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先走一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68章 先走一步

杨雨希因为要奶儿子,晚上经常睡不好,所以白天犯困,今天的午睡多眯了一会,等她被罗店方向传来的炮声惊醒时,已经是傍晚。

  一阵轻风吹过,挂在床头的风铃忽然丁丁当当的响起来。

  这串风铃还是一年前她过生日的时候王嘉庚送她的,也是他们结婚之后,王嘉庚送她的唯一的生日礼物,不过杨雨希并没有一丝怨言,生逢乱世,能活着已是不易,只要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相守,真的已经不能再奢求更多了。

  往常的时候,杨雨希也经常听到风铃的丁当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可是这会儿,杨雨希却毫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悸,她不知道这阵心悸为何而来,但是她能够模糊的感觉到,冥冥之中,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看着怀抱中的幼儿,杨雨希忽然之间泪如雨下。

  杨雨希突然之间回想起来,四天之前,王嘉庚在临出门之前,曾经特意折回到床前亲吻了下儿子的额头,再轻轻拨弄了下挂在床头的风铃,然后对她说:“我不在家时,如果儿子想我了,就给他听风铃的声音,再告诉他,这是我在跟他说话呢。”

  当时杨雨希还没怎么在意,直到现在,她才反应过来,王嘉庚是在交待遗言!如果有一天他战死沙场了,再回不来了,那么这串风铃就是他留给她们母子俩的唯一念想!想到这,杨雨希的泪水便再也止不住了。

  王嘉仪放学回来,看到嫂子抱着小侄子坐在床头流泪,便立刻慌了,还道是侄子出了什么事情,当下急声问:“嫂子,怎么了,小宝怎么了?”

  “嘉仪,小宝没事。”杨雨希流着泪摇头,又抽泣着说,“你哥,你哥他……”

  “我哥?我哥不是回部队了么?他怎么了?”王嘉仪先是一愣,遂即明白了杨雨希说的是什么意思,当时就变得俏脸煞白,颤声说道,“嫂子,部队上的人,来通知了?我哥他,我哥他已经,已经……”

  牺牲两个字,王嘉仪怎么也是无法说出口。

  摇摇头,杨雨希哽咽着摇头说:“部队上没有来人,只是,只是……”

  看着低声饮泣的嫂子,再看看襁褓中兀自熟睡的小侄子,王嘉仪突然之间也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慌,然后霍然转身,向着淞沪军分区司令部所在的百老汇大厦飞奔而去,她要找到她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她哥哥。

  (分割线)

  “去死吧!”一声断喝,一记突刺。

  血光崩溅,又一个鬼子兵呜咽着倒在了王嘉庚的刺刀下。

  环顾四周,簇拥在王嘉庚身边的一连官兵已经只剩几个,而且大多步履唯艰,唯一例外的或许就是吕德明那个家伙,跟小鬼子拼了半个小时的刺刀,依然还是生龙活虎,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转眼之间,吕德明又挑翻了两个鬼子。

  不过从四周围拢过来的鬼子却更多了。

  几十个鬼子排成人墙,明晃晃的刺刀就跟墙一样,从四面八方缓缓挤压过来,将王嘉庚他们几个紧紧的困在中间,吕德明连续挑翻几个鬼子,试图从一个方向打开缺口,但是这只是徒劳,因为缺口刚打开,马上就又有小鬼子顶上来。

  整个包围圈越缩越小,直至转个身都变得很费劲。

  王嘉庚神情惨然,仗打到这份上,他已经不作生还想了。

  还是那句话,自打重新穿上这身军装,他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为国牺牲的准备,一个国家要想强大,一个民族要想生存,总得有人站出来为她而牺牲,他不怕死,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中娇妻还有幼儿,哦对了,还有妹妹。

  雨希、嘉仪,我恐怕要向你们告别了!

  还有,我的儿子,爸爸永远爱你,爸爸只是有些许遗憾,遗憾你还没来得及开口,喊我一声爸爸,遗憾没来得及看到你迈出人生的第一步,遗憾没来得及看到你背上小书包、走进学堂,遗憾不能够陪你玩、陪你闹,陪伴你长大……

  但是,你要相信,爸爸真的爱你,爸爸的离开,是为了你,还有无数像你一样的小宝贝能够好好的活着,能够无忧无虑长大,能够堂堂正正的做个人,为了守护你,还有无数像你一样的小宝贝,爸爸还有许多个叔叔,情愿牺牲自己。

  深吸了口气,王嘉庚往前踏一步,向对面的小鬼子做出一个挑衅的手势,大声说:“我是罗店守军的最高长官,少校王嘉庚,现在我向你们的长官提出挑战,如果你们够胆量,就跟我来一场对等的单挑,有人敢来吗?”

