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狼牙突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76章 狼牙突袭

“涛次改改……”

  为首的鬼子大尉举起军刀往前用力一挥,刚刚从小树林里涌出来的一百多个小鬼子,便立刻哇啦哇啦的大叫起来,然后端着明晃晃的刺刀猛扑过来。

  看到上百个鬼子嚎叫着猛扑过来,倪世祥不由得惨然一笑。

  看来,今天这一百来斤是要交待在这里了,不过这又如何?今天这一仗,死在老子枪下的鬼子已经超过了二十个,老子早就杀够本了!当下倪世祥很狰狞的笑了笑,又转身对着身后的十几个老兵微微一笑,然后兜头就冲上去。

  那十几个老兵便立刻像受伤的野兽,一个个仰天咆哮起来,下一个霎那,十几个老兵便同时端起刺刀,紧跟在倪世祥身后发起了冲锋,作为一名军人,中国的军人,就算死,也要死在冲锋路上!老兄弟们,先别急着走,等我!

  “啊啊啊……”尽管受了很重的伤,连走路都踉踉跄跄的,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但是一旦发起冲锋,倪世祥却立刻跟满血复活似的,快得就跟一阵风似的,瞬间就将那十几个老兵甩在了身后,一马当先迎向前方的鬼子兵潮。

  距离十米,倪世祥已经可以看清楚对面那个鬼子大尉的满嘴黑牙,这定是个烟鬼!

  距离五米,倪世祥甚至已经可以闻到对面那个鬼子大尉嘴巴里喷出来的熏人恶臭,这个小鬼子刚刚肯定啃了大蒜!待会非得先敲掉他满嘴牙不可,倪世祥恶狠狠的在心里想,他娘的竟敢熏老子,活腻歪了!

  距离三米,倪世祥便倒转三八大盖举起来,狠狠下抡。

  几乎同时,那鬼子大尉也高高举起了军刀,狠狠下劈。

  眼看又是一场生死恶战,可就在这个时候,十几束耀眼的弹道轨迹却陡然从图书馆两侧的小树林射出,瞬间就从倪世祥的面前交织成一张密集的火网,倪世祥面前的那个鬼子大尉顷刻****中弹,仆倒在地上。

  倪世祥高高扬起的三八大盖在惯性的作用下用力挥下,却挥了个空,那鬼子大尉都已经仆倒在他脚下,让他砸谁去?然后,倪世祥就愣在了那里,再环顾左右,只见更多的弹道轨迹从两侧小树林中绽放出来,将冲上前来的鬼子笼罩其中。

  霎那之间,端着刺刀的鬼子就跟被割倒的玉米秸,一片片的倒下来。

  片刻之后,十几个残兵也冲到倪世祥身后,然后也一样愣在了那里,抬头往前看,只见鬼子一波波的冲上来,又一波波的倒下,只片刻功夫,一百多鬼子便已经被摞倒大半,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仓皇逃了回去。

  什么情况?难道是我们援军的到了?

  倪世祥有些茫然的回头,然后真看到黑压压的人潮从图书馆两侧的小树林涌出来,领头的那家伙还是倪世祥的熟人,司令部警卫排排长张维。

  张维冲到倪世祥的身边,换上一个新的弹夹,又打了一个长点射,然后才扭过头对倪世祥说道:“老倪,我没来迟吧?”

  倪世祥便闷哼了一声说:“你要是再晚来片刻,就准备给我收尸吧。”

  说完了,倪世祥的身体忽然摇晃了一下,然后往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张维赶紧抢前一步扶住,然后紧张的问:“老倪,怎么了,你怎么了?”

  “没事。”倪世祥无力的摆了摆手,说道,“我就是,我就是,有些累,还有阵地,阵地可交给你了。”说完,倪世祥便两眼一翻昏死过去,刚才援军没赶到之前,倪世祥全凭着一股气在勉强支撑着,现在援军一到,这股气一散,人也就立刻跟着散架了。

  “来人,把倪排长送回医院去!”张维安排担架队把倪世祥送回医院,然后迅速带着部队接管了图书馆的防御阵地。

  (分割线)

  这时候,狼牙大队也已经进入到了攻击位置。

  在确定日军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部以及第十二军司令部就在太仓县城后,冷铁锋便立刻率领三个中队、二十多个小组以强行军的速度赶往太仓县城,同时发出信号,命令撒出去的十几个狙击侦察小组紧急赶往太仓县城与主力汇合。

  凌晨三点,狼牙大队强行军赶到了太仓县城。

  一刻钟后,撒出去的十三个狙击侦察小组也纷纷赶来汇合,给司令部发完电报之后的时小迁也背着电台赶了上来。

  时间急迫,已经来不及再做什么战场侦察了。

  冷铁锋当即将狙击中队的中队长钻山豹、突击中队的中队长霸天虎以及火力输出中队的中队长大兵叫到跟前,下达战斗任务,简单来说,就是每个中队一分为二,分别袭击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部以及第十二军的司令部。

  简单布置完了后,冷铁锋又说道:“不要恋战,记得尽可能的制造混乱,我们的任务是捣毁小鬼子的指挥部,而不是要将小鬼子的指挥部一锅端?明白吗?”

