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爸爸回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75章 爸爸回来了

在进攻前,鬼子往天上打了两发照明弹。

  借着照明弹剧烈燃烧所发出的刺眼强光,趁着小鬼子还没有过来,谢元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相片,照片上是个天使般的小姑娘,小姑娘有一张圆圆的脸,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梳着丫角辫,正对着镜头甜甜的笑。

  对着照片,谢元的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慈爱之色。

  不过很快,谢元脸上的慈爱之色便被愧疚之色替代,自女儿出生,他总共也就只回去过不到五次梅州,前面两次回去时女儿还在襁褓之中,最后一次回去时,女儿倒是已经开始记事,却不知道,现在是否还记得他这个父亲的样子?

  想到这里,谢元脸上的愧疚之色便越发的浓了。

  片刻之后,天上的照明弹熄灭,复旦大学的校园再次陷入到黑暗,谢元便将照片收回到上衣的口袋里,脸上的表情也由愧疚重新变得坚定,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女儿,就为了女儿能够有一个快乐且安全的成长环境,都必须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去!

  深吸了口气,谢元用力握紧了手中的三八大盖,来吧小鬼子!

  五分钟之后,投入进攻的五十多个鬼子便从前方稀疏的小树林里走了出来,出现在了图书馆广场的南侧。

  图书馆前的广场并不大,也就三十多米宽。

  几乎是同间,又一发照明弹吱吱叫着升空,当照明弹的强光亮起的一霎那间,从小树林里走出来的鬼子,和站在图书馆前台阶下的中国残兵,几乎是在同时发现了对方,然后同时下意识咆哮起来,端着刺刀向对方发起了冲锋。

  三十多米距离,又是相向冲锋,转眼就短年相接。

  一霎那间,兵器撞击声、利刃刺入人体的呲啦声,枪托砸碎人体骨骼的喀嚓声还有中日两军将士的惨叫声,瞬间响成一片。

  谢元只打了两枪,摞倒了两个鬼子,再想开第三枪时却已经没机会了,一个鬼子军曹已经端着刺刀冲到近前,大吼了一声,便照着谢元心窝猛刺过来,谢元急闪身一躲,躲过了鬼子军曹的这穿心一刀,再顺势一砸,枣木制的枪托便狠狠的砸在鬼子军曹面门上,只听得嚓嚓一声响,鬼子军曹的面门便被砸得整个塌陷下去。

  “嗷……”鬼子军曹便立刻无比惨烈的嚎叫起来。

  这一下剧烈的撞击瞬间导致鬼子军曹严重脑震荡,鬼子军曹只是凄厉的惨叫着,人却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

  作为一名老兵,谢元又岂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收枪然后突刺,锋利的刺刀便已经呲的一声扎进那个鬼子军曹的心窝,鬼子军曹立刻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然后缓缓的萎顿于地。

  就在这个时候,谢元忽然听到脑后传来一阵风声。

  几乎是本能的,谢元猛的摆了下脑袋,一柄雪亮的刺刀便贴着他的耳畔刺过来,仅仅毫厘之差,谢元后脑便已经被这一刀给刺穿,生死之间,谢元来不及回转手中的步枪,当即扔了自己手中的步枪,一把抓住鬼子的步枪,再腾出左手将鬼子的刺刀卸下,然后反手就照着身后恶狠狠扎过去。

  这一切说起来似乎挺长,但其实只在转瞬之间!

  随着谢元这一刀的背刺,身后便响起一声惨叫。

  不过,就在谢元想要转身回头的时候,一双粗壮的手臂却突然从他身后探过来,并且其中一只手的掌心赫然还攥着一枚甜瓜手雷!手雷已经被磕开,正往外呲呲冒着青烟,这个小鬼子在挨了致命的一刀之后,竟要与谢元同归于尽!

  谢元使劲的挣扎了一下,竟没能挣开,这小鬼子的臂力不是一般的大!

  生死一发之际,谢元猛的向后钩起脚,踢向身后鬼子的裆部,身后鬼子没防备,裆部一下就被踢了个正着,当时就嗷的惨叫一声,箍住谢元的双臂也是稍稍松劲,借着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谢元猛的一挣扎,终于挣脱鬼子的束缚。

  不过遗憾的是,在挣脱鬼子束缚之后,谢元只来得及往前跑出两步远,鬼子手心攥的那颗手雷便轰的炸了,爆炸产生的气浪瞬间席卷过来,一下将谢元掀翻在地,不过真正对谢元造成致命杀伤的却还是那四下溅射的破片。

  谢元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瞬间进入到弥留状态。

  模模糊糊之间,谢元看到有一张照片从空中缓缓飘落,相片翻飞之间,隐隐可以看清楚相片上面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圆圆的小脸,浅浅的小酒窝,还有那丫角辫,小姑娘正对他甜甜的笑着,恍惚间,谢元似乎听到她在喊他,爸爸、爸爸……

