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逼鬼子进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70章 逼鬼子进攻

江湾,淞沪军分区前敌指挥部。

  眼看着窗外面的天色黑了下来,王沪生的心情也开始变得莫名的紧张起来,由李肖夏主持的炸药及化肥安置工作已经完成,这也就是说,针对鬼子第二十师团的这个大陷阱,已经设计好了,现在就等鬼子往里钻了。

  不过,王沪生并不确定小鬼子是不是会上当?

  尽管徐锐在兵棋推演中完败了谢元还有杨瑞,这似乎说明小鬼子第二十师团上当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在这一幕没有成为现实之前,王沪生的一颗心,就始终是悬着的,或许只有等第二十师团钻进这个陷阱,他才敢松口气。

  李肖夏忙了一天,累个半死,不过心情很好,因为今天的工作,让他发现自己所学的一身本事还是有用处的,不像当初他刚回到国内时,发现自己一身所学简直没任何用处,甚至都无法帮助他找一份称心的工作。

  “政委,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李肖夏问道。

  “暂时没啥事了。”王沪生想了一下,又说道,“哦对了,反正你现在也没别的事,要不然再去镇上检查一遍,确保不出任何纰漏。”

  李肖夏便苦笑说:“政委,我都检查十多遍了。”

  “再检查一遍嘛。”王沪生说,“多检查一遍总没有坏处。”

  “行行,那我就再去检查一遍。”李肖夏苦笑,转身就往外走。

  不过刚走到门外,迎面便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学生要往司令部闯,却被卫兵拦住了,李肖夏看了眼就转身走了,不过那个女学生却非要往里边去,因此跟那两个卫兵吵了起来,最后把王沪生也给惊动了。

  王沪生从里边出来,皱眉问道:“吵什么呢?”

  一个卫兵挠头说道:“也不知道哪来的学生,吵着非要见司令员。”

  王沪生的遂即目光落在那漂亮女学生的身上,问道:“你认识老徐?”

  “我不认识徐司令。”女学生摇了摇头,马上又说道,“不过我同学是徐司令妹妹,现在我有急事要见徐司令员。”

  “你同学是老徐妹妹?”王沪生讶然,“你同学是谁?”

  “徐筱雅,我是徐筱雅的大学同学。”漂亮女生回答道。

  敢情这个漂亮女生不是别人,就是心系哥哥安危的王嘉仪。

  王沪生哦了一声,恍然说道:“原来你是筱雅的大学同学,不过老徐不在司令部,你恐怕是要白跑一趟了哟。”停顿了下,王沪生又说道,“当然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跟我说其实也是差不多的。”

  王嘉仪便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沪生又问了一遍,王嘉仪才小声说:“我是来请假的。”

  “你是来请假的?”王沪生有些凌乱了,这又是从何说起?你个学生,请假不去找学校的领导,跑来我们军分区司令部做什么?

  王嘉仪这才发现自己没把话说清楚,当下解释说:“我是来替我哥请假的,我嫂子现在特别担心我哥,我想让我哥回家去一趟。”

  “你哥?”王沪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下问道,“你哥叫什么名字?”

  “王嘉庚。”王嘉仪小声说,“四天前,我哥离家前曾跟我和嫂子说过,他好像是军分区一营一连连长。”

  “王嘉庚?一营一连?!”王沪生闻言神情猛一凛。

  一营一连,可不就是守罗店的部队么?刚刚一营长石长庆还跑来哭诉,说是罗店已经失守,驻守罗店的一营一连也已经全员战死,这岂不是说,眼前这位女学生的哥哥,一连长王嘉庚其实已经为国捐躯了?

  王沪生感到喉头发苦,不知道该怎么跟这女学生说。

  从王沪生欲言又止的表情中,王嘉仪察觉到了什么,当下便眼前一黑,脚下也不自禁的往后踉跄半步,难道嫂子的预感真应验了?难道哥哥他,哥哥他真殉国了?王嘉仪忽然感到心如刀绞,然后泪如雨下。

  王沪生便苦涩的劝道:“这位同学,你不要太难过,你哥哥他,他……”

  饶是王沪生平时做惯了思想工作,此刻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王嘉仪,跟她说,你哥哥死得其所?这话用在报告中十分恰当,但是用来安慰烈属显然是不恰当的,因为从烈属的立场,他们的心愿其实非常的简单,就只是希望他们的亲人能够好好的活着。

  王嘉仪哭得梨花带雨、肝肠寸断,一时间,她的面前便只剩下哥哥的音容笑貌,在王嘉仪很小的时候,她父亲便因病故去了,所以在她的世界中,从来就没有品尝过父爱,不过这没有关系,因为她的哥哥给了她最坚强的保护。

  可是,现在,她的哥哥走了,也离开了她。

  朦朦胧胧中,王嘉仪感到有人在向她走近。

  然后,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妹,你怎么在这?”