  还真有懂中文的鬼子军官,而且还是一个少佐。

  一个扛着少佐军衔的鬼子军官立刻就被激怒了,上前一步说:“我来!”

  簇拥有那个鬼子少佐身边的另外几个军官立刻急了,纷纷说:“殿下,不可!”

  王嘉庚听不懂日语,但是从那几个鬼子军官焦急的眼神,他仍可以判断出来,那个少佐似乎是个大人物,当下狞笑说:“好极,那就开始吧!”

  王嘉庚说完,就要上前,却不料被吕德明抢了个先。

  吕德明一个跨步抢上前,背对着王嘉庚说道:“营长,这个小鬼子是个高手!我先来会会他,你趁机先看他的路数。”

  王嘉庚略一犹豫,也就点头答应了。

  如今的局面,除非愿意跪地投降鬼子当汉奸,否则他们这几个一个都别想活,左右都要上路,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下王嘉庚说道:“小明,你小心些。”

  吕德明上前一步,下巴微微的扬起,然后冲那个鬼子少佐勾了勾手指。

  吕德明神色间流露出来的轻蔑意味,彻底的激怒了那个鬼子少佐,那个鬼子少佐便立刻推开身边的几个鬼子,两步走到了吕德明的面前,然后反手抽出军刀,恰好斜阳从云屋中穿出来,照射在军刀的刀刃上,霎时反射出一片炫目的寒芒。

  好刀!王嘉庚见状顿时间神情一凛,这把刀,绝对不是什么凡品!

  “中国人!”鬼子少佐以略显生硬的中文说道,“此刀名叫大般若长光,本为室町幕府足利义辉将军之佩刀,你能够死在此刀下,也算是你的荣幸!”

  “狗屁,死的只能是你!”吕德明闷哼一声,挺枪直刺。

  吕德明的这一记突刺又狠又准又快,一般人没反应过来就会被刺个透心凉,刚才死在吕德明刀下的鬼子就不在少数,但是这个鬼子少佐不是一般人,只是一闪便轻松躲过了吕德明这一记突刺,手中军刀再顺势一撩,便在吕德明左肋拉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吕德明啊的惨叫一声,踉跄的后退,这还是他反应够快,要是换一个反应慢的,刚才就已经被鬼子少佐的这记反撩开膛破肚了!

  “身手不错,中国人!”鬼子少佐狰狞一下,接着说道,“不过,你没有机会了,两刀之内我必取你性命!”

  话音刚落,鬼子少佐便陡然目光一厉,引刀前冲。

  呼吸之间,鬼子少佐便已经来到了吕德明的面前,雪亮的军刀也瞬间化为一道雪练,照着吕德明颈项横斩过来,吕德明大喝一声,举枪格挡,却不料挡了一个空,鬼子少佐的这一刀竟然是虚招,刀势走到一半又陡然收回,化为直刺!

  但是吕德明刚才的这一记格挡,却已经使上全力。

  霎那之间,吕德明便中门大开,此时,再想收枪格挡或者闪身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吕德明只是凭着本能勉强的侧了下身,却没能完全躲开,只听呲的一声轻响,锋利的军刀便已经从吕德明的左腹笔直的刺了进去。

  利刃入体,吕德明便立刻张开嘴凄厉的惨叫起来。

  只是片刻,吕德明的左半边身躯便完全丧失知觉,也丧失了反抗能力。

  不过,吕德明仍是凭借着顽强的意志,一点点的举起手中的三八大盖,试图发出最后的困兽之斗,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那鬼子少佐只是狰狞的一笑,手中军刀再发力一绞,便在吕德明的左腹部切开了一个十字。

  “啊……”吕德明越发惨烈的叫起来。

  殷红的鲜血,更是泉水般从吕德明的嘴角溢出来。

  “小明!”王嘉庚见状顿时睚眦欲裂,大声的怒吼。

  “营长!”吕德明艰难的回过头,对着王嘉庚惨然一笑,说,“我先走一步了,我们,下辈子,还做兄弟。”

  “嗯,明子,下辈子还做兄弟!”王嘉庚用力点头。

  看到王嘉庚点头,吕德明轻呃了一声,然后一颗脑袋便无力的耷拉下来,不过嘴角却有着一丝笑意慢慢绽开。

  “小明,你慢走,我马上就来。”王嘉庚低语两声,然后深吸一口气,上前两步对着刚刚收刀后退的鬼子少佐说,“到我了!”

  鬼子少佐丝毫不介意刚跟吕德明恶战过,狞笑说:“哟西,我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