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暴力阻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56章 暴力阻止

送走板垣征四郎,青木重诚便立刻下达了新的一系列的命令。

  命令包括:立刻从第三师团抽调一个步兵大队,从浦口机场紧急空运至江湾机场,以加强江湾的防御;江湾以及宝山县、嘉定县的宪兵队,不惜一切代价、固守待援,同时,命令第一零四师团从苏州前出昆山县,随时准备前出增援太仓以及嘉定。

  命令很快传到江湾中村机关,这个时候,南京宪兵队长小犬四郎已经乘运输机抵达江湾镇,并且已经完成了对徐锐和中村俊的第一轮问话,小犬四郎也是老情报出身,通过对徐锐和中村俊的分别谈话,他很快就发现了诸多的疑点。

  而其中最大的一个疑点就是,百老汇大厦要想跟巡捕营完成如此大规模的双簧戏,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因为这涉及到的不是少数几个核心,而是两支人马成千上万人,要想封堵住这么多人的嘴,难度那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百老汇大厦并没有跟巡捕营唱什么双簧,而另一种可能,就是在双方背后,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在帮助掩盖真相,仅仅只是百老汇大厦本身恐怕是不具备这个能量的,还得有更强大的力量!

  小犬四郎立刻就联想到了神秘失踪的影佐祯昭!

  或许,只有影佐祯昭才有这样大的能量,将事实真相给压下去!

  所以,一切的疑点全都指向了影佐祯昭,当然,中村俊的嫌疑也不能排除,不过,小犬四郎的调查重点还是锁定在寻找影佐祯昭上,除了限制中村俊自由,小犬四郎把他带来的二十几个随从全都派出去,全力搜寻影佐祯昭的行踪。

  必须承认,小犬四郎这小鬼子还是有点水准的。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只要找到影佐祯昭,哪怕仅只是一具尸体,整个事件的谜团,也就迎刃而解,世人都以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其实在情报专家手中,许多时候死人也是会开口说话的,当然死人的这个开口跟活人有点不一样。

  小犬四郎原本以为,对影佐祯昭行踪的调查会极端困难,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劳而无功的心理准备,却没有想到,事情比他想象中容易得多,调查才刚刚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有了重大的进展!或者说,事情有了重大突破!

  在对中村机关警卫进行例行问话的时候,小犬四郎无意之中获得了一个重要线索,在影佐祯昭失踪前,曾经跟中村俊一块到中村机关斜对面的大东亚洋行,之后中村俊回家,影佐祯昭却失踪了。

  从时间上,这与中村俊的交待并无冲突。

  中村俊说,那天他跟影佐祯昭一起到大东亚洋行是为了店里刚到的十年陈菊正宗,喝酒喝到一半,影佐祯昭就有事先离开了,中村俊则是一直在洋行果到深夜,才返回公寓,这点已经从中村俊的朝鲜籍姘头得到证实。

  但是,有一点细节却出现了偏差。

  中村俊说,影佐祯昭中途离开了,而且离开的时候还是白天,但是,中村机关的那两个警卫却能证明,至少在他们换岗之前,也就是说晚上八点钟之前,影佐祯昭都还在大东亚洋行里没有离开,这个就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中村俊在撒谎,要么就是影佐祯昭真有问题!

  当然,也有可能是中村机关的那两个警卫存在问题。

  但是,小犬四郎认为这种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调查进行到这里,似乎就卡住了,但是小犬四郎却发现了另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大东亚洋行的店主源义洋!

  碍于身份,小犬四郎不可能对中村俊实施严刑逼供,但是对区区一个日本籍商人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小犬四郎当即下令逮捕源义洋,并连夜展开审讯!

  源义洋从大东亚洋行被抓走的一幕,被中村俊看了个正切。

  中村俊的一颗心,便立刻悬了起来,他没想到小犬四郎这么快就怀疑上了源义洋!

  这也是事发突然,当时中村俊将影佐祯昭骗到大东亚洋行,并秘密处死,这原本就是一起突发事件,之后这两天源义洋一直在扫尾,但由于事发突然,还是留下了一些破绽,结果被小犬四郎顺藤摸瓜,找上门来。

  中村俊认为,必须奋起反击!

  当下中村俊推开办公室门就往外走,却让两个警卫拦住了。

  “将军阁下!”其中一个警卫顿首说,“大佐阁下有过吩咐,请您不要离开办公室!”

  “八嘎牙鲁!”中村俊原本就准备借题发挥,当即就怒扇了那警卫两记耳光,骂道,“让小犬四郎立刻来见我,立刻马上!”

