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 一张大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62章 一张大网

不过说真的,徐锐还真没想过要忽悠蒋委员长。

  徐锐倒真的在忽悠东条英机,钓东条这条大鱼!

  为了尽可能的忽悠东条英机,徐锐将淞沪军分区的八个主力营中的六个调到了江湾镇一线,然后将整个江湾镇团团围住,遂即展开了猛攻。

  激战至天亮,江湾镇的外围不出意外的失守了,失守了。

  中村机关宪兵队、七十六号残部以及百老汇大厦的残部被迫退到机场之内,江湾镇的军用机场是由跑马场改建而成的,跑马场的结构独特,类似于后世的大型体育场,四周有钢筋水泥结构的看台,正好可以充当现成的防御工事。

  小鬼子把江湾的跑马场改建成军用机场之后,也只是拆毁了西边部份看台,其他三个方向的看台都保留,因此可以完整的充作防御工事,正是凭借跑马场的四周看台,再加上紧急空运过来的一个步兵大队,鬼子才勉强守住了江湾机场。

  当然,必须说明的是,淞沪军分区并没有玩命强攻!

  淞沪军分区真要是豁出去玩命强攻,小鬼子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不过徐锐显然不可能这么干,他还指着拿江湾机场作诱饵,钓东条英机呢,这一次能不能一口吞掉小鬼子的第二十师团,就全靠东条英机这老鬼子了。

  徐锐没想过要一口气拿下江湾机场,却始终对鬼子守军保持着压力,以迫使守军将这分压力转嫁给鬼子第十二军,并最终转嫁到东条英机身上,中村机关自然不会令徐锐失望,几乎是以每隔半小时一封求援电报的频率,反复的向第十二军司令部告急。

  刚刚到任的川岸文三郎自然不会像中村俊这样无耻,但是也在一夜之间给东条英机发去了好几封告急电报,直截了当说江湾机场已经危如累卵,川岸文三郎这也是在打预防针,真要是江湾机场失守,日军大本营打板子也打不到他身上。

  局势如此紧张,东条英机此刻的心情也是十分忐忑。

  通过将板垣征四郎解职这一件事情,东条英机已经在陆军系统中竖立了极高的威信,不管怎么样,板垣征四郎在陆军系统中还是非常有威望的,可现在东条英机却把板垣征四郎踩在了脚下,毫不夸张的说,现在东条英机就是事实上的陆军大臣了!

  便是一贯瞧不起东条英机的石原莞尔,此时却也得掂量一下得罪东条英机的后果了。

  不过,凡事有利则必然有弊,干翻了板垣征四郎这个陆军之胆,固然痛快,可是这样一来,东条英机却也把自己推到了风尖浪口,现在无论是日军大本营,还是前线,甚至日本皇室,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就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再接下来的第二次淞沪会战,如果第十二军打赢了,东条英机固然会赢个盆满钵满,那些相信板垣征四郎而怀疑他的人,就会乖乖的闭上嘴巴,但是这一仗如果输了,那东条英机就麻烦了,不仅陆军次长当不成,说不定还有可能被勒令退出现役!

  因为第一次淞沪会战没打好,松井石根不就被勒令退出现役了?

  所以,现在东条英机的压力非常的大,尤其他还听到了一些闲话,说板垣征四郎在遭到解职之后,曾经跟参谋长青木重诚下断语,说东条英机经非徐锐对手,这次第二十师团单独调往上海,必定会落个惨败收场!

  这话,其实不是板垣征四郎本人说的,而是有别人借他的口说的,但是,东条英却是信以为真了,所以东条英机心里憋着一口气。

  这就使得东条英机更加没有退路可走!

  现在,东条英机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无论如何都必须打赢第二次淞沪会战!

  放下电报,东条英机扭头对副官说道:“立刻致电第十二军司令部,告诉川岸君,无论如何也要保住江湾这个战略支点!我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也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总之,江湾机场必须守住,还有,让第二十师团立刻从狮子林抢滩!”

  副官说道:“将军阁下,海军准备的橡皮艇数量不足……”

  “没有像皮艇难道就不抢滩、不登陆了?”东条英机立刻蛮横的打断副官,又道,“电令第二十师团,立刻强行抢滩,现在已经是五月了,海水已经不冷了,冻不死人,时间,我们现在最缺的是时间,明白吗?”

  “哈依,卑职明白!”

