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 鬼子入毂-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71章 鬼子入毂

先不说王嘉庚、王嘉仪兄妹,回头再说小鬼子。

  这个时候,不仅嘉定县城已经失守,就是宝山县城也已经失守了,当然,这也跟淞沪军分区没有死守有关,因为王沪生只下令罗店需要死守,也正因为罗店的死守,才迫使第二十师团的后续部队从狮子林上岸后,迂回宝山以及嘉定。

  到晚上九点多,第二十师团所属的步兵第七十七联队、步兵第七十九联队以及步兵第八十联队,已经从北、西、东三个方向对江湾镇完成了合围,不过,在是不是需要连夜向江湾发起进攻的问题上,鬼子高层中间却出现了意见上的分歧。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时候第十二军的司令部已经前出到太仓,第二十师团的司令部也已经从浏河迁到太仓,两个司令部相隔甚至还不到百米,第十二军新任司令官川岸文三郎更带着参谋长青木重诚,直接来到了第二十师团的司令部。

  在是不是连夜对江湾镇发起进攻的问题上,第十二军司令官川岸文三郎跟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长牛岛实常发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

  牛岛实常认为不应在夜间发起进攻,因为夜间由于光线原因,航空兵无法出动,借助热气球升空的观测兵也无法引导海军舰炮实施精确炮击,既便是第二十师团直属的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作业效率也将大大降低。

  这也就是说,如果在夜间进攻,日军就将完全丧失火炮优势,这对于日军来说无疑是极端不利的,因为从罗店的血战可知,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的部队战斗力极强,在轻武器的火力强度方面,甚至还要优于他们日军。

  所以,牛岛实常坚决反对连夜发动进攻。

  但是,川岸文三郎却坚持要在夜间进攻。

  川岸文三郎之所以坚持要连夜发起进攻,全是因为东条英机。

  因为东条英机给川岸文三郎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江湾这个战略支点,可现在淞沪军分区的部队正在猛攻江湾飞机场,根据机场守军报告,中国人的攻势非常猛,如果援军再不赶到,他们最多坚持三五个小时,黎明前一定会失守。

  牛岛实常和川岸文三郎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开始激烈争吵。

  川岸文三郎虽是第十二军司令官,是牛岛实常名义上的长官,但也只是名义的长官,因为牛岛实常的军衔也是中将,跟川岸文三郎军阶相同!牛岛实常真要是较起真来,川岸文三郎也是拿他没有任何办法的。

  “牛岛君,我想提醒你,这是陆军大本营的命令!”川岸文三郎猛一拍桌子,声嘶力竭的大声咆哮说,“大本营命令我们第十二军不惜一切代价、无论如何也要保住江湾这个战略支点,我希望,你能够认真予以考虑。”

  “川岸君,我也想郑重的提醒你,贸然的在夜间进攻,我们第二十师团将会付出超乎想象的惨重代价!”牛岛实常反唇相讥,“大本营的命令,是要求我们保住江湾机场,但是大本营并不了解前线的实际情况。”

  川岸文三郎怒道:“命令就是命令,身为军人,你竟敢抗命不遵?!”

  牛岛实常也怒道:“川岸君,饭可以先吃,话可不能乱讲,我从来没说过要抗命,我也从来没有说不打江湾,我更没有说过,不想要保住江湾这个战略支点!我的意思是说,进攻不能急于一时,等到天亮之后再进攻也是不迟!”

  “你这是在狡辩!”川岸文三郎怒道,“你没看见中村君的电报吗?中村君已经说的十分明白了,他们最多只能坚持三五个小时,如果援军再不能赶到,黎明之前江湾机场就一定宣告失守,真等到天亮,连黄花菜都凉了。”

  “中村俊?中村俊的话不可信!”牛岛实常冷然道,“根据小犬君临死之前的调查,失踪的影佐祯昭固然是嫌疑最大,可中村俊也一样有嫌疑,在他的嫌疑还没有被洗掉之前,无论他说什么话都不可信,还有,今后再有重要军情也不必知会他。”

  “这个我也同意,从现在开始,但凡有重要军情,确实没有必要再知会中村君了。”川岸文三郎首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但是一码归一码,在江湾机场有危险这件事情上,发来电报告急的可不止中村俊他一个,还有从第三师团的岛田君!”

