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占领机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78章 占领机场

加特林机关枪的火力虽然迅猛,但是持续时间也短,十几秒钟之后,三挺加特林机关枪便同时打完了一个弹链三百发子弹,爆豆般的枪声骤歇,夜幕下,便只剩下机枪转轮在高速空转时发出的呼啦啦的声响。

  刚刚被压制得头都抬不起来的小鬼子便立刻直起身,举枪准备射击。

  然而这个时候,牛大器和铁柱率领的两个突击组已经鬼魅般冲上来。

  “死!”牛大器暴喝一声,一拳重重砸在当先一个鬼子的胸口,一声败革破裂般的声响过后,那个鬼子的胸骨便立刻从中间凹陷下去一大块,呜咽了一声,那鬼子便立刻软绵绵的倒下,倒地之后又张开嘴,大口大口往外吐血,血液中还混杂着乌黑的碎块,这却是内脏的碎块,牛大器的这一拳直接将这小鬼子的内脏都给击碎了!

  牛大器一击得手之后,脚下却是绝不停留,继续往前横冲直撞。

  “西内!”一个鬼子少尉高举着军刀,照着牛大器颈部斜斩而下。

  “西你妹!”牛大器随意的举起左手一挡,锋利的军刀斩在他的铜护肘上,顷刻发出当的一声炸响,更有火星四下溅射,那鬼子少尉立刻闷哼一声,持刀双手被巨大的反震力冲击得虎口发麻,鬼子少尉立刻意识到了危险,急欲收刀后退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牛大器一个箭步,便已经欺近到了鬼子少尉的面前,然后屈肘猛一撞,坚硬的肘部便重重撞在鬼子少尉颈部,只听喀巴一声,鬼子少尉的颈骨便已经整个被撞碎,人体的肘部骨骼是最坚硬的,又岂是脆弱的颈骨能比?

  在用手肘撞碎鬼子少尉的颈骨的同时,牛大器的右腿也踹中了一个鬼子兵,直接将那鬼子的盆骨都踹碎,并瞬间造成那个鬼子盆腔大出血,尽管并没有马上就咽了气,但就算是天照大神降下神迹,也救不活那个小鬼子了。

  几个呼吸间,牛大器便已经格杀了三个小鬼子!

  几乎是同时,跟牛大器同组的另外两名狼牙队员以及铁柱小组,也将剩下的十几个小鬼子毙杀当场,鬼子的封锁线便立刻出现了一个缺口,牛大器再转身回头打出一组手语,冷铁锋便立刻率领狼牙大队的主力从缺口处迅速撤出来。

  等到日军司令部的卫队主力赶过来时,狼牙大队早已经走远了,留下迎接他们的,却只有加特林的怒射。

  (分割线)

  江湾,淞沪军分区临时指挥部。

  王沪生正在作战室里来回踱步,不过每走几步,他便会停下来看看隔壁的通处信,时间在令人窒息的等待之中悄然的流逝,抬头看看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四时,现在已经是五月天了,再有半个多小时,天色就该亮了。

  这也就是说,留给他们的时间,只剩半小时了!

  王沪生的一颗心开始悬了起来,为什么还是没有消息?

  为什么还是没有消息?难道狼牙大队的斩首行动并不顺利?

  按理来说这不可能啊,狼牙大队可是从来没有令他失望过!

  时针又往前走了一格,王沪生的心情便变得越发的焦躁,踱步的步幅也越来越快。

  就在王沪生忍不住快要下命令,命令李肖夏强行发动陷阱前的那一刻,有消息了!

  一个通信员急匆匆跑进作战室,神情振奋的向王沪生报告说:“得手了!政委,狼牙大队已经成功的摧毁了日军第十二军的司令部以及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部,并且还毙杀了第十二军司令官以及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长!”

  王沪生闻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悬着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

  然后下一刻,王沪生便立刻兴奋的大吼起来:“小李,小李!”

  李肖夏便立刻从隔壁冲了出来,紧张的问道:“政委,怎么说?”

  “做好准备!”王沪生用力握紧拳头,沉声说,“随时准备发动陷阱!”

  李肖夏用力点头,沉声说道:“政委放心,爆破组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好!”王沪生重重点头,又扭头对杨瑞说道,“老杨,你立刻给老徐发信号,让吴寒的七营配合刘铭的八营,立刻消灭江湾机场的鬼子残部,彻底控制江湾机场,再命令一营、二营、三营、四营大踏步后撤,立刻跟小鬼子脱离接触!”

