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第二次淞沪会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61章 第二次淞沪会战

上海的光复,第二次淞沪会战的爆发,并没有对上海的公共租界形成太大影响,寓居在公共租界的中国富人照样醉生梦死,每天晚上照样出入各种娱乐会所,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公共租界的治安变得比以前好多了,小偷小摸少了。

  而这,却是巡捕营带来的变化,现在,巡捕营已经事实上接管了整个公共租界的治安管理,公共租界警务处已经事实上成为摆设,巡捕营的影响力甚至已经扩展到法租界,连带着法租界的治安也要比以前好了许多。

  所以,大多数人包括上海租界的洋人,对巡捕营并没在太大恶感。

  但是,有一小部分人却是例外,这就是以约翰逊为首的外籍巡捕,因为被巡捕营剥夺了管制治安的权力,导致他们丧失了盘剥平民的机会,收入就急剧缩水,光靠租界工部局发给他们的那点薪水,已经支撑不起原先的奢侈生活了。

  这其中生活水准下降最大的人,就要数公共租界警务处长约翰逊。

  以前,约翰逊单只是敲诈囚犯,每个月就可以获得一笔丰厚油水,可是自从巡捕营接管租界的治安之后,警务处就直接丧失了抓人的权力,油水自然也没了,现在,约翰逊甚至都拿不出钱供他的白俄情人购物挥霍。

  本来,约翰逊也没有什么想法,因为巡捕营人多枪多,他根本就惹不起。

  但是,现在,却突然间暴出来,巡捕营原来是共产党的武装力量,而且淞沪军分区也已经正式挂牌成立,这个淞沪军分区的武装部队就是巡捕营的武装力量,这下,却让约翰逊看到了恢复警务处治安管辖权的机会。

  于是,约翰逊匆匆来到工部局,准备先找总董事乔纳森汇报一下。

  尽管已经是凌晨了,可是上海的夜生活却才刚刚开始,约翰逊到来之时,乔纳森正拉着的他的秘书詹娜,陪英国驻华公使史蒂夫男爵,还有一个白俄籍交际花打牌,中国文化的影响真的不是吹的,史蒂夫来华还没几个月,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打麻将了,甚至连对跳舞都没什么兴趣了。

  约翰逊也是个麻友,当即坐下来给史蒂夫支招。

  一边玩着牌,约翰逊一边试探着对乔纳森说道:“总董事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今天的广播?”

  “中!”乔纳森打出一张牌,随口问道,“什么广播?”

  约翰逊道:“共产党淞沪军分区,战地广播台的广播,广播上说,淞沪军分区已经正大挂牌成立,而且似乎就是巡捕营的人。”

  “碰,我碰。”史蒂夫碰了乔纳森打出的红中,然后对约翰逊说,“约翰逊,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是不是借这个机会让帝国给国民政府甚至中共施加压力,再将巡捕营从公共租界赶出去?这样就能恢复你们警处务的治安管辖权,是吧?”

  约翰逊的小心思被道破,当下有些讪讪的说道:“我这不也是为了大阴帝国及各个友邦的利益么?巡捕营毕竟只是名义上属于租界工部局,其实就是独立的武装力量,长时间将租界的治安管辖权交给中国人,总也不是个事,是吧?”

  “这话还用你说?”乔纳森没好气的道,“这不非常时期,帝国顾不上么?要是换成早两年甚至一年前,大阴帝国早就已经调来一整个舰队,外加陆军一整个集团军,将巡捕营打得渣都不剩半点,还能有现在的尴尬?”

  约翰逊说道:“可是现在机会来了。”

  停顿了一下,约翰逊又接着说道:“本来,巡捕营已经接受了我们的招安,至少从名义上是我们租界工部局豁下的武装力量,这样呢,由巡捕营维护公共租界的治安,我们也是无话可说,可现在,巡捕营却公然打出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的旗号,却是坏了规矩,现在我们要求他们撤出公共租界,他们想必也是无话可说。”

  “要求他们撤出公共租界?”乔纳森摇头,“约翰逊,你想多了。”

  “我知道的,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约翰逊接着说道,“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苏联政府给中共施压,这之前巡捕营是我们租界的武装力量,还真没人能治他们,可现在他们打出了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的旗号,却有人能够管到他们了。”

  停顿了一下,约翰逊又接着说道:“只要他们愿意走,我们甚至于可以额外提供一部份武器弹药给他们,日军不是马上又要大规模的进攻上海了?他们此刻想必正是急需武器弹药的时候,我就不相信,他们不会动心。”

  乔纳森摇了摇头,不无揶揄的说:“约翰逊,你在上海也已经呆了几年了,跟中国人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居然还是如此不了解他们的思维,我对你真的是无语了,你还真就以为,巡捕营会给你留下这么大的把柄?”

