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就该这么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64章 就该这么打

一连一排的第一轮火力急袭,并未对投入进攻的鬼子小队造成实质性的杀伤,仅仅只有两三个鬼子受了轻伤,然后等到一排的火力稍微有所减弱,原本卧倒在地的鬼子,便立刻又翻身爬起,端着明晃晃的刺刀继续往前冲锋。

  看到鬼子往冲前,一排便再次火力全开。

  然后,鬼子便再一次齐刷刷的卧倒在地。

  这样反复几次后,王嘉庚便已经判明了小鬼子的意图。

  几乎是同时,吕德明也判明了鬼子意图,狞笑着说道:“看来小鬼子也不傻,知道自动火力的最大弱点就是弹药消耗大,所以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消耗我们,这要搁以前,我们还真就没有办法反制他们,可现在嘛,嘿嘿。”

  王嘉庚也下令说:“命令各排,不要给我节省子弹,给我敞开打!”

  王嘉庚可是知道,他们淞沪军分区储备的弹药可是足够用五年,就敞开了打,也能维持两年高强度作战所需,小鬼子意图用这样的笨办法消耗他们的弹药,却是天真了,不过,难得小鬼子聪明了一回,又岂能不配合一下?

  王嘉庚的命令很快就传达到前沿阵地,一排阵地上的火力立刻变得更得凶猛,然后,另一个鬼子中队也迂回于了罗店的左翼阵地,向一连三排的阵地发起了小规模进攻,目的还是为了消耗守军的弹药,三排遂即猛烈开火。

  (分割线)

  正当一连一排、三排火力全开的时候,日军步兵第七十七联队联队长藤室良辅和副联队长片村里七郎,各骑着一匹东洋马来到了刚刚设立的前沿观察哨,藤室良辅的坐驾还在运输舰上没有卸下来,所以只能临时借来两匹战马代步。

  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的前沿观察哨就设在公路边的一个小土包上,上海周边地势平坦,这个小土包,或许是方圆十几公里内唯一的制高点了,所以从土包上,藤室良辅和片村里七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前方罗店镇左右两翼的交火情形。

  看到罗店镇上的中国守军火力全开,那纵横交错的弹道密集得就跟冬日的雨丝似的,片村里七郎的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冷笑,然后说道:“土鳖就是鳖,华北的八路是土鳖,华中的新四军也是土鳖,永远都不懂得火力运用原则。”

  说到这停顿了下,片村里七郎又道:“不过,华中的新四军似乎要比华北的八路军日子好过得多,华北的八路军是不懂得集中运用火力,而华中的新四军却根本是在浪费火力,如果两者能够中和一下,恐怕就要让皇军头疼了呢。”

  藤室良辅皱眉说:“可我总觉得情形有些反常。”

  藤室良辅不像片村里七郎这样骄狂,他从来就没有轻视对手的念头,根据他在华北战场与八路军交手的经验,可以明确判断出,八路军并不是不懂得集中运用火力,而是由于弹药严重匮乏,所以才会打完五发子弹就直接发起冲锋。

  同理,新四军也不可能不懂得火力运用的原则。

  所以,罗店守军的反常表现,很可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联队长,是你太高估这些土鳖了。”片村里七郎却摆了摆手,哂然说道,“要不然,我们打个赌如何?我赌最多也就十五分钟,这些土鳖的火力就会出现严重的衰减,如果超出一刻钟还没衰减,这次赌约就算是我输了,怎么样?”

  十五分钟的时限,片村里七郎是经过精密计算的。

  从枪声可以判断,守军使用的是冲锋枪,装备冲锋枪的单兵携弹量一般是六个弹夹,枪上备一个弹夹,弹夹袋一般装五个弹夹,加起来六个,按对面这样的火力强度,一个弹夹也就维持一分钟,六个弹夹那就是六分钟。

  考虑到更换弹夹的时间,撑死了也就一刻钟左右。

  所以片村里七郎敢断言,十五分钟之内守军的火力必然减弱!

  这个道理片村里七郎懂,藤室良辅何尝不懂?他又岂会中招?

  当下藤室良辅摆手说道:“片村里君,你所提的这个赌约太没有挑战性了,但凡只要上过陆军大学的,都可以计算出这一结果。”

  说话之间,十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

  果不其然,镇上守军的火力迅速减弱了下来。

  片村里七郎便扭头对藤室良辅说道:“联队长,可以加大攻击力度了。”

  “嗯。”藤室良辅点点头,又扭头吩咐身后站着的通信兵,“命令步兵第一大队立刻加强攻击力度,告诉池田君,务必在半个小时之内,拿下罗店镇!”

