里噙着泪花,豪情万丈的道,“都说小鬼子不怕死,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就没有几个肯投降的,今天就让鬼子看看,咱们中国*军人才是真正的爷们!”

“说的好,小日本子又怎配跟我们中国人比?”

“丢雷老母,今天就让小鬼子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

“丢,老子的三八大盖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小鬼子,尽管放马过来吧。”

做出了决定之后,五十多号残兵的士气便立刻高涨起来,一个个挥舞着手中的三八大盖嗷嗷叫嚣了起来。

王长福大手一挥,厉声喝道:“就地抢修工事,准备战斗!”

五十多号残兵轰然应诺,当即四散开来抢修防御工事。

(分割线)

五分钟之后,大约一个班的鬼子尖兵便赶到了。

距离鬼子尖兵班不到五十米,就是鬼子大部队,大约有一个步兵中队,在那个步兵中队往后大约五十米,则是另外一个步兵中队,再相隔五十米,还有一个中队,看来鬼子真已经吸取了无锡还有南通之战的教训。

鬼子防的就是倒三角伏击阵。

鬼子尖兵班的军曹长一挥手,十几个鬼子便四散开来,就地警戒。

军曹长再蹲下身,仔细察看了一下地面上遗留的足印,一对浓眉便立刻蹙紧了,因为从地面上遗留的足印看,中国*军队居然分兵了,分成了三股,一股往左,一股往右,还有一股则笔直的往前去了。

“八嘎。”军曹长拉了拉头上的钢盔,不知道该往哪追。

想了想,鬼子军曹长还是决定上报,这样的问题还是让上级头痛去。

军曹长当即将一个列兵叫到了跟前,让他回去找小队长报告,那鬼子列兵才刚身,耳畔便陡然听到一声枪响,那鬼子列兵反应挺快,几乎是在听到枪声的瞬间,就迅速卧倒,在卧倒的同时再顺势转身,就看到军曹长已经倒在血泊中。

中国人的子弹直接命中了军曹长的面门,整个面部从鼻梁正中的位置猛的绽开来,就像一朵绽放的血色玫瑰,有一种妖艳之美。

下一刻,密集的子弹便从前方猛泼过来。

听枪声,鬼子列兵就知道那是一挺歪把子轻机枪,只有一挺!

中国人只有一挺轻机枪,火力密度有限,鬼子列兵不慌不忙,按照平时训练,找准机枪所在方位后,迅速出枪瞄准,推弹上膛,这么近距离,训练中有九成把握能命中,实战中既便有所下如,也至少有七成。

然而不等鬼子列兵开枪,左右两侧又响起了枪声。

专注于前方机枪的鬼子便纷纷倒地,鬼子列兵也中了好几枪。

倒三角!该死的,是倒三角伏击阵,又是该死的倒三角伏击阵!

鬼子列兵腿一蹬,便躺在地上再不动弹,他知道,陷入到了倒三角伏击阵中,你就别再想着逃跑了,最为聪明的做法还是装死,毕竟本小队甚至中队主力就在后面不远,他们很快就能够赶到,中国人来不及打扫战场的。

只要中国人没时间打扫战场,他就有机会活下来。

果然,鬼子列兵倒地之后,中国人的子弹便转向了那些仍然在顽抗、或者转身试图逃跑的鬼子兵,结果没有任何悬念,试图顽抗或者转身逃跑的鬼子全被摞倒,而且这些鬼子受到了中国人的重点照顾,每个人都中了至少六七发子弹。

然后,没过多久,拖在后面的一个小队的鬼子就赶到了战场。

看到七十多个鬼子已经展开散兵线猛扑过来,中国人只好放弃打扫战场,转身后撤。

瞅准了这个机会,鬼子列兵便立刻翻身坐起,迅速拉动枪栓,推弹上膛,然后瞄准,再扣下扳机,一声枪响,一个中国兵便倒在了地上,鬼子列兵又迅速拉栓退壳,然后再次推弹上膛,瞄准然后开枪,又一个中国兵倒在血泊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