  川岸文三郎口中说的这个岛田,就是从浦口空运到江湾镇的那个步兵大队的大队长,淞沪军分区对江湾的攻势确实很凌厉,尤其入夜之后,王沪生更下令四个主力营加强攻势,所以不仅中村俊,岛田大队也向第十二军司令部发出了求援电报。

  但是牛岛实常却还是大摇其头:“岛田君的话未必就是实话,在我们第二十师团还没有到达上海之前,他们这么都已经坚持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再坚持一个晚上,坚持到明天天亮就真有这么难?川岸君,身为主帅,需要有判断力。”

  川岸文三郎气到吐血,这个实岛真是油盐不进。

  (分割线)

  江湾镇,淞沪军分区临时指挥部。

  王沪生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正在指挥部里来回踱步,小鬼子赶到江湾镇外已经有差不多两个小时了,却迟迟不肯发起攻击,甚至都不肯进入江湾镇外围的建筑,这让王沪生感到呼吸都快凝滞,难道鬼子嗅出了气味?

  难道小鬼子已经察觉到江湾镇有埋伏?

  要不然,小鬼子怎么会突然间停下来,不再进攻?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这完全就不是小鬼子的一贯作风嘛!

  王沪生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更让他感到心急火燎的是,现在他就连找个商量的人都找不着,徐锐仍然在江湾机场跟鬼子在一起,谢元和杨瑞则已经下到了一线部队,江南和柳眉则留在后方,负责部队后勤工作。

  这时候,王沪生只能指望徐锐会有紧急指令过来。

  否则的话,王沪生真要疯了,这担子他真挑不动!

  好在,徐锐也确实没有让王沪生失望,或者说徐锐也确实非常了解王沪生,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悄悄让地瓜越过火线,给王沪生送来指示,徐锐的指示就只有一点,立刻命令四个主力营,向江湾机场发起总攻。

  接到徐锐的指示之后,王沪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遂即,王沪生便向四个主力营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必须承认,徐锐的战场嗅觉以及战场洞察力真的很强悍。

  从第二十师团主力并没有在赶到江湾之后立刻发起进攻,徐锐便敏锐的判断出,小鬼子对夜攻江湾还是心有疑虑!这也是人之常情,鬼子原本就不擅长夜战,而且夜间又发挥不出鬼子的重武器优势,换成徐锐是日军指挥官,也不会选择在夜间进攻。

  但徐锐却必须迫使鬼子在夜间发起进攻,不仅是天亮之后鬼子会有航空兵助战,以及会有大口径舰炮的配合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天亮之后淞沪军分区在江湾镇上的布置有很大概率会被鬼子发现!无论如何,那都是数千公斤炸药以及数十吨化肥,这么多物资,而且还是易燃易爆品,伪装得再好也不可能不露出一丝破绽!

  只有夜间,才能将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

  所以,一定要迫使鬼子在夜间发起进攻!

  (分割线)

  牛岛实常还在他的师团部跟川岸文三郎激烈的争吵。

  不过,两人正在争吵之时,第二十师团的参谋长内田银之助却忽然匆匆走进来,向着牛岛实常顿首报告说:“师团长,刚刚接到岛田君的诀别电报,说是一刻钟前,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突然发动总攻,经过一刻钟激战之后,岛田大队把守的南看台宣告失守,岛田君在向我们发出诀别电报后,已经归拢残部,准备发起决死反击。”

  “八嘎!”川岸文三郎这下真是彻底毛了,挥舞着胳膊,冲牛岛实常吼道,“牛岛君,岛田大队的决死反击如果夺不回南看台,如果不能把中国人赶出去,既便另外三边的看台没有失守也将毫无意义,因为中国人从南看台就可以破坏掉机场跑道!机场跑道如果被破坏,整个机场将不复存在,大本营提出的以江湾为支点,再攻击上海市区的计划也将化为泡影,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形,你必须对此负责!”

  牛岛实常的决心终于也有些动摇了。

  说真的,牛岛实常其实也不敢对东条英机的命令置之不理,东条英机连板垣征四郎都能够干翻,要干翻他牛岛实常那还不容易?牛岛实常绝对不敢招惹东条英机,他之所以迟迟不愿发起进攻,却是因为心存侥幸,认为江湾机场的守军足可以坚持到天亮!

  可现在看起来,江湾机场的守军却真的坚持不到天亮了。

  这就不能不理,江湾机场真要失守,东条英机会发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