  “哥?”王嘉仪抬起朦胧的泪眼,然后,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可不是她哥王嘉庚?虽然带着一身的尘土,脸上也是干结的血迹,可至亲就是至亲,王嘉仪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她哥。

  “哥!”巨大的喜悦瞬间将王嘉仪完全充满,然后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头扑进王嘉庚怀里,然后张开双臂死死的搂住王嘉庚的腰,那情形,似乎生怕一松开手,王嘉庚就会化为轻烟飞走了,是的,王嘉仪很怕这只是个梦。

  但这终究不是个梦,王嘉庚真的活着回来了,死里逃生!

  这时候王沪生也认出了王嘉庚,惊喜的说道:“王连长是你?”

  因为被妹妹抱着,王嘉庚不免有些尴尬,而且唯恐王沪生误会,赶紧说道:“政委,这是我妹妹,在她还很小的时候,我爹就死了,所以让我娘给惯坏了,都这么大了,也没个大姑娘的样,倒让政委你见笑了。”

  王嘉仪终于是冷静了下来,赶紧的松开了手。

  王沪生表示理解,又问道:“王连长,你怎么回来的?部队呢?”

  王嘉庚的表情便立刻黯淡下来,说道:“部队已经没了,我们一连八百多弟兄,除了我之外,全部都战死了,但是,政委,我们一连没一个孬种,我们已经完成了司令部下的作战任务,直到天黑,小鬼子都没能越过罗店。”

  “这我知道。”王沪生喟然说,“你们一连都是好样的。”

  王沪生交给一连的任务是死守罗店直到天黑,一连做到了!直到天黑之后,小鬼子才终于越过罗店一线,继续沿着公路向江湾推进。

  王嘉庚又道:“至于我,要不是狼牙出手,只怕也是回不来了。”

  王沪生轻拍了拍王嘉庚的肩膀,说:“王连长你辛苦了,赶紧去医院包扎一下身上还有腿上的伤口,还有你的假我也准了,不过只有一晚上假期,明天一大早你就得回部队,大战当前,正是急需军事干部的时候哪。”

  “请假?”王嘉庚讶然说,“政委,我没请假哪?”

  “你妹妹请的。”王沪生笑着说道,“反正我是准假了,回不回随你。”

  王嘉仪便说道:“哥,你就回家一趟吧,嫂子担心坏了,你要不回去看看,我都担心她会哭坏身子。”

  王嘉庚便不再矫情了,他当然也想回家看看妻儿,毕竟是大战当前,谁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能活着见到明天太阳,在这种时候,谁不想多看妻儿几眼?说不定,这一眼就是最后一眼也未可知,战争从来都是无比残酷的。

  不过临走之前,王嘉庚又回头说道:“对了,政委,刚才回来的路上,我发现鬼子已经从嘉定那边绕过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嘉定县城应该失守了,看这情形,小鬼子的先头部队很快就到江湾了。”

  王沪生闻言心头一凛,匆匆返回了指挥所。

  回头再说王嘉庚兄妹,王嘉仪陪着王嘉庚到野战医院包扎好身上伤口,然后又搀扶着王嘉庚回家去,回家的路上,王嘉仪试探着说道:“哥,我跟你说一个事呗。”

  “啥事?”王嘉庚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后脑勺,笑着问道,“这么正式。”

  王嘉仪吐了吐小舌头,俏脸微微有些晕红,说:“我认识了你们部队上的一个兵……”

  “是谁?!”王嘉庚的反应却比王嘉仪想象中更加激烈,愤怒的大吼道,“是哪个不开眼的纠缠你了?你告诉哥,哥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王嘉仪便立刻吓得俏脸泛白,不敢再多说半句。

  王嘉仪这才想起来,哥哥一贯就反对她在上学期间谈恋爱,不仅如此,哥哥尤其反对她跟当兵的谈恋爱,这其实也正常,因为王嘉庚本身就是名军人,知道军人一旦穿上军装,此身此躯就不再属于自个,妹妹如果嫁给军人,失去爱人将是大概率的事情,这还算轻的,如果妹妹无法从失去爱人的痛苦中走出来,一辈子就毁了。

  身为兄长,王嘉庚不希望妹妹有个残缺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