  谢元便轻轻的嗳了一声,然后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抱住她,下一刻,谢元便感到自己的意识瞬间飞起来,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越过不知道有多远的虚空,但只见,山川河流还有日月星辰正飞快后退,以一种极其惊人的速度。

  等到谢元的意识停下来,眼前便出现了一片极其熟悉的土地。

  熟悉的那座山,还有山下的那个小村庄,还有村前那口池塘,还有池塘旁边的那颗老槐树,还有老槐下的那张石桌,还有石桌旁边的石凳,还有,还有……离村口不远的那栋小小的四合院,还有那,四合院门口的两扇石磨。

  故乡,故乡啊,竟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

  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四合院大门里走出来。

  有些睡眼惺忪,看到谢元之后揉了揉眼,刚开始还有些茫然,但很快,小姑娘的大眼睛里便流露出无比惊喜的神色,然后张开双臂,一边喊着爸爸爸爸,一边甩开小腿向着谢元飞奔了过来,谢元便蹲下身来,也张开了双臂。

  妞妞!妞妞来!谢元张开双臂,微笑说。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广东梅州,凌晨,夜已深。

  在某一个小县城的某个小村庄的某一栋小院里,一个正在熟睡的小姑娘忽然之间从睡梦中醒过来,然后张开了双臂,光着一双小脚,嘴里欢快的喊着爸爸,爸爸,一边翻身下床就冲出卧室,来到了小院子里。

  年轻的母亲也被惊醒了,赶紧披衣起床,追出来将小姑娘搂在了怀里。

  “妈妈,妈妈!”小姑娘手指着小院门外,欢快的说道,“爸爸,爸爸回来了。”

  年轻母亲的眼角便立刻溢出了泪水,搂着小姑娘的小脑袋说道:“妞妞乖,那是梦,你只是做了个梦,爸爸没回来。”

  “不是梦,妈妈不是梦。”小姑娘坚持说,“真的是爸爸回来了,刚刚他还张开双手,准备要抱我,他还喊我妞妞呢,真的,是真的。”小姑娘声音里透着莫名的喜悦,可是年轻母亲听了后,却是连心都碎了。

  年轻母亲便再抑制不住,低声饮泣起来,一边却用力的将妞妞搂入到怀里,她似乎已经从妞妞的反常表现预感到了有些事已经发生,他的爱人,很可能已经为国捐躯,刚才应该是父女之间的天人感应,过来向妞妞道别的吧?

  小姑娘用肉乎乎的小手抚过母亲的脸颊,糯糯的问:“妈妈,你怎么哭了?”

  “妈妈没有哭,刚才只是眼睛进沙子了。”母亲死命的摇头,死命的抑制住哭声,可是眼角的泪水却怎么也压不住,泪眼朦胧之中,年轻的母亲抬起头,正好看到挂在卧室墙上的一张相片,相片上,男子着一身笔挺的戎装,英姿飒爽。

  (分割线)

  江湾,复旦大学图书馆。

  白刃战已经进入到尾声。

  白刃战从本质上其实就是一场淘汰比赛,只不过别的比赛输掉的只是成绩,但是白刃战一旦输了,输掉的却是生命!几个回合之后,那些实力稍弱的就大多已经淘汰,最后剩下的却都是双方的高手。

  现在,淞沪军分区的五十多个残兵大多数都已经战死,包括那几个重伤员,也毫不犹豫的磕响手雷与小鬼子同归于尽了,现在只剩下排长倪世祥和十几个老兵还活着,不过对面的鬼子也没讨着什么便宜,五十多个鬼子也死得只剩了三个。

  所以严格说起来,还是倪世祥他们排占了上风。

  “杀!”倪世祥一记突刺,又挑翻了一个鬼子。

  最后剩下的那两个鬼子兵终于是胆怯了,转身就跑。

  倪世祥和最后的十几个老兵有心想追杀,却实在是追不动了,倪世祥更是必须拿三八大盖拄着地,才能够勉强的站稳,但双腿兀自颤颤巍巍的,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事实上,倪世祥无论体力还是精力,早就已经严重透支。

  但既便是这样,倪世祥也还是硬撑着没有倒下,对着两个转身逃跑的鬼子,兀自狰狞而又得意的狂笑起来:“狗曰的小鬼子,要想从这过,除非从爷爷的身上跨过去!咱中国,只要广西佬还没死绝,就他娘亡不了!”

  然而话音还没落,又一发照明弹尖啸着升上夜空。

  借着刺眼的强光,倪世祥的眼睛便立刻瞪大了,但只见,广场对面的那片小树林里,又涌出黑压压一片鬼子,少说有上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