  副官只能顿首。

  (分割线)

  东条英机的命令迅速下达。

  这时候,日本海军的几十条商船、运输舰以及军舰,早已经抵达狮子林附近的江面,只不过这时候由于正值清晨落潮,江边露出了大片的滩涂,登陆艇派不上用场,只能通过小型橡皮艇登陆,而像皮艇的数量又不多,所以效率非常低。

  按第二十师团参谋长内田银之助的估计,以这样的登陆速度,至少要到傍晚才能把两个步兵联队输送上岸,而且只是人员输送上岸,还不包括技术装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等到傍晚时分海水涨潮,登陆艇就可以派上用场,登陆效率就会提高。

  但是东条英机已经等不到傍晚,江湾守军更加等不到傍晚了。

  东条英机的命令很快就传过来,再然后,原本正在船舱里休息的两万多鬼子兵便纷纷涌到了商船、运输舰以及军舰甲板上,再接着,一面面的绳梯便从对着江岸的侧舷放下,然后全副武装的鬼子兵就跟下饺子似的,顺着绳梯下到冰冷的海水中。

  小鬼子的军纪还真不是吹嘘的,一声令下,真敢往海水里跳!

  当然,小鬼子也不是傻兮兮的往海水中跳,还是有所准备的,水性不错的小鬼子,选择直接泅渡,不会游泳或水性不好的,则大多会在身上绑几只空壶,借助空水壶的浮力,也能安全上岸,好在船只的停泊点距离江边并不远。

  在冰冷的江水中游了一百多米,双脚就踩在了江边的滩涂上。

  不过,接下来的征途并不轻松,因为要想跨过及膝深的滩涂,并不容易,小鬼子游过一百多米的江面仅仅只花了三五分钟,但是穿越江边的滩涂却花了将近半小时,不过既便是这样,第二十师团的第一个步兵大队,也比预计的要早两小时上岸。

  上岸之后,第二十师团的这个步兵大队便立刻展开攻击队形,直扑浏河!

  这个时候,浏河镇以及西边的太仓县城,仍然还处在小日本的控制之下,但是南边的宝山县城和嘉定县城已经全部失守了。

  进入浏河镇后,第二十师团的这个先谴大队没有再前进,而是就地停下,准备等待后续的大部队到达之后,再行前进,小鬼子再狂,也绝不会狂到,以为仅凭一个步兵大队就可以长驱直入打进上海市的市区内。

  (分割线)

  与此同时,一张针对日军第二十师团的大网正在徐徐的拉开。

  遵照李肖夏的要求,毕宪成已经将炮兵营的官兵全动员起来,将上海租界几十家从事化肥销售的洋行的存货全部买了下来,由于战乱,上海周边的农民大量逃亡,因而导致上海各家洋行的化肥严重滞销,因此炮营只花了平时不到四分之一的钱,就把几乎整个上海的化肥全部买了下来,而这时候的化肥以硝酸铵为主。

  李肖夏甚至根本不需要再处理,只需将这些硝酸安洒在地上,就能够成为威力巨大的助燃剂,既便是不用炸药,单凭炮营买下来的这几十吨硝酸铵化肥,就足可以将整个江湾镇烧成一片火海了,说到底,江湾镇的建筑大多都是木头结构的棚屋。

  不过,李肖夏还是严格遵照王沪生的命令,对江湾镇的爆燃方案进行了精心设计,包括每一节炸药的隐蔽埋藏、每一根引线的布设、每公斤硝酸铵的倾洒,全都要反复计算,确保做到毫无纰漏,确保做到只要一摁按钮,整个江湾就化为一片火海!

  好在,这时候整个江湾镇已经完全落入淞沪军分区的控制之下,所以李肖夏大可以带着炮兵营的官兵,从容计算,从容布置,反正李肖夏已经估算过了,最迟到傍晚时分,所有的炸药以及所有的硝酸铵都能布置到位。

  这会,李肖夏正带着炮营的官兵在忙碌。

  “喂,你们几个,将这几包化肥埋这里!”

  “艹,把火灭掉,谁让你们抽烟的,想死啊!”

  “这玩意儿一点就着,能把你们烧得骨头渣都不剩!”

  “对,把化肥放这儿,上面再盖上一层灰土,要足够的厚,这样由于缺乏氧气,既便被子弹命中,也是不会燃烧,但是当埋藏其中的炸药被引爆之后,化肥被炸飞了之后,就会暴露在空中,这时候只需一点火星就能够发生暴烧。”

  “嗨,我跟你们讲这些干吗,你们又听不懂。”

  “你们几个,把引线埋深点,可别让炸断了!”

  “要布双线,这样炸断一条,还能有第二条!”

  在李肖夏的调度以及编织下,一张大网正在缓缓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