  约翰逊愣了一下,茫然道:“什么意思?”

  史蒂夫接着说道:“就刚才,巡捕营给租界工部局董事会发来了一份报告,说他们巡捕营跟共产党淞沪军分区并不是一回事,他们只是给淞沪军分区提供了掩护而已,但从今天开始,淞沪军分区已经独立出去,跟他们巡捕营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喔特?”约翰逊瞠目结舌的道,“男爵阁下,这不睁眼说瞎话么?”

  “对啊,他们就是在睁眼说瞎话,就是不承认,可我们又能怎样呢?”史蒂夫耸了耸肩又接着说道,“约翰逊警长,请认清现实吧,巡捕营这包袱是甩不掉了,不过,真要到了万不得已之时,我们就直接允许日军进入租界!”

  “允许日军进入租界,这是饮鸩止渴哪。”约翰逊道。

  乔纳森没好气的说道:“约翰逊,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约翰逊立刻不吭声了,上帝作证,他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只不过,跟来时不同,此时的约翰逊却忽然希望巡捕营能够赢得第二次淞沪会战了,因为如果巡捕营赢了,租界工部局才能够存在,他这个警务处长才存在,可如果日军赢了,如果日军进入到租界,他这个警务处长也就当到头了。

  (分割线)

  约翰逊虽然是英国人,却希望巡捕营或者说淞沪军分区,能够赢得第二次淞沪会战,白崇禧明明是中国人,却反而不希望巡捕营赢得二次淞沪会战,或者说,白崇禧压根就不看好淞沪军分区能够赢得这次会战。

  国民军统帅部的作战室里,白总长正在侃侃而谈。

  “第二次淞沪会战?好大的口气,一个团级建制,总共也就几千人,居然也敢大言不惭的宣称是会战!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更加可笑的是,不老实守住市区,却居然分兵四面出击,扩大地盘,简直就是找死!”

  “大城市可不是什么山沟沟!”

  “山沟沟里地盘越大人越多,实力就越强!”

  “大城市可不是这样,大城市是地盘越大,防守压力就只会越大,就徐锐那点人马,守住租界尚且勉强,现在居然还要分兵把守上海以及周边的松江、青浦、宝山、嘉善四县,简直就是不自量力,纯粹就是找死。”

  “我敢断言,这次徐锐必败!”

  有个高级参谋小声说:“前次对第九师团,健公好像也说徐锐必败。”

  “前次是前次。”白崇禧的老脸微微一红,旋即笃定的道,“不过这次却是不同以往,这次小日本是动了真格的了,从朝鲜调来的第二十师团,也绝非第九师团可比,从实力看,第九师团甚至于连混成旅团都不如,可是第二十师团却是一个完整的常师设团,而且参加过忻口会战、太原会战,战力几乎十倍于此前被全歼的第九师团。”

  稍稍停顿了下,白崇禧又道:“更何况,既便是此前全歼第九师团之战,徐锐也只是靠着阴谋诡计才胜出,要不是他事先策反了百老汇大厦的特务,并且借助百老汇大厦之手,从身后重创第九师团,第九师团又岂会这么快就被全歼?”

  “要不是这样,围歼第九师团这一仗徐锐根本就赢不了。”

  “但是,现在,徐锐的伏手已经败露,小日本也必定有了防备,所以我才敢于断言,此次上海之战,徐锐必败!他甚至于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由于缺乏情报支撑,国民军统帅部对此前围歼第九师团的战斗,只能模糊猜个大概,不过白崇禧还是有点能力,猜了个大概正确。

  白崇禧在那侃侃而谈,言之凿凿,而蒋委员长却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白崇禧几次预判上海战事的结果,都是惨遭打脸,所以蒋委员长已经不怎么相信他。

  这个骗子,每次都说的信誓旦旦,搞得徐锐马上要兵败身死,可要不了两天,战局就会出现截然相反的结果,要不是徐锐跟白崇禧地位相差悬殊,蒋委员长甚至都怀疑,白崇禧是不是徐锐专门派过来忽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