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嫌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53章 嫌疑

“南边?”吴世宝讶然道,“市区方向?”

  刘子尘凑过来,小声说道:“头,该不会是市区内还有皇军在抵抗吧?”

  “不太可能吧。”吴世宝摇头说,“步兵第十九联队在巡捕营的第一波反攻中就全军覆灭了,等到巡捕营发起总攻之后,步兵第七联队跟步兵第三十五联队很快也全军覆灭,就只剩下胁坂大佐带着一部份残兵逃出来,退守火车北站。”

  顿了顿,吴世宝又皱眉说:“除了胁坂联队,再没别的皇军部队了呀?”

  刘子尘小声说:“头,该不会是海军陆战队的那两个独立步兵大队吧?”

  “那更不可能。”吴世宝断然说,“海军的那两个独立步兵大队是最先被歼灭的。”

  “那就奇怪了,既不是胁坂联队,又不是海军陆战队,究竟会是谁呢?”刘子尘沉吟片刻,突然眼前一亮,叫道,“头,巡捕营不会是内讧了吧?”

  “你想什么呢?”吴世宝便劈手在刘子尘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骂道,“你以为巡捕营是青帮的小流氓啊?说内讧就内讧啊?”

  青帮的小流氓,三天两头的火并,要不就是内讧。

  刘子尘挠挠头,小声说道:“头,要不然我们去看看?”

  “看看?要去你去,我是不去。”吴世宝轻哼一声说,“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说完了,吴世宝又对着四周正在发愣的特务低吼道:“都他娘的给我把眼睛放亮些,待会要是有人过来,就给老子开枪,直接开枪!打死他们!”

  过了没一会,枪声就向着七十六号的阵地这边靠过来。

  “准备战斗!”吴世宝低喝一声,将盒子炮的机头张开。

  又过了片刻,前面已经可以听见隐隐约约的喝斥声、咒骂声,还有脚步声、惨叫声,当然还有各种枪声,以及手雷的爆炸声,看这架势,分明是有两支军队正在激战,而且其中的一支正一边抵抗,一边向着这边撤退。

  吴世宝便立刻在心底咒骂了一声,你娘嘞,往哪不能撤,非把追兵引到这边来?

  当下吴世宝不分青红皂白,举起盒子炮对着前方就是叭叭两枪,然后厉声喝道:“弟兄们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

  特务第一大队的一百多个特务便纷纷开火。

  黑灯瞎火的,七十六号的特务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保命第一!

  这边枪响后,前面正往后撤的那支人马便立刻停下,不再继续往江湾这边过来,吴世宝便暗暗松了口气,还道这支溃兵准备绕道了,可下一刻,这支溃兵却突然猛冲过来,而且火力非常猛,一下就将他们打了一个落花流水。

  七十六号的特务顿时间被打得哭爹喊娘,死伤惨重。

  要知道对面“溃逃”过来的可是徐锐亲自率领的淞沪会战老兵,而且装备精良,对付七十六号的这些个狗特务,那还不是手拿把抓?

  不管怎么说,七十六号的狗特务都没有正经打过仗!

  更重要的是,对于七十六号的这些狗特务,淞沪老兵可是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只片刻功夫,守在阵地上的一百多特务就死伤过半,吴世宝的腿上也中了一枪,而且这伙来路不明的溃兵已经冲到七十六号阵地前!当下吴世宝便丧失了全部的抵抗意志,果断扔掉盒子炮,把手举起来,大叫道:“我们投降!”

  连吴世宝都投降了,剩下的特务便纷纷缴械投降了。

  旋即一大群杀气腾腾的便衣冲进了七十六号的阵地,吴世宝偷偷抬头瞅了一眼,整个人便立刻傻在那里,娘嘞,竟是百老汇大厦的人?

  百老汇大厦的人很好认,一色的黑色劲装,宽檐帽。

  这什么情况?百老汇大厦跟巡捕营,不是一伙的么?

  现在巡捕营已经全歼日军第九师团,都占领上海了,百老汇大厦却被赶了出来?是谁把他们赶出上海的?难道会是巡捕营?这么说真的内讧了?

  再然后,吴世宝就听到了一个愤怒的声音:“李士群呢?狗曰的李士群在哪里?马上让李士群过来见我,要不然本少爷就活埋了你们!他奶奶个熊,你们这些七十六号的杂鱼,居然敢打我们百老汇大厦的黑枪,活腻歪了是吧?”

  听到这个声音,吴世宝便再次震精了下,竟然是梁武义!

  虽然光线不好,但吴世宝对梁武义的印象真是太深刻了,梁武义就是化成了灰,吴世宝也能把他辨认出来!