  “哈依!”那警卫重重一顿首,转身刚要走,小犬四郎的身影却突然出现了。

  “将军阁下!”小犬四郎拦住中村俊的去路,微微皱眉说道,“你这是要去哪?”

  “召集中村机关直属宪兵队、七十六号还有百老汇大厦的主官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江湾镇的防御!”中村俊闷哼了一声,又道,“小犬君,你可不要忘了,大本营并没有解除我的机关长职务,所以我是职责所在,不敢有一丝马虎!”

  中村俊这话说的无懈可击,而且死守江湾也确实是大本营直接下达的作战令,小犬四郎倒也不好再拦着,当下顿首说:“这样的话,卑职也想参加会议。”

  “悉听尊便。”中村俊闷哼一声,转身就走。

  小犬四郎微微一笑,抬脚跟上去。

  (分割线)

  开会没什么多说的,中村俊只是照本宣科将第十二军司令部的命令转述一遍,然后再给宪兵队长、李士群、丁默村还有徐锐几个首脑再强调一遍守住江湾的重要性,这些都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是中村俊借机把情报送给了徐锐。

  中村俊虽然不是搞情报出身的,但是自从他当上中村机关的机关长之后,也很是下了一番死力气钻研业务,所以传递情报的各种手段都是门清,这次给徐锐传递情报的手段就十分隐蔽高明,小犬四郎一直都盯着呢,却愣是没能够发现。

  这事说来玄乎,拆穿了却其实一钱不值,非常简单。

  就是摩尔斯电码!中村俊在开会的时候,左手食指一直在桌面断续敲击,这就是在摸拟发送电码,徐锐坐在中村俊的左边,正好可以看得清楚,小犬四郎却没有列席会议,只是站在中村俊的右侧后,因为隔着身体,再加上中村俊的动作幅度又很小,所以没看到,直到中村俊将需要发送的情报都发送出去,小犬四郎都没察觉。

  但是,徐锐却把中村俊敲出的点划符全记在本子上!

  会议结束之后,徐锐找来一本三国演习,先将中村俊发给他的点划符译为数字,然后再将一组组的数字转译成文字,这些文字就是中村俊发送给徐锐的情报,大意就是说,杜滋肺鱼已被捕,小犬四郎正在追查影佐祯昭下落。

  此外,就是把日军的一些动态告诉徐锐。

  徐锐立刻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如果任由小犬四郎继续追查下去,不仅是杜滋肺鱼会有生命危险,搞不好中村俊都会暴露,中村俊要是暴露了,那他所布下的这一步闲棋,也就毫无意义了,所以必须阻止小犬四郎。

  徐锐划着火柴,一边烧掉情报,一边急速盘算对策。

  很快,徐锐脑子里就有了一个应对方案,暴力阻止!

  所谓暴力阻止,其实就是使用暴力手段将小犬四郎从肉体上抹除。

  杀掉小犬四郎其实不难,徐锐动动手指,就能轻松干掉小犬四郎!但如果就这样把小犬四郎干掉,就是傻瓜也知道,中村机关真的存在问题了,再加上现在影佐祯昭失踪,日军高层肯定会怀疑中村俊有问题。

  所以,不能简单的一杀了事,得设计一个无懈可击的方案。

  不过,这种事情难不倒徐锐,说到玩阴谋诡计,他怕过谁?

  几乎是一转念间,徐锐就想到了通过一次夜袭,干掉小犬四郎!

  本来,巡捕营留着江湾不打,就已经很可疑了,现在正好借这个机会发动一次夜袭,最好能够打得惨烈一些,把戏演足,这样不仅可以消除小鬼子的疑虑,使他们相信巡捕营不是不打江湾,而是没能够打下来,还可以借机消除小犬四郎这个隐患。

  想到就干,徐锐当即把地瓜叫到面前,让他回去给王沪生送信。

  王沪生接到徐锐的命令后,便立刻将一营长石长庆叫到司令部,两人密议了好半天。

  今天白天,王沪生已经正式宣布了军部的命令,淞沪军分区已经正式挂牌成立,同时也对军分区各部进行了重新划分,之前宣布的旅团两级建制全部撤销,只保留到营级,整个军分区共编成了八个加强营,石长庆也从团长变营长。

  不过石长庆过的还是团长的日子,因为他的一营足有两千多人。

  五分钟后,石长庆便离开司令部,匆匆集合部队向着江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