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发现目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72章 发现目标

面对川岸文三郎的一再催促,牛岛实常只能下令进攻。

  牛岛实常的进攻命令下达后,除了拖后的步兵第七十九联队外,其余三个已经赶到江湾镇外围的步兵联队,便同时从北、西、南三个方向朝江湾发起猛攻,在这一点上,牛岛实常倒是和川岸文三郎的意见难得的统一。

  那就是绝不把江湾镇给围死,而是主动留下一个缺口!

  之所以要主动留下一个缺口,就是为了诱使淞沪军分区的部队,往东边突围,这样一来可以减弱淞沪军分区部队的抵抗意志,二来则可以将淞沪军分区的部队赶到吴淞镇与宝山县城之间的狭小区域,然后利用海军的大口径舰炮予以消灭。

  事实上,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小鬼子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从淞沪会战到南京保卫战再到兰封会战,从忻口会战到太原会战,小鬼子就没有一次打成过歼灭战,并不是小鬼子没有能力,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愿,鬼子其实只想要驱赶中国的军队,然后咬着中国的军队追!

  这一次,如果真能将淞沪军分区的主力逐出江湾,并且驱赶到吴淞镇跟宝山县城之间,最后借助第四舰队的大口径舰炮予以消灭,这个结果无疑是极好的,因为这样一来,再接下来对上海市区的攻击,就会变得轻松许多。

  言归正传,在牛岛实常的命令下达之后,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便立刻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同时朝江湾镇发起猛攻。

  必须说明的是,进攻刚开始,日军的攻击规模是十分有限的。

  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北西南三个方向,每个方向上都摆了一个联队,但是这三个步兵联队并没有投入全部兵力,而只是各投入了一个步兵大队,之所以这么做,一是由于战场正面有限,兵力太多展不开,二来也是想试探一下防御力度。

  让牛岛实常和川岸文三郎始料未及的是,淞沪军分区的抵抗十分顽强!

  几乎从一开始,日军的进攻便遭到了淞沪军分区的迎头痛击,在三个方向上,淞沪军分区同时发动了反击,给日军造成了不小伤亡!还没等牛岛实常和川岸文三郎下令,鬼子的三个步兵联队便已经被动的扩大了进攻的规模。

  不扩大进攻规模也不行了,因为淞沪会军区的部队打过来了!

  没有别的选择,鬼子的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第七十八联队及步兵第八十联队,只能被动的投入全部的兵力,跟淞沪军分区的反击部队,展开激烈的对攻,激战半小时后,淞沪军分区的部队终于不支,撤了回去。

  但是这个时候,双方的交战线早已经呈现出犬牙交错的情形,基本难分界线,所以淞沪军分区的部队一撤,鬼子的三个步兵联队便自觉不自觉的被卷裹着一路往前追击,然后基本就打成了一锅乱粥。

  (分割线)

  淞沪军分区正跟日军第二十师团激战的时候,美联社驻中国战地记者海伦娜,正对美国驻上海驻军最高长官史蒂芬逊上校进行人物专访,美军在上海公共租界也有驻军,只不过兵力仅仅只有一个连,但是史蒂芬逊却是上校军衔。

  采访进入最后一个环节,海伦娜歪着头问道:“上校,你能就中日两军之间的第二次淞沪会战做个预测吗?比如说,谁能取得最后胜利?”

  跟史迪威不同,史蒂芬逊对共产党非常的敌视。

  说白了,史蒂芬逊就是个麦卡锡主义者,当然,麦卡锡这时候还只是小屁孩,根本就没有当上州长,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麦卡锡主义,但麦卡锡主义的实质就是极右****,这类人对共产主义天然怀有刻骨仇恨。

  “第二次淞沪会战?海伦娜小姐,你的用词极不恰当。”史蒂芬逊摆手说道,“严格意义上讲,这只是一次扫荡,就像是扫除,将一小撮影响家居整洁的垃圾清扫出去。”说完,史蒂芬逊还做了个扫地的手势。

  海伦娜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头,又问:“上校,那你觉得谁能够赢得战争?”

