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诱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66章 诱饵

与此同时,在江湾镇。

  当罗店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时,石长庆正趴在一栋小楼的屋脊上,抵近侦察前方的江湾跑马场,根据司令部的最新的命令,参与围攻江湾机场的四个主力营,必须得在今天天黑之前做好总攻的准备,一旦命令下来,就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解决战斗。

  石长庆不知道司令部为什么会下这样一个奇怪的命令,真要想打江湾镇,根本不用等到天黑,现在就能一气拿下!便是身为军人,石长庆习惯了执行命令,而不会去质疑的上级的决定,上级既然这样决定,必定有其原因!

  石长庆一营负责的是江湾机场的西侧,江湾机场是由江湾跑马场改建的,在西侧原本也有高耸的看台,但是在第一次淞沪会战中,日军将江湾跑马场改建成了机场,为了使飞机可以顺利的起飞,西边的看台被拆除了大半。

  所以相对来说,一营的任务是最轻的。

  因为另外三个主力营,面前都有高高耸立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看台挡道。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石长庆的一营缺了一个连,王嘉庚的步兵一连被军分区司令部调去了罗店,正因为这,王沪生才会将石长庆的一营摆在相对轻松的西线,不过,既便是这样,石长庆接到命令后,却仍然不敢有一丝的疏忽大意。

  接到命令之后,石长庆便立刻带着警卫员亲临第一线,顺着梯子爬上一栋小楼,从小楼的屋脊上抵近侦察跑马场,一边观察,石长庆一边还掏出了笔记本还有铅笔,将侦察到的鬼子火力配置以及兵力部署画在本子上。

  石长庆正画呢,冷不丁罗店方向便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石长庆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爆炸声给吓了一跳,险些一头从屋脊上倒栽了下来,幸好反应快,一伸手抓住了屋檐,这才没有从屋脊上摔下,但他刚才弄出的动静有些大了,被对面阵地上的鬼子兵给发现了。

  十几个鬼子立刻举起了三八大盖,照着这边乒乒乓乓开枪,石长庆藏身的屋顶顷刻之间被打得碎瓦四溅。

  石长庆在屋脊之上便再也藏不住,而且他也不想藏了。

  因为罗店传来的爆炸声越发响了,也变得越发的密集。

  显然,罗店正遭到来自鬼子海军的大口径舰炮的炮击,这个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石长庆曾参加过第一次淞沪会战,也在汇山码头挨过小鬼子大口径舰炮的炮击,知道那是个什么滋味!更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王嘉庚的一连有危险,必须立刻撤下来!

  不过这事石长庆不敢自作主张,必须征得司令部同意。

  当下石长庆一个翻身,就顺着梯子急速滑落到地面上,然后翻身挎上一辆洋车,一双长腿在地上用力一蹬,洋车便滑行开去,然后石长庆又将两个车轮子蹬的是风车斗转,呼呼的冲向南开大学校园。

  南开大学就在江湾镇,石长庆知道王沪生现就在那里。

  眼下司令员不在军中,大小事务就必须服从政委安排。

  石长庆脚蹬着自行车,风一样闯进南开大学的校园时,王沪生正站在操场边上,看着李肖夏带着炮营的一队士兵,往图书馆大楼的墙根下埋炸药,不过,王沪生也已经听到了从罗店传过来的巨大的爆炸声,正跷着脚往北边罗店方向张望。

  看到王沪生,石长庆便立刻大叫起来:“政委,政委……”

  王沪生一回头看到是石长庆骑车过来,便皱着眉头问:“你不在前线指挥部队,一个人跑这里来做什么?偷懒啊?”

  前方正好是几级台阶,石长庆便将自行车一扔,然后一个纵身跳过了两级台阶,然后急吼吼的来到了王沪生面前,叫道:“政委,听这动静,鬼子的海军已经开始对罗店展开集群炮击了,相信我,这种烈度的炮击,没人能够受得了!”

  王沪生的脸色便立刻变得凝重,他相信石长庆的判断。

  石长庆又喘息着说道:“政委,赶紧将一连撤下来吧!”

  停顿了一下,石长庆又紧接着强调说:“要是撤得晚了,一连就没了!”

  一连说是连,其实就是一个营,足足拥有八百多号人呢!可不能白白让鬼子海军的大口径舰炮给祸害了!

  石长庆这话绝对不是危言悚听,小鬼子的大口径舰炮可真不是吹嘘的,两年前第一次淞沪会战,陈诚土木系的精锐十一师,奉长官部令反击罗店,结果不到半天,全师一万两千多官兵便死得只剩不到三千,心疼得陈诚连说话都带着哆嗦。

  当时打残第十一师的,就是鬼子海军的大口径舰炮群!