  吴世宝看到梁武义的时候,梁武义也同时看到了吴世宝。

  梁武义一下就冲过来,劈胸将吴世宝揪起,然后对着吴世宝的脸愤怒的咆哮道:“吴世宝你是不是活腻了,竟然也敢打本少爷的黑枪?”

  吴世宝激泠泠打了个冷颤,颤声说道:“二少,都是误会,误会……”

  “误会你个头!”梁武义却根本就不给吴世宝辩解的机会,当即举起手中驳壳枪,顶着吴世宝的太阳穴就扣下了扳机,只听叭的一声枪响,吴世宝的左侧太阳穴便猛的绽放出一朵耀眼的血花,然后脑袋便立刻耷拉了下来。

  看到这,刘子尘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

  你娘嘞,梁武义这公子哥真敢杀人哪!

  (分割线)

  江湾镇,中村机关。

  李士群第一时间跑到中村俊面前告状,不过晚了一步,当李士群赶到时,却发现梁武义已经好整以暇的坐在中村俊办公室喝茶了。

  梁武义在杀了吴世宝,再缴了七十六号特务第一大队的械之后,又顺势抢占了七十六号特务第一大队的防御阵地,然后凭借七十六号的防御工事击退了巡捕营追兵,然后留下一部分人守阵地,自己则匆匆赶来了中村机关。

  梁武义没有到来之前,中村俊在江湾镇真是度日如年。

  不过看到梁武义之后,中村俊悬着的心便立刻落了地。

  不过两人说了没几句,副官便进来报告说,李士群求见。

  看到李士群走进来,中村俊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对梁武义说道:“梁桑,江湾镇的防务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要令我失望哦。”

  “哈依!”梁武义顿首说,“卑职一定尽力。”

  “哟西!”中村俊拍了拍梁武义肩膀,说道,“去忙吧。”

  目送梁武义的身影离去,李士群又回头对中村俊说道:“将军阁下,你不会真打算将江湾镇防务交给梁武义负责吧?”

  中村俊皱眉说道:“李桑,难道你自信能做得比梁桑好?”

  “呃,将军阁下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士群赶紧摇手,又说道,“我是说,梁武义的嫌疑都还没洗清,就这样把江湾镇的防务交给他负责,是不是欠考虑?”

  “嫌疑?”中村俊揣着明白装糊涂,皱眉反问李士群,“梁桑有什么嫌疑?”

  李士群讶然说道:“将军阁下,百老汇大厦的三千残部配合巡捕营突袭帝国海军,导致了第三舰队全军覆灭!作为百老汇大厦的首脑,梁武义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嫌疑?将军阁下真就不担心他是巡捕营派过来的卧底?”

  “八嘎!”中村俊勃然大怒道,“梁桑绝不可能是卧底!”

  “哈依!”见中村俊突然发怒,李士群不由吓了一跳,他虽然不知道中村俊为什么如此信任梁武义,但有一点却可以确定,那就是中村俊跟梁武义之间的关系,不是他几句谗言就可以破坏的,当下连连顿首致歉说,“将军阁下息怒,是我失言了。”

  见李士群认错,中村俊便迅速平息了怒火,沉吟片刻后说道:“李桑,你对帝国和皇军的忠诚,我也是知道的,所以我不妨跟你多说几句,梁桑其实是中了暗算,早在巡捕营发动这次上海战役之前,他就已经被他的心腹师爷下药,禁锢在一处秘密监狱,梁桑好不容易才联络上了他的心腹,然后设计逃了出来,就这还险些被巡捕营的追兵干掉,所以,之前百老汇大厦的一切行动,都跟他没任何关系!”

  “这样?”李士群愕然道,“原来竟是梁武义的师爷有问题?”

  中村俊点头说:“梁桑的师爷才是共产党的卧底,而且身份非同小可,他的王姓师爷的真正身份是共产党淞沪军分区政委!”

  “原来是这样。”李士群恍然了。

  只不过,这个恍然的表情也是装出来的。

  作为一个老情报,李士群不会轻信任何人,包括中村俊!不过,既然中村俊都愿意相信梁武义,那他又何必非要当这个恶人?说到底,李士群投靠日本人,只不过是为了财,并不是真想给日本人当狗,所以日本人的死活与他没太大的关系。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村俊也不怎么在意李士群是否相信?

  李士群不过就是日本人的一条狗,他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

  中村俊最发愁的,是如何骗过坂垣征四郎和日军大本营,只有把板垣征四郎和日军大本营给骗过来了,他才有可能继续安稳的当他的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