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再战罗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63章 再战罗店

到当天下午三点,步兵第七十七联队已经全部从狮子林附近上岸,并在浏河镇附近完成集结,美中不足的是,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直属的步兵炮中队没能上岸,观测小队的热气球也没能够及时运送上岸,这势必影响后续的作战行动。

  因为没有热气球,观测小队就没办法升空侦察,也就没办法指引海军的舰炮,对中国守军的防御阵地进行精确炮击!

  不过,步兵第七十七联队已经不敢再等下去了。

  因为第十二军司令官川岸文三郎已经催了多遍。

  好在,还有华中派谴军直属飞行团的航空兵可以给予步兵第七十七联队支援。

  所以,既便是心下有所担忧,但是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的联队长藤室良辅大佐,还是果断的下达了前进的命令。

  步兵第七十七联队沿着公路,直扑罗泾。

  藤室良辅原本还以为会在罗泾遭到阻击,结果却没想到,罗泾竟然人影都没,不仅镇上的居民已经跑个精光,就是预期中的守军也没有出现,不过,作为一个百战老兵,藤室良辅却非但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感到了一丝压力。

  说起来,中日战争爆发之后,第二十师团一直都在华北,并未参加淞沪会战,但是作为一个有追求、有理想的高级军官,藤室良辅却在闲暇的时候仔细研究过淞沪会战,对于淞沪会战中,中日两军的得与失,有过认真的总结。

  再一个,藤室良辅又在华北战场与共产党的部队交过手,所以对共产党部队的作风也有一定的了解,相比国民党军,共产党的部队往往不会计较一城一池之得失,而只以杀伤日军的有生力量作为目标,这就更加难以对付。

  正因为仔细的研究过第一次淞沪会战,并且了解共产党,所以藤室良辅才会对守军竟然不在罗泾设防感到忧心忡忡,因为共产党的部队跟第一次淞沪会战中的国民军的作风明显不同,国民党的部队常常寸土必争,却往往一寸土地都守不住!

  见藤室良辅忧心忡忡的样子,联队副片村里七郎便问道:“联队长,你看上去似乎有些担心?不过让我感到很困惑的是,又有什么好值得担心的呢?”

  片村里七郎不久前刚从陆军大学毕业,也是刚刚调入步兵第七十七联队担任联队副,这其实就只是一个过渡,目的是让片村里七郎作为见习联队长,近距离观摩联队级的指挥,然后就会调往别的联队,正式担任联队长。

  这也是日军惯例,刚刚从陆军士官学校或者陆军大学毕业的军官生,下到部队之后,一般不会直接担任主官,而会担任一段时间的副职。

  片村里七郎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无论是藤室良辅还是他自己,都知道他不会在步兵第七十七联队长留,所以两人相处起来,也是格外的轻松,因为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嘛,也就没有必要互相提防。

  藤室良辅皱眉说:“片村里君,罗泾居然没有守军,你难道不觉得反常吗?”

  “纳尼,就这个?”片村里闻言先是讶然,遂即大笑道,“联队长,你是不是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你为什么非得认为守军这么做是别有企图,为什么就不能认为守军是因为惧怕皇军的兵锋,或者因为兵力不足,迫不得已放弃罗泾呢?”

  藤室良辅并没有过多的争执,摇摇头说道:“但愿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的行军队列却并未停下。

  越过罗泾再往南不到二十里,便是罗店镇,在距离罗店镇还有两公里远时,终于遭到了守军的阻击!当枪声从前方传来,藤室良辅却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之前一直悬着的那颗心也终于落了地,只要敌人出现就好,出现了就好!

  不片刻,步兵第三大队的大队长黑崎龙太郎就派通信兵回来报告说,在罗店镇北的葛家村遭到阻击,驻守葛家村的敌军大约有一个排、四五十人,不过装备极其精良,竟是清一色的自动火力,步兵第三大队的前锋小队发动了一次试探性攻击,结果遭到挫败,而且损失了近一半兵力,此外,在罗店镇上也有发现有大量的敌军在活动。

  黑崎龙太郎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赶紧派通信兵跑回来请示。

  藤室良辅有意考较片村里七郎,当即问道:“片村里君,你说应该怎么办?”