  “战争?严格来说这只是小规模的冲突!”史蒂芬逊习惯性的摇头,又说,“不过结果是毫无疑问的,当然是日军胜出!我想象不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日军会输掉这次冲突?既便是他们的指挥官比猪都蠢,恐怕也很难打输。”

  说完了,史蒂芬逊又说道:“海伦娜小姐,我记得白天时你也在华懋饭店顶层吧?”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华懋饭店可以说是最高的地标性建筑,站在华懋饭店的顶层天台,几乎可以将整个上海滩的景色尽收眼底,借助长焦距的望远镜,甚至可以看清楚十公里外的江湾,在华懋饭店的顶层天台,恰好安装了几部长焦距望远镜。

  从今天早上一大清早,西方各国驻沪使节、以及各家媒体的记者,就都纷纷登上了华懋饭店的天台,通过长焦距望远镜跟进战事进展,但由于距离实在太远,既便是借助高倍望远镜也只能看一个大概情况。

  但既便是这样,也仍可以看清楚,才一天,战线就已经从狮子林推进到江湾附近,这样的推进速度,可是比第一次淞沪会战快太多了!前年第一次淞沪会战,日军可是足足猛攻了一个月时间,才终于推进到大场附近。

  史蒂芬逊又道:“海伦娜小姐,如果你拿眼前的这场冲突,跟两年前的淞沪会战,进行一下比较就会发现,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的表现比国民军差远了,国民军足足抵抗了一个多月也才后撤到大场镇,可现在仅仅一天,共产党就撤退到了江湾!”

  稍稍停顿了下,史蒂芬逊又说道:“从白天日军的兵力部署,我基本可以看出他们的作战意图,必须承认,日军的指挥官是个深谙战争艺术的战术大师,他在江湾镇的北边、南边以及西边部署重兵,却在东边留了一个缺口,这就是为了逼迫共产党向东突围,但是,如果共产党真的向东突围的话,等待他们的就只能是全军覆灭的结局!”

  海伦娜歪着脑袋问道:“也就是说,淞沪军分区输定了,是吗?”

  “我想是的。”史蒂芬逊耸了耸肩,又说,“或许明天早上醒来,战事就已经结束,上海就已经恢复之前的秩序了。”

  采访结束了,海伦娜合上笔记本,微笑说:“上校,谢谢您能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接受我的专访,等下次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不用下次,我现在就在时间。”史蒂芬逊微笑着说。

  海伦娜有些尴尬的说:“真是抱歉,今天恐怕不行,我男朋友在等我呢。”

  “海伦娜小姐你有男朋友了?哦,真是遗憾。”史蒂芬逊失望的摊了摊手。

  海伦娜莞尔一笑,将笔记本装进挎包,然后起身走了,史蒂芬逊紧盯着海伦娜皮裙包裹下的****从面前消失,懊恼的骂了句泄特。

  (分割线)

  史蒂芬逊很懊恼,王沪生却非常兴奋!

  随着战事的深入,日军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已经完全被卷了进来,正跟着淞沪军分区的节奏,一点点的深陷到江湾的街巷,从摸拟沙盘看,淞沪军分区的防区已经被日军的进攻部队挤压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四角星形。

  淞沪军分区的四个主力营,各负责一个方向,但是在各个主力营的中间,则难免留下空隙,或者说,徐锐和王沪生根本就是故意要留下这些空档,而鬼子也确实没有辜负徐锐和王沪生的期望,真的从这些空隙中突了进来。

  这一来,就使得双方的战线极大拉伸。

  是这样,如果淞沪军分区在每个方向都平均部署兵力,不留下任何空隙,那么双方交战的战线就基本是个平滑的圆形,这样的话,战线就不会长,淞沪军分区在第一线最多也就摆两个主力营,鬼子最多也就投入一个联队。

  但现在,鬼子却从淞沪军分区四个主力营故意留下的空隙之中突了进来,双方交战的战线就不再是,一个平滑的圆形,而是一个极不规则的四角星形,而且这个四角星形的每一条边也不是平直的,而是这里凹进去一块,那里又凸出来一块,这就把战线无限拉伸,所以现在,淞沪军分区的四个主力营已经全部出动,鬼子的三个步兵联队也基本被卷进来,双方在大街小巷间、在犬牙交错之间打成了一锅粥。

  王沪生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狗曰的,小鬼子入毂了!

  当下王沪生又把地瓜叫到面前,吩咐说:“地瓜,你这就回去报告老徐,就说鬼子已经完全入毂了,现在就等他的命令了!”

  “是!”地瓜啪的立正,敬礼,然后转身匆匆去了。

  目送地瓜的身影远去,王沪生又霍然转身,目光炯炯的凝视着窗外不时绽放的火光,嘴角也不免勾起了一抹狞笑,狗曰的,你们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