  这次,为了一口气埋葬掉鬼子第二十师团,淞沪军分区调动了六个营,除了一营到四营在跟小鬼子激战之外,刘铭的八营一直没有动,既便四个方向的支点最为艰难时,八营也被王沪生死死扣在手里,没有轻动。

  王沪生之所以扣着八营不动,就是为了这一刻!就为了在最后一刻顺利的夺取江湾跑马场,或者说江湾机场!江湾机场,将会在最后一刻,将会在整个江湾化为炼狱的时候,成为淞沪军分区六个主力营的庇难所!

  杨瑞答应了一声,当即冲出指挥所,让卫兵对着天空打出了三发信号弹。

  伴随着三声尖啸,三发红色信号弹便已经冲天而起,又在空中拉出三道耀眼轨迹,两千米以内都是清晰可见。

  (分割线)

  徐锐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红色信号弹。

  事实上,徐锐所在的位置距离王沪生的临时指挥所只有不到一百米距离。

  看到三发红色信号弹先后升起空中,徐锐脸上便立刻露出一抹狰狞之色,旋即转身回头对吴寒喝道:“吴医生,动手吧!”

  吴寒用力一挥拳头,然后掏出勃朗宁手枪,对着头顶夜空就是叭的一枪。

  吴寒的枪声就是命令,听到枪声后,跟随吴寒潜入江湾机场的三百老兵,便纷纷抄起手中的盒子炮,猛烈的开火,不过这一次,三百老兵射击的方向再不是机场外,而是阵地左侧的七十六号特务以及阵地右侧的小鬼子。

  这时候,七十六号的特务,还有昨天从第三师团调过来的那个步兵大队,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机场外的敌人身上,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跟他们并肩作战了一昼夜的“友军”居然会对他们发起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之下顷刻间被打得哭爹喊娘。

  如果仅仅只是吴寒以及三百名老兵的袭击,小鬼子或许仍还有一线生机。

  只可惜,徐锐不可能给予他们这样的机会,几乎是在三百老兵发动突袭的同时,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刘铭八营,也从江湾机场的另外三个方向发起突然袭击,腹背受敌之下,机场内的鬼子残部以及七十六号的特务很快全面崩溃!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这又是怎么回事?”李士群被来自内外两个方向的密集火力压制在台阶下,根本连头都抬不起来,情急之下,只能气急败坏大骂,“百老汇的那群王八蛋是不是疯了?怎么突然朝我们开枪?”

  “你个蠢货,到现在还不明白?”之前在七十六号一直被李士群压制的丁默村,这会终于是不想再忍了,躲在近处对李士群大加嘲弄,“亏你还是搞情报出身的呢,这么简单的局面都还看不出来,百老汇大厦的人已经反水了!”

  “你他娘的才是蠢货,你们全家都是蠢猪!”李士群立刻火了,掉转枪口对着丁默村藏身之处就是一枪,事实上,李士群忍丁默村也已经很久了,要不是为了留着丁默村,吸引军统飓风队的火力,李士群早把丁默村给干掉了。

  不过,现在,却似乎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今天还能不能活着离开江湾都是个未知数,留管那么多做什么?

  趁着还有命,趁着现在还有机会,赶紧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吧!

  看到李士群跟丁默村打起来,两人的心腹手下便也加入到混战,两下开始内讧。

  内讧就内讧,搞到最后,七十六号的特务还跟日本人打将起来,顿时间,江湾机场内便打成了一锅乱粥,七十六号的内讧立刻使得日军的防御变得更加的雪上加霜,从第三师团调过来的岛田小次郎已经快要气疯了。

  不过再怎么生气也已经没用了,因为淞沪军分区的部队已经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攻进入江湾飞机场,转眼之间,岛田大队便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十个人,退守机场一角,到了这个时候,岛田小次郎也知道再想守住飞机场已经是不可能了。

  不过岛田小次郎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守住机场,他绝对不敢下令撤退,所以只能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中村俊,这里也只有中村俊军衔比他高,只有中村俊下了命令,他们才能够突围,而不必承担责任。

  中村俊也果然没有令岛田小次郎失望,真的下了撤退的命令。

  接到命令之后,岛田小次郎便立刻率领剩下的不到一个小队的残兵向外突围,一番猛冲猛打之后,还真的让他们保护着中村俊一路杀出了重围,只不过,机场却失守了,让淞沪军分区的部队给占了。