  片村里七郎哂然一笑,朗声说:“支那守军兵力并不多,装备虽然精良,但是自动火力有利也有弊,好处是火力迅猛,弊端就是弹药消耗大,所以,完全不必介意,可以小股部队反复的冲击,消耗支那军弹药,等他支那军弹药耗尽,便可轻松拿下罗店镇。”

  藤室良辅便对通信兵说道:“就这样回复黑崎君吧。”

  “哈依!”通信兵猛一顿首,翻身上马匆匆走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罗店。

  吕德明放下望远镜,对身边的王嘉庚说道:“营长,你们刚才是不是打太狠了?小鬼子缩回去半天了,始终不见动静,估计是让你们打怕了。”

  淞沪军分区正式挂牌之后,王嘉庚从巡捕营的营长变成了军分区连长,不过吕德明还是按着以前在第八十八师的时候,习惯性的称呼王嘉庚为营长,这也是惯例,比如说徐锐,到现在都还有人称呼他为大队长,还有叫团长的。

  “你想什么呢。”王嘉庚摇摇头,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有这种好事。”

  “怎么不能有。”吕德明嘿然说,“也不看看刚才你们一连火力多猛,这种强度的火力急袭,谁能够受得了?当年淞沪会战,要是我们八十八师也有这装备水准,小日本的那几千海军陆战早让我们赶进黄浦江喂鱼了。”

  提到第一次淞沪会战,王嘉庚便立刻神情一黯。

  因为第一次淞沪会战留给王嘉庚的,全都是糟糕的记忆,不仅仗打输了,老部队几乎让鬼子打得全军覆灭,他本人受了重伤后还让长官部给抛弃了,如果可以选择性遗忘的话,王嘉庚真希望能够把这段记忆给抹掉。

  当下王嘉庚转移话题道:“你怎么还不回月浦?”

  “我那里没事。”吕德明大大咧咧的道,“小鬼子想要去江湾救人,肯定得从罗店过,因为罗店是连接江湾、宝山、嘉定及浏河的交通枢纽,小鬼子要去江湾,肯定得从罗店过,除非罗店这边走不通,才会想着从月浦绕道。”

  稍稍停顿了下,吕德明又说道:“何况,鬼子就算从月浦绕道,也得从罗店这边过,我在这边盯着,就相当于月浦的警戒哨,是吧?”

  两人正说话间,前方一个老兵忽然大叫了起来:“营长,有鬼子!”

  王嘉庚闻言急举起望远镜往前看,便果然看到,大约一个中队的鬼子兵正顺着公路,浩浩荡荡的开了过来,

  吕德明狞笑道:“好嘛,打跑了一个小队,结果来了一个中队,这下总算有点意思了。”

  王嘉庚没有理会吕德明,回头对他的通信员说道:“通知一班,不要跟小鬼子死扛,如果实在吃力,可以撤回镇上。”

  王嘉庚在罗店北边的葛家村摆了一个班,不过这个班是个加强班,足足有五十多人,甚至比一般部队的排都还要多,要知道中央军的一个排也就四十几个人,所以王嘉庚名义上只是个小连长,实际就是营长。

  通信员答应一声,跨上自行车出了镇子,直奔葛家村去了。

  不一会,沿着公路过来的鬼子步兵中队,便迫近到了葛家村村口,不过再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王嘉庚和吕德明有些错愕,那个鬼子中队到了葛家村村口后,并没有继续沿着公路往前方推进,而是径直绕过葛家村,从田间小道直扑罗店而来。

  “咦呀。”吕德明轻咦了一声,讶然说道,“不对啊,小鬼子什么时候转性了?”

  王嘉庚也一下蹙紧眉头,按小鬼子的习惯,一般都是沿着公路、铁路向前推进,发现有挡道的守军,就停下来拔掉,如果一下拔不掉,再派兵从两侧迂回,可现在却是一上来就绕过了葛家村,从侧面迂回了,这好像不符合鬼子的作风嘛。

  王嘉庚想不明白小鬼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即又叫来一个通信员,沉声说道:“命令各排,不管这伙鬼子从哪个方向过来,也不管他们有什么意图,只要他们靠近阵地,就狠狠的打,我就不信,打不出他们的意图!”

  过了大约有一刻钟时间,出击的鬼子中队便从葛家村附近绕过,到了罗店东边,在罗店以东稍作休整后,鬼子便分出一个步兵小队从东边向罗店发起攻击,不等鬼子靠近,负责罗店东侧防御的一排火力全开,密集的火力顷刻向着小鬼子倾泄过去。

  不过鬼子显然早有准备,这边枪声刚一响,便纷纷卧倒在地上。

  一排的第一轮火力急袭,并未能对鬼子造成太大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