  而像第十一师这样被小鬼子海军的大口径舰炮打残的,足足有几十个!

  在鬼子的舰炮打击下,十一师一个整师都只撑了半天,何况王嘉庚区区一个连?这撤退令要是下得迟了,一连还能剩几人?或者,还能够有几个全须全尾的回来?想到这,石长庆便火急火燎的道:“政委,快下令撤退吧!”

  王沪生却只是定定看着石长庆,没有吭声。

  石长庆的表情便慢慢变得凝滞,从王沪生的眸子深处,隐隐有着愧疚!

  王沪生很想下令撤退,把王嘉庚的一连从罗店撤下来,但是,他不能!因为他的耳畔仍回响着徐锐走之前的叮嘱: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要想钓到第二十师团这一条大鱼,就必须得牺牲鱼饵!

  而王嘉庚的一连,就是淞沪军分区抛出的诱饵!

  王沪生仍然记得,当时徐锐跟谢元、杨瑞两人间的兵棋推演。

  推演进行到中盘,徐锐在整个江湾镇埋设炸药,准备将整个江湾镇连同进入到江湾镇的第二十师团主力炸飞,可是谢元却说道,日军第二十师团主力不会进江湾,鬼子最多只会派一个步兵联队进江湾,因为一个步兵联队就足够了!

  当时徐锐说,那就设法让鬼子相信,只派一个联队进入江湾是不够的!

  什么办法呢?就是先在罗店跟鬼子打一场恶战,让鬼子明白,淞沪军分区的全体官兵都是硬骨头,哪怕战至最后一卒,也绝不会后退半步!

  如果有了这样的心理预期,然后当鬼子发现淞沪军分区的主力部队因为来不及后撤,居然被他们困在了江湾,这时候,第二十师团就绝对不会急着进入上海市区,而只会选择,将江湾镇团团包围起来,准备打个歼灭战。

  面对淞沪军分区上万人的主力部队,因为有罗店血战的先例,第二十师团就再没有半点理由轻敌,他们一定会集中所有兵力,以确保胜利!然后随着鬼子的进攻,整个战场将变得犬牙交错,随着时间推移,被卷入江湾的鬼子兵力将越来越多,江湾说大不大,也就不到十平方公里,但说小也不小,就算埋葬十万小鬼子都是绰绰有余。

  “不能撤!”王沪生眸子里的愧疚之色很快隐去,脸上表情变得坚硬似铁,然后又对石长庆说道,“石营长,罗店已经是江湾镇的最后屏障,如果罗店失守,从罗店直到江湾就再无险可守,这仗也就没办法再打了。”

  说完,王沪生又手指着正在忙碌的李肖夏还有炮营的官兵,说道:“还有,我们在江湾镇做的所有的安排,全都成了摆设,而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淞沪军分区将错失将鬼子两个师团各个击破的机会,将不得不跟小鬼子的第二十师团正面决战。”

  说到这停了下,王沪生又说道:“但如果正面交战,我们淞沪军分区根本就没有十足把握击败第二十师团,要想在短时间内将之击败就更是难如登天,但是最多十天,鬼子的第七师团也将开进上海,到那时候,我们淞沪军分区的末日就到了。”

  “可是,可是……”石长庆想要分辩,却结结巴巴的语无伦次。

  理智告诉石长庆,王沪生说的是对的,可是情感上,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么做可不就是牺牲整个一连以换取胜利?身为长官,怎么可以这么做呢?还有司令员不是常说,永不抛弃,永不放弃的么?这可不就是抛弃么?

  “这绝不是抛弃!”王沪生仿佛猜到了石长庆心中的想法,沉声说道,“这只是个普通的命令,只是任务有些艰巨罢了,但是身为军人,我们绝对不能挑三拣四,绝对不能因为任务艰巨就选择不予执行,不是么?”

  石长庆闻言哑然,因为王沪生说的都在理。

  这就好比,在冲锋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碉堡,必须有人站出来炸掉它,部队才能够继续往前冲,要不然,等到敌人缓过气来再发动反击,所有人都得死!这时候,要么有人主动的站出来,要么就是长官随机点名,点到谁就是谁。

  深吸口气,石长庆沉声说:“但是总得有个极限吧?”

  言下之意,一连不可能在罗店一直守下去,总得有个时限。

  王沪生说:“傍晚,只要坚持到傍晚就行!”

  石长庆便不再多说,转身飞奔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