  “明白!”钻山豹、霸天虎和大兵用力的点头。

  “开始行动!”冷铁锋说完用力挥手。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太仓县城的东门附近。

  牛岛实常正在悠闲的喝茶,参谋长内田银之助则在尽情的展示他的茶艺,烧水、冲泡然后过滤,最后将过滤好的茶水注入茶盅,又将其中的一小盅茶水推到牛岛实常面前,然后肃手说道:“师团长,多索!”

  牛岛实常端起茶盅浅浅的啜了一口,然后赞道:“好茶。”

  内田银之助便微笑说:“师团长,这可是中国的明前龙井。”

  “明前龙井?”牛岛实常再饮一口,然后问道,“什么叫明前龙井?”

  内田银之助便解释说:“就是每年的清明节之前,茶树刚发出新芽,茶农便会将这些新芽采下,然后再进行烘制,这样加工成的龙井茶就叫明前龙井,明前龙井口味清新、蕴含春天气息,可谓是茶中极品!”

  “哟西。”牛岛实常由衷的赞叹道,“此茶确实堪称是极品。”

  内田银之助讨好的说:“师团长如果喜欢,我可以送你两罐……”

  “兵戈!”然后,内田银之助话音还没落,外面却忽然间响起一声突兀的枪声。

  “八嘎!”内田银之助的脸色立刻垮下来,然后起身走到休息室门外,喝问道,“什么情况?刚才谁开的枪?”

  牛岛实常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直到这个时候,两个老鬼子都还没有意识到已经大祸临头了。

  随着内田银之助的喝斥声,十几个警卫还有参谋纷纷从附近作战室、通信处以及警卫室里涌了出来,却都是毫无头绪,然后,师团部的前院便又响起叭的一声,紧接着,两个上等兵便惶惶然冲进来,似乎屁股后面有人正在追。

  “八嘎!”内田银之助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你们的站住!不许跑!”

  那两个上等兵闻言便果然站住了,内田银之助又上前一步,正要大声询问时,躲在镜片后面的眼睛却突然之间瞪大了,因为,那两个上等兵突然把手中的武器举了起来,用那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内田银之助瞬间就懵逼了。

  那两个上等兵可没有懵逼,毫不犹豫的就扣下了步枪扳机!

  “兵戈!兵戈!”两声枪响,内田银之助眉头以及胸口同时中弹,倒了下去。

  一击得手之后,那两个上等兵又立刻掉转枪口,瞄准四周的参谋、警卫连续开枪,转眼之间又连开了四枪,打完弹仓里的全部子弹后,那两个上等兵又将三八大盖一扔,反手就从肘部拔出两把刺刀,虎入羊群般冲进鬼子中间。

  那些鬼子参谋、警卫本能的想要开枪射击,可时间上根本来不及,一枪打空之后,往往不等他们拉动枪栓、推弹上膛,那两个凶残的上等兵就已经冲到面前,然后随手一刀,就割断了那些鬼子参谋以及警卫的喉管。

  转眼之间,天井以及廊檐下便已经横七竖八躺满了鬼子尸体。

  乱战之中,一个鬼子警卫躲在一根廊柱之后,悄悄举起步枪,准备打冷枪,然而,还没等他扣下扳机,一发子弹便突兀的从身后打过来,一下射穿了这小鬼子的头部,这小鬼子吭都没能吭一声,便软软的瘫倒在地。

  五十米外,躲在一栋屋脊之上的莫子辰一拉枪栓,一枚滚烫的弹壳便从枪膛弹出,丁的一声落在了屋脊的瓦愣上,又骨碌碌的滚落下去,下一刻,莫子辰的耳畔便隐隐听到几声拉动枪栓的声音,当即便咒骂了一声,一个闪身逃离了原地。

  几乎是在莫子辰躲开的一瞬间,密集的机枪火力便从他藏身的屋脊下喷吐了出来,一下将他刚刚藏身的屋脊打得千疮百孔,莫子辰但凡要是慢上半秒钟,此刻就已经被这密集的弹雨打成筛子了。

  死里逃生,莫子辰咒骂了一声,磕着一颗手雷从破碎的屋脊扔下去。

  片刻之后,底下的屋子里便响起八嘎的咒骂,然后就是轰的爆炸声,不等爆炸产生的硝烟散尽,莫子辰便一个倒翻落在那栋屋子的前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