  尽管猜不透对面守军在搞什么名堂,但是藤室良辅已经没时间去猜了,因为师团部刚刚又转来第十二军司令部的电令,说是江湾守军已经危在旦夕,命令他们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到江湾镇外,而要想在天黑之前赶到江湾,就必须在半个小时内拿下罗店。

  “哈依!”通信兵重重顿首,然后转身飞奔去了。

  (分割线)

  罗店,一连指挥部。

  吕德明放下望远镜,扭头对王嘉庚说:“营长,鬼子已经加大攻击力度了!你快看,现在不再是以小队为单位,而是直接以中队为单位了!而且也不再像刚才那样遮遮掩掩的,端着刺刀就直挺挺上来了,还真以为我们弹药告罄了。”

  “小鬼子这么配合,我们又怎可以让他们失望。”王嘉庚嘿嘿一笑,又对通信员说,“命令各排,这次把小鬼子放近了再打,给他们个狠的!”

  “是!”通信员啪的敬了一礼,转身跨着自行车飞也似的传令去了。

  目送通信员骑着自行车冲出掩蔽所,吕德明再次举起望远镜,笑道:“娘的,我都等不及想看到鬼子尸横遍野的一幕了。”

  王嘉庚没有多说,只是通过望远镜密切关注前方战场。

  从望远镜的视野,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百多个鬼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已经在罗店镇西郊的野地上,拉开了稀疏的散兵线,领头的鬼子军官拔出军刀往前方一指,一百多个鬼子便立刻端着刺刀大步逼进。

  这次的罗店之战,有些不同。

  小鬼子在进攻前,并没有进行炮火准备。

  其实鬼子也是无奈,因为第二十师团的炮兵装备全部还有运输舰上,没来得及卸下,自然也就没法给步兵提供炮火支援。

  一百多个鬼子端着刺刀逼了过来,三排的阵地上却仍然是一片沉寂。

  “这就对了!”王嘉庚狰狞的一笑,说道,“不要急,等小鬼子走近了再打!”

  喃喃低语间,视野中的鬼子便已经迫近到了百米内,三排的阵地上终于响起了枪声,不过枪声非常稀疏,而且全都是短点射,给人的感觉就是,守军的弹药已经是所剩无几了,所以再无法维持刚才那样的高强度火力。

  小鬼子果然上当,立刻加快速度,嚎叫着猛扑过来。

  转眼间,鬼子兵便已经迫近到了三十米内,冲在前面的鬼子兵甚至于已经拉开枪栓,将枪膛里的子弹退出来,为接下来的白刃格斗做好准备了!当然,也有鬼子兵磕开手雷往守军的阵地上扔,但数量不多,因为怕误伤自己人。

  这时候,守军阵地上却仍是一片沉寂,一个人影都没冒头。

  “八嘎,中国兵跑了?”领头的鬼子大尉有些懵逼,胜利来得太突然,突然到他甚至毫无思想准备,原以来还得有一场恶战,结果就这样赢了?也太没挑战性了!领头的鬼子大尉心下有些悻悻然的想,饥渴的军刀还没见血呢!

  但是下一个霎那,鬼子大尉的眼睛便立刻睁得溜圆。

  当鬼子迫近到守军阵地十米内后,原本空无一人的守军阵地上突然间站起了百余人,这一百人的队列可比鬼子的散兵线密集多了,所以视觉上效果也要壮观得多,不管什么人,冷不丁看到面前冒出这么多人,都会吓一跳。

  如果仅只是冒出很多人,还没有什么,更可怕的是,这些人的胸前全都挎着冲锋枪,而且黑洞洞的枪口全指向前方,包括那个鬼子的大尉在内,所有的鬼子突然发现,他们正迎着上百个冲锋枪口在往前冲锋,而且,距离已经不足十米!

  “八嘎!”鬼子大尉只来得及骂出半句,前方的中国兵便猛烈开火了。

  霎那间,一百多道耀眼的火舌便呲啦啦的横扫过来,就像死神手中的镰刀,所过之处顿时血肉横飞,那一百多个嗷嗷叫着,准备要跟中国兵展开白刃战的鬼子,顷刻间就像被镰刀割倒的麦草,一片片的倒伏了下来。

  “痛快,痛快!就应该这么打!”王嘉庚用力握紧了拳头。

  通过望远镜的视野,看到鬼子一片片的倒下,王嘉庚的心情说不出的畅快,犹记得,当年第一次淞沪会战之时,他们第八十八师打得是那么的窝囊,可是今天,憋在胸中将近两年的这口恶气,终于痛快的宣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