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0章 越级指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60章 越级指挥

王沪生道:“李肖夏?那就是李博士了。”

  李肖夏挠了挠头,略微有些腼腆的道:“政委,我好像比你小几岁,要不你还是叫我小李吧,我会更自在些。”

  “行,那就小李。”王沪生也不打算在称谓上过多纠缠,时间宝贵,小鬼子的第二十师团可是说话就到了,他们得抓紧时间干活了。

  王沪生又说道:“小李,你是学化工的,安装炸弹应该会吧?”

  “炸弹?”李肖夏有些小得意的说道,“只要当今世界上有的,大约还没有我不会制作的,当然了,安装就更不成问题了。”

  李肖夏这还是谦虚的,事实上,他可以凭借诸如肥皂、尿素之类的常见物品,制作出威力巨大的超级炸弹,甚至于可以将百老汇大厦这样的一栋大楼炸飞!化工学博士,这头衔可不是白给的,这年头的博士可不是后世的博士那样烂大街。

  “要的就是这!”王沪生猛的一拍大腿,又道,“这样,我提供你足够的炸药,你能不能够把整个江湾镇给我炸成一片火海?”

  李肖夏点头说:“只要炸药足够,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王沪生又说道:“那么,能不能在一天时间之内安装完全部炸药?”

  “也没有问题。”李肖夏不假思索的说,“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人手就可以,其实,如果有足够的炸药以及人手,我可以在一天之内将上海都炸成一片废墟!”

  “上海就免了。”王沪生赶紧摆了摆手,他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斯斯文文的年轻博士居然还是个破坏狂。

  稍稍停顿了下,王沪生又说道:“这样,我给你足够的人手以及炸药,你负责带人把这些炸药安装到江湾镇的每一个角落,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要我一个命令,你就能够在一瞬间将江湾镇炸成一片火海!”

  李肖夏提议说:“政委,如果要把江湾炸成一片火海,除了炸药之外,最好还能再加一些引火之物,这样还能够节省炸药。”

  王沪生摇头说:“可硫磺、火硝这样的引火之物贵啊。”

  “硫磺、火硝?”李肖夏讶然道,“为什么不用化肥?”

  “化肥?”这下轮到王沪生懵了,“化肥也能烧起来?”

  “当然。”李肖夏非常肯定的说道,“只需稍加处理,化肥就能够燃烧,而且燃烧起来不见得比硫磺、火硝来得弱,尤其硝酸铵,更重要的是,由于中日战争,各家洋行的化肥严重积压,折价处理都卖不掉,价格还便宜。”

  王沪生当即扭头喝道:“老毕!老毕!”

  片刻后,炮兵营长毕宪成跑进来问道:“政委,你找我?”

  王沪生大手一挥说道:“带上你的人马,从现在开始听从李博士指挥!”

  “李博士?李博士在哪里?”毕宪成闻言茫然,然后环顾四周,眼神却没在李肖夏身上停留哪怕一秒,在他的印象中,博士必定是个老头,而且还得秃顶,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非常的有学问,聪明的脑袋不长毛嘛。

  王沪生便指着李肖夏对毕宪成说:“这位就是从美国的那啥,麻雀省理工大学留学归来的李肖夏博士。”

  李肖夏道:“是麻省理工,不是麻雀省。”

  “一个意思。”王沪生说,“老毕,从现在开始,你们炮营归属李博士指挥,李博士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干什么,听到没?”

  “是!”毕宪成很干脆的答应道。

  (分割线)

  这个时候,青木重诚已经乘坐火车来到了苏州。

  不过,才刚到苏州车站,青木重诚便接到了海军转来的,第十二军新任司令官川岸文三郎的电报,接到川岸文三郎的电报后,青木重诚便赶紧换车,匆匆赶赴坐落在苏州市郊外的军用机场,到跑道上迎接川岸文三郎。

  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机场上空终于响起引擎轰鸣声。

  紧接着跑道两侧的信号灯便次第亮起,在信号灯的引导下,川岸文三郎乘坐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缓缓降落在跑道上,最终停住,等到运输机停稳了,青木重诚便赶紧带着几个参谋匆匆迎上来,舱门正好打开,舷梯放下。

  “青木君!”川岸文三郎才刚下飞机,便立刻进入了角色,阴沉着脸问道,“供给第二十师团的粮食和草料准备好了吗?除此粮草以外,还要准备好两万五千套春装,天气很快就要变得炎热起来,可是第二十师团刚从朝鲜南下,还穿着冬装。”

  “哈依!卑职正加紧筹备。”青木重诚顿首,心下却在暗骂。

  好像供给一个师团的粮草被服很容易似的,你倒是只要上下嘴皮子一碰,可是我们这些具体办事情的人却要跑断双腿。

  “哟西。”川岸文三郎欣然点头,接着说道,“还有军司令部,也要尽快从南京搬到苏州来,我要就近指挥对上海的扫荡作战。”

  “哈依!”青木重诚再顿首。

  (分割线)

  在送徐锐回江湾的路上,冷铁锋问道:“老徐,川岸文三郎这个老鬼子,相比板垣征四郎如何?是更难对付呢,还是更容易对付?”

  昨天晚上,中村俊借着准备会的机会,已经把他所掌握的情报通通告诉了徐锐,其中就包括日军大本营以川岸文三郎代替板垣征四郎担任第十二军司令官这一条重要情报,所以冷铁锋就琢磨着,是不是把这个老鬼子也一并干掉。

  因为如果不干掉川岸文三郎,既便端掉了第二十师团的司令部,川岸文三郎这老鬼子也有机会接过第二十师团的指挥权,这一来,从江湾撤出的第二十师团残部,就仍还有机会获得统一的指挥,这样就有些麻烦。

  徐锐闻弦歌而知雅意,问道:“你想把川岸文三郎也一并给干掉?”

  冷铁锋说:“一头猪是杀,两头猪也是杀,为什么就不一起干掉?”

  徐锐说道:“可问题是,第十二军的司令部远在南京,难不成你们狼牙大队还巴巴的跑到南京去找他?就算去了,两边怎么统一协调?”

  冷铁锋便立刻沉默了,这确实是一个大难题。

  过了一会,冷铁锋又问道:“老徐,刚才回来得晚了,我没有全部看到你跟老谢、老杨间的兵棋推演,但我觉得,小鬼子未必会入毂啊?或者就算进入了毂,最多也就进去一个步兵联队甚至一个步兵大队,江湾才多大,对不对?”

  “不对,江湾足够大!”徐锐摇头说,“大到足够埋葬第二十师团!”

  冷铁锋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因为他觉得,就算江湾这一战无法将第二十师团整个都装进去,但是哪怕只装进一个步兵大队也是好的,因为这意味着第二十师团兵力少了一分,在接下来的市区巷战中,淞沪军分区压力就会轻一分。

  徐锐却幽幽说:“老兵,难道你就没感觉到吗?”

  “什么?”冷铁锋有些茫然的看着徐锐,问道,“感觉到什么?”

  “小鬼子的指挥存在很大的问题。”徐锐幽声说,“从板垣征四郎遭到解职来判断,这老鬼子应该不赞成先调第二十师团前来,以免给予我们各个击破的机会,如果我没猜错,解除他职务的应该是东条英机这个老鬼子。”

  “东条英机?昭和军阀大佬之一!”冷铁锋说道,“跟冈村宁次齐名的。”

  “这个只是抬举他罢了,论能力,东条英机连给冈村宁次提鞋都不配,石原莞尔甚至公然嘲讽他只配当一个上等兵。”顿了顿,徐锐又说道,“我之所以断言江湾会成为埋葬第二十师团的大坟场,最大的倚仗不是别的,就是东条英机!”

  冷铁锋说:“要让东条英机听到你的这话,不知道会气成啥样?”

  徐锐狞笑:“东条英机因为惯会奉迎拍马,再加上是高门出身,因此官运亨通,但实际上这老鬼子并没有参加过实战,更没有实际指挥过任何一次实战,哪怕是小队规模的小型战斗,他的那一套全是纸上谈兵!”

  冷铁锋道:“但他终究只是陆军次长,还能越级指挥第二次淞沪会战?”

  日本方面不承认这次战事是第二次淞沪会战,但淞沪军分区却已经公然喊出,这就是第二次松沪会战,这不仅是为了扩大影响,更是为了给日军增加压力,因为淞沪会战给日军的记忆并不美妙,提到淞沪会战难免产生心理暗示。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道:“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只有蒋委员长才喜欢越级指挥,日军大本营却极少干这样的蠢事吧?”

  “那只是因为小日本的前线指挥官做顶住了压力,或者就是没有酿成太大的恶果,但这并不意味着小日本就没有越级指挥。”徐锐摇摇头说道,“但是这次,川岸文三郎未必能顶住东条英机的压力,或者说他未必愿意违背东条的命令。”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江湾镇,徐锐顾自回到百老汇大厦阵地,冷铁锋也独自回去跟